icon-close

他今年只有十六歲,放在現代社會,還是個未成年人呢,雖然不是瘦的特別厲害,但身上明顯沒什麼肉,很單薄的樣子,因為痛苦,五官都有些扭曲,臉色煞白,十分可憐。

安雪凌說了聲「讓我來」,即打開藥箱,拿出針包,讓下人點上燭火,將針消了毒,過去坐下,說聲「得罪」,出手如電,在柯詠志身上扎了幾針。

柯詠志頓時覺得彷彿被雷電劈中一樣,不過並不疼,只是麻,全身都麻的厲害,一點力氣都使上,身體自然就打開,平躺著劇烈喘息,動彈不得,瞪著安雪凌:「你、你幹什麼!你是誰,裝神弄鬼,嚇唬誰呀!」

安雪凌摸一下臉上的紗,笑了笑:「我長的丑,怕嚇著公子。」 「本少爺天不怕地不怕!」柯詠志全身都麻了,感覺不到疼痛了,精神反而好起來,叫道,「把面紗摘了,讓本少爺看看你有多醜!」

韓氏大喜:安雪凌的醫術居然真的這樣高明,只扎了幾針,志兒就不痛了,太好了!

安雪凌挑了挑眉:「公子真想看?」

「別廢話,快點!」柯詠志這聲音都帶著稚氣,眉眼舒展開后,也是眉清目秀的,看樣子也不壞。

安雪凌一邊給柯詠志診脈,一邊道:「那等公子好起來再看。」

「你耍賴!」柯詠志氣不過地道。

韓氏忙勸道:「志兒,你先別管其他,安姑娘醫術高明,一定能治好你的。」

「安姑娘?」柯詠志瞪大眼睛,「哪個安姑娘?母親,她該不會是差點嫁給父親做妾的安雪凌吧?」

韓氏有些尷尬:「那……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

她也是不想安雪凌聽了這些生氣,掉頭走人,畢竟給快死的人做妾沖喜,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是女人都不願意的。

安雪凌並不生氣,也沒說話,只專心給柯詠志診脈。

「安雪凌,你的醫術真這麼好?你跟誰學的?」柯詠志對安雪凌很好奇,不停地問,「你是不是不願意嫁給我父親?你真的是克夫之命嗎?」

安雪凌:「……」

合著柯大公子除了肚子痛,還是個「話癆」啊,這也是種病,要治。

韓氏自然是最清楚自己兒子的性情,見到好奇的就會問個不停,尤其他現在還有精神問這問那,韓氏高興還來不及呢,哪會阻止。

安雪凌垂著眼眸給柯詠志診脈,任這小子說破天,她一聲不吭。

「志兒,你少說兩句。安姑娘,志兒的病怎麼樣,你能治嗎?」韓氏見安雪凌的眼神似乎不大對,也是不想柯詠志說不好聽的話,惹安雪凌生了氣。

安雪凌點點頭:「夫人不必擔心,公子的病,我能治。」

「真的?!」韓氏又高興,又有些懷疑,「那志兒得的是什麼病,是不是很難治?」

其他大夫一般都是給志兒診過脈后,就一臉凝重加為難,開幾副葯不見效,再去請就不來了,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說,志兒得的是絕症,沒的治。

可安雪凌卻如此輕描淡寫地說能治,她就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安雪凌根本就沒看出志兒的病根,只當一般的肚痛來治,所以根本不可能治好?

「是腸道的病。」安雪凌知道說了他們母子也不懂,就簡單說一句。

事實上柯詠志得的是慢性闌尾炎,才會慢慢發展成現在這樣的狀況,想要治療也簡單,只要做個手術,切除闌尾就是了,之後只要合理飲食,好好恢復,對柯詠志以後的生活,不會有什麼影響的。

不過在這個時代,人們信奉「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要跟這母子倆說,要切開柯詠志的肚子,切掉一樣東西,估計他們會以為,你是要謀殺他。

所以還是不說好了,還能顯得自己很神秘,醫術很高明,哼唧。

「腸道?」柯詠志摸一摸自己原來疼的地方,「這地方怎麼了呢?」

「出現了問題,總之我能治好你。」安雪凌拍拍柯詠志的肚子上某個地方,「只要在這裡治一治,你就好了。」

「真的?」柯詠志也是不大相信。

「夫人,請幫我準備一些東西,然後讓所有人都出去,我要專心給公子治病。」安雪凌乾脆不給柯詠志解釋,直接開始手術好了。

「好好,安姑娘請說。」韓氏激動萬分,對安雪凌的態度更加恭敬,簡直要把她給供起來了。

難怪外面的人都在說,安雪凌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原來是真的啊!

別人治不了的病,她都能治,太有本事了!

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之後,安雪凌即讓丫鬟們全都出去,關好門窗,以防被人看到她給柯詠志開膛破肚,會嚇死——當然她給柯詠志做的是微創手術,不會留下太大的疤痕的,並沒有那麼可怕。

「安姑娘,我該怎麼做?」柯詠志有點緊張,因為他看到安雪凌拿出了一把細細長長的、像刀子一樣的東西。

安雪凌安撫道:「你什麼都不用做,一會我給你做麻醉,你就會睡覺,等睡醒,你的病就好了。」

「啊?」柯詠志一臉蒙,「睡、睡覺?」

還有睡一覺病就好了的?

麻什麼?

「不用問,就躺著別亂動,別說話,睡覺!」安雪凌眼睛一瞪,很有威嚴的樣子。

柯詠志吐吐舌頭,嘀咕一句,很不情願的樣子。

他就是個愛說的好嗎,不讓他說話,他能憋死。

安雪凌暗暗好笑,也不理會他,直接啟動醫療系統,給他進行椎管麻醉。

有醫療系統在,像切除闌尾這種手術,對安雪凌來說,小菜一碟,沒有任何的危險性可言。

除了她自己的診斷之外,醫療系統給出的診斷結果,也是一樣的,柯詠志就是闌尾炎,並不複雜。

麻醉藥起效后,柯詠志發現自己下半身不能動了,沒感覺了,嚇的不行:「安姑娘,我動不了了,我……」

安雪凌一指點在柯詠志的睡穴上。

柯詠志頓時覺得一陣強烈的疲憊感湧上來,還想再說什麼,眼皮卻有如千斤重,不大會兒就非常不情願地合上眼,沉沉睡去。

呼,耳根終於清靜了。

安雪凌一邊吐槽,一邊給柯詠志動手術。

柯詠志是慢性闌尾炎,情況有點複雜,所以手術的時間長了點,如果是急性的,沒有化膿粘連等情況發生,一般只要一個小時的時間,手術就能結束。

柯宏達和韓氏在外面焦急地走來走去,一直聽不到柯詠志的動靜,他們更加不放心,可安雪凌又一再叮囑,她沒有出來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進去,他們也不敢拿兒子的性命開玩笑,所以再著急,也只能在外面等。

「怎麼就沒動靜呢,志兒不會又疼昏了吧?」柯宏達從門縫裡看了好幾次,就是看不到,有點焦躁。

「應該不會,安姑娘有辦法讓志兒不痛。」 繼承者的刁鑽小妻 韓氏對安雪凌的信心要充分多了。 「那怎麼還不出來,都快兩個時辰了!」柯宏達不耐煩地道。

「應該快了吧——」

剛說到這,安雪凌正好打開門出來:「做完了。」

「志兒沒事了?」韓氏高興又感激,「安姑娘,多謝……」她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沒什麼,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安雪凌擺擺手,「郡守大人,夫人,公子以後雖然會好起來,但因為才做完治療,有很多事情需要注意,你們仔細聽我說。」

夫妻倆一聽兒子以後會好起來,當然歡喜萬分,全都豎起耳朵聽。

安雪凌即把術后的一些注意事項,比如盡量早下床活動,預防粘連,飲食要清淡,近期內不要劇烈運動等,全都詳細說了,最後道:「過幾天我會再來給公子複查,大人、夫人不用擔心。」

「多謝安姑娘!」韓氏喜極而泣,「多虧了你,要不然……」

「夫人言重了。」安雪凌謙遜地道。

「來人,拿診金來!」柯宏達大為高興,大聲道。

下人忙恭敬地送上來五個金幣。

安雪凌推辭道:「大人不必如此,公子的病無須花這麼多錢,一個金幣足矣。」

一個金幣相當於現代社會的一萬塊錢,做個闌尾炎手術,一般也就五六千塊錢,柯詠志的情況有點複雜,一萬塊錢也夠了,所以她的要價是十分公平的。

「志兒的性命都是你救的,你若是推辭,是說志兒的性命不值五個金幣了?」柯宏達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

安雪凌無奈,只能收下:「如此,那就多謝大人,多謝夫人。」

「不必客氣。」

「我先告辭了。」

「請。」柯宏達命管家把安雪凌送出去,看著她的背影,感嘆道,「沒想到安姑娘小小年紀,醫術真的如此高明,如此人才,哪有外面的人說的那樣不堪。」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韓氏瞥了柯宏達一眼:「怎麼,老爺對安姑娘動心了?是不是還想納她為妾?」

「夫人說哪裡話。」柯宏達擺手又搖頭,「她救了治兒,對咱們有恩,我怎會有那等想法?她的年紀做我女兒都嫌小了,何況她又不願進咱們柯府,我怎可能強人所難。」

說起來他就是有這點好,雖然之前寵幸女人無數,不過基本沒有強搶什麼人,再者他到底是顧忌安雪凌的克夫之命,所以並沒有那樣的想法。

韓氏哼一聲:「安姑娘的確不是進咱們府的那些女人,老爺還是別想了,只要志兒好起來,咱們跟安姑娘也就沒什麼瓜葛了。」

「夫人說的是。」

安雪凌回了別莊,向卓氏說了柯詠志之事,得知一切順利,卓氏也就放了心。

幾天後,安雪凌又去郡守府為柯詠志複查,見他一切正常,恢復的也很好,十分滿意——畢竟柯詠志年紀小,身體強壯,恢復起來也快,只要好好養著,以後好起來,他的身體是不會有什麼影響的。

韓氏十分高興於柯詠志的好起來,逢人就說安雪凌的醫術有多高明,沒有她治不了的病,如此一傳十,十傳百,安雪凌的名聲甚至一直傳到了京城,無人不知了。

接著就有很多人慕名前往別莊,找安雪凌看病,她當然是來者不拒,用高超的醫術加上醫療系統,為眾人看病,妥妥地藥到病除,簡直不要太神奇!

而且她有一點一直沒變,就是對於窮苦百姓來看病的,不但不收診金,還白送葯,直到病人的病好了為止,這般作為,她的名聲還能不響、不好聽嗎?

所以,這名聲一傳開,每天到濟世堂來找她看病的人就多了起來,她完全不必再為生計發愁,讓她發愁的是最可怕的一件事:妖魔大劫。

「就是今天嗎?」安延之趴在窗檯前,看著外面的天,「好像沒有什麼不一樣啊,姐姐,你得到的消息是不是不準確?」

他中的毒剛剛解,才開始修鍊,他又沒有安雪凌這樣的天賦,所以修為才剛剛到第一重太始境的初階,這點修為和沒有一樣,就算妖魔大劫到來,也沒必要擔心,他反而更擔心姐姐。

「應該是。」安雪凌同樣看著天空,「剛剛還艷陽高照,現在雲層就厚起來,也起了風,應該會有異象,小心為上。」

卓氏擔心地道:「我跟延之倒是沒什麼,別莊的人也大都沒什麼修為,倒是你,雪凌,你可有什麼辦法嗎?」

妖魔大劫一到,必然會有數不清的妖獸、魔獸前往各處吸取修鍊者的元力,是無法預知、也無法防範的,她怎可能不擔心。

「暫時沒有什麼辦法,只能撐著。」安雪凌聳聳肩,表示無奈。

她的修為這麼低,根本對抗不了魔獸,唯一可以有點用處的,就是無華宮主給的奪魄刀,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多久。

「撐著?」安延之回過頭來,皺眉道,「那姐姐能撐到什麼時候呀?要不讓曲爺爺想想辦法?」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師父就是在煉丹方面造詣很高,修為又不高,他能有什麼辦法。」安雪凌想也不想地搖頭,「我還要想辦法保護師父呢,不過師父說他能保護自己,讓我不用擔心她。」

要不然她早把師父請過來,好好看著了。

卓氏也無法可想了:「那咱們就只能自己度劫了。雪凌,一會如果有妖魔到來,你就藏起來,我跟延之又沒有修為,妖魔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

妖魔吸取的是修鍊者身上的元力,是不能濫傷人命的,否則更加不可能度劫。

「話雖如此,但也不能大意,一會看情況吧。」安雪凌摸著腰上的奪魄刀,想著白漠不知道怎麼樣了,今晚他應該會留在狐族,保護他的族人吧,希望他能夠順利度劫,飛升成仙,以後也不用擔心了。

至於無華宮主,他修為那麼高,根本就不用她擔心,也輪不到她擔心,他派來保護她的兩個人,也該讓他們回去了,無親無故的,幹嘛要欠人家那麼大的人情。

「轟隆隆……」天邊開始響起雷聲,天空忽明又忽暗,風也漸漸大起來,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不止是別莊,京城各處,整個龍元大陸的修鍊者全都因為妖魔大劫的到來而緊張萬分,各自想辦法應對,自不必細說。

「母親,延之,我們先進去。」安雪凌讓人把窗戶和門都關上,讓其他人全回房去,隨機應變。

雖然妖魔如果到來,門窗關的再緊也於事無補,但關起來的話,總能給人一點安全感。

風越來越大,門窗嘩啦啦的響,彷彿要被吹散了一樣,凡是院子里的東西,除了大樹之外,全都被吹的到處亂滾,連那石磨都有些挪地兒,足見這風有多大。

不大會兒,天完全陰下來,電閃雷鳴,雖然並沒有下雨,但烏雲像是壓在了地面一樣,天地間一片暗沉,讓喘不過氣來。

「有動靜!」安雪凌聽到院子里有異響,眸光一沉,「我出去看看。」

「別去!」卓氏嚇的臉色發青,「一定是妖魔來吸取你的元力,你在這等著,我出去看看,我沒有修為,不會有危險的。」

「不行!」安雪凌怎麼可能讓卓氏去冒險,一把拽住,「母親,你不能出去!雖然你沒有修為,可也難保不會傷到,你和延之都不要出去,我就在門口看看,沒事。」

說完不待卓氏說話,就跑了出去,從外面把門鎖上。

「雪凌!」卓氏追過去的時候,門已經鎖了,她沒辦法開門,急的大叫,「快開門,雪凌,你這是幹什麼,雪凌!」

安延之也用力晃門:「姐姐,把門打開,姐姐!」

安雪凌只當沒聽到,從外間的窗戶向外看。

不是她非要逞能,而是剛剛外面一有動靜,她就感覺到體內的元力不受自己控制,大有傾瀉而出之勢。

之前突破至第三重的時候,她就有這種感覺,而現在這感覺更加強烈,彷彿有隻無形的手攥住了她的元力,硬生生向外拽,讓她不能拒絕。

這分明就是走火入魔之勢,如果她繼續留在房間里,即使不會被妖魔吸取元力,一旦發作,也極有可能傷害到母親和弟弟。

「呼……」外面的異響更加強烈,即使夾雜在雷聲風聲之中,也分外明顯,那是只有妖獸魔獸才會發出的動靜,它們身上特有的腥味也越來越濃烈,聞之欲嘔。

通,通,幾聲沉悶的聲響過後,院子里多了幾道高大的影子,因為外面一片昏暗,安雪凌無法看清楚它們究竟是什麼物種,只能看到一雙雙閃著貪婪的、可怕亮光的巨大眼睛,彷彿霧霾中的燈泡一樣,發出刺眼的光來。

「雪凌,快進來,雪凌!」卓氏還在用力拍打著門,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你不要逞強,你是受不住的,快進來!」

安雪凌頭也不回,把奪魄刀緊緊握在手裡,隨時準備出手。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外面的妖魔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周身正泛起一圈瑩白的光暈,有種強大的力量若有若現,正是這股力量,把那麼多妖魔全都吸引了過來!

這是一種無法言說的誘惑,妖魔們興奮到無以復加,只要得到這股力量,它們就一定能夠度過天劫,飛升成仙,所以它們爭先恐後往別莊來,不過片刻間,院子里的妖魔已經盛不開了,互相推擠吼叫,震耳欲聾,一片大亂。

萌寶來襲:甜妻不好惹 卓氏和安延之的叫聲,就淹沒在了妖魔的吼叫聲中。

安雪凌一向膽大,然而看到外面這陣勢,卻也毛骨悚然,冷汗如雨從臉上淌下,簡直不能呼吸!

難道別處也會有這麼多的妖魔嗎?它們這哪裡是要吸取她的元力,分明是要把她吞吃入腹啊!

可她的修為只有這麼一點,值得這麼多妖魔來搶嗎?

「吼!」

妖魔們發出憤怒的吼聲,因為誰都不肯相讓,它們先打了起來,魔力衝擊之下,枝葉橫飛,飛沙走石,房屋也劇烈震動,堪比地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