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飛了過來,跟宗政淵源一起,站在了九方皋身邊。

「你確定你布置的這個法陣不會自己漏掉靈能?」宗政淵源看向西貝耘。

西貝耘老臉漲紅:「宗政,你說的什麼廢話?有沒有漏掉靈能你不會感知啊?」

「西貝老兒,這麼生氣幹什麼?我這不就是不確定地問一嗓子么?」宗政淵源臉上是蕩漾開的笑容,因為他在那聚光柱之間,看到了收起戰鬥姿勢的軒轅無命。

此刻,軒轅無命睜開了眼睛,目光澄明,也很淡定。

在看到眾人都表情古怪地看過來時,他眉頭微凝:「不是無盡殺獄么?怎麼我只殺了二十個幻象就沒了?不會這就算我失敗了吧?」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是好。

敢情軒轅無命這是殺順手了,準備殺一路下去呢?

靈寂境五星的幻象也不堪一擊,那也就是說秒殺白乙超的實力,並非是偶然為之,而是實力強大的必然結果。

「大家怎麼了?該不會我真的失敗了吧?不至於吧?我好像用的時間不多啊,每一批都是一招解決的。」

一口氣收穫了五種緒力各九分,軒轅無命心頭更加疑惑。

瞧瞧軒轅無命那小臉迷惘的,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竟然轉眼間就把史上最強的學霸考核給過去了。更不知道他現在表現出的那種嚴陣以待的重實感,更是讓所有的人都無所適從。

其實大家都不懷疑軒轅無命能通過這一品學霸的考核,可是在大家看來,軒轅無命總得費點周折吧?畢竟這一連串下來可是二十個中高階武靈境武者啊,而且持續不斷地戰鬥,這強度對於十七歲的少年來說太高了。

而現在,軒轅無命無疑是徹底顛覆了眾人這種基本的認知。

「九方,還是你說吧!」宗政淵源臉上的笑意變得有些糾結,他很高興學府能出一個一品學霸,可當這個一品學霸強大到讓一品學霸的考核都變成小兒科時,他又有些患得患失。

尤其軒轅無命的強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跟學府無關,這更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接受這份榮譽。

「我?」九方皋微愕,然後他卻也只能點頭,朝軒轅無命笑道:「你……」

聲音微頓,九方皋突然心頭浮起一個念頭,那就是這軒轅無命的極限到底在哪?

於是,準備宣布軒轅無命成為一品學霸的話語,卻是突然一變,變成這樣的:「軒轅無命,你並沒有失敗,其實你已經成功了一半,不過接下來的考核,你又要回到原本的無盡殺獄中。」

「九方?」宗政淵源愕然地看過來。

事實上,所有人的眼中都很是詫異,議論紛紛,不知道九方皋怎麼突然要變幻規則。

「他不是想接受無休止的挑戰么?那就進原來的無盡殺獄進行無休止的挑戰吧!」九方皋看向西貝耘:「西貝導師,又得辛苦你了。」

西貝耘搖頭道:「這有什麼辛苦?能見證這創造歷史,書寫奇迹的時刻,這點辛苦實在是太值得了。」

於是西貝耘開始撤除外附陣法,撤陣比布陣就簡單許多了,不過片刻時間就全部收起來了。

收起外附陣法的西貝耘,又仔細檢查了下原本無盡殺獄陣組的運行情況。

「西貝,無盡殺獄的靈能夠吧?」宗政淵源沒有忘記問一嗓子。

西貝耘點頭道:「絕對夠了,都能支持到學子級殺獄的極限。」

宗政淵源笑了:「那就好……」

宗政淵源可知道所謂學子級殺獄的極限,那幻象實力可是相當於魂凝境圓滿的武魂,軒轅無命再強,還能殺到那去?

其實這個時候,從周圍噪雜聲中,軒轅無命已經隱約明白,他似乎一不小心把學霸考核的十輪幻象敵人給碾壓了,給大家造成了極其震撼的震懾。

雖然覺得有些出風頭,但是軒轅無命並不打算韜光養晦連一成的實力都不暴露。何況他本就將今天的學霸考核當成了人生的第一份考卷,他自然希望填寫一份好一些的答卷。

反正過了這段時間,他肯定就會很少呆在學府,到時候去宗門之中,在那些宗門的巔峰天才,可是連師父都很是推崇,在他們眼裡,這麼些實力應該還是可以理解的吧?

所以當重新進無盡殺獄的時候,他並沒有打算就打算壓制實力。

反正擊殺白乙超都表現出了准武魂的實力,看著殺戮積分榜那頂端的位置,軒轅無命暗暗自語:「至少,把拓跋凌的第一搶過來,還是可以的吧?」

軒轅無命這個時候儼然忘了,他逼拓跋凌年輕了十多歲。

也就在軒轅無命毅然踏入光環內,靈念分身進入了無盡殺獄中時,議論聲越發激烈。

「拓跋,我覺得你那第一的位置可要不保了。」阿羅佐臉上掛著玩味的笑,他注意到了軒轅無命抬頭看殺戮積分榜的動作。

拓跋凌清冷道:「那位置有意義么?我已經多久沒進無盡殺獄了?」

「那倒是,快兩年了,我們三人都沒有進過無盡殺獄,誰讓學弟學妹們都不爭氣呢,兩年了,竟然沒有一個人能把我們打下來。」阿羅佐笑道:「這次要是軒轅無命真的登頂,也是一大趣事。」

「可能么?」雎鳩兮兮突然開口,聲音幽幽,如絲竹之音:「兩年前的拓跋,實力已經不亞於魂凝境一二星的武魂,他的戰績都快到了學子級無盡殺獄的極限。」

阿羅佐點了點頭:「是啊,拓跋那個時候可著實把大家給嚇了一跳了,這軒轅無命實力雖然強,恐怕也就是靈寂境九星的樣子,如果再給他兩年時間,恐怕能夠打破拓跋的記錄,不過那個時候,拓跋已經自動離榜了。」

骨齡一到三十歲,無盡殺獄就會自動清除掉該人的名字和積分。

「你和我的位置倒是有可能被取代!」雎鳩兮兮表情淡然,顯然對於名次這種東西一點都不看中。

其實她要是爭,已經是殺戮積分榜第一,因為她現在的實力就已經反壓拓跋凌一頭了。

這就是二品學霸跟四品學霸的區別,成長力的強弱會讓雙方的反差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越來越大。

原本的無盡殺獄因為沒有外附陣法的靈能光鏈做參照,所以根本不知道軒轅無命在裡面到底打到什麼地步。

只能通過時間的推移,來隱約估算軒轅無命的進度。

當然,這種時間的推算,還不能按常理計算,因為軒轅無命的攻擊力太強了,靈寂境五星的幻象都是一招秒殺,哪能常規琢磨?

所以,大家議論得最多的,除了軒轅無命這次到底能排第幾之外,議論得最多的是,他需要多久時間會出來?

普遍都相信軒轅無命會很快出來,因為他的槍很快,真的很快。

「宗政府長,我一直以來有件事很是好奇,這軒轅無命之前失蹤的三年,到底去了哪裡?」北堂恨炎突然開口問道,雖然他的表情有些漫不經心,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他其實很重視這個問題。

宗政淵源並沒有心理負擔地應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諸葛府長說了一嗓子,應該是去了一個聖地秘境,可到底是什麼聖地,哪種秘境我也不得而知。不過一般的秘境都是有很好的機緣,聖地秘境更是據說還有上古大能的高深傳承,所以他的實力遠超同齡人倒也是可以理解。」

北堂恨炎點了點頭,他對所謂的秘境可不陌生,他當初就是進入了一處地心秘境,才得到吞炎珀睛虎和一些其他的機緣,讓他實力突飛猛進,遠超同階武者。

而地心秘境才不過是神級秘境,比聖級秘境要低一個檔次。

武靈之道,本就是逆天之道,如果沒有大機緣,全憑按部就班地修鍊,那更是難上加難。

真正能成功的天才,無不是集天賦、氣運於一身,並且為之努力拚搏的人。

有天賦,沒有氣運,成就也有限。當然,如果有天賦,又有氣運,可是懶散而不上進,沒有大毅力,成就同樣會大打折扣。

而像北堂恨炎、軒轅劍這種人,則是有天賦、又有氣運,而且自身還很努力的那種,要不然也無法走到這一步。

至於軒轅無命,他的天賦其實是不高,但是他有千息造化氣運為輔,可以說是氣運之高,天下無人能及。加之他的努力幾乎可以媲美五極武聖納蘭小花,又如何能不攫取成功呢?

可是,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不過一刻鐘的時間,無盡殺獄突然發出一聲顫抖般的嗡吟聲。

然後眾人定睛看過去,就發現籠罩在整座九重寶塔的靈光開始忽閃忽閃。

「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紛紛驚聲問道,因為大家重來沒有碰到過這種事……

「什麼情況?」九方皋和宗政淵源齊聲問向西貝耘。

「這是……」西貝耘表情十分的精彩,嘴角劇烈抽動:「無盡殺獄……靈能要耗盡了!」

「什麼?」

全場嘩然,每一個人腦海中都浮起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難道說,軒轅無命只用了一刻鐘的時間,就把無盡殺獄……給打爆了?

讓我們的目光重新聚焦到軒轅無命進入無盡殺獄的時刻。

軒轅無命一進入無盡殺獄,碰到的第一批敵人很弱很弱,是靈通境五星的實力。

軒轅無命心頭也釋然,因為他記得他第一次衝擊殺戮積分榜時,就是死在了靈通境四星實力的令狐小嬌幻象之後的幻象手中。

軒轅無命自然是連武靈技都不用動用,狂焰槍隨意抽過去,就直接將幻象抽爆了。

接下來一臉出來二十多批幻象敵人,都被軒轅無命輕鬆碾壓……

事實上,對於軒轅無命如今來說,就算沒有動用吃喜暴力這種能力,沒有達到武魂級的幻象,對他來說就真的是雜魚。

也只有當武魂級的幻象出現,軒轅無命才會稍微用點心。

當然,也不過是稍微用點心而已。

即便是魂凝境圓滿的幻象,基礎力量也不過是四萬牛,算上武靈技的加成,撐死了也就是五萬牛。

而軒轅無命的力量是八萬牛,一力降十會,只需要一通狂轟亂砸,就足以橫掃千軍。 西貝耘很難想象,有這樣一天,竟然讓他光看著就覺得驚心動魄,光想著都覺得詭奇無比。

他之前檢查無盡殺獄的靈能儲備時,還覺得能夠支持到這學子模式無盡殺獄的極限,就足夠了。

軒轅無命再強,還能殺上幾十批敵人,然後把魂凝境九星的武魂級幻象殺死?

可是軒轅無命再一次讓他意識到,他估計錯了軒轅無命的極限。

不僅僅是西貝耘,所有的人,都估計錯了軒轅無命的極限。

軒轅無命竟然只用一刻鐘,就把無盡殺獄給打爆了。

「嗡嗡……」

在軒轅無命的念力意識回來時,殺戮積分榜再次顯現了出來。

無盡殺獄的靈能雖然不足以繼續幻化更強的幻象跟軒轅無命戰鬥,但是卻依然能支持殺戮積分榜的顯現。

然後在全場人的驚呼聲中,整個殺戮積分榜上的名字齊齊往下沉了一個位置,然後在榜單最頂部,四個鎏金大字赫然顯現。

「軒轅無命!」許多人都在呼喊這個名字,語氣中滿是驚嘆和不可思議。

「喲呵呵……拓跋,你這是被人輕鬆爆菊啊!」阿羅佐笑得很精彩。

「好像你沒被爆一般!」拓跋凌撇了撇嘴,他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但是看向軒轅無命的目光卻滿是驚奇。

「對,我們都被爆了,被慘爆啊!」阿羅佐哈哈大笑著。

而雎鳩兮兮的眼中同樣閃著驚異的光芒,還有濃烈的好奇,她很難想象,到底是怎樣的成長經歷,才能讓軒轅無命在這麼年輕的時候擁有這麼強大的戰鬥力。

無盡殺獄都被打穿了,能不殺戮榜第一么?

而且這個第一,恐怕在接下來十三年都不會有人能打破了。

「真是出人意料啊!」北堂恨炎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軒轅無命,今天來得很值啊,他終於親眼見到一個比他優秀太多的天才,他心服口服。

學子級的無盡殺獄的極限可是魂凝境圓滿,也就是說,軒轅無命的戰鬥力至少能比得上魂引境的武魂,要不然他不可能完成得了。

那軒轅無命的修為到底幾何?真的是資料上的靈通境六星?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加恐怖了。靈通境六星的修為,卻擁有魂引境的戰力,這絕對是前無古人的吧?就算是宗門的頂尖天才,恐怕也只能在修為上壓他一頭,但是想要在戰鬥力上超過軒轅無命,恐怕武靈大陸最強宗門逍遙聖堂的天才弟子也做不到。

北堂恨炎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軒轅無命打穿無盡殺獄的影靈戰盤,看看他是不是還很從容。

這一次,看到眾人見鬼般的表情,比剛才似乎還更誇張,軒轅無命也沒有開口問什麼,他就那樣定定地看向九方皋,省得語多有失。

九方皋開口了,他努力調整了很久,最後露出一個看上去很自然的笑容:「軒轅無命,你的表現真是讓人驚訝,竟然將學子模式的無盡殺獄給打穿了,可過癮了?」

軒轅無命微愣,輕笑了下:「還好……」

「只是還好?」宗政淵源眉頭輕揚:「那要不然……西貝,你將靈晶備好,開啟無盡殺獄的導師模式給他嘗試一下?」

全場又是嘩然。

無盡殺獄的導師模式,也就是用於導師修鍊和評級的一種模式。適用於五十歲以下的導師,所需要的基礎靈能更是海量的,每開啟一次都要耗費不少,不是特殊時候根本不會開啟。

而導師模式的無盡殺獄,其難度自然也是幾何數字的提升,最基本的都是武魂級的幻象,到後面更是有武神級的幻象。

軒轅無命也是聽說過,他可不想真的把自己所有的實力都暴露,見好就收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的,所以他連忙擺手道:「別啊,師叔你就是看不得師侄我出點風頭是吧?竟然要用這種方式來教訓我?」

宗政淵源哈哈一笑:「這不你說只是還行么?不過癮就讓你打過癮!」

軒轅無命連忙笑道:「哪能不過癮,我這精神疲憊著呢,再打下去可要扛不住了。」

「真的么?」宗政淵源狐疑地看著軒轅無命:「怎麼感覺你還有餘力呢?」

其實幾乎所有人都有這個感覺,畢竟軒轅無命打穿無盡殺獄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讓人可以想象到他是怎麼狂風掃落葉一般地虐殺那些幻象的。

「有餘力,也不足以去闖無盡殺獄的導師模式啊,過幾年還差不多。」軒轅無命謙虛一笑。

見軒轅無命如此說,眾人也都才稍微釋然,都覺得或許軒轅無命真的堪堪打穿學子模式呢?即便是這樣,軒轅無命的天賦也只能用「逆天」來形容,卻依然顯得很蒼白。

任何一個人,無需什麼未卜先知的能力,見識到這種天賦和強大的實力都明白,軒轅無命是當之無愧的一品學霸,他日一定會成為武魂、武神、武聖,這都是毫無懸念的。

甚至有些人願意相信,軒轅無命還有一線希望打破天之禁錮,破碎五行中天,融合法則,成為古武靈時代那如同天神般存在的天君。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軒轅無命別中途夭折。

天賦再高,前途再怎麼光明,如果有人在他還沒成長起來之前就殺了他,那麼一切都是空的。

縱觀古今,有多少驚才絕艷之輩都沒有登頂人生巔峰,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當北堂恨炎回到侯府,將他的所見所聞闡述了一遍時,北堂忠義的表情無比的凝重。

「我有將侯爺的意思透露給他,說侯爺有意收他為義子,可是他卻以高攀不上婉拒了。」

真正讓北堂忠義的表情凝重的是在知道軒轅無命的逆天天賦后的這句話。

「高攀不上?我看他是自以為天賦絕頂,而看不上我們侯府了吧?」北堂莫言表情冷漠。

在他身邊另外一個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六旬老者說道:「這可不一定吧?據我所知,這軒轅無命跟垣兒和牧歌關係都不錯,他只是不希望平白高出他們一輩來吧?我覺得只要交好他就好,先讓他成為朋友,然後再看有沒其他機會變成自己人嘛。」

這老者正是北堂垣的父親,北堂忠義的大兒子北堂莫敵。

見北堂忠義眉頭微微舒展,北堂莫言眸光一冷:「大哥,可從最近軒轅家的行為來看,這軒轅家恐怕有反骨。一旦軒轅無命成長起來,加上還有那個跟幻魔人關係緊密的軒轅劍,我們完全可能養虎為患的。」

「莫言,那以你的意思,難不成因為軒轅無命天賦絕頂,不能為己用,就要除掉?」北堂莫敵沉聲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