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不是無情,只是在玉家呆久了,越發的不喜歡那種功利性的目光,雖然不排除月雲對自己是建立在感情基礎上,但是感情這種事情…

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

月雲收起了自己想要說的話,慌忙將桌子上的手機拿了起來。只是聽到了那邊的聲音,整個人的狀態便徒然一變,後背也下意識的挺直了。

捏著電話的手心滿是汗水,直等那邊說完,月如才擦了一把額頭的汗。

恭敬的沖著玉道:「先生,龍家人已經到了。」

……

秦琛到底還是沒有在家一直陪著嬈嬈,待玉祁走後沒多久,他陪著嬈嬈吃了點心,便也匆匆的離開。

嬈嬈自己看了會書,便在女傭的幫助下收拾了東西,一想到即將開始的研究生生活,隱隱還有些小雀躍。

想到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嬈嬈刻意選了周日下午才去報到,反正手續都是提前辦好的,她也領了鑰匙,直接去宿舍就好。

吃完下午茶,Ben恭敬的走到了她身邊:「少夫人,東西都已經放後備箱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嬈嬈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又將秦琛在迪士尼給自己買的特大號泰迪熊抱在了懷裡,這才下了車庫。

正準備坐在副駕駛上,Ben卻是搖了搖頭主動替她拉開了後門。

嬈嬈一怔,沒再堅持,一上車便看到蘇慕辰正一臉壞笑的盯著自己。

「慕辰哥…你怎麼在?」

蘇慕辰歪了歪腦袋,將一個紫色禮品盒丟給了嬈嬈,抬手自然的揉了揉她的腦袋,笑著說道:「自然是來送你啊,秦琛下午有幾個項目要處理,還要去老宅和他那奇葩的二叔鬥智斗勇!」

「所以這送你的光榮使命,也就落在我身上了!」

蘇慕辰挑了挑眉,示意Ben開車。

為了低調,Ben今天刻意選了一輛商務的SUV,饒是如此,裡面的該有的設備也都齊全了。

「那我真的應該好好感動一下啊!」嬈嬈笑了笑,將心中那點隱隱的難過驅散。

雖然早已做好了秦琛不會來送自己的準備,可是在鄰近出發前,還是忍不住有些小失落。

「知道就好,晚上請我去你們食堂吃飯!早就聽說Z大食堂飯菜一絕,美女如雲啊…」蘇慕辰無不感慨道。

看著他那憧憬的模樣,嬈嬈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了。

什麼飯菜一絕,美女才是重點吧!

想起自己晚上可能還要再收拾,嬈嬈便也就沒有再糾結下去,索性將腦袋靠上了靠背,開始閉幕養神。

蘇慕辰凝望著那安靜側顏,不找痕迹的挪開了自己略帶糾結的目光,掏出手機,暗暗給某人發了一條信息。

一個小時之後,車子停在了Z大的教授公寓樓下。

今天是開學季,有很多放假的老師也是此刻才回來,他們的出現也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重視。

沒有樓管,使得嬈嬈省去了很大的力氣,Ben和幾個秦家的傭人很快便將她的東西都搬了上去。

她摸出月如給的那串鑰匙,很順利的推開了房門。

正欲指揮傭人把東西歸置在該放的位置時,一抬眼,忽然看到了一道無比熟悉的身影。

夕陽的晚霞中,秦琛一身黑衣靜靜的站在那裡。

聽到身後的開門的動靜,他很快便轉過了身子,沖著嬈嬈張開了手臂。

嬈嬈驚慌未定的揉了揉眼睛,又將腿從門抽了回來。

確認自己的門牌沒有錯,又看著蘇慕辰沖自己點了點頭,這才邁步衝進了房間里。

「阿琛…你怎麼來了。」

秦琛一把將嬈嬈摟近懷裡,貪婪的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他本身今天是真不打算過來的,但聽屬下說嬈嬈原來不管是大學還是高中,都是從來沒有人送過的。

一想到那柔弱的小肩膀,孤零零的扛著幾個碩大的箱子,秦琛便忍不住心疼。

緊趕慢趕,還是在嬈嬈到只之前趕到了。

凝望著女人眼睛里流轉的淚光,他知道自己來對了!

「夫人第一天上學,我自然是要來送你的。」

秦琛輕聲在嬈嬈耳邊說著,一邊給Ben使了顏色,很快,不到半個小時,所有的東西都被放好。

嬈嬈拉著秦琛的手看了一圈自己的公寓,這種一個人住一大間房子的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尤其是她這間房還是玉祁親自又設計過的,從裝飾的擺放,到空間的布局,無一不彰顯著大師的格局。

雖然說是一室一廳,卻是個小複式,足足有近百平。上面還有一間寬敞的書房,三面都是書架,木地板的中心鋪上了灰色的羊絨地毯,看著就很舒服。

「玉教授…真是對我太好了…阿琛…你說我該送他什麼才好…」嬈嬈為難的看著裡面的這套精緻的公寓,說不喜歡,那是撒謊…

可是欣然接受的話…

「秦琛不是給你卡了么?想買什麼就去買,不用給你老公省錢!」

「還有,我剛大意掃了一眼隔壁,據說也是玉祁給他學生準備的,不比你這個差!」

蘇慕辰打斷了兩人的溫情,給秦琛使了一個眼神。

秦琛一怔,輕輕的鬆開了嬈嬈的手。

「我們在南非那邊又出事了!」蘇慕辰壓低聲音在秦琛耳邊說了幾句,挪開腦袋時臉上卻是又恢復了笑容。

秦琛眼底升起一陣陰霾,垂在身旁的拳忍不住握了握。

回過頭,略帶歉疚的看向含笑的嬈嬈:「嬈嬈,我可能要…」

「我知道的,你快去忙吧。我不會有事的!」

她大度的說著,從箱子里拉出了自己的小包包,準備去請蘇慕辰吃飯。

秦琛猶豫了片刻,經不住那迷離那不舍的目光又回來抱了抱嬈嬈,在一干單身狗的艷羨中吻了吻嬈嬈的額頭。

「照顧好自己,有事給我打電話,另外我讓Ben在你隔壁的老教師公寓租了房子,有任何問題,隨時聯繫。」

秦琛不放心的交代著,直到蘇慕辰看不下去開始催他之後才戴上墨鏡離開。

然而他剛走到樓下,便遇到了一個氣場和臉絲毫不輸自己的人。

似乎是也注意到了他,那個男人忽然笑了笑,帶著自己人進了電梯。

自小活在危險的世界,讓秦琛格外敏感。

雖然剛剛的男人並未表現出任何敵意,可秦琛還是覺得隱隱有哪裡不太對勁。

可惜他現在沒精力再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瑣事,定了定神,便迅速消失在了晚霞之中。 嬈嬈站在窗前目送著秦琛的身影消失在斜陽里,一回頭拎起了自己的小包。

蘇慕辰見她往外走,也慌忙的跟了上去。

「嬈嬈,你去哪裡。」

嬈嬈一邊將提前準備好的水分給幫忙搬家的傭人,回首說道:「慕辰不是說要去看食堂看美女嗎?正好一起啊!」

「看美女?」蘇慕辰愣了楞,哭笑不得之後也沒結實。

剛打開門,就看到一排黑衣人站在門口,蘇慕辰下意識的將嬈嬈護在自己身後,戒備的掃視著周圍。

秦家留下的幾個傭人也是立刻匯聚,從四面八方將嬈嬈緊緊的外繞在他們的中心。

誰出事都可以,少奶奶是萬萬不能有任何閃失的。

「你們做什麼……說了不要影響別人!」

凌厲的男聲驟然響起,堵在路上黑衣人立分散到了兩邊,嬈嬈只覺得眼前一花,視線里忽然就明亮了。

一襲穿著紫衣的男人正含笑望著自己,溫柔的眼眸,比桃花還要嬌嫩的唇,全然和那剛剛的聲音對不上號。

「少主!」

嬈嬈還未開口,那些黑衣人便齊刷刷的叫了起來。

男人斜眉瞥了他們一眼,揮了揮手。

眾人悉數散盡,又是一丁點聲音沒有,宛如遊魂一般,看的嬈嬈心裡直發憷。

可眼前的這個男人卻是顏值高的可怕,深邃而燦如星辰的眼眸,筆挺的鼻子,凝脂般的肌膚,瘦削的臉龐,深刻的五官,每一處都完美到極致。就算是和秦琛相比,那也絲毫不會遜色的。

「抱歉,驚擾到你們了,以後不會了。」

他穿著和玉祁類似的長袍,只是袖口之處綉了金線。

說來也怪,在這現代化的背景里,他的打扮竟然也不會讓你覺得的出格,似乎是他天生就是那般。

都說衣服挑人,到了這種程度的容顏和氣度,已經是人挑衣服了。

蘇慕辰咳嗽一聲,把思維不知拐到哪的嬈嬈拉回了現實。

「沒事,你好。」

「你好……我叫龍衍,你應該是陸同學吧。」

男人好聽的聲音宛如清泉一般,甚至還主動朝著嬈嬈伸出了手。

她愣了一下,便聽話的也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輕輕的和男人碰了碰,只是這個奇葩的名字好讓人跳戲啊!什麼龍眼,她還是桂圓呢。

嬈嬈暗自在心中吐槽,卻是不表現出來。

雖然她不懂武功,可是那幾個人怎麼看也不像是好惹的。

「嗯?你知道我?」

「是啊,我的導師也是玉祁先生。」

嬈嬈:「!!!」

「你是博士師兄么!」嬈嬈記得玉祁是收了4個博士生,眼前的男人,按照年紀,應該是比自己年長几歲的。

龍衍輕輕搖了搖頭,眼睛里縈繞著數不盡的星光:「不,我和你一樣,是來讀碩士的,還請陸同學以後多多指教……」

他說著話,竟然直接沖著嬈嬈行了一個古禮。

更詭異的是,嬈嬈明明記得自己不會,卻是很自然又回了過去。

見兩人還要寒暄,蘇慕辰只得拽了拽嬈嬈的胳膊:「嬈嬈,你不是說請我吃飯的么?」

「哦對!那龍同學,我們就改天再見了!很高興認識你!」

嬈嬈被蘇慕辰拽著,慌忙的從龍衍的身邊離去。

看著那沖著自己不斷揮舞的小手漸漸消失在視線里,龍衍這才收起自己的笑容,冷冷的掃了一眼自己藏匿起來的屬下,又轉身回了房間。

一痣傾心 「少主,人已經都安插在Z大校園了,陸姑娘不會有事的。」

龍一小聲說道,真心替自家少主覺得不值,雖然玉家這位失蹤的小姐長得的確不錯,可是這都已經嫁了人,還懷了孩子。

不是有個什麼網路術語,叫接盤俠來著?

在隱世家族,龍衍只要想找女人,那還不是隨便揮揮手就會有的么!

莫名的,龍一已然在心底積壓了許多對嬈嬈的怨氣。

「陸姑娘?」龍衍挑眉,語氣越發的冰冷。

「我好像記得,沒有從家裡出來之前,我就告訴過你們,那是未來的龍家主母,是少夫人!」

「可是……她都懷孕了……少主您還要娶啊……」

龍家是隱世家族裡最神秘的一隻,被當做下一任接班人的龍衍更是從小就學習了各家所長,一身的功法深不可測。

此刻一言不發,周身便已經凝聚出了強大的氣場,壓迫的龍一直接跪在了地上。

堅硬的大理石桌子驟然化成了一地碎屑。

龍衍的眼中寒芒大綻,自小爺爺就告訴他,他是有未婚妻的,也只有娶了那個女人,才能將龍家發揚的更加強盛。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這些年從來都沒有碰過女人。

加上後來龍家內部出現了一些變動,讓他們不得不暫停和外界的聯繫,可沒想到,這剛剛恢復聯繫從裡面走出來,便是這麼個結果……

他是不甘心,是恨!

甚至在查清秦琛底細之後想要直接把秦琛做掉,可是他這麼多年的驕傲,不是一昔便可以散去的。

你的愛如星光 就算是現在,他希望嬈嬈會按照最初的開始在他的身邊,而不是靠著他的武力和勢力!

「龍一,你的話太多了!」

許久之後,龍衍嘆了口氣,黑色的眼眸里閃過一絲憐憫:「該怎麼做,你自己清楚,退下吧。」

「是,少主!」

龍一跪在地上使勁的磕著頭,鮮血順著他的腦門在地面上緩緩流淌著,可他卻是沒有去擦,而是直接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五分鐘之後,他又回來了,手裡多了一個小盒子。

白布包裹著,一塊舌頭安靜的躺在那裡……

龍衍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淡然道:「起來吧,不過你也不適合做我的貼身侍衛里,回老家吧。」

龍衍說完,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