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一邊繼續往上游一邊轉過頭向後看,一件快速向上飄的物件嚇的他差點兒喊叫出來,那是一顆表情猙獰的蛇頭,長著大嘴露出鋒利獠牙,腦門兒上帶著一塊明顯的紫色。

不會這麼巧吧,又搞掉了一顆蛇頭嗎。

定睛望去,的確是毒屬性的紫色蛇頭,我滴個親娘四舅姥姥,照這樣的運氣,要是再扔三把迴旋鏢出去,九頭蛇豈不就變成無頭蛇了嗎。

他雙-腿猛蹬,趕上蛇頭上浮的速度,揮手將其收進納鐲。

緊接著冒上來的是一股血水,斷後的葉子武魂告訴主人,九頭蛇正在吞食沒了頭的那條脖子。

這傢伙是不是吃上癮了,小侯爺不管那麼多,先離開水潭再說,雖然九頭蛇變成了三頭蛇,但它的實力仍然不容小覷。

它失去的六個腦袋中,竟然有三個都是被迴旋鏢切下來的,剩下三顆是被集束弩槍炸斷,迴旋鏢功不可沒。

浮出水面,他用最快的速度上岸,徑直來到弩炮陣地,下壓弩身對追水面。

武魂告訴他九頭蛇沒追上來,卻已經離開潭底的深洞,停留在一百多米深的地方,僅剩下的三顆腦袋你一口我一口,繼續吞食自己的肉,接連吃掉兩條脖子,它的腹部變得更圓。

短暫休息,九頭蛇開始繼續上浮,兩個剛形成的傷口不停滲出血來。

它的一舉一動,都在小侯爺的嚴密監視當中,距離水面還有三十米的時候,它刻意放慢速度,看樣子是想來個出其不意。

小侯爺嘴角微微上翹,根據九頭蛇的上升速度和弩槍入水后的阻力,綜合算好提前量,調整弩身方向扣動弩機。

噗……

弩槍入水,劃出一道白色的水線,正中它腹部的一處傷口,一尺多長的槍頭完全刺進骨肉之中。

九頭蛇的三顆腦袋同時發出悲鳴,緊接著弩槍爆炸。

轟……

夾雜著碎肉和血漿的水花翻起好幾米高,九頭蛇的身上出現一個很大的傷口,深度有一米多,能清楚看到裡面的骨骼和臟器。

小侯爺馬上來到另一處弩炮陣地,一邊計算提前量一邊瞄準,嘴裡自語:「跟小爺玩兒心眼兒,就算你活了上萬年也不行,小爺九世為人,什麼陰謀詭計沒見過啊,」

嗖……

弩槍射歪了,在距離九頭蛇身體三米多遠的地方劃過,他馬上重新上弦,這次搭上的是六頭弩槍。

九頭蛇已經身受重傷,只要這回能命中,一定能結果了它。

屏住呼吸,武魂告訴他九頭蛇在水裡的高度飄忽不定,很難鎖定目標。

絲絲白霧從水面上飄起,由於水花還在翻滾,小侯爺沒太在意這種現象,空氣中很快多了一種奇怪的味道。

他抬起頭,正欲讓武魂搞清楚是什麼變化,突然水裡傳來消息,說九頭蛇正在快速上浮,一秒鐘后便能露出水面。

好機會,他瞪大眼睛盯著水面,右手食指放在弩機上。

果不其然,還剩下三顆腦袋的九頭蛇呼的一聲從水中竄出,身體躍出水面十幾米高。

小侯爺樂了,你這是主動找死,故意給小爺當活靶子,那我還跟你客氣什麼,動作熟練的抬起弩身,弩槍對準九頭蛇的同時扣下弩機。

嗖……

幾十米的距離,根本不用計算提前量。

轟……

劇烈的爆炸,九頭蛇連帶著身體和三顆腦袋化作一堆碎塊,四散飛射,有的落在岸上,但大部分都掉落水中。

「成功了,」他放開弩炮,高興的跳了起來。

只是,氣氛有一些詭異,是安靜,靜的讓人膽戰心驚。

突然,他感覺到右手外虎口出現刺痛的感覺,低頭一看,那裡多了個圓形的小傷口,鮮血快速匯聚,形成一個血珠滴落下來。

突然他的腦子變清醒過來,仔細一看自己仍然在操作弩炮,保持對準潭水中心的姿勢,右手手指搭在弩機上。

虎口上的確有一個傷口,正在往外冒血。

怎麼會這樣,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明明記得已經殺死了九頭蛇,可現在為什麼六頭弩槍完好無損的待在弩身卡槽上,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水屬性葉子武魂飄在他頭部上方兩尺處,放出銀色光芒,將空氣中的白色氣體擋在外面。

果然是幻覺,應該是九頭蛇一直保持安靜的白色腦袋所為,它的絕招是製造幻象,而右手外虎口上的傷口,是水屬性葉子為了喚醒主人不得已而為之。

好險。

要是自己陷入幻覺之中,九頭蛇只需要浮出水面,就能一口把自己吞進肚子,到那時可就真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這些,他不禁心跳加速,之前的勝利來的太過容易,不由自主起了輕視之心,就連聞到空氣中的奇怪味道也沒當回事兒,差點兒因此賠上一條命呢。

深吸三口氣,平復狂跳的心,他叮囑自己一定要沉著,不管怎樣都應該先拿下敵人,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待在水裡的武魂告訴他,九頭蛇一直停留在距離水面二十米的深度,白色的腦袋高高昂起,不停的吐出水花。

這就沒錯了,幻想果然是它製造的。

沉著。

他沒有對著水裡的九頭蛇開炮,而是等著它浮上水面,第一次使用幻想,它一定會認為成功里很高。

比耐心。

三分鐘后,九頭蛇見不再有弩槍射來,放心大膽的將一顆腦袋露出水面,兩隻圓溜溜的眼睛咕嚕一轉,清楚看到蕭辰趴在弩炮架子上,雙目無神。

兩隻蛇眼放出光芒,它確信蕭辰已經中招兒。

接近著,另外兩顆腦袋浮出來,然後是布滿傷口的肩部和圓滾滾的腹部,它搖晃著尾巴高速游想岸邊。

小侯爺繼續裝陷入幻象的樣子,其實他一直用餘光密切注意敵人的一舉一動,打在弩機上的食指從未離開過。

九頭小蛇,你的末日就要來了, 九頭蛇並未意識到危險正在迫近,它認為這一回合自己贏定了,既然仇人已經陷入幻象之中,就該衝上去一口將他咬成兩截,先吞掉他的下半身,等著只剩下上半身的他哀嚎夠了,才將其全部吞掉。

只有這樣,才能解失去六個腦袋的深仇大恨。

轉眼功夫它成功登岸,剛前行幾米遠,裝昏迷的小侯爺突然扣動弩機,弩槍角度是之前設定好的,就等它進-入射擊範圍。

九頭蛇的注意力都在蕭辰身上,並未看到他食指上的微小動作。

嗖……

六頭弩槍突然射出,九頭蛇嚇了一跳,說時遲那時快,弩槍準確命中右邊兩顆腦袋的脖根處,它沒能做出任何閃避動作。

轟……

爆炸聲響起,凌冽的衝擊波吹的弩炮吱吱作響,小侯爺一躍而起,沒等火光散去就擲出最後一組集束弩槍。

轟……

第二聲巨響,他被衝擊波打的倒退好幾步,最終也沒能穩住身形,很沒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已然流出鮮血。

待衝擊波過去之後,他不顧身上的傷勢一躍而起,兩隻手中同時出現單支的弩槍。

火光散盡,九頭蛇右邊的兩條脖子只剩下根部,腦袋飛到百米開外的地方,腹部有一個很大的傷口,腸子等內臟器官流了一地,腹部和尾部只剩下些許皮肉和脊椎骨連在一起。

看來,集束投槍命中了它的腹部。

傳說中的九頭蛇,僅次於上古神龍的猛獸,現在被炸的只剩下一顆腦袋,腦袋和脖子上傷痕纍纍,因為腹部的傷很嚴重,它趴在地上幾乎無法動彈。

「哈哈,」小侯爺高興的大喊大叫:「小蛇,知道爺爺我的厲害了吧,呦喝,都這樣了你還想跑,給我留下吧,」

九頭蛇不顧流一地內臟,動作艱難的擺動身軀,想要回到水潭裡。

小侯爺當然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兩隻手裡的弩槍同時擲出,一起命中它腹部上方露出的脊椎骨。

轟轟……

爆炸過後,脊椎骨斷裂,些許連接的皮肉也被炸斷,它徹底失去行動能力了。

僅剩下的那顆腦袋噴出一團綠色液體,落在地上,周圍幾十米的範圍里瞬間生出鋼針草,小侯爺早料到它會這麼做,在腳下的草莖生出之前高高躍起,落在弩炮上。

九頭蛇不甘心,接連吐出幾團綠色液體,周圍的鋼針草越來越密集,但無法傷到雙腳離開地面的他。

「哎,九頭蛇啊,九顆頭完好的時候,你的戰鬥力不是一般的強橫,」小侯爺搖著頭髮出感慨:「可是只剩下一顆的時候,同樣無法避免黔驢技窮的下場,竟然還在做無謂的掙扎,有意思嗎,」

一支弩槍扔過去,那顆腦袋被炸的歪向左側,再來一支,腦袋又被炸的歪向右側。

小侯爺玩兒的不亦樂乎,大有炸斷它最後這條脖子的做派,扔出第五支弩槍的時候,頓覺沒有意思,所以換了迴旋鏢,想再體驗一次切腦袋的感覺。

可是……

都扔出去四個迴旋鏢了,竟然一次都沒有命中。

饒是他臉皮超級厚,現在也變得通紅起來,再看九頭蛇,眼睛里滿是悲哀的表情,如果它會說話,那麼此刻說的一定是:「求求你,給我個痛快吧,你再不殺我,我就要被你給嚇死了,」

因為他每次扔出迴旋鏢,蛇頭都會閉上眼睛,可很快發現自己的腦袋仍然連著脖子,接連這麼來了幾次它都快崩潰了。

「你妹,竟然被一條小蛇鄙視了,老子成全你,」他不在使用丟人現眼的迴旋鏢,重新拿出一隻弩槍,對準它脖子上最大的一處傷口。

轟……

隨著爆炸聲,帶有半截脖子的蛇頭高高飛起,然後重重落在草地上,翻滾幾圈后停下來。

龐大的蛇身抖動一陣,從腹部傷口滑落一枚柚子大小的獸核,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他快步走過去撿起來,獸核入手沉重,質地接近上等寶石,裡面充滿了純凈的能量,九頭蛇的獸核,嚴格意義上講已經不能成為獸核,而是獸丹。

現代的猛獸也會產生獸丹,但幾率極小,而且必須是玄獸以上的聖獸才有可能出現。

至於上古九頭蛇的獸丹有什麼用,小侯爺並不了解,所以還是等搞清楚之後再做決定吧。

他將蛇頭後面多餘的脖頸砍下來,九顆蛇頭排成一排擺在腳下,畫面極為壯觀。

名門逼婚 眯著眼掃過每一顆蛇頭,他背著手自語:「為什麼獸丹是長在腹部,不是長在腦袋裡呢,要是長在腦袋裡就好了,那就不是一顆而是九顆,哎,太摳門兒了,你丫活了上萬年,竟然只有一顆獸丹,小爺都替你臊的慌,」

說完,他一揮右手,將九顆腦袋收起來,至於將它們留作何用,小侯爺並沒有成熟的想法,只是覺得扔掉太可惜。

他本人並不知道,若干年後帝-都最為宏偉的戰神廣場上,一座造型精美的噴泉上,就是用這九顆蛇頭作為噴嘴,旁邊的石碑上,記錄戰神蕭辰以一己之力大戰九頭蛇並且獲勝的事迹,供後世之人瞻仰。

唯一不美的是在噴泉旁邊矗立著的的雕像,竟然不是蕭辰本人,而是個長相猥瑣、體型超胖的傢伙,腳下碑座上刻有大言不慚的「英明神武大帝」字樣,這幾個字的下方還有一排小字:戰神蕭辰最親密的好友。

滅掉了九頭蛇,小侯爺再無後顧之憂,他留在山谷里養傷,順便研究黃色小花。

吞下第二朵,雖然也獲得了不少轉化為魂力的能量,但效果比第一次服用差多了,只為經脈增加不到一成的魂力。

世上的寶物大多都是這樣,一般情況下只能使用一次。

三天後,他將之前爆炸造成的破壞收拾乾淨,如此風景秀麗的一處世外桃源,很有必要留著。

不但留著還要多種些花花草草,蓋上一座房子,在水潭裡養上魚。

待日後厭世了,可以當做隱居之所。

除了這裡,還有遺落之海的水下宮殿,同樣是絕佳的避世之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