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今年已經年近三十,更是天涯武道學院的學員,然而煉丹品級卻遲遲未進入二品境界。

對於一般稍微有些煉丹天賦的人來說,二品境界並不算難,真正區分煉丹師品質的是二品突破三品,以及三品突破四品這兩重關卡。

至於到了五品,那就是跟常家藥王一樣,是整個天涯城都赫赫有名的人物。

常公子黑著一張臉,在眾多刺人的目光之下從待煉丹席位走上了煉丹區。

「你們別搞錯了,我可不是挑戰異寶閣煉丹規則的。」常公子連忙解釋。

「我就一閑人,今天閑著沒事來這裡試試手,咳咳,不過看樣子我覺得明天再來會更合適。」常公子直接是打了退堂鼓,他實在是不敢動手了,在這麼多人面前,特別還有煉丹工會的前輩……在他們面前丟人現眼,到時候鬧到自己父親那裡去,恐怕他回去會被父親揍死。

「唉唉唉,常公子別走啊,剛好讓眾人一起見識見識常公子最新研習的煉丹手段,而且這麼多人給你加油助威,肯定事半功倍啊。」丹老連忙上來攔住了常公子。

「老不死的!」常公子心中暗罵,這老傢伙是故意想讓自己出醜的吧?媽的不歡迎自己就不歡迎,搞這一出幾個意思?雖然他喜歡來這裡蹭吃蹭喝,蹭煉丹藥材,可他好歹藥王世家的繼承人啊,會缺這點錢嗎?要錢直說就是……

不過丹老在眾人面前這麼一說,他還真不好直接離開了,只得訕訕一笑,硬著頭皮朝著那煉丹區之中的丹爐前走去。

自然而然的,有女侍將他準備煉製氣爆丹的藥材送了上來,放在旁邊,赫然是足足十份!

常公子氣的手都在抖,這老傢伙……是準備讓他丟人丟到家了,十份藥材……他若是全都不成功……還真別說,這個可能性還是挺大的,他在家中嘗試煉製氣爆丹的時候,迄今為止還沒有成功過一次,否則他早就去煉丹師公會申請二品煉丹師的身份了。

「丹老,挑戰你們異寶閣煉丹規則的是哪位啊?」有人忍不住問道。

丹老還未說話,忽然一名青年從人群後方走了過來,邁步朝著煉丹區走去,站在常公子旁邊的一個煉丹爐之前。

這裡的煉丹爐都是極品,迄今為止秦毅還沒有用過這麼好的煉丹爐。

如同地球上那些隨處可見的丹爐……基本上都是凡鐵打造,而且沒有銘刻任何陣紋,沒有絲毫的增副作用,用來煉丹幾乎是天方夜譚。

不過即便是如此,秦毅仍舊是用那所謂的凡鐵丹爐煉製了不少好葯,極品、完美都不缺乏。

「我不是眼花了吧?是那小子?」

看到秦毅的那一刻,宋溪瞪直了眼睛。

唐芯捂著嘴巴,俏臉一白。

「他這是自尋死路啊……」魯青搖了搖頭。

「沒有錢買藥材,索性直接豁出去了……挑戰異寶閣免費的煉丹規則嗎?那他不明白,一旦失敗了要雙倍賠償嗎?」魯青旁邊的另一青年笑著說道。

他叫陳峰,一直沉默寡言,不過對於煉丹卻是十分感興趣,雖然高不成低不就,不過也懂的不少煉丹的知識,此刻看到秦毅居然想要挑戰異寶閣的煉丹規則,不覺有些好笑。

兩者年紀差不多,他並不覺得秦毅能夠煉製出來什麼丹藥。

煉丹師、傳承跟天賦缺一不可,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鑽研。

「這個傻小子……加入我們的話,借他點買丹藥的靈石也未嘗不可……用得著這麼極端嗎?這一下可就直接下不了台了啊。」宋溪有些著急的說道。

她也是個外冷內熱的性子,之前怎麼開玩笑,怎麼玩鬧的無所謂,現在情況根本不一樣,他若是賠償不了雙倍價格,到時候連異寶閣的大門都邁不出去。

以異寶閣的能耐,隨隨便便料理掉一個外城小子或者是異國小子,那簡直是再簡單不過。

即便他是天涯城本地人,沒有一定的權勢也是必死無疑。

「現在怎麼辦啊?他也太逞能了吧?現在已經下不了台了,也不知道他打算煉製的是什麼丹藥?」唐芯握著小拳頭。

「據我所知,異寶閣的煉丹規則,要求煉製的丹藥不能低於二品以下……」旁邊陳峰說道。

「啊?那完了……」

瞬間宋溪跟唐芯都不好看秦毅了,二品煉丹師,這麼年輕起碼都混出點名堂了……不會窮的跟秦毅一樣,還來挑戰個勞什子煉丹規則。

此時此刻,已經看到丹老走上了台,他面帶笑意。

「你們看的沒錯,想要挑戰我們異寶閣煉丹規則的,就是這位了,不過這一次呢,規則上面有一些小小的變動。」丹老忽然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不過呢,我們異寶閣也不是隨隨便便改變規則的地方,這個規則是在對方意向的基礎上進行改動的,原則上並沒有改變,只是加大了獎勵與懲罰力度。」丹老繼續笑著。

秦毅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這個老不死的。

明明是對方主動改變規則,想將他勸退,現在卻將屎盆子扣到了他的頭上,說是在他意向基礎上改動,真是不要臉。

不過也無所謂,對於秦毅來說獎懲力度越大越好,其中的自信,也只有他自己能夠明白。

「直接說吧,丹老,我們都等著看煉丹了,你們異寶閣煉丹規則已經有三個多月沒人來挑戰了吧?」下方頓時有人起鬨。

「是啊,是騾子是馬趕緊溜出來。」有人已經迫不及待。

其中不少人都是想看對方是怎麼出糗的,然後掏出兩倍的賠償,看到那種表情就情不自禁想笑。

而還有一部分人更加感興趣常公子的煉丹手段,這一部分人中,有一些很清楚常公子就是個半吊子……這一次被整慘了,丹老也是不怕得罪他……畢竟丹老只賣藥王面子,他區區一個小輩……何足掛齒?

他們更想要看到常公子出醜的樣子,畢竟藥王世家的傳承者,弄成了一個笑話,要看堂堂藥王怎麼收場啊……

「呵呵,也沒什麼,不過是獎懲翻了五倍而已,倘若是他成功煉製出跟這批藥材相匹配的丹藥,那麼我獎勵他五倍藥材或者是相應的丹藥,當然,失敗了的話……原本的雙倍補償,也將上升為十倍賠償。」丹老笑眯眯的說道。

這笑容活脫脫的一個吸血鬼。

可以清楚的聽見,下面傳出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十倍賠償?對於一名普通武者來說,幾乎是傾家蕩產了,……也可能傾家蕩產都賠不起。

相比較那五倍獎勵而言,這確實是一場豪賭。

而唐芯他們一夥,聽到這句話皆是面面相覷。

「真的玩大了,若是失敗了看他拿什麼去賠償,估計只能拿命了。」

「呵呵,拿命?你覺得異寶閣會缺他一條命嗎?異寶閣有無數手段會壓榨他所有的價值,直到他將賠償全部還清。」陳峰冷笑著說道。

沒有人會看好秦毅,既然異寶閣敢賭,他們就有信心,這丹老是個老人精,可不是傻子。

「關於這次這位挑戰者煉製的丹藥,我覺得我也有必要講解幾句。」

丹老嘴角咧著笑容,他招了招手,一名女侍從不遠處端著容器走來,一股股葯香彌散出去。

「什麼藥材?香味如此濃郁?品級不低啊!」

沒有人看到容器裡面的藥材。

直到丹老接過容器,將裡面的藥材一一拿了出來,展示給大家看了之後,下面這才猛地響起驚呼。

鳳凰雪蓮,血玉艷尾,無一不是極品,而且年份幾千年,早就沉澱到了極點,已經完全成熟,用來煉藥煉丹,品級不會低於四品,很大機會煉製出五品丹藥。

「呵呵,相信各位也看到了,這些藥材加在一起,煉製五品丹藥都不過分,所以他要煉製的丹藥,最低也不能低於四品,否則同樣會被評定為失敗。」丹老笑著說道。

四品丹藥啊,能夠煉製的都是煉丹師公會中名氣頗大的人物,而且幾乎都是幾百歲的年紀了。

秦毅才多大?一個人的靈魂年紀、骨齡等等是欺騙不了一名頂尖武者的,看秦毅的模樣,也就幾十歲的樣子。

在世界樹空間、劍道精神空間、輪迴谷之中逝去的歲月,似乎並沒有銘刻到秦毅的身上。

公子在前,小女有禮 使得秦毅模樣依舊是留在二十多歲的年紀,可是秦毅自己知道,他的心態已經有百歲了。

「你應該沒有意見吧?」丹老將容器放回秦毅身邊,笑著盯著秦毅說道。

「抱歉,丹老,我不知道四品丹藥五品丹藥是什麼樣的,丹老能否拿出兩粒給我看一眼?我也好心裡有個底。」秦毅十分謙遜的笑著說道。

丹老臉上的笑容猛然僵住。

下面響起一陣嘩然嘲弄聲音。

「得了吧,我看還是直接進行賠償環節吧……」

四品五品丹藥都十分的高級,連這種丹藥都不知道還想煉製?簡直是痴人說夢。

宋溪,唐芯都是不自覺的捂住了眼睛,不想讓人知道他們認識秦毅……

「他已經完了,異寶閣可不是給人調侃戲弄的,任何人如此做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而且據我估計,那些藥材翻十倍,價值百萬靈石以上,一個元嬰境界的武者即便是傾家蕩產,很可能都拿不出來。」陳峰淡淡說道。

宋溪點了點頭。

原本還想招攬對方入隊,一起參加天涯武道學院的考核,現在看來對方能不能活著從這裡出去都是個問題,還組個屁的隊。

「好,我就讓你徹底死心。」丹老怒極反笑,他摸了摸空間戒指,從裡面拿出一個小瓶子。

「這是四級丹藥,華天丹,可以提升武者金丹海量真元,而且是永久性提升,一名中階金丹強者服用,加以修鍊可以在一年內提升進入高階境界。」

華天丹拿出來的那一刻,明顯下面就有不少急促的呼吸聲傳了出來。

這對於金丹中階以下的武者來說就是神葯,可以極快的提升實力,對未來進入金丹境界都有莫大的好處。

永恆的提升金丹存備的真元,同階戰鬥力也會提升不少。

隨即丹老收起丹藥,拿出另一個瓶子。

這瓶子明顯精緻很多。

封口打開的瞬間,丹香飄蕩。

「這是經典的五品丹藥,靈嬰丹!」

「顧名思義,它對於元嬰境界武者有著莫大的好處,可以強化元嬰,使得元嬰堅韌,極富靈性,若是服用三顆以上,甚至元嬰還會有發生蛻變的幾率,雖然幾率較小,可記載之中也是發生了不少次的。」丹老說道。

夠資格給元嬰境界武者服用的丹藥,本身品級就不可能低,更不可能爛大街。

「看到了嗎?知道四品丹藥跟五品丹藥的區別了嗎?」丹老笑著說道,收起玉瓶,似乎想看秦毅的表情會怎樣精彩。

然而他失望了,秦毅面色從開始到現在,幾乎就沒有波動過。

「原來這就是五品丹藥啊。」

直到丹老將丹藥收起,秦毅臉上這才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那麼開始吧,免得耽誤時間。」秦毅直接說道,他屈指一彈,丹爐之下升起一道焰火,那焰火的顏色說不明白,深紅之中有著一道淡金色,同時中心還有著一抹紫色,跟普通的火焰有極大區別。

追憶昔年 「呵呵,耽誤時間?」丹老不置可否,確實耽誤時間。

他退後幾步,站到了煉丹區邊緣的地方。

旁邊,滿臉鐵青的常公子,也是躡手躡腳的生起了火焰,望著越來越熱的丹爐,他整張臉通紅,偷偷瞄著秦毅,似乎想看對方下一步有什麼動作。

然而秦毅靜靜閉目,下面火焰的溫度始終是不溫不火,丹爐的溫度保持的很好,倒是他……丹爐都快要爆炸了。

「對了丹老,我記得你藥材區第二層類似的藥材貌似都沒有了吧?等會五倍獎勵的時候我可不要丹藥哦,我只要藥材。」秦毅忽然睜眼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下面眾人紛紛搖頭,這小子還在想著獎勵?

丹老同樣是氣的牙齒打顫,天底下果然什麼樣的人都有。

「呵呵,這你不用擔心,你若是挑戰成功,三層的藥材我隨你任選五株又能如何?」丹老冷笑。

「哦?你們可都聽到了,這是丹老承諾的,三層藥材任選五株。」秦毅咧嘴笑了,笑得十分開心。

只是這個笑容落在丹老眼中,卻似乎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對勁…… 秦毅也沒有跟他解釋什麼,忽然間他朝著空氣中一撈,抽出一抹靈水。

拍了拍丹爐,那爐蓋飛起,靈水自然注入,落入其中的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與此同時「嘭」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讓得眾人一驚。

朝著邊上一看,不知何時那常公子的丹爐居然炸了,炸的四分五裂,他整個人暴退數步,即便如此也是狼狽不堪。

「卧槽,真是牛逼,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丹爐煉炸了!這丫的光用烈火燒,一點都不控制火候的嗎?他那一品煉丹師的身份到底是怎麼搞上去的啊?」下面不少人都是十分汗顏。

能夠成為一品煉丹師,最起碼的基礎煉丹規則是掌握了,可看這常公子的模樣,連個新手都不如。

其實他不至於這麼不堪,主要還是太緊張,壓力之下才發生這種失誤。

「給常公子換一座質量比較好的丹爐。」丹老嘴角抽了抽說道。

他也沒想到,這丫的居然把丹爐給煉炸了,這也太蠢了吧?

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那爆炸的餘波以及碎片沒有絲毫波及到秦毅,在距離秦毅不到半尺的距離之時自動偏離了開,這細節非常細微,能夠注意到的人自然非常的少。

更何況,無數人的注意力都在常公子身上。

半柱香時間,一座新的丹爐送上了常公子的面前,這座丹爐乍一看比秦毅面前的還要精緻幾分。

常公子一張難看到極致的臉擺在面前,他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生火,同時盡量的平息自己的怒火。

隨便掃了一眼,發現旁邊小子不急不躁,沸騰的水就讓它一直沸騰著,也沒有要投藥的意思。

這狗東西,玩他呢?還是害怕他偷師?

不過一會兒功夫,他的丹爐之中靈液也沸騰了起來,然而秦毅仍舊是沒有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咬了咬牙齒,常公子直接是硬著頭皮煉製了起來,將一株一株藥材朝著裡面投放,藥材碰到沸騰的靈液瞬間就融化了開來,化作藥液在靈水之中滾滾而動。

這個時候秦毅也動了,他捏起一株藥材,那藥材在他手中便融化了開來,成了猩紅的汁液,而被壓榨乾藥液的枯枝,則是在空中化作齏粉,消散開來。

此時此刻,秦毅面前丹爐之中的靈液已經非常少了,根本是不夠用來融化藥材。

不過沒關係,秦毅也沒打算以之融化整株藥材,而是用來融合他直接提煉出來的藥液。

「真是胡鬧,從來見過這樣煉丹的!」

「以真元直接提煉藥液能夠提煉多少?如此不光是浪費了大量藥力,最後根本連成丹都沒可能,一堆水怎麼凝聚丹藥?」

不少人見到這一幕都是紛紛搖頭。

其中包括煉丹師公會的幾名老者。

他們在煉丹師公會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雖然比不上藥王那種,可煉製三品四品丹藥問題並不是多麼的大,即便是如此,他們也從沒見過這種煉丹手法,完全是胡鬧。

猩紅的藥液直接是將丹爐之中的無色靈液染紅,兩色完全融合在一起,此時秦毅拿起鳳凰雪蓮,屈指一彈,一整株藥材沒入猩紅的汁液內,下方火焰猛的升騰而起,火苗伸出三米高。

濃烈的氣泡從丹爐之中冒了出來,咕噥咕噥的聲音不斷,鳳凰雪蓮很小,瞬間就被氣泡覆蓋住,此時此刻秦毅神念探出,以神念包裹住鳳凰雪蓮,使得這株寶葯受熱均勻,由外而內融化進去。

這一步剛好完成,旁邊卻是升起一股青煙。

「失敗了!」

常公子煉製氣爆丹宣布失敗。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結束,咬了咬牙已經開始第二次煉製。

當三株藥材融化了之後,秦毅直接蓋上了丹爐爐蓋,一隻手放在丹爐之上,澎湃的真元順著整個丹爐涌了進去,外面的人看不到,這丹爐內部已經完全成了青色。

木之生命元力使得裡面的的藥液極具生命力,活躍的跳動著,三種藥液偶爾分開偶然融合,相互衝擊,隨即每一個分子都在相互結合。

「估計裡面都幹了……這小子……」一名煉丹師老者笑著說道,十分不屑。

秦毅一拍丹爐,爐蓋掀開了來,有著三色虹光在丹爐口回蕩,下一刻秦毅做主了驚人之舉,他將所有的藥材一股腦都投了進去,隨即迅速的蓋住了丹爐。

嗡嗡的聲音在煉丹區強烈的傳開。

「瘋子,蠢貨,你要幹什麼?」丹老忍不住喝罵,「等會若是丹爐爆炸,強橫能量四溢,傷到了人,你要負十倍責任!」

煉丹忌諱將所有丹藥一股腦混合在一起,因為不同丹藥之間會有諸多想沖的屬性,一旦結合就會發生強大爆炸,這種效果在年份久遠、儲存能量強大的藥材上提現的更為明顯。

應該利用特殊的方法將那些想沖藥性的藥材緩慢融合,同時引導出各自的藥效,這才是煉丹之法。

「蠢貨,不懂煉藥可以閉嘴,說出來的話,等會會顯得十分丟人。」秦毅掃了那丹老一眼。

到了這種時候他也不需要對這個老不死客氣了,因為他的煉丹過程已經完成了八成,剩下的就是溫養、利用陣法控制勾兌其中的藥材藥效,使之完全平衡,進入一個最完美的狀態,而後凝丹,凝成丹藥形狀,也是最關鍵最難的一步。

「你!蠢貨你居然說我不懂煉丹?」丹老氣的渾身發抖。

「丹老乃是貨真價實的四品煉丹師,你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說話也不怕笑掉別人大牙?」下面傳出冷笑聲。

「小子,不用白費力氣了,你這爐丹藥已經廢了,不單單是藥性相衝影響了藥效,同時隨時會引起爆炸,而且,這種煉製方法更是無法凝丹,連一品丹藥都煉製不出來,更不要說四品。」

煉丹師公會幾名老者之中,有一名較為年輕的十分不屑的輕哼一聲,已經給秦毅的煉丹結果下了定論。

煉丹分為淬葯、融液、調試、聚合、凝丹,這其中的步驟,這小子一步都沒有做好。

「是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