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什麼叫牛逼?

什麼叫壕無人性?

這下大家算是徹底的見識了,有錢人的世界,就是這麼樸實無華,鼓譟且乏味啊!

“好的,老闆,您稍等!”

服務員是第一個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她臉上露出一抹狂喜,答應一聲,立刻就跑出去拿酒去了。

今天是遇上十年難得一遇的豪客了啊!

“班長,您也太有錢了,這可是一百多萬啊!”

王衝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立刻整個人都差點貼在了高敏的身上,臉上的笑容是要多諂媚有多諂媚,一個馬屁就送了上去。

“一百多萬而已,不算什麼,只要大家高興就成,多少錢,都抵不上咱們純真的感情啊。”

高敏裝逼道。

“對對,班長說得對,錢跟咱們之間的感情沒法比啊!”

王衝立刻點頭附和!

“班長,您還記得我嗎?當初我經常給您打飯來着?”

這時,一個瘦竹竿一樣的青年男子,湊了上來。

高敏看了他一眼,想了一會,有些不確定道:“你是張強?!”

“班長,您竟然還記得我,這可太榮幸了啊!”

張強頓時大喜。

“你小子怎麼現在這麼瘦?我記得當初你是個小胖子來着?”

高敏有些疑惑的問道。

“天天送外賣,風吹日曬的,能不瘦嗎?”

張強一臉討好的看着高敏,巴結道:“班長,你那公司還缺不缺什麼跑腿打雜的人?這麼多年了,我無時無刻不在懷念,當初讀書的時候,跟您混的日子!”

“那簡直是我這一輩子最榮耀的時刻啊!”

這話一出,王衝臉頰肌肉都是一顫,心中暗罵——瑪德,終於是碰上比自己還不要臉的東西了。

“哈哈,好說,等會留個電話,明天我讓祕書聯繫你,都是同學,肯定不能虧了你!”

高敏哈哈一笑,道。

接下來,高敏整個人都被接二連三的湊上去套近乎的人,給團團圍住了。

一個個男男女女不停往上湊,臉上滿是巴結之色。

就連張豔秋都有些想上前跟高敏搭訕兩句,不過,她見一旁的劉風淡定自若的抽着煙,猶豫了一下,放棄了這個想法。

正被衆心捧月的高敏,也是注意到了一旁冷眼旁觀的劉風以及張豔秋。

頓時,他心中就非常的不爽了。

他讀書的時候,就喜歡張豔秋,不過那時候張豔秋喜歡劉風,根本都不帶看他一眼的。

不過那時候劉風家世顯赫,他自知沒法比。

但是現在,劉家都完蛋了,劉風已經是個窮屌絲了,張豔秋竟然還是陪在劉風身旁,不搭理自己。

他心中就極度的不平衡了。

眼珠一轉,他擠開極力巴結他的人羣,走到了兩人身邊,臉上露出一抹紳士的微笑,衝張豔秋道:

“張同學,一別經年,你的風采更勝往昔啊!聽說你現在是龍鳳珠寶的經理,年薪數十萬,妥妥的女強人啊!”

張豔秋謙虛的笑了笑:“班長,你別笑話我了,我這點成就,在你面前那完全不夠看啊!”

“哈哈!”

高敏笑了笑,又故作驚訝的看向劉風:“咦,這不是劉少嗎?你有來參加同學會啊?”

“嗯!”

劉風看了他一眼,不鹹不淡的答應了一聲。

這冷淡的態度,讓高敏的臉色,頓時就有些不好看了。

這滿屋子人,哪個對他不是熱情洋溢的?

不過,下一秒,他臉上就浮現出一抹矜持的微笑。

一直不遺餘力巴結他的王衝,迫不及待的就跳了出來。

“劉風,你什麼態度呢?班長現在可是身家十億的大老闆,跟你說話,得是多大的榮幸?你這不鹹不淡的,還拽上了是吧?”

王衝毫不客氣的斥責起劉風來:“你還以爲自己是劉家大少了?我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是個窮屌絲了,心裏有點逼數,知道嗎?”

一心想當高敏狗腿子的張強,也是立刻附和起來:“就是,你現在連份工作都沒有,還敢在班長面前擺譜?”

劉風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眼神中浮現出一抹不悅之色,剛準備懟這兩人一句。

一旁的高敏又說話了:“劉風,你現在連工作都沒有?要不這樣,來我公司,當保安吧,你當過兵,又是老同學,我讓你當個隊長,每個月給你五千塊的工資,怎麼樣?”

劉風冷冷道:“不用了!”

“哎,你可別嫌低,我告訴你,在江城,五千塊已經是白領級別的工資了啊,我是看在咱們同學一場的份上,特意照顧你的,你得知道好歹,別眼高手低,知道不?”

高敏雙手抱臂,一臉傲然的說教道。

字裏行間,透露着一股高高在上的說教味道。

“就是,劉風,人最重要的是認清自己。”

“對對,別沉迷過去了,面對現實,趕緊答應,別辜負了咱們班長大人的一番好意。”

“劉風,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啊?不是哪裏都有咱們班長這樣的好人,高薪聘請你這種廢物的啊!”

幾個想抱高敏大腿的,也是紛紛開頭勸說,尤其是王沖和張強這兩個,最積極,話也說的最難聽。

劉風輕輕吐了個菸圈,掃了幾人一眼,仍然是一臉的淡漠:“我說了,不用!”

“不知好歹!”

見劉風跟茅坑裏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高敏冷哼一聲!

“就是,什麼玩意嘛!”

“班長,別搭理他,活該這小子找不到工作。”

王沖和張強立刻附和。 只是,無論這幫人說什麼。

劉風仍然是一臉雲淡風輕的抽着煙,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全然當這幫人放屁了。

這傲慢的態度,把大傢伙氣的夠嗆,又是一陣冷嘲熱諷的,

高敏的臉色,也是明顯的不好看了,大約覺得劉風太不識擡舉了。

一旁的張豔秋見狀,都有些急了,有心想勸劉風幾句,畢竟高敏現在可是身家十位數的大人物,就算劉風也很有錢,不用巴結,但是也不必得罪啊。

不過,她嘴巴張了張,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

這時候,包廂的門打開,兩個服務員抱着兩箱羅曼尼康帝進來了。

高敏指揮服務員,先開了幾瓶酒,而後朗聲道:“算了,既然咱們劉少還沉浸在過去的輝煌當中不可自拔,咱們也就別打擾他了,來來,服務員上菜吧,今天大家不醉不歸,想吃什麼,喝什麼,儘管點,一切的消費,都算在我身上。”

“是是,就讓某些不識好歹的人自生自滅吧!”

王衝立刻附和了一句,而後媚笑着衝高敏道:“來,班長,坐我這吧,多少年沒見了,今天我得好好跟您喝幾杯啊!”

高敏搖了搖頭,目光看向張豔秋,微笑道:“豔秋,我能跟你一起坐嗎?”

張豔秋有些受從若驚:“當然可以!”

“好,那今天咱們可得多喝幾杯,想當初讀書的時候,你可是我的女神啊!”

高敏臉上的笑容更濃了,走了上去,命令似的對劉風道:“劉少,你就換個地方坐吧!”

劉風眉頭皺了起來,擡頭看了高敏一眼,吐了個菸圈,沒搭理他。

“劉風,你還抽什麼煙?趕緊起來啊!”

“就是,你心也太大了,班長都發話了,你還不讓開?”

王沖和張強立刻怒道,那架勢,真是恨不得上前直接把劉風給提起來。

“劉風,快點,班長的面子,可不是你這種人能駁斥的啊!”

一個女同學也厲聲道。

劉風沒出聲,張豔秋倒是尷尬了,這裏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劉風的實力嗎?

那可是一出手就是千萬的主啊!

於是趕緊站起來打圓場,衝另一側坐着的女同學道:“要不班長坐另一邊吧,馮晶晶,你挪個位置吧!”

那個叫馮晶晶的女同學,趕緊把位置給讓開了。

事情這才擺平。

不過,高敏的心裏那是更加的不爽了。

包房裏幾個想抱高敏大腿的人,也是紛紛對劉風怒目而視,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但是劉風泰然自若,渾然沒把這些人放在眼裏。

這時,幾個服務員,開始不斷的上菜。

張豔秋爲了緩解氣氛,趕緊倒了杯羅曼尼康帝,衝高敏笑道:“班長,來,我敬你一杯,若是你以後要買珠寶首飾什麼的,可要照顧一下老同學啊。”

“好說好說!”

高敏笑眯眯的舉杯。

那王衝等人也是立刻輪番上陣,不斷敬酒,各種馬屁更是信手拈來。

高敏完全成了整個同學聚會的中心。

不到半個小時,就把兩箱羅曼尼康帝給幹完了。

高敏也是喝的暈暈乎乎的,整張臉都紅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