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什麼前輩不前輩的,你們兩個應該叫我師孃!”那女子拍着蘇小小和程嵐的頭說道。

“不可能!”蘇小小和程嵐同時說道。

“怎麼不可能,我叫易靈,是你師父明媒正娶的妻子。”

蘇小小和程嵐還想多問,被易靈阻止,她說道:“過會再與你們細說,嗯,他們應該要反擊了。”

“呃,師,嗯,他們會不會跑了,我看這些個細細的藤條應該阻止不了他們的。”

程嵐剛想說出師孃二字被她及時收住,對着易靈說道。

“呵呵,這個本來就不是爲了阻止他們的,只是種下因罷了,果還在後面呢。”

“什麼因,什麼果,你說的我怎麼聽不懂。”

“這個因是…嗯!他們動了。”

俞老和水凌韓成天達成一致,決定先行撤退,他被這突然出現的妖器搞得心神不寧,一向謹小慎微的他,妖器攻擊手段不明決定還是暫避鋒芒爲上。

只見水凌撤除快要支撐不住的結界,韓成天立即出手凍住周圍順勢刺來的無數藤蔓,眨眼睛藤蔓被凍成冰藤,漫天的攻勢爲之一頓。

不過,很快藤蔓上的冰霜破裂,凍住的藤蔓之上竟開出無數小花,迅速綻開,散發出細微的黃色花粉來,無數花粉形成黃色煙霧朝俞老三人籠罩過來。

“屏息,花粉有毒!”

俞老叫道,然後迅速屏住呼吸,運起靈力,腳下土地朝兩邊分開,轟隆聲響,形成一條沒有藤蔓的巨大鴻溝,連忙招呼水凌和韓成天向藤海外逃竄。

程嵐見俞老三人輕易逃脫,心道可惜,嚷道:“果然還是讓那些壞人逃了!”

“呵呵,這纔剛開始,好戲在後面,可惜我們是見不到了。”

易靈收起地上的木棍,剛一拔出,無邊的藤蔓嗖嗖的縮回土中,那些黃色煙霧也被吸進土中。

不一會兒全部消失,地上再無半點痕跡,只留下俞老逃走弄出的巨大鴻溝。

易靈拉着蘇小小和程嵐二人準備回城,程嵐看見李一然的墓碑頓時又流下眼淚來。

“咦,小姑娘你怎麼又哭了?”易靈說道。

“嗚嗚,師父他,他不在了,我當然傷心的要哭,你不是師父的妻,妻子嗎,怎麼一點也不傷心!”

“哈哈,小姑娘,你師父可沒有死,他現在活蹦亂跳的,好的不能再好了。”

“什麼!”蘇程二人又是同時大喊道。

程嵐急忙說道:“那這個墓是怎麼回事,小小不是說親眼看見師父的屍體嗎?”

“呃,這個是你師父故意的,想引那些人出手,也順便試試你們對他的感情。”易靈忽然臉紅的說道。

其實這都是她自己的決定,李一然讓她全權負責蘇程二人的安全,他則帶着赤焰去處理其它事情,原本易靈是有些嫉妒蘇程二人,故意想整整她們,順便把幕後之人引出來解決掉,只是沒想到蘇程二人對李一然感情如此之深。

見她二人如此傷心,易靈自然不敢承認一切都是她所爲,反正李一然現在不能兼顧這裏,也就任由她胡謅了。

“果然是騙人的,壞蛋師父真是個混蛋!”程嵐惡狠狠的說道。

“幸好是騙人的,師父真的沒死,太好了!”蘇小小高興的說道。

程嵐忙問易靈爲何聯繫不上李一然,易靈解釋說他如今正在專心辦大事,不會理會外界的訊息。

魅惑:嬌妻難寵 李一然如今在辦什麼大事??

距離臨城非常遙遠的一處城池,李一然正在辦一件大事。

他坐在一飯館桌前緊盯着門口,這時從外面走進一個賣菜的老頭,他立即高興起來,興奮的大叫道:

“哈哈,臭鳥我猜對了,進來的是個老頭,嘿嘿,這頓該你請客!”

“那個明明是個中年人,我看不到四十隻是操勞過度顯得有些老,應該是我猜對,該你付賬。”赤焰小小的鳥身站在桌上,爭辯道。

“我去,你想賴賬啊,…,你看,飯館老闆都叫他範老頭,呵呵,要是中年人的話怎麼不叫範中,範哥,範弟或者小范,哈哈,事實擺在眼前,謝謝了,臭鳥,你這是第三十次請我吃飯,嗯嗯,臭鳥你是個好鳥!”

“得意什麼,你不是也請我吃了八次。”

“切,那是剛來的時候我主動請的,這三十次可是你打賭輸給我的,哈哈,連輸三十次,臭鳥,你是不是偷看女人不對是雌鳥洗澡了,搞得黴運連連!”

赤焰氣得上竄下跳,要和李一然再賭一局,李一然得意的說道:

“好吧,你既然那麼想再請我吃飯,我就成全你,…,嗯,看見沒,那個吃東西的胖子,信不信我只說一句話,他就會過來幫我們結賬!”

李一然說着指向了旁邊獨自吃着一桌美食的胖子。

“吹牛吧你,除非他認識你,要不然怎麼會無緣無故幫你付賬,他又不是傻子。”

“別管那麼多,就說賭不賭吧,要是我說一句話他就會幫我付賬,下次和下下次的飯菜都要你請,要是沒有的話這次和下次的我請。”

“好,一言爲定。” 只見李一然站起身來,走到那名穿着華麗的胖子身邊,充滿鄙夷的說道:

“鄉巴佬,你這次的飯菜本大爺包了!”

那名胖子正高興的吃着美食,忽然見一個穿着普通的青年叫自己鄉巴佬,還想幫他付賬。

胖子頓時怒從心起,你才鄉巴佬,你全家都是鄉巴佬,狠狠的拍着桌子,站了起來,大聲吼道:

“你個泥腿子和本公子裝什麼闊少,本公子缺你那點錢嗎?信不信我拿錢砸死你,你個鄉巴佬!”胖子說着拿出一大錠金子拍在桌上,對着小二喊道,

“小二,今天所有客人的賬我趙公子包了,包括這個土鱉的,嗬,呸,滾吧!”

李一然帶着勝利的笑容回到了目瞪口呆的赤焰旁邊,樂呵呵的說道:

“哈哈,我下頓和下下頓的飯菜有着落了。”

“呃,好吧,你贏了…,那胖子那麼罵你還朝你吐痰,最後還踢了你一腳,你怎麼不生氣?”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是我先惹他的,再說他請客,哈哈,小二,再給我來幾盤醬板鴨,嗯記趙公子賬上!”

李一然和赤焰又吃了許久,直到肚子實在裝不下才悻悻的出來。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隨意找了個角落坐下,拍了拍飽脹的肚皮,打着飽嗝對赤焰說道:

“臭鳥,你找到那人沒有,不是吹噓自己很厲害嘛,怎麼連個人都跟丟了。”

“閉嘴,要不是你中途跑去救人,那傢伙會跑?”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那些人因我受到牽連我可不能不管,…,你說也真是的,那傢伙見打不過我們就到處放火殺人制造事端,等我把無辜的人救出來,他人也跑沒影了。”

“呵呵,婦人之仁,那些螻蟻的死活關你我何事?”

“哎,臭鳥你跟我這麼久,怎麼就沒有學到我的一點美好品德呢,來來,讓我好好給你講講怎樣做個好人,呸,好鳥。”

“一邊兒去!說到底還是你心軟,把元元那忘恩負義的東西給放跑了,要不然哪有這麼多事。”

李一然沒有接話,沉默了,想到十幾天前發生的事。

當時他和程嵐被困在琴帝墓,墓中世界與外界完全斷開連接,程嵐又被琴帝奪舍,他耗盡心力才保住程嵐靈魂不被吞噬,不過程嵐與琴帝靈魂還是交織在一起,以後想要把她們分開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程嵐和那幾個參選者都昏迷不醒,他們被困在琴帝墓一天一夜,最終還是赤焰得知消息用祕法趕了過來將他們救出。

期間李一然搜遍了不是很大的琴帝墓中空間,發現並沒有任何屍骨存在的痕跡,心中瞭然元胖子肯定是騙了自己,心中很是氣憤。

而等到被救出來的時候,李一然驚駭的發現那高達數百米的琴帝山居然完全崩塌。

從赤焰那得知,原來當李一然進入琴帝墓沒多久琴帝山就發生猛烈爆炸,巍峨的山峯轉眼間崩塌。

除了少數反應及時靈力高強之人倖免於難,其他人皆被掩埋其中。

等到李一然等人出來,救援已經結束,當時在山中的近五千人傷亡過半,大部分死亡的都是那些年輕人。

琴城官方已經查清炸燬琴帝山的正是不久前擄走大量民衆的叛逆,李一然異常憤怒,事後質問李欣兒是否她策劃,李欣兒矢口否認,說是與她合作之人私自所爲,但她居然很讚賞他們的行動。

爲此李一然和她大吵一架二人不歡而散。

接着李一然找到了差點被突然崩塌的琴帝山壓死的元元,質問他爲何要騙他並且想致他死地。

元元解釋說原來那惡人只是殺死了他的妻子和母親,卻留下他的二個女兒威脅,元元近些年來都是爲那惡人做事,爲了女兒他才設計李一然。

當時赤焰主張殺了元元,不過李一然心軟沒有動手,只是讓元元帶着他和赤焰去找那幕後黑手,誰知元元又將他倆引到一處陷阱,元元趁亂逃走,李一然和赤焰則跟着線索一路追查到了這裏。

李一然想了許久,嘆了一口氣說道:

“哎,現在看來元元那傢伙一直沒有說實話,他究竟有沒有妻兒還兩說,不過元元說的那個新加入的商會組織應該存在的,他的那個競爭對手胡萊還派人追殺過他,

元元所說的惡人應該是那商會組織的高層,嗯,也不好說,也有可能元元和那胡萊是串通好的,哎一切都是元元自己說的,什麼都有可能是假的,…,我最討厭這些腦力活了。”

“理會那麼多幹什麼,至少那個曾經刺殺元元的胡斌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讓你我給跟丟了。”

“臭鳥,你說元元身後的組織是不是九神堂,好像最近我只是和他們結仇,他們不是又對我開始發出格殺令了嗎?”

“應該不是他們,除了你沒有人知道我能用祕法把你從墓中救出,而你的內線不是告訴你上次襲擊你的那個老頭是九神堂派出去的嘛,

既然讓你被困在琴帝墓已經是必死之局,九神堂肯定不會再派殺手中途刺殺,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那萬一是他們想搞個雙保險,先看能不能殺了我,不行的話再把我引到墓中困死。”

“小七,你別忘了那件事,元元帶我倆進入陷阱,那是有妖獸參與其中的,你要知道九神堂代表人類可是與我們妖獸勢不兩立的,不可能使用妖獸當手下,嗯,我感覺的出那些妖獸是幾種獸類人爲實驗拼湊的,九神堂可不屑於做那些噁心的事的,真是可惡!”

李一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噁心的事情,眉頭緊皺,說道:

“是啊,我都忘記那些了,我去,可真噁心,渾身都是手,到處都是眼睛,…,臭鳥,你好像對那些怪物格外厭惡,從見到那些怪物開始,你情緒就有些不對了。”

“那些怪物要不是妖獸,換成人的話,你會怎麼想?”

“嘔,哇!臭鳥我纔剛吃完飯,別說這麼噁心的事好嘛…怪不得你這麼急切的想要找到幕後黑手。”

“是的,敢隨意擺弄我們族人的,我會讓他生不如死!…,你好好想想還有什麼仇人,我總感覺他好像很熟悉你,而且他的目的好像不是爲了殺你。”

“不是爲了殺我?難道爲了我的美色?嘿嘿!”李一然見赤焰生氣的想要啄他,立馬收起玩笑心思,正經的說道,

“好了,不開玩笑,我的仇人?嗯,讓我想想,以前的話倒有很多,不過你知道的,那時候我的手段,敵人從不留活口,現在呢我是見人就跑,…,

仇人好像就剩九神堂,呃,還有李欣兒…,

喂臭鳥別啄我,我說真的,那次吵架她親口說要把我剁了喂她家狗的!” “你們小情人間說的氣話也好意思說,…嗯,現在看來不是仇殺的話,那就是對你另有所圖了。

別插話,我知道你想說爲了你的美色,呵呵也就那李欣兒瞎眼看上你,別和我瞪眼,自己好好想想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或者,特別重要,的東西值得別人大費周章的。

嗯不對,你要是死在那墓中,你身上的東西他們也拿不到,那麼就是覬覦你的身外之物了。

李小七我記得你以前像倉鼠一樣在好多地方藏過東西,這就說的通了。

他們把你困在墓中小世界,能殺死你最好,不能殺死也能暫時隔絕你的感應並困住你,那他們就能從容拿走他們需要的東西。”

“我,我沒有在外面藏東西啊,臭鳥你別胡說,我值錢的東西都戴在身上!”

“呵呵,前段時間你把那天涯海角偷偷交給易靈以爲我不知道?它一出現我就感應到,那東西肯定被你藏在了別處,要是在你身上,它的那股詛咒氣息我不可能感知不到。”

“臭鳥,你的鳥鼻子可真靈,…,好吧,我是藏了些東西,這不是有的東西不能放一起嘛。

就比如那天涯海角,要是我不留神的話中了那啥木之詛咒,我找誰說理去,所以說,狡兔三窟,我李一然,嘿嘿,不知道多少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