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于飛和楊延琪等人的交談時間並不長,可就是這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大夏太皇界卻陷入了莫大的危機。被三股勢力數百位高手聯合圍殺。

當于飛趕到時,原本只有一百二十餘人的大夏太皇界,已經死了三四十人,損失了三分之一的高手。

慘叫廝殺充斥在樹林中,各種不甘的咆哮衝上雲霄,卻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住手!」

洪亮的聲音從於飛口中傳出。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亂世戰天界、宋玄天都界與異能公會的高手紛紛退下,活著的大夏太皇界高手頓時鬆了口氣,眼色複雜的看著于飛,有憤怒,有驚恐。

于飛一閃而至,出現在眾人眼中,眼神淡漠的看著嚴明宇。

「現在的形勢你恨清楚,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們就將全軍覆沒。」

嚴明宇哼道:「不要把話說滿了。大不了我復甦先天神兵,到時候引來島上的先天神獸,大家誰也別想活。」

于飛不為所動,可其餘三大勢力卻臉色驚變,顯然忽略了這個問題。

「那是逼不得已的下策,我相信你並不希望那樣做。」

嚴明宇冷冷道:「你想如何?」

于飛冷笑道:「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甚至給你機會讓你們離開這座島嶼,但是你得付出代價才行。」

嚴明宇眉頭微皺。與一旁的幾個高手交換了一下意見。

「你有什麼條件,說來聽聽。」

目前的形勢大家都心中有底。大夏太皇界處境不利,其餘三股勢力需要藉助于飛之手奪取地靈石,開啟傳送陣,即便不是很樂意暫時饒恕大夏太皇界,也不好意思當面反對。

于飛奇異一笑,輕笑道:「要離開地荒島需要奏起三枚地靈石。然後闖過巨獸凶禽那一關,才能進入傳送陣,直達下一座島嶼。我和他們三方的合作條件很簡單,我負責開啟傳送陣,但能否闖過巨獸凶禽那一關則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我現在可以給予你們同等待遇。讓他們暫時拋開恩怨,在離開這座島嶼前大家和睦相處。為此,他們都付出了代價,你們也不能例外。」

嚴明宇留意了一下三股勢力的情況,發現他們都沒有反駁,顯然于飛這話是真的。

「直說吧,你想要什麼?」

于飛目光一轉,掃了一眼大夏太皇界的高手,目光落在了霞雲聖女、淼淼仙子、皇甫玉英和耶律燕身上。

「對於我的嗜好,我相信你們一定很清楚。只要你們拿出足夠的誠意,我這人一般是不會故意為難誰的。」

于飛笑得很邪魅,那充滿誘惑的眼神讓霞雲聖女有些惱怒,淼淼仙子則一臉笑容。

皇甫玉英、耶律燕表情古怪,眼底閃過掙扎之色。

嚴明宇暗怒,他當然知道于飛喜歡美女,上一次就被于飛拐跑了千鶴仙子等九位美女。

如今,于飛尤不死心,還想把大夏太皇界剩下的四位美女也一併奪走,這簡直欺人太甚了。

然而嚴明宇沒有選擇,他目前要麼拚死一戰,要麼妥協,並無第三條路。

看看身邊的高手們,一個個神情擔憂,跟著他擔驚受怕,隨時面對死亡的威脅,大家早就憔悴不堪了。

嚴明宇雖然自傲自私,可有些時候還是頗多感觸。

人是感情的動物,即便對敵人殘忍,可對於身邊之人,多少都是有感情的。

嚴明宇沒有馬上回答于飛的要求,而是暗中與身邊之人商議,大家都不情願,可面對死亡,大部分人還是選擇了順從。

嚴明宇把霞雲聖女、淼淼仙子、皇甫玉英、耶律燕四人叫到身邊,詢問了她們的意見。

淼淼仙子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霞雲聖女有些惱怒,但考慮到當前的形勢,她身為聖女,要為其他人著想,最終頁答應了。

皇甫玉英和耶律燕有些尷尬,她們都是美麗人妻,如今面對這種情況,當著所有人的面,那是很難堪的事情。

不過嚴明宇並沒有給她們太多選擇,事到如今已顧不得個人利益,必須以大局為重。

「于飛,我可以把她們四人送給你,算是合作的代價,但你必須兌現你的承諾,在離開這座島嶼之前,他們三方不能對我們下手。」

于飛笑道:「這一點你大可放心,巨獸凶禽那一關並不好闖,他們不會浪費精力來攻擊你們的。」

嚴明宇有些肉痛,不舍的看了四大美女一眼,沉聲道:「你們過去吧。」

淼淼仙子笑道:「終於有機會了。」

這話很多人都不懂,可霞雲、皇甫玉英、耶律燕卻明白其中的含義,知道淼淼是說有機會勾引于飛了。

于飛看著四女,感覺各具風情。

霞雲聖女頗為驕傲,但這樣的女人反而更吸引男人注意。

淼淼仙子精靈古怪,絕對是個頑皮的女孩。

皇甫玉英和耶律燕身為人妻,有著成熟、優雅、高貴的氣質,這對男人而言則更具吸引力。

淼淼仙子第一個衝到于飛身邊,好奇的拉著于飛的手,左看右看,一點也不害羞與害怕。

霞雲聖女狠狠瞪了于飛一眼,皇甫玉英和耶律燕則有些尷尬,一言不發的站在了于飛身後。

這可是大夏太皇界十大美女中的四位,全都是絕品美女,雖然還不熟悉,但于飛還是很滿意。

關於這場交易,異能公會沒有任何反應,亂世戰天界有類似經歷,多少有些感觸在身,真正最在意的反而是宋玄天都界的那群美女,都在心中暗罵于飛好色。

「好了,現在我去奪取地靈石,稍後趕往傳送陣。」

于飛轉移了注意力,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沖入了前方密林中,獸王就躲在那裡。

震天的咆哮與巨獸響徹雲霄,動蕩大地,成片的樹林被摧毀,巔峰獸王的戰鬥力那是駭人聽聞。

然而于飛更是強大,催動萬獸神力,打得巔峰獸王怒吼咆哮,僅僅交戰十多分鐘,就失去了地靈石,不甘的逃往別處。

「地靈石湊齊了,我們走吧。」

于飛一閃而回,俊美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

異能公會的高手在前帶路,三個小世界的高手分批緊隨其後,浩浩蕩蕩朝著傳送陣趕去。

天際,巨禽在盤旋,發出了清脆的啼鳴聲,整座島嶼的巨獸凶禽開始匯聚,全都趕往傳送陣。

當五大勢力趕到傳送陣附近時,這裡早已聚集了眾多巨獸凶禽,從九重天巔峰獸王到八重天獸王,七重天巨獸,放眼望去足足有數百上千頭,那架勢真的讓人觸目心驚。

這些巨獸凶禽將傳送陣團團圍住,里三層外三層。

于飛放慢腳步,對身旁的四股勢力道:「稍後我會進入傳送陣,開啟陣法。你們可以從四個方向同時往裡闖,那樣能有效分散巨獸凶禽的注意力。同時,闖關之時人數不宜過多,否則傷亡慘重,得不償失。」

張統道:「這個我們知道,快點開始吧。」

杜金蛾看著于飛,質疑道:「你敢保證比我們先闖進去?」

純禽冷梟請溫柔 司馬榮苦笑道:「這些巨獸凶禽根本就不會攔截他。」

穆婉心驚呼道:「有這種事情?」

于飛笑而不語,掃了一眼異能公會的高手,笑道:「你們是不是也該表示一下,不能每次都佔便宜啊。」

異能者們面面相覷,顯得有些吃驚,一番商議之後,放出了一個絕美的異能美女,有著一頭亮麗的長發,極其迷人。

這個美女看上去二十多歲,典型的西方白種女人,身材高挑纖細,曲線玲瓏,有著讓東方女性羨慕的長腿。 第二十九章飛翔(七千字)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晚,蒲江。

「阿梓哥哥明天過來。」

聽見芥末說出這句話時,郭瑩正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用毛巾擦著頭髮,手上微微停了停。

「他……不是說暑假暫時不過來嗎……」

「本來江海那邊很忙啊,現在既然忙完了,他又正好在信城那邊珊瑚家裡玩,所以就過來了。」芥末笑著,走到姐姐身後,拿起毛巾為姐姐繼續擦著頭髮。

郭瑩稍微愣了愣:「那他來了以後,你準備怎麼……呃,怎麼跟二叔二嬸他們介紹呢?要坦白嗎?」

「不知道哎。」芥末想了想,隨後笑起來,「不過坦白也沒什麼關係吧。」

郭瑩翻了個白眼:「你可別忘了蘇曉武,四嬸那邊最近做得過分了,你要是現在就公布,不知道她會多刻薄呢……當然四嬸你不理她也無所謂啦,就怕對二叔二嬸有影響。」

芥末撇了撇嘴,倒也是有點無奈。

郭瑩口中的蘇曉武是去年回來過年時被四叔四嬸那邊介紹給芥末認識的一個年輕人,原本倒也是一件小事,只是芥末如今的父母是大學教授,而那蘇曉武的父親便正是大學校長。對方在見了芥末之後對芥末很有好感,過年那次芥末直接坦誠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然而對方表示交個朋友總沒有關係,總之,最近依然在示好。

芥末與那蘇曉武沒什麼太多接觸,但芥末不在家的時間裡,四叔四嬸從中牽線卻弄得非常熱絡,蘇、郭兩家在蒲江也算有點地位,稱得上門當戶對,以父母的教授身份與那蘇家校長的關係,芥末也不可能弄得跟對江陽的拒絕一般激烈,先前不好說重話,雖然說了「我有男朋友」之類的拒絕言辭,對方大概也當成了託辭,畢竟在四叔四嬸這邊說起來,她是沒有什麼得到了家庭認可的男朋友的。

那蘇曉武家境不錯,為人氣質也不錯,據說女人緣很好,他對芥末有興趣大抵在三個方面,一是芥末本人氣質和樣貌都很好,二是家庭的位置合適,三,無非是當個備胎的樣子。家裡算是有點小地位的人,真要結婚,總得考慮家庭,芥末本人條件就很不錯,能保持關係暫時追求一下,以後如果非得結個婚,她自然算是不錯的選擇,總比被安排一個性格差的醜八怪要好。蘇曉武大概是這樣的態度,因此即便芥末開口拒絕了一次,對方也沒有放棄——實際上當然也不算多麼熱烈的追求,就是塊牛皮糖而已,真翻臉也沒什麼,問題就在於四叔四嬸這邊。

郭家這裡,芥末的父母相當的儒雅厚道,但四嬸的勢利刻薄是出了名的,四叔那人也不怎麼樣,大家平日感情不深,這時候忙著牽芥末與蘇曉武這條線,當然就是為了大家的利益。單純拒絕那沒什麼,芥末在大學里交個男朋友那問題估計也鬧不了很大,但問題在於,這段時候如果推掉蘇曉武這邊,同時坦白藍梓的身份:孤兒、三流大學的大學生、沒房、沒車……

後果可想而知了。

這也是芥末與郭瑩一直想要避免的事情。

雖然說起來,當初收養芥末,沒帶什麼功利性,芥末的父母其實也是很好的父母親,不會想著拿芥末的婚姻做交易什麼的。可家庭本來是這麼一回事,這個家裡人太多,口又雜,若真是完全不理會這些——儘管這年頭婚姻本該是自主的事情——但父母那邊會不好過,藍梓也不會好過。偏偏芥末是被收養的身份,終究受了恩情的,別人不說自己也要記著,就更加沒辦法拍拍屁股走掉,一般親生兒女的任性套路,她根本做不了。

這事情想來惱人,芥末一陣無奈,隨後卻也笑起來:「隨便啦,明天跟阿梓哥哥商量一下再說。」

「以前都沒跟他說過蘇曉武的事情,忽然說了,不怕他心裡不高興啊?」

「不會的,阿梓哥哥其實很明白這些事,以前沒說,那是因為覺得沒什麼大的問題啊,就不惹他煩了。但現在既然已經到了要考慮的時候,反正是我們倆的事,總要一起面對的啊。」

看著妹妹笑得甜蜜的樣子,郭瑩沉默半晌,偏了偏頭,淡淡一笑:「有自信哦。」

「當然。」芥末笑著將毛巾拿回浴室,「姐姐,明天中午的火車,你跟我一塊去接他嗎?」

「我……還是不了……」窗外吹來初秋的涼風,小區怡人的夜色朝著更遠處的城市延展過去,郭瑩望了一陣,終於還是搖了搖頭,「明天……呵……明天跟田敬和許莉枼約好了……嗯,約好了去逛街……」

「喔……那姐姐你說我穿那件衣服去比較好呢?」芥末從浴室出來,張開雙手在穿衣鏡前轉了兩圈,裙擺輕輕地飄起來,郭瑩望了她一陣,隨後才笑了笑:「現在這件不是很好嗎?你還想怎麼樣,不過是一個半月沒見面而已,而且每天都有通電話聯繫的。」

「都一個半月了……」芥末回過頭來,雙手抱在身前,「而且啊,我也想讓他覺得驚艷一點嘛,黑白搭配現代一點的怎麼樣?其實姐姐你知道的,第一次看見跳扇子舞的那次他一直覺得很驚艷呢,舞蹈和服裝搭配都是姐姐你教的。」

芥末走過來,撒嬌似的摟住了姐姐的肩膀,郭瑩在她的鼻尖上彈了一下:「現在可太有難度了,早就跟你說過吃不到的是最好的,現在你都讓人給吃干抹凈了,你的阿梓哥哥對你什麼樣子沒看過?還有什麼驚艷的」

「幫幫忙啦,姐姐你一定可以的……」

「不幫……」

口中雖然對妹妹不能守身如玉的行為表示了惋惜和批評,但到頭來,兩姐妹還是花了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搭配了一套漂亮的打扮,目的是為了讓某個已經把妹妹給吃干抹凈的男人看見妹妹時仍舊能感到驚艷。

那種事情都做了,還能驚艷才怪了……

不免在某段心緒的空隙間小小的腹誹一下,隨後,又糾結於自己變得小家子氣了,最近一段時間,感覺上……很介意。

若真是心懷坦蕩,本該跟妹妹一塊去接藍梓的。若是妹妹跟藍梓真要跟家裡人坦白關係,有自己作為支持者在的話,情況會好很多。四叔四嬸那邊,妹妹沒辦法說重話,對方再刻薄也只能聽著,自己就能跟他們吼出來,翻了臉也沒關係,對方頂多也只能說自己沒大沒小,然後跟老爸老媽告狀一番。

真是不夠朋友……

她在心中對自己小小地嘲笑一番,第二天早上便出了門,還得打電話給田敬與許莉枼,讓同樣放暑假的他們過來一起逛街。想起藍梓,心情複雜,隱隱有些痛。但目前也只能這樣,時間會沖淡一切的,只能交給時間,除此之外無法可想。嘿,反正你很厲害的,應該能應付這些小事吧,比起你經歷過的其它事情,這些又能算得了什麼呢?何況芥末也對你那麼有信心……我……

我可不是在幸災樂禍哦……

其實當然也沒什麼幸災樂禍的想法,可如果就這樣跟著芥末去接人,見了面之後她也覺得有些無法打招呼,感覺自己不可能自然,她心中甚至有點期待妹妹跟藍梓回去之後正好遇上四叔四嬸,要是四叔四嬸會直接說刻薄話就好了——雖然想想也不太可能——自己回去的時候就能幫他們說話,然後……就能很大方地打招呼了……這心理真是陰暗。

上午陽光明媚,她坐在街邊咀嚼著自己灰暗的情緒,隨後田敬與許莉枼也趕過來了。高中的三人組此時已經各奔東西,許莉枼已經不再主動接觸異能界的事情,但田敬還依然保持著熱情,據說也聯繫上了某個小型的進化者組織,為了很光明很偉大的理想奮鬥什麼的——這種事情聽起來像是加入了邪教,但實際上以田敬的性格,估計也就是一幫想要維護世界和平,主持社會正義的熱血人士的小集合,跟三人以前的理念差不多。

三人暑假回來也已經聚過好多次,這次集合沒什麼目的性。郭瑩跟許莉枼到超市逛逛,田敬則背著個電腦包在後面走,偶爾插一句話,聊一些有關進化者的見聞,若是在某些地方坐下休息,他便打開手提電腦接收一些訊息什麼的,這兩天似乎有些重要的事情讓他來了興趣,前幾天還打電話問郭瑩認不認識什麼消息靈通一點的人士,有沒有這方面的渠道,郭瑩知道「世界的側面」,知道方清逸,但她沒告訴他。因為聽起來這傢伙沒有遇上什麼難題,只是聽到了某些八卦而已。

「小敬子你很差勁哦,跟著兩個大美女逛街,你只顧陪你的電腦,你最近電腦上癮啦?」

接近中午時分,三人坐在一家飲料店喝東西,許莉枼喝著果汁,表情不爽地看著對面在電腦上敲敲打打的田敬——實際上倒也沒這麼不爽啦,不過她看得出來郭瑩的心情似乎不好,於是只能拿田敬來活躍一下氣氛。

「嘖……大事件啊……可以被原諒的,嘖……嘖嘖……」田敬吐出一口氣,驚嘆了好幾聲,隨後點了點電腦屏幕,「我這幾天都在查,終於拿到資料了,半個月以前的事情,上面封鎖得真嚴……」

「嚴又不是一天兩天了……」郭瑩吮著吸管,無聊地望著路邊的行人。

「不過這真的是大事啊,我這邊剛剛得到的消息,半個月以前,新賀縣、信城,真理之門跟界碑全面火拚,這個叫新賀的地方最誇張,幾個工廠都打沒了,火災、爆炸……天哪……聽說方少白也出手了,直接交手伊米爾……這幾張照片好模糊……新賀,到底是什麼小地方呢,都沒聽說過……」

「哪裡?」郭瑩皺了皺眉,回過頭來。

「新賀,是個縣。」田敬抬起頭,「你聽說過?」

「什……什麼時候?」郭瑩頓了頓。

「八月二號晚上。」

「……」

注意到郭瑩神情不對,田敬以為她知道些什麼,兩人對望了片刻,郭瑩終於搖了搖頭,目光望向一邊:「……哦。」

「呃……」見她不再表態,田敬搖了搖頭,繼續看資料,這時候許莉枼已經感興趣地靠了過來,兩人圍著電腦指指點點,郭瑩發了一會兒呆,無言地將目光望向了天空。

名字她的確聽說過,時間也確實對得上,八月初的那幾天,藍梓……豈不就是身在新賀么……

又去參加到那麼危險的戰鬥中去了么?

妹妹沒什麼事情瞞自己,藍梓這些天的行蹤,妹妹知道,她便也知道。新賀之後,他與那個謝珊瑚轉回了信城,這時候過了一個多星期了,才說要來蒲江——先前以為他只是在信城玩,現在想來卻未必單純,為什麼大戰之後會在信城呆那麼久,是作為戰鬥力去信城守衛,還是因為……受了傷?

原本叫上田敬與許莉枼出來,是為了暫時忘記這些事,卻想不到即便不去想,有關他事情還是這樣子被推到了面前,逃都逃不掉的感覺。

隨後的一路閑逛的路上,田敬與許莉枼興緻勃勃地議論著這一場被分在兩地的大戰,她心中不想聽與忍不住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情緒混成一團,面無表情地聽他們談論。

信城那邊情況倒還好,準備充分,新賀的戰鬥從一開始力量就不均衡,界碑一方僅有第三組倉促趕到,在眾多真理之門boss的陰影下被打得極慘,損失據說也非常嚴重,死傷過半,辛牧陽後來也身受重傷,不過這一撥人最後還是撐到了第一劫的爆發,方少白與古地明覺殺過來,將對方壓退。

這一仗在整體上來說很難說誰勝誰負,真理之門出動的陣容前所未有,但界碑與其他人一開始就處於劣勢……但整體上的事情沒什麼意義,界碑的主力戰鬥組沒有庸手,他雖然那樣子幹掉了賀東臨,但是個小組中最出名的就是四名組長,他的戰鬥力再強,恐怕也比不過辛牧陽,辛牧陽都重傷了,他……肯定也打得很辛苦吧……

她一路聽著田敬與許莉枼敘說戰情,試圖從當中分辨出屬於那人的痕迹來,但這樣的大戰,田敬拿到的又是並不完善的資料,自然不會有各個戰局的細化情報。再者,這一次戰鬥對於他們來說幾乎是全明星陣容,但即便是辛牧陽這種人的光芒,最後都被方少白與伊米爾的那三十七秒所掩蓋,一路之上,她聽得思緒雜陳,手指將衣角捏皺了也渾然不覺。

他到底是第三組的人還是適逢其會,會不會是受了重傷而去到信城療傷,為什麼一開始說了過段時間才來見家長,結果忽然又改了主意……這些事情想起來了,便有些不可收拾,有些問題更是越想越可疑,如果說他受了重傷,或者出了什麼事情,才忽然打算過來見芥末,那會不會就意味著……意味著……

她沒辦法具體去想這些,但無論如何去想,得到的似乎都是不夠好的結果。告訴自己這想法真是太狗血了,可真到了五級六級進化者的層次,交手起來殘酷得一塌糊塗,而他也正是處於那個層次的人,若真是……若真是出了這樣那樣的事情,自己卻還在這裡為了心裡的一點點彆扭而不願意回家見他的話……

無論如何,自己也算是他的……朋友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