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也都是對於今天的事,期待不已!

這不,今天一大早,御劍學院中的校場,早就人山人海的圍著,後面還有無數人蜂擁而來,擠不進校場里的,紛紛三三兩兩的站在一起閑聊著。

等待著約戰的開始。 旭日東升,雄雞報曉時分。

決戰龍騰 唐成天在一大幫狗腿子的簇擁下,牛氣哄哄的步入校場眾人的眼帘。

剛一靠近人群,身邊的狗腿子自發向前開路:

「都一邊去,沒見到唐少來了嗎,有沒有一點眼力勁。」

經過一番推搡,唐成天在狗腿子的護送下,傲氣凌人的步入了校場之中。

隨後,校場旁邊的一個觀禮台上,公孫院長帶著學院中的長老團以及熊戰,款款入座。

唐成天見狀,將身邊的跟班全都趕走,獨自一人握著長劍,佇立在校場中央。

偷心蜜戰:老公輕點愛 今天這個日子對於唐成文來說,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日子。

因為,今天這一戰關乎到他在學院中的名望,而且,這個關乎到以後他在這一屆新入門弟子中的威望,以及唐家在御劍學院中的威望。

所以,他今天無論從那一方面來說,都要做到至善至美,讓所有人都懼怕他。

他要讓全御劍學院的人都知道唐成天就是他,唐家不容許他人觸怒。

過了許久之後,已經到了日晒三竿的時候,莫宇辰還沒有出現在校場中。

唐成天心中開始有些焦急了,不會是莫宇辰那個小子臨陣退縮,不敢赴戰了吧?

這樣的話,他就算是贏了,也只是浪得虛名而已,實在不符合他心目中的預期要求。

他可是要當著全院的面,廢掉莫宇辰的雙手,折磨到他跪在自己面前磕頭認錯的啊。

時間還在一點一點流逝,這時候,不只是校場中的唐成天焦急。

就連是校場外的所有人都開始著急了,都在不斷的議論著莫宇辰到底會不會如期而至。

然而,此時觀禮台上的公孫院長臉上卻從一開始的多雲轉晴,漸漸有心思開始跟身邊的眾人們開起了玩笑。

心中也是老懷大慰啊,想著,這宇辰侄兒說到底還是聽自己的話。

估計,整個觀禮台也就唯獨熊戰,坐立不安的往校場外望去,想看看莫宇辰到底來了沒有。

隨著頭頂太陽越發毒辣,觀戰的人群情緒也越來越大,耐心也都徹底的磨稀碎了:

「散了吧,那莫宇辰肯定不會來的,別等了!」

「是啊,虧我對他抱著很大的期望呢,而且卻連露個面都不敢,真把我們新入門弟子的臉丟盡了!」

「呸,縮頭烏龜,以後別讓我遇見他,見他一次罵一次。」

……

然而,就在人群都準備散去的時候,不知道誰喊了一句:「莫宇辰來了。」

所有人頓時全都止住了腳步,向同一個方向望去。

只見莫宇辰一手握著劍,一手扛著一個大麻袋,往校場走來。

觀禮台上,熊戰站起身,兩手握拳高舉,扯著雄厚的嗓音,不斷的叫好。

而公孫弘這一刻,臉上的笑容卻凝固了,他萬萬沒想到,本來一場風波即將過去,這莫宇辰居然還在最後的關頭趕到。

這讓他已經放下的心,再次高高掛起,盯著一臉興奮的熊戰,恨不得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莫宇辰靠近校場,周圍的人群自覺的散出一條道來,讓他進入場中。

他在幾萬雙目光的注視下,穩步走上了校場中。

「很好,沒讓我失望,總算來了。」唐成天得意洋洋的大聲說道。

莫宇辰冷笑一聲,對他嘲諷道:「抱歉,去給你買元寶蠟燭耽擱了許久!」

隨後,莫宇辰將手中的大麻袋高高拋起,繼而神劍出鞘,發出一道劍氣,將高空中的麻袋擊碎。

頓時,漫天的紙錢飄揚,揮揮洒洒,好不詭異!

「窮家富路,讓你一路好走!」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莫宇辰毫不留情的嘲諷著唐成天。

此時,躲在人群中的雪涵公主見到此情此景,大驚失色,不由得暗自想道:

笨蛋,你逞強來就來,為什麼還要這麼去激怒唐成天,這下可倒好,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莫宇辰的做法,不僅雪涵公主這麼認為,就連在場的所有人,都認為莫宇辰今天肯定必死無疑。

恐怕之前唐成天說,只廢掉他的雙手那些話,也要食言了。

果然,唐成天見到莫宇辰這麼狂妄囂張,怒得兩眼泛紅:「雜碎,今天要是不將你碎屍萬段,我唐成天就是狗娘養的。」

「廢話完了快動手!」莫宇辰面色平靜的看著唐成文說道。

「急著去死,老子成全你。」唐成天手中的長劍出鞘,平指著莫宇辰。

而莫宇辰見狀,不敢大意,立即提起精神,仗劍以靜制動,以不變應對萬變。

「死!」唐成天怒吼一聲,腳下一跺,朝莫宇辰疾馳而來,五尺青峰帶著霸道無比的殺氣,劈向莫宇辰腦袋。

莫宇辰暗叫一聲來得好,手腕一翻,經脈中的靈氣澎湃洶湧,順著右手灌注到神劍中。

緊接著他劍尖向上刺,不管唐成天那劈向自己腦袋的長劍,神劍刺向他的喉嚨。

莫宇辰突如其來的這一招,將觀戰的所有人嚇住了。

沒有人能想得到,他居然是這一種打法,感情來應戰是抱著與唐成天同歸於經的想法。

神劍帶著決絕的氣勢,幾乎與劈向他腦袋的長劍貼刃而過。

公孫院長終於坐不住了,迅速的站了起來,緊緊的捏著拳頭,滿臉急怒。

這莫宇辰可不是普通的學生,而是他老兄弟的獨苗,要是出事了,那他怎麼對得起遠在中天王國的莫淵,所以,他這個時候,實在沒辦法鎮靜下來。

反觀熊戰,這個時候居然還穩如泰山的坐在位子上,臉上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切。

完全不顧此時莫宇辰危在旦夕的處境,反而給人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

「坐下坐下,不用急!」熊戰拉著公孫弘的手,平靜的說道:「你以為誰都像老子的弟子那般有種嗎?」

熊戰話剛說完,唐成天就好像是在配合他一般,忍不住收劍避讓莫宇辰這同歸於盡的一擊。

同時,心中也暗罵莫宇辰不要臉,賤命一條也妄想與他同歸於盡。

莫宇辰臉上透露出一絲嘲諷的味道,他明白,像唐成天這樣養尊處優,自大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敢跟他以命換命的。

再者,這唐成天的修為比莫宇辰高,他還沒傻到同歸於盡那種程度。

鏘!

兩柄長劍第一次交擊在一起。

莫宇辰仗著煉體的優勢,出其不意的讓唐成天吃了一個暗虧。

震得他手掌微麻,倒退了半步。

出現這樣的結果,叫觀戰的所有人腦子一空。 所有人都知道,莫宇辰靈力修為要比唐成天低六個階位。

在正常的邏輯下,莫宇辰在這一招下,必然立刻敗落。

可是沒想到,他不僅沒有敗落,反而更勝一籌,逼退唐成天半步。

對於這樣的結果,唐成天不由得臉上一紅,羞愧難當,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莫宇辰面前就像個孩童一般,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這也是莫宇辰太祖聖龍決的功勞。

一切都在莫宇辰的預測之內,不等唐成天蓄力,他劍隨心走,神劍在手中不斷轉動。

憑藉著高絕的劍術,一劍接著一劍,猶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半點喘氣的機會都不給唐成天。

「雜碎,休得猖狂!」唐成天被莫宇辰玩得團團轉,終於承受不住,與莫宇辰硬拼了一記。

接著反震的力量,急劇後退,拉開與莫宇辰之間的距離。

僅僅只在片刻之間,唐成文已經吃了莫宇辰兩個虧。

讓觀戰的眾人意外連連,不斷叫好,特別是人群中的雪涵公主,激動得兩隻小手都拍紅了。

在她的帶動之下,所有新入門弟子也跟著她的節奏叫好,著實讓莫宇辰在剎那間失神那麼一小會。

然而,戰場上瞬息萬變,別說失神了這麼一小會,就算是一個動作遲疑了一下,都可能招來致命的攻擊,更別說唐成天高莫宇辰那麼多階位了。

就在這個時候,唐成天抓住機會,催動身上渾厚的靈氣,手中的長劍向莫宇辰心口刺來。

他已經有些受不了了,本來是打算要廢掉莫宇辰,好好踩著他的頭來揚威的。

沒想到,現在卻反而讓莫宇辰壓著打。

更可恨的是,那些新生居然都在替莫宇辰吶喊助威,這讓他怎麼能承受得了呢。

不得不說,唐成天這個機會把握得非常之准,趁著莫宇辰失神,來不及應對的時候,就恰恰是他攻擊的最佳機會。

但是,莫宇辰回過神后,見到唐成天突如其來的殺招卻不屑的一笑。

「游龍!」莫宇辰淡淡吐出兩個字。

手中的神劍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響,纏住唐成天突如其來的殺招,而在此時,莫宇辰身上的氣息也暴露在大家的目光之下。

公孫弘與熊戰兩人齊刷刷的戰起身,獃滯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游龍!天武境!」兩人各自說出一個詞,宛如見到鬼一般。

公孫弘震驚的是莫宇辰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天武境。

而熊戰不可思議的是,他傳與莫宇辰的游龍還不到一天時間名。

唐成天暗叫一聲不好,慌慌張張的變招,由進攻變為防守。

嘭!

莫宇辰手中的神劍轟在對方手中的長劍之上。

巨大的衝擊力,讓唐成天手中的虎口在剎那之間崩裂,血流不止,握著長劍的手也顫抖了起來。

趁他病要他命。

少年一招擊中,身上的靈氣順著神劍迸發出來,狂暴的靈氣在那一瞬間,對著唐成天手中的長劍轟擊了上百劍。

本來唐成天虎口已經裂開,已經是強弓弩末了,現在再加上莫宇辰的乘勝追擊,無論是他的人還是手中的劍,在這個時候終於承受不住。

鏘!

長劍應聲而斷。

唐成天也倒退了將近二十步之遠。

閣老繼妹不好當 他這時臉上的面色極為蒼白,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如此強勢,連自己手中的劍都被他綳斷了。

面對手提利器的少年,赤手空拳的他絕對必死無疑。

可是,莫宇辰卻在絕對的優勢下,將劍鞘深深的插入地中。

而右手瀟洒的挽了一個劍花,朗聲說道:「別說我莫宇辰欺負你手無寸鐵!」

話音剛落,手中的神劍順著他的手臂揮出,射進扎在地上的劍鞘中。

「自尋死路!」唐成天惱羞成怒的吼道。

忍住手中與心中的痛苦,握拳沖向莫宇辰。

剛剛他面對手中持有利器的少年,還在思考著怎麼逃走比較體面。

現在莫宇辰一樣赤手空拳,他唐成為難道還會懼怕嗎?答案是否定的!

然而,就在莫宇辰放棄武器,準備空手對決的時候,觀戰的所有人無不感到惋惜,一片嘩然!

公孫弘更是恨鐵不成鋼的猛捶桌子,破口大罵莫宇辰傲慢託大,有點小成績就尾巴翹上天!

「你就好好看吧!不要總是唧唧歪歪個不停!」熊戰聽見公孫弘罵自己的弟子,當下就不樂意了,立馬開口怒斥。

他與莫宇辰朝夕相處過才知道,次子的體質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而御劍學院的弟子,說白了,功夫都在劍上,沒有了劍,就等於失去爪牙的老虎,不值得一提。

兩人赤手空拳對搏,反而對莫宇辰更有利一點。

這不,莫宇辰看到唐成天衝過來,連防禦都懶得防禦,非常暴力的以拳換拳。

然而,這時羞怒上腦的唐成天哪裡看得起莫宇辰,拳頭也不管不顧的對著少年腦門砸去。

莫宇辰左掌向前探出,死死的捏住唐成天的拳頭,側身提膝,狠狠的撞在他的小腹上。

頓時,劇烈的疼痛讓唐成天嘴巴大大張開,臉上呈現出急劇痛苦之色,身子也弓成一顆蝦米般的樣子。

莫宇辰的目的非常明顯,那就是要唐成天想投降認輸的話都說不出來。

今天他要利用唐成天給自己造勢的機會,打出漂亮的一戰,徹底的廢掉唐成天,為自己在拜月帝國奠定一絲立足的聲望。

莫宇辰捏住唐成天的拳頭依舊沒有放手,一拳接著一拳,打得他口吐鮮血,想要凝聚靈氣也凝聚不了。

每一次想要開口喊認輸的話,剛到喉嚨處就被莫宇辰一拳打得喊不出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