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也許一些心志較弱者,今天的一幕將會成為永遠的夢魅,修為難以再有半點進步,甚至會有人最終心志瘋巔,修為散掉。

這些後果,已經不是方昊天所能想象,也無需想象。

如果不一舉將這億計的血魔滅殺,元武郡將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慘遭血魔毒手。

這麼多血魔一旦分佈各地,想全部滅殺幾乎是不大可能,總會有漏網之魚。

以後的年月里,每隔一定的時間估計就會出現一些修鍊強大的血魔為禍。

反正此時此刻,站在元武門門主殿之頂的方昊天,看著封魔殿那邊仍然不斷升起的血霧,他沒有半點後悔剛才的無情屠殺。

封魔境消失了,血魔也不會存在。

關白死了,在元武門中所有的惡魔都死了,那些被魔化的人也死了。

護門大陣中的方昊天,正如房慶輪所說的那就是神,洞察一切,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

滅殺血魔和滅殺關白等已經浮現水面的惡魔后,方昊天開始清理混在元武門弟子當中試圖混雜過去的魔化之人,他一一都擰出來,一個也沒有錯,直接滅殺。

元武門,重獲新生,重歸清明。

然而方昊天沒有後悔但也沒有半點喜色。

經此劫難,元武門絕對是元氣大損,整體實力可以說倒退一半有餘。

若不是還有他坐鎮,以元武門現在的實力,已經比不上天龍宗,比不上十大家族,甚至連萬劍門也都比不上了。

以元武門現在的情況來說,第一宗門實則名存實亡,已經沒有這份能力。

但方昊天相信這只是短暫的。

他看向房慶輪和平長老,說道:"你們對門中弟子自是有所了解。幫我挑選五百名人品與天資皆是上選的弟子,明天一早到門主殿見我。"

方昊天並不在意門主之位,更不留戀。

但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必須要以門主的身份行事,此時說話便是以門主的口吻。

"是,門主。我們現在就去挑選,明天一早就帶他們去見門主,一個不少。"

房慶輪和平長老同聲應諾。

兩者不管是神情還是聲音都透著對方昊天的恭敬,隱約中還有些許的畏懼。

方昊天之威,已經深烙入他們的靈魂。

當時方昊天滅殺億計的血魔,他們目睹之下,以他們的修為都感到神魂震顫。

在他們的心目中,就算不藉助護門大陣的方昊天同樣如同神靈。

更何況他們現在也已經知道方昊天已經是天人強者,確實是無敵的存在。

對這樣的強者當門主,兩人心服口服,不會有半點異念。

平長老本身就是忠於元武門,大公無私之人。

但此時的房慶輪也是已經脫胎換骨,當他心存人族大義不惜與魔對抗的那一刻起,其實他已經不再是原來那個心胸狹窄自私自利的房慶輪了。

嗖嗖!

房慶輪和平長老同時飛掠離開。

方昊天轉身看向青衣四衛,"以後你們就是我元武門的太上長老。"

青衣四衛一聽臉色劇變,青甲急道:"主人,我們不想當太上長老,我們想繼續跟在主人的身邊。"

方昊天一聽就啞然失笑,道:"我讓你們當太上長老又不是將你們永遠留在元武門,不用緊張。你們成為太上長老的事我會讓人傳出去,讓人知道元武門不但有我,同時還有四名元陽境九重巔峰的太上長老。這樣一來,哪天就算我們離開了,其他的宗門也以為你們四人還在元武門而不敢造次。就算以後其他宗門終於得知你們也不在,但相信已經很久以後,到時這一次的五百人應該會有一部份的人成長起來,足可擔起我門重任。"

青衣四衛鬆了口氣。然後青甲嘆聲道:"主人為了元武門,可謂是盡心儘力了。如果這五百人到時無人扣當大任,也只能怪他們自已不爭氣。"

"嗯。"

方昊天輕輕點頭:"盡人事吧!我總不能在元武郡等他們有人真正成長足可擔大任才離開,我們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但我相信房慶輪和平長老的目光。我門現在雖然元氣大傷,但弟子仍然眾多,從中挑選五百人應該都是上上之選,然後他們當中再過了我這一關的人,我相信他們能快速成長,擔當大任。"

青衣四衛輕輕點頭。

方昊天突然朝元武門之外飛射而去:"我不甘心,我再找找,說不定姬容有辦法藏匿在山脈某隱秘之處連我的感應力都感應不出來……"

青衣四衛也趕緊散開,從不同的方向掠出元武門。

方昊天和青衣四衛在元武山脈中不斷搜查,晚上也沒有停止,將元武山脈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翻了幾遍。

但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結果,方昊天失望了!

元武山脈中並沒有智王姬容和楚先河的影子。顯然兩者在方昊天滅殺血魔之時,甚至更早一點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元武山脈。

這讓方昊天很後悔。

天剛亮之時,方昊天站在了容雁冰的修鍊洞府之中。

在這裡,他仍能感應到楚先河些許殘留的氣息,同時也有姬容的氣息。

"我昨天不應該急著動手,我應該先找到姬容救出二哥才對。"

方昊天蹲了下來,雙手捂臉,內心懊悔。

二哥就在近尺之距,但他一時大意而與二哥失之交臂,錯失救二哥的機會,他懊悔難當。

如果楚先河有什麼三長兩短,最終有無可挽救的後果,絕對會讓方昊天自責一輩子。

嗖嗖嗖……!

青衣四衛飛射而進,見方昊天如此,四人都遠遠停下,搖頭嘆息,臉有憂色。

好一會,方昊天長長的嘆了口氣站起來,道:"我沒事,你們不需要擔心我。智王和我二哥走的再遠都還是在元武郡,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他,等門裡的事安排妥當后就去找他!"

方昊天帶著青衣四衛離開,迴轉元武門。

等他們回到門主殿時,房慶輪和平長老已經帶著那五百名弟子在候著了。

五百名弟子,年紀全在十五以上二十歲以下,但已經有十六人已經突破到了元陽境。

未滿二十歲就到元陽境,很明顯那十六人無一不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當然,其餘的人經過了房慶輪和平長老的挑選,每一個也都是天才,其中有幾個剛滿十五歲的小傢伙更是得到了房慶輪和平長老暗中傳話給方昊天,重點推薦。

方昊天記在心裡。

但是不是天才,方昊天也自有他的辦法去挑。

他讓五百弟子全部坐下,都閉上眼睛,然後讓他們放鬆,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得反抗。

五百弟子不知道方昊天要幹什麼,房慶輪和平長老也不明白,但都不敢問,也不用問,反正方昊天是不會傷害他們。

現在元武門誰不信服方昊天?

嗡!

一會,五百弟子都感到腦海一震,然後一個個臉色變得精彩起來。

房慶輪和平長老看著感到奇怪,難道方昊天已經將無上武學傳給五百弟子了?

真相自然不是,面是五百弟子現在都在接受著方昊天的考驗。

方昊天的考驗就是施展幻魂術讓他們陷入幻境,以此來進一步考驗五百弟子的心性。

其實對方昊天個人來說,他最看重的反而不是這些弟子的天賦,最看重的是人品心性。

如果人品心性不行,再好的天賦也沒有用。

但人品心性這東西有時是很難看出來的。

世上不是有一種人叫偽君子嗎?

高明的偽君子往往連自已朝夕相處,甚至是同床共枕的人都看不出來。

這種人,只有面臨大利益或是生死存亡之際才會露相,表現出卑劣的一面。

方昊天很有自信,在他的幻魂術之下,這五百弟子自會有人將卑劣的一面表現出來。

當然,五百人都過關更好,但方昊天覺得不大可能。

方昊天靜等著。

青衣四衛對方昊天做什麼都不會奇怪,自然也能神色坦然的在一旁靜候。

但房慶輪和平長老不知道方昊天在幹什麼,見他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不免內心犯猜。

"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難道真的已經傳了武學,現在讓這五百名弟子自行領悟然後再從中判斷最有天賦之人?"

房慶輪和平長老能想到方昊天對這五百名弟子自然還會進行考驗,但想不到是什麼樣的考驗。

他們只想著方昊天現在可能是在考驗他們的天賦,沒想到方昊天考驗的卻是這五百人的人品心性。

五百人中的幻魂術是一樣的,經歷的也都是一樣。

他們的經歷是在生死關頭面臨同樣的抉擇:"是捨棄父母的性命,然後投靠惡魔保全自已。還是為了保護父母不惜與惡魔同歸於盡。"

對惡魔,方昊天是深惡痛絕的。

他的經歷也讓他對投靠惡魔很反感,所以他的考驗也是主要針對這方面。

雖然這個抉擇是很難人所難,但無疑也是最考驗人心之法。

一個為了保全自已不惜投魔並捨棄自已父母的人,如此人品,哪怕他平時表現的有多好都不會被方昊天所用,絕不傳授更高明的武學。 黑狐緊緊抱著楚柏穗,海風不小,但是黑狐的聲音卻足以飄進楚柏穗的耳朵里。

說實話楚柏穗很想懟回去,卻覺得渾身都像是被人抽走了肋骨一般,軟的一塌糊塗,只能由著黑狐抱著她跑。

突如其來的刺痛也提醒著她腦袋上好像受傷了,不知道是海水,還是傷口破了,總之有股冰涼的液體正順著臉頰滑落。

「穗兒,你先別睡,你不是想離開這裡嗎?你要是敢睡,我就把你扔海里餵魚。」

黑狐的話一如他的行事作風,強勢而霸*道。

在楚柏穗徹底失去意識前,只覺得黑狐抱著她跑的速度更快,雖然傳達給她的是錐心的疼痛感,卻也讓她感知到了這個男人此刻的用心。

話說黑狐沒有將楚柏穗抱去她的卧室,而是直接送到了一架直升機上。

有那麼一瞬間,黑狐覺得生活就像是一部狗血的偶像劇,只因他感受到了戀愛時的悸動。

人彷彿總是在經歷過失去后的惆悵,才能徹底地領悟到擁有時的快樂。正如此刻的楚銀南,他多麼希望秦菲能夠出現在自己眼前。

話說秦菲被他軟禁起來的那段時間,雖然跟她接觸的不多,卻可以透過監控視頻看到她的一舉一動。

從秦菲想方設法地將別墅內的傭人支開,到咬牙跳下二樓崴傷腳踝……從視死如歸般地跟他硬碰硬,再到使用苦肉計乞求去戶外散步……不管是哪一面,他楚銀南都無條件地喜歡著那個沒心沒肺的女人。

只可惜即便是他將東方豪宇和龍鳳胎綁來,也終究沒有等到秦菲,那個小妮子果然是鐵石心腸。

似乎是捕捉到了楚銀南眼底的不舍,所以黑狐壯著膽子開口問道:「少爺,您臉上的傷需要處理一下,否則會感染的。」

「閉嘴,別打擾老子閉目養神!」

楚銀南猛然間回神,然後閉上了眼睛,身形慵懶地倚靠在座位上,顯然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架勢。

黑狐氣得咬牙切齒,卻也不敢再說什麼。轉而去找他的奶娘,來幫楚柏穗換身衣服。

另幾個黑衣保鏢面面相覷后,多少有些同情黑狐,不過也沒敢製造出什麼動靜。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他家這個陰晴不定的老闆,只有在秦菲面前才會表現出他具有人性化的一面,而對他們除了刻薄就是殘忍。

尤其他現在這副欲—求—不—滿的模樣,還是少招惹的好。

閉上眼睛的楚銀南,腦海中突兀地呈現出東方王子那倔強以及嗔怒的小眼神。

這母子倆還真是同仇敵愾,視他如豺狼虎豹一般!

其實他今晚險些就把東方王子給帶走了。

然而T國那邊內鬥的厲害,他跟M國那邊的交易又出了點狀況,各個仇家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毫無疑問他楚銀南但凡有點風吹草動,想必秦菲的兒子都會成為眾矢之的,更會成為敵人對付他最鋒利的武器。

他不可能那麼自私,更加不捨得讓一個小孩子跟著他回去冒險。

這絕對是一場不該發生的愛情,是不可能得到大家認可的情感,更是有著前景莫測的未來。

但是,他楚銀南卻又愛的那麼貪婪,那麼難以自拔。

抬頭看著一架私人飛機漸行漸遠,秦菲才收回視線,沒有料想中的輕鬆,卻莫名多了幾分惦念。

說不清這樣的惦念是來源於遠去的楚銀南,還是因為即將閃婚的東方豪宇。

經歷了楚銀南的軟禁,秦菲內心開始產生了猶豫,還伴有一絲焦慮與不安。

她發現楚銀南已經悄無聲息地闖入她的生活,大有一種揮之不去,驅之不散的磅礴氣勢,甚至對未來隱約有種不安。

冥冥之中感覺,將會發生一件讓她無法承受的大事件。或許對她,對東方玉卿都可能是一場災難,而且還會有其他的人被捲入到這場無妄之災中。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東方豪宇和孩子們能夠安然無恙,那就是不幸中的萬幸。

當然秦菲的這種擔心絕非是杞人憂天,因為此刻享有盛譽的HongKong正在上演著一場令人匪夷所思的世紀婚禮發布會。

發布會現場唐可馨盛裝出席,她身穿一襲白色一字肩蕾絲長裙,高貴優雅地挽著東方豪宇的手腕,女神范十足。

幾乎是東方豪宇和唐可馨出現的瞬間,閃光燈便不斷閃爍著,不管從哪個角度拍攝都無疑是最養眼的一對璧人。

入座后,東方豪宇莞爾,主持人宣布發布會正式開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