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也正是因為他們三人互相都有這種種的顧慮,所以他們三人才都沒有明說千落的身份。而在聽完空老的話之後,與千落相對的閻老雙眼微眯,而隨後閻老對著霍老點了點頭之後,閻老和霍老兩人的身影便消失了。

而就在他們兩人的身影都消失的剎那,千落的那一雙美目微瞪,感受到周圍的變化,而就在這個時候,無盡的火焰之力從千落的周身爆發,將千落籠罩在了其中,那恐怖的火焰猶如一個氣泡一般,將千落困在了中間。

而隨後霍老以及閻老的身影都出現在了那個被火焰包圍的火焰囚牢之內,「斬!」那巨大的刀芒劈斬而下,「嘎!」而同時一隻巨大火鳥沖向了千落,那火鳥嘴中噴出了炙熱的火焰之力!

而千落雙手擋在前面,一層冰晶擋住了那噴過來的火焰,「砰!」而隨後那道刀芒劈斬在了那冰層之上,頓時冰層破碎,而火鳥噴出的火焰之力便撲向了千落。雖然千落連忙的便就推開了,可是那火焰還是將千落的一小撮頭髮給燒著了。

那火焰囚牢之內溫度越來越高,炙熱的溫度,讓千落感覺到了心慌,這種心慌的感覺,千落以前還重來都沒有體驗過,這種心慌的感覺讓千落有一些不知所措和不適應!而隨後千落的劍指點出,頓時一道寒冰之力從千落的手指刺向了那火鳥。

「喝!」而就在這個時候霍老一刀劈斬而下,那恐怖的刀芒與那寒冰之力衝撞在了一起,頓時火焰之力崩潰,寒冰之力消散。而在一擊未中之後,千落化身為冰箭,那冰箭「嗖!」的一聲便向著那火焰囚牢的上方射去。那恐怖的寒冰之力彙集在千落的周身,那恐怖的一箭瞬間便射穿了那火焰囚牢。

而就在那千落穿破那火焰囚牢的剎那,頓時火焰囚牢破碎,而而同時閻老噴出了一口鮮血,其身影也從空間向下掉落而去。而就在千落破去你火焰囚牢之時,那巨大的火鳥張開了巨嘴,一下子便將千落吞入打了腹中。

那火鳥本就是有天地間的火焰之力彙集而成,雖然化為鳥體,可是它的本體卻依然是火焰法則!而在那火鳥將千落吞入腹中之後,在外界依然能夠看到那火鳥體內的千落。而千落在被那火鳥吞入腹中的剎那,那火鳥體內的炙熱的火焰之力便不斷地轟向了千落!

那一道道火焰法則猶如一條條鎖鏈一般纏繞在了千落的身上,而那炙熱的火焰之力不斷地試圖摧毀千落!而就在被這火焰法則之力侵蝕的剎那,千落便啟動了冰魄的護身手段,頓時寒冰之力從千落的體內爆發,而幾乎瞬間千落便自我的冰封在了那霍老的體內。

「嘎!嘎!嘎!」那冰冷的寒意在火鳥的體內與那火焰之力不行的衝撞著,使得那火鳥不停的拍打羽翼,嘶鳴吼叫。千落的寒冰之力已經觸及奧義的地步!雖然還沒有完全的踏入奧義的程度,可是卻也要比法則之力強大的多!頓時那恐怖的寒冰之力從冰封的千落的身上爆發,那強大的寒冰之力直接的衝破了火鳥的身軀,那火鳥在一陣嘶鳴聲之中,被寒冰之力撕成了粉碎。

而就在火鳥泯滅的一剎那,霍老也同樣的噴出了一口鮮血,剛剛那一戰千落以一敵二,將霍老和閻老兩人擊敗,而受到了衝擊的閻老和霍老兩人身上的氣息都微弱了許多,臉色也有一些泛白。而就在閻老和霍老都敗下陣來之後,那冰封著千落的巨大的冰柱,也在火鳥爆裂的一瞬間墜落了下來。

「轟!」那冰封著千落的巨大的冰柱猛然的砸落在冰面之上,頓時整個冰面都炸裂了一道道裂紋,「咔!咔!咔!」那冰封著千落的冰柱裂開了一道道裂縫,「轟!」而隨後冰封著千落的冰柱碎裂成了一塊塊小小的冰塊猛然的散開,灑落了一地。

而在破冰而出之後,千落緩緩地睜開了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只不過那一雙眼睛里並沒有溫柔,只有無盡的冰冷和寒意!而在看到千落的目光之後,霍老和閻老兩人頓時心都猛地往上一提!

「砰!」而就在這個時候,千落邁出了自己的腳步,那腳步踏在冰面上而發出了一陣陣的響聲,而就在千落的腳步踏在冰面上的剎那,那原本受到撞擊而碎裂,炸裂開的一道道裂縫瞬間便再一次的冰封了起來。

而就在千落的腳步再一次向著那霍老和閻老賣出的時候,千落突然的停下了腳步,原本千落的一舉一動都吸引著周圍眾多武者的目光,而現在千落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周圍眾多武者的心跳彷彿也在千落突然停下的那一刻,而停止了跳動一般!而隨後眾人便到了千落轉頭看向了一側,而就在這個時候千落臉上的面紗被風吹落,那張絕世容顏映入了眾人的瞳孔之中。而就在這張絕世容顏之上,露出了一個傾城傾國的微笑。 而就在千落轉頭看向另外的一個方向的時候,周圍的眾多武者們也都順著千落的目光,轉過頭望去,而就在眾人的目光之中,那遠處並沒有任何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的人影。而就在下一刻,兩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千落的身邊。這兩人正是雨辰和天羽。

其實在雨辰和天羽兩人了出了荒古空間之後,天羽便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寒意爆發了,而被雨辰聽到之後,雨辰第一念頭便想到了千落!所以雨辰便讓天羽帶著自己儘快的趕過來,而正是因為天羽的那恐怖的速度,所以片刻之間雨辰便從荒古空間來到了千落的身邊!

而在看到雨辰的身影之後,原本那個渾身都散發著寒意,足以冰封周圍萬物的千落,在這一刻竟然突然的轉變,那恐怖的寒意瞬間便從千落的身上消失不見了,而在下一刻千落便抱住了雨辰,趴在了雨辰的懷裡。感受著從雨辰身上散發的氣息。

「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自己走了呢!」千落對與錯說道。「我說過讓你等我,我就一定會回來的!」雨辰看著千落的那一張絕世的容顏認真的說道,或許以前在剛認識千落的時候,雨辰並沒有將千落當作是一個人僅僅只是把她當作是冰魄而已,可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讓雨辰覺得千落就是一個完整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不再是是什麼冰魄!

而看著抱著雨辰的千落,天羽心中也是十分的震驚,千落是冰魄的身份別人或許一眼看不出來,可是天羽卻是能夠認出來的,而正是因為認出了千落的身份,天羽才足夠吃驚的!冰魄是天地間的奇物,雖然有著自己的生命,可是卻沒有正常的情感!所以他們只能也只會親近同為冰魄的其他冰魄,根本就不會再去親近其他的任何的種族,即使是人族也同樣是如此!甚至是冰魄還會對其他種族產生反感的情緒!這也是千落除了跟雨辰相處融洽之外根本就無法融入到其他人當中去的一個主要的原因。

可是從剛剛千落對雨辰的依賴來看,千落不但沒有反感雨辰,反而似乎是將雨辰當作了另外的一個冰魄一樣來親近了!而周圍的武者們看著之前那個彷彿縱橫天下無人能敵的冰中仙女,竟然猶如一個小女孩一般擁入了一個男子的懷裡,這種反差讓他們都感覺似乎是自己的記憶出錯了!之前那個以一對二依然佔據上風的仙女不是眼前的這個女孩似的!

「他便是那個雨辰!」而就在雨辰一出現之後,之前那三名三大宗門見過雨辰的外門長老們便對空老,閻老,以及霍老說道。不過空老他們三人聽到這話之後,他們三人的目光依然沒有投放在雨辰的身上,因為他們三人的目光都被天羽所吸引了!

雖然現在天羽已經收斂了身上的氣息,可是天羽身上冒出來的那種強大的自信力絕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閻老以及霍老三人便都不約而同的來到了雨辰的面前,「你便是雨辰小友吧!老夫聽過你的名字,老夫還要感謝你事先提供的重要消息,拯救了西炎帝國的武者,讓那麼多武者免於魔氣的傷害!」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對雨辰說道,不過空老的眼神卻總是時不時的注意在了天羽的身上。

「前輩客氣了!這是晚輩應該做的!」而在看到空老的眼神總是時不時的注意到天羽的身上的時候,雨辰也彷彿沒有注意到空老的這個動作一般,並沒有對空老介紹天羽,便直接的回答道。

「不知道這位小友是?」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看著天羽對對雨辰問道。而在聽到空老的話之後,雨辰還沒有回到,天羽便一個眼神看向了空老,頓時一道光芒從天羽的眼睛之中射出,那道光芒直接的射穿了空老的身軀。

而在被這道光芒射穿的同時,那光芒之中攜帶著的巨大的力量直接的將空老轟飛了出去,而就在空老被擊退的同時,那青炎宗的武者們都紛紛上前,想要將倒退的空老攔下來!可是那股從空老身上傳來的巨大的力量將所有試圖阻止空老向後退去,觸碰到空老的人全部的撞飛了出去!直到空老在向後退了近半百丈的時候這才停了下來。

而在一個眼神就擊退了空老之後,空老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羽,而空老的臉龐也不知道是由於憋的還是氣的,臉色都有一些紫黑了。「空老(長老)、你沒事吧?」青炎宗的武者們紛紛擔憂的喊道。

「噗!」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噴出了一口鮮血,而在空老噴出這口鮮血之後,那之前有些發紅髮紫的臉色也變得蒼白無比!而在青炎宗的武者們看著空老的那個凄慘樣,頓時紛紛都對雨辰和天羽充滿了憤怒的情緒,不過在看到天羽的強大之後,青炎宗的武者們還算是冷靜,並沒有做出什麼讓他們自己後悔的事情來!

而在噴出那口鮮血之後,空老不但臉色有些發白,而且就來了氣息也都弱了許多,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推開了扶著他的那幾名武者,而隨後空老便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天羽。雖然空老不敢相信之前的那一幕是真的!自己身為青炎宗內門十大長老之一,不要說說青炎宗,就是他們三大宗門之中能夠輕易戰勝他的人,也絕對不多!可是剛剛他卻被一道眼神打敗了!

而正是剛剛的那道眼神讓空老知道了自己與天羽之間的差距!天羽剛剛要是想要殺死自己這邊所有人,或許只需要吹一口氣那麼簡單吧!而剛剛自己竟然對這種強者面前,以長輩對晚輩的身份去問天羽,也難怪天羽會發火!而以一想到這空老便冒出了一身冷汗!

「前輩,晚輩並不知道是前輩!剛剛的事情還請前輩不要放在心上!」而就在空老來到天羽的身前的時候對天羽有些恭敬的說道。這個世界上本就是以強者為尊!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強大,便可以得到別人的尊重!因為敢不尊重你的那些人都已經死了!

而對於天羽教訓空老,雨辰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天羽的事情雨辰也管不到。「此間事已了,雨辰你之前說的火神體呢?」而對於自己身前的空老,天羽並沒有理會,而是對雨辰問道,相對於這些瑣事,天羽還是更加的對火神體感興趣!這種天生的神體就連天羽也沒有真正的親眼見過!

「前輩,那火神體我已經命人請他了,現在應該還在路上,一會就回到。」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老回答道。其實天羽問雨辰,雨辰還真的回答不上來,畢竟當初龍雨和夕顏兩人被雨辰託付給三大宗門的人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閻老和霍老也來到了天羽的面前,兩人同時對天羽說道:「見過前輩,晚輩來自浮生宮(萬火門)」而對於閻老和霍老對自己的問候,天羽只是點了頭,並沒有說什麼,既然天羽什麼話都沒有說。那閻老和霍老也只要跟空老一起站在,三人互相看著對方,心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天羽雖然沒有對閻老和霍老說什麼,可是一旁的千落卻是在看到閻老和霍老的時候,身上的寒意不由地彌散出來了一些,而在感覺到千落身上的氣息之後,一旁的雨辰拍了拍千落的肩膀,而在雨辰拍了千落的肩膀之後,千落身上的那一絲寒意便再一次的消散了。

雖然當時千落和霍老以及閻老對戰的時候,雨辰並沒有在這裡,不過千落打敗他們兩個的時候,雨辰卻還是看到了!儘管雨辰不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不過雨辰卻也能夠猜到個大概!不過既然千落剛剛已經傷到他們,給他們一個教訓了之後,也就沒有必要在哪么認真了!所以雨辰這才阻止千落的!

而千落身上的寒意雖然僅僅只是彌散了片刻,可是就連雨辰都能夠感受得到,更不要說是閻老和霍老了。而就在閻老和霍老他們兩人感覺到千落身上的那一絲寒意之後,頓時他們兩人心中猛地一驚!

之前他們兩人覬覦冰魄,所以便聯手想要將千落拿下,可是他們兩人不但沒有將千落拿下,反而被千落所傷,而現在竟然有來了一個比千落更加厲害的人物!而最可怕的是他們竟然還是一夥的!這怎麼能夠不讓他們兩膽戰心驚的呢?

「前輩,兩位前輩,之前有一些誤會,實在是抱歉!還請前輩不要放在心上!」而就在這個時候,閻老和霍老兩人分別對天羽和千落道歉到。強大的武力就是尊嚴!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內門大長老們何曾像現在這般低聲下氣過?

儘管他們放低了自己的身價,不過這並不是說他們就貪生怕死了!他們依然是有著自己的尊嚴和脊骨的!若是現在天羽毫無理由的讓他們下跪叩頭,即使是他們三人的實力不如天羽,但是他們也一定會拚死一搏的!畢竟這種為人,身為武者的精神和應有的脊骨是印在每一名「真正的武者」的骨子裡的! 他們三人之所以會對天羽和千落放低身姿,一方面是因為天羽和千落兩人的實力強大,而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他們對於強者的尊重和敬畏!如果一名武者超出你一點點,那麼你僅僅只是會放在心上,但並不會覺得對方有多麼的偉大!而若是一名武者超出你一大截,讓你只有那麼一點點微弱的希望可以追上去的時候,那麼你會對這名武者產生嫉妒,厭煩的心理!哪怕是你直接不承認,可是你卻瞞不住自己的內心!但!若是一名武者已經超出你太多太多,甚至是你終生都無法望其項背的時候,他就會像神明一般,讓你心中產生一中尊敬!這樣的人哪怕是你不知道對方做過什麼驚天動地般偉大的事情,可是他在你的心中依然是一個偉人!

而天羽就是他們三人無法望其項背的人!這種尊重來源於弱者對強者的敬畏!這種敬畏是武者天生便已經融入到血液之中的!誰也無法更改的!當然這種情況也有例外,並非是所有強者都會得到人們的尊重,就如同魔一般,他們擁有強大的實力,可是卻無法得到人們的認可和尊重!而能夠讓人們尊重的僅僅只有一種強者!那就是「真正的武者」中的真正的強者!也只有他們才配人們的尊重!

而對於霍老以及閻老兩人的道歉,千落並沒有說話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之後,便將目光投向了雨辰。而在這個時候,無論是空老,閻老還是霍老這才明白過來,無論是天羽還是千落似乎都對這個雨辰比較信任!「兩位前輩,客氣了!之前我們並不知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才有了之前的誤會,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嘛!」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說道。

既然龍雨和夕顏兩人還沒有到,雨辰他們自然是不能夠在這裡等待著,所以雨辰便和千落去了一趟魔窟,而天羽沒有事干,而且又跟空老他們不熟,並且天羽剛剛還傷了空老,所以天羽便跟著雨辰一起去了。

而當雨辰,千落和天羽他們三人來到魔窟的時候,整個魔窟都被冰塊冰封掉了!周圍都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冰原。而隨後雨辰看了千落一眼,而千落也懂了雨辰的意思,而隨後雨辰便看到自己周邊和腳下的寒冰竟然都在迅速地消失著,而這些消失的冰塊竟然都化作了一縷縷寒意湧入到了千落的體內!

那千落製造出來的冰原在迅速地消失著,但卻沒有任何一滴水流出來。而千落為了不讓著股湧向她的寒意傷到雨辰,停留在了半空之中,那一縷縷寒意猶如一道道絲線一般從冰面連接到了千落的身上。

而周圍的那些三大宗門的武者們在外面看,那冰原之中,就彷彿是有著無數的白紗從冰面上飛起最後到達了千落的身上一般。而千落那纖弱的身影,在加上那張絕世的容顏,千落便猶如一個仙女一般浮在了半空之中吸納著周圍湧來的寒意。

而在冰面逐漸的消失之後,那魔窟原來的模樣呀漸漸地露在了雨辰的前面,而在魔窟出現之後,雨辰一躍而起跳入到了魔窟之內。這魔窟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魔氣森森的的魔窟了!這魔窟之中出了一副被鐵鏈懸挂起來的石棺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人東西了。

而雨辰降落在了那石棺之上,而在那石棺的棺蓋之上,一道劍孔引起了雨辰的注意力!儘管這道劍孔並不明顯,可是雨辰還是能夠認得出來這就是重劍所留下來的!尤其是在劍孔之上雨辰能夠感覺到重劍那熟悉的的氣息!「這是重劍造成的?」雨辰的手掌觸摸在那重劍的留下的劍孔說道。

而隨後雨辰便將那石棺的棺蓋給打開了,這石棺上的封印已經被重劍破壞掉了,所以雨辰只是動用一些力量便將那石棺的棺蓋給推開了,而在那石棺的裡面毫無一物。不過雨辰卻還是從這石棺之上感覺到了一種十分強大的力量!

這石棺用來封印魔王的軀體,本身石棺就並非是凡物,而這石棺有日夜承受魔氣的侵蝕,現在這石棺已經可以說得上算是一件半魔器了!那十二根粗大的鐵鏈所在石棺四周,將石棺懸挂著。而在注意到雨辰的目光之後,天羽便說道:「此處乃是先祖封印的!先祖遺留的手札之上曾經記載過,這十二根鐵鏈和這石棺都是曾經七大大人贈於先祖的!石棺之堅,鐵鏈之固並非常人能斷之!若是你能夠取走,這些東西自然歸你所有!」天羽之所以說這些並非是因為天羽想要佔有這些東西,而是這些東西真的都是當初七代朱雀贈送給天羽的先祖的!

而隨後天羽並指為劍,頓時一道強大的劍氣從天羽的劍指之上射出,那強大的劍氣擊打在那鐵鏈之上,頓時發出了一陣陣「叮叮噹噹!」清脆的聲響,可是那鐵鏈卻並沒有被打斷,甚至是連一道痕迹都沒有留下。

而在看到天羽示範給自己看之後,雨辰對著和封鎖石棺的鐵鏈就更加的感興趣了!不過就連天羽都沒有把握將這鐵鏈取走,雨辰就更加沒有自信了!不過在雨辰回想到那石棺之上的那道劍孔之後,雨辰看了看手中的重劍輕輕的說道:「就看你的了!」

而隨後雨辰便反手將手中的重劍扔了出去,那被拋飛出去的重劍在空中盤旋,而發出了一陣陣呼嘯之聲,「砰!」、「叮叮噹噹!」、「砰!」那重劍不斷地擊打在一根根鐵鏈和石壁之上,伴隨著擦出一道道火花而發出了一聲聲聲響。

「砰!」而在重劍在空中盤旋了一圈,與每一根鐵鏈都來了一次劇烈的碰撞之後,那重劍便飛回插在了雨辰的腳掌旁邊的石塊之上。雨辰右手握著插在地面上的重劍,看著那依然懸浮著的石棺,「看來真的不行!」而在看到竟然沒有一根鐵鏈斷裂之後,雨辰心中想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手中的重劍顫抖,而在察覺到重劍的顫抖之後,雨辰便看到那被握在自己手中的重劍,而緩緩的說道:「若是連你都辦不到,那我就真的與這些東西無緣了!」

而就在雨辰的話音落下,雨辰手中的那重劍頓時顫抖的更加厲害了,而隨後一抹黑色的幽光在劍身之上閃現,「咻!」而隨後那重劍便拔地而起,脫離了雨辰的手掌,那黑色的重劍之上爆發出了黑色的劍芒,一股強大的劍氣從重劍之上瀰漫而出。

而在這股強大的劍氣爆發的一瞬間,雨辰竟然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因為這一次重劍所爆發出來的劍氣與以往表現出來的都相同!以往是以殺氣為主,而現在這股殺氣竟然摻雜著其他的氣息!而且這股氣息似乎與重劍之中的殺戮混為了一體,使得劍氣變得更為的強大!

「這是?劍氣?殺戮?還是魔氣?」而在感覺到那重劍之上爆發出來的強大的劍氣之後,天羽有些不確定的說道。而在聽到天羽的話之後,雨辰心中也是為之一震!「難道真的是重劍在吸收了那石棺中的什麼東西之後,已經開始變成魔劍了嗎?」雨辰心中想到。

而還沒有給雨辰和天羽兩人震驚的時間,便看到那上散發著強大劍氣的重劍向著那一根根鐵鏈射去,「叮噹!」而就在重劍撞擊在一根根鐵鏈上的時候,而發出了一陣陣聲響。那十二根鐵鏈再一次被重劍光顧了個遍,而在擊中最後一根鐵鏈之後,那黑色的重劍便直接的飛向了雨辰。

而在看著那重劍飛向雨辰的時候,雨辰身邊的千落頓時便緊張的說道:「危險!」而隨後就在千落想要將雨辰推開的時候,不過卻被天羽攔下來了!那柄黑色的重劍竟然徑直的射向了雨辰,在千落看來那重劍確實是想要斬殺雨辰!

而雨辰也聽到了千落的話,不過雨辰並沒有離開,因為現在的重劍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如同死物一般的重劍了!雨辰能夠感受到重劍的意圖,儘管那重劍之上依然透露著一股極為強大的劍氣以及那股強大的殺意!可是雨辰卻相信重劍並沒有想要傷害自己的意思!儘管這或許只是雨辰的自負,自我認為的事情!但是雨辰依然穩穩的站在原地一絲都未動。

而就在那重劍極速地射向雨辰,那重劍之上的強大的劍氣似乎是想要將雨辰劈成兩半!雨辰的雙眸僅僅盯著那迅速射向自己的重劍!就連眼皮都么有眨一下!儘管雨辰能夠感覺到那重劍之上的那股針對自己的殺意,可是雨辰依然沒有動任何一下!

而就在重劍即將射在雨辰眉心將雨辰的頭顱劈成兩半的時候,那重劍突然的停下了下來,儘管重劍停了下來,不過那重劍之上的強大的劍氣依然將雨辰額頭的皮膚給劃破了,還留下了一道流著鮮血的劍痕! 而隨後那重劍便在雨辰那雙信任的神色之中越過了雨辰的頭顱,而後穩穩地插入到了雨辰的後背的劍囊之內。而在看到雨辰並沒有危險之後,千落也鬆了一口氣。不但千落鬆了一口氣,其實雨辰甚至是天羽他們也都紛紛的鬆了一口氣!不過千落卻對剛剛攔住自己的天羽露出了寒意,幸虧剛剛重劍不是要攻擊雨辰,若是重劍真的攻擊雨辰而令雨辰受傷的話,千落現在已經對天羽出手了!儘管千落不是天羽的對手!

而天羽之所以攔住千落,並非是因為天羽想讓雨辰去死,而是因為天羽也是一個用劍懂劍之人,之前那一幕儘管天羽沒有猜到是雨辰和重劍他們兩者之間相互試探,但是天羽也看得出來雨辰和重劍之間有著莫名的關係!而且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正是因為天羽沒有從那重劍之上感覺到對雨辰的必殺的殺氣!一柄沒有殺氣的劍器是殺不了人的!尤其是雨辰還是重劍的主人!

而天羽之所以攔住千落,並非是因為天羽想讓雨辰去死,而是因為天羽也是一個用劍懂劍之人,之前那一幕儘管天羽沒有猜到是雨辰和重劍他們兩者之間相互試探,但是天羽也看得出來雨辰和重劍之間有著莫名的關係!而且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正是因為天羽沒有從那重劍之上感覺到對雨辰的必殺的殺氣!一柄沒有殺氣的劍器是殺不了人的!尤其是雨辰還是重劍的主人!

天羽可是曾經親眼見過重劍守護雨辰的場景,雖然天羽當時確實是對重劍動心了,不過天羽也知道重劍是不選擇自己的!而且若是天羽設下詭計將雨辰斬殺,那麼即使是天羽得到了重劍也無法控制重劍,天羽也曾見過重劍爆發時的場面是何其的恐怖!一柄自己無法控制的兵器隨時都有可能會要了自己的性命!而且天羽也不是那種利益熏心的人,任何東西天羽都會光明正大的得到!

而剛剛也確實是重劍和雨辰相互試探的過程,現在的重劍在吸收了魔王的魔源之後,重劍之中的劍靈已經蘇醒,所以現在的重劍就如同一名孩童一般,有著自己的思想!而剛剛兩者間的相互試探就是兩者日後能夠相處的根基——信任!

不光是人與人之間靠著信任,人與劍器之間也同樣是如此!若是剛剛重劍不信任雨辰一劍刺傷了雨辰,那雨辰儘管會不捨得重劍也絕對會將之遺棄的!而若是剛剛雨辰躲避了重劍,那就是雨辰對重劍不信任了!一個不信任自己手中劍器的武者是十分危險的!在關鍵時刻往往會死在自己的劍器之下!若是雨辰不信任重劍的話,哪怕是重劍不會脫離雨辰離去,以後雨辰再使用重劍的時候也不能夠得心應手了!而且甚至是還會有可能得到了重劍的反叛!

所以剛剛那看似有兇險又無兇險的一面,其中隱藏著巨大的危機!所以雨辰和重劍想出了那麼久,儘管有時候雨辰也感覺自己似乎是無法控制重劍,可是雨辰對重劍還是非常信任的!若是雨辰所能夠信任的排名的話,那麼火麒麟第一,重劍就是第二了!

當然這僅僅只是目前而言,目前雨辰的實力並不強大,而火麒麟又有著強大的見識,和淵博的知識,而一旦雨辰的實力足夠的強大,那麼這種信任也會隨之改變,那時候看恐怕就是雨辰最信任的就是重劍,第二才是火麒麟了!畢竟重劍代表著雨辰的實力!一個真正強大的武者最能夠信任的往往只有自己的力量!當然這並不是意味著在以後雨辰的實力強大之後就會對火麒麟不信任!

雨辰的手掌伸在背後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重劍,頓時一種異樣的感覺從雨辰的心底湧現,而隨後雨辰握在重劍的劍柄之上,頓時雨辰便感覺到了一種心安的感覺!而就在雨辰的手掌握在劍柄之上的時候,「咔!」、「咔!」、「咔!」一聲聲響聲不絕於耳,而隨後只聽「砰!」的一聲那所在石棺周圍的十二根鐵鏈應聲一根根的斷裂。

而這一根根鐵鏈斷裂的聲音頓時便引起了天羽的注意,而當天羽看到這一根根鐵鏈斷裂之後,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天羽看過他先祖的手札,自然是知道這鐵鏈究竟是有多麼的堅固!而現在鐵鏈竟然斷裂了,這不由的讓天羽多看了兩眼雨辰背後的重劍!

「十大上古名劍之中絕無此劍!這究竟是什麼劍?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威力!而且竟然還不曾被記載下來!」天羽心中不由的想到,若是換做十大上古名劍能夠斬斷這鐵鏈,天羽自然是不會驚訝,可是十大上古名劍中六柄神劍的歸處皆有明文記載!即使是剩餘遺失的四柄神劍也沒有任何一柄神劍的記載像重劍這般模樣!

要說在十大上古神劍之中與重劍可以靠的上邊的也就只有「寂滅天邪劍」了!因為寂滅天邪劍與重劍一樣通體黝黑,劍氣爆發之時會產生強大的黑色劍氣!可是寂滅天邪劍在數十萬年前便已經遺失了!

數十萬年前,當時的七代吞噬印主天縱奇才,以其強大的天賦迅速地在人族之中崛起,手持寂滅天邪劍更是所向披靡,隻身一人幾乎支撐起了當時人族的大梁,直到後來其他的八大神物之主崛起,人族的實力空前的強大!哪怕是妖族也都被死死的壓制在下面!

第七代神物之主的時期幾乎是人族的黃金時期,武道更是空前的繁榮!也許正如同過剛易折,極盛而衰那樣,雖然七代時期人族最為強大,可是後來第七代九大神物之主與妖族的五大神獸、四大聖獸相聚坐在了一起!

而正是因為這次聚會,神物之主和神獸、聖獸發生了不可扭轉的衝突,人、妖兩族和平相處的情況被打破,人妖兩族發生了數次的大戰,據記載當時人、妖兩族的戰爭使得魂武大陸喪失了大量的頂尖武者!以至於人、妖兩族實力大減,而魔族餘孽趁機復起,更是加劇了人、妖兩族的損失!

不過後來魔族餘孽最終還是被人、妖兩族給鎮壓了下去,為此人、妖兩族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尤其是七代吞噬印主為了牽制魔族的大部力量,更是獨身前往魔族駐地,以一人之力在魔族大開殺戒,無數魔族之人葬身於寂滅天邪劍與吞噬印之下!

而那一戰也是七代吞噬印的最後一戰!這一戰七代吞噬印主隕落!吞噬印與寂滅天邪劍都從此銷聲匿跡,直至後來八代吞噬印主出現,可是寂滅天邪劍依然沒有任何的消息!不過武者們都認為寂滅天邪劍依然在魔族!就連七代吞噬印主的屍身都依然在魔族,沒有給搶回來!

曾經七代的其他神物之主以及第八代神物之主們也都前往魔族試圖將七代的屍體搶回來,可是都無功而返!這是從第一代神物之主至今所有身為神物之主最大的恥辱!七大吞噬印主為了人族而身隕道消,可是同時代的武者以後後人們竟然無法取回他的屍身,將他以人族的身份下葬!

而身為當世實力最為強大的神物之主之一的吞噬印主,生前是多麼的狂傲不羈,所至之處吞盡萬物,所過之處生機不存!劍之所向,妖、魔退避,神、鬼避讓!一人一劍獨往魔族,何其的瀟洒!何其的狂霸!可是在七代印主死後,屍身卻留在了魔族,日夜承受魔族的摧殘鞭打,這種屈辱是對七代印主的侮辱!是對人族的侮辱!這也是後世之人為何一定要迎回七代吞噬印主的原因!

而在七代之後人、妖兩族的關係也緊張了起來,雖然七代之後,人,妖兩族也曾發生過一些戰鬥,不過都沒有那種巨大的損失頂尖武者的戰鬥發生!也許是為了防止魔族再次崛起吧!而直至如今人、妖兩族的關係也依然無法恢復到七代以前比較和諧的水平。

而雨辰身為第九代吞噬印主,而取回七代吞噬印主的屍身更是責無旁貸!只不過雨辰並不知道這些!就連上古十大神劍有那些雨辰都不知道!而現在雨辰完全的吧注意力投在了安石棺和鐵鏈之上,而就在最後一根鐵鏈斷裂之後,那石棺便「砰!」的一聲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那石棺砸落地面之上而產生的震動,彷彿使得整個魔窟都在瘋狂的顫抖,彷彿快要坍塌了一般。而隨後雨辰看了看天羽,畢竟這石棺和鐵鏈可都是天羽先祖的東西,若是雨辰將它們就這樣拿走了似乎有一些不仗義!「我之前就說過了,既然你斬的斷鐵鏈,這些東西自然就是你的了!」天羽看著雨辰看向自己那不好意思的眼神,而說道。反正這鐵鏈天羽也斬不斷,既然將它們浪費在這裡不如讓雨辰取走,物盡其用嘛!而且又可以結交一個朋友! 聞言楚泠心大喜,向眾位異辰學院的強者抱了抱拳道:「那就麻煩各位前輩了。」

「呵呵!不麻煩,不麻煩!」

「你們是為了千萬民眾考慮,有什麼可麻煩的。」

「孩子們快去吧!這時間可不等人。」

「……」

周圍異辰學院的強者紛紛開口。

楚泠心臉色凝重的點點頭,身後鳳凰虛影浮現,扭頭沖武玥兒兩女道:「玥兒、月靈,我們走!」

「好!」

「好!」

兩女答應一聲,身後的鳳凰虛影同時浮現。

三女化為三道流光,飛快的向遠方而去。

見此,乜琦、秦豐、秦颺三人也想騰身跟去,卻被莫輕言給及時攔了下來。

「老師……」乜琦的臉上滿是不解。

莫輕言搖搖頭道:「你們實力不夠,還是暫時留在這裡,靜觀其變吧!」說著瞳孔深邃的望向遠方那怨氣衝天的天空。

希望……他們可以及時阻止這一切吧!

怨靈成神,心念墮魔,那可就真的是整個大陸的末日了啊!

焱的速度極快,不過瞬息間便帶著君影寒兩人到達了邊境,入目皆是一片殘垣斷壁,屍橫遍野,簡直就是一片修羅地獄,異冥帝國的邊境十城,此時完全成了一個個的死城。

「這,這……」君影寒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俏臉有些發白。

楚郗的臉上滿是凝重,沉聲道:「這還只不過是個開始。」

君影寒愣了一下,之後向焱命令道:「焱快點,找到君朔,一定要阻止他。」

「是!」焱飛速應下,又加快了飛行速度。

「轟!」

就在這時,一道灰色光柱在不遠處衝天而起,溝通天地,一時間怨靈的尖銳叫聲響徹天地。

「晚了。」楚郗喃喃出聲,他經歷過這些,自然再清楚不過,君朔……成神了!

死氣聚集,怨靈之神!

「哈哈哈哈哈!我終於成神了,我終於成神了,這種渾身充滿力量的感覺真好,哈哈哈哈……」

張狂的大笑聲倏地響起,接著一身灰袍的君朔凌空而踏,出現在了君影寒和楚郗的視線之內。

而在他的腳下,則有一個巨大的血池,八道鮮血組成的河流源源不斷的注入血池之中,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的怨靈之氣。

仔細看時,這八道血河竟隱隱組成一個陣法的樣子,將所有百姓死後的怨靈之氣匯聚起來,之後再被君朔引導入他的身體之內。

血河之內,粘稠的血漿緩緩流動,血腥的氣息充斥在人的鼻間,引人作嘔。

血漿的溫度極高,血河的另一端還有眾多的將士在向血河中投入民眾,而這些百姓一落入血河之中,便會頃刻間被那極高的溫度融化成一灘血水,之後再融入血漿之中,壯大血河的氣勢,噴涌流入血池供君朔吸收。

看著這樣的一副場景,饒是淡漠如君影寒,心頭也不禁迸發出一種名為憤怒的情緒。

如此殘害生命,簡直令人髮指!

而此時的君朔,渾身的氣勢依舊在節節攀升。

怨靈之氣,便是他的神力之源。 聞言楚泠心大喜,向眾位異辰學院的強者抱了抱拳道:「那就麻煩各位前輩了。」

「呵呵!不麻煩,不麻煩!」

「你們是為了千萬民眾考慮,有什麼可麻煩的。」

「孩子們快去吧!這時間可不等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