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也怪我,聽到樑九功樑公公給我三弟傳旨封侯後,給歡喜傻了,忘了給他說。

令郎如今正在病中。上回我來都沒見着,今兒要他出門。想來是更不可能了。

得!這茶也喝了,帖子也留了。我就不多留了。

馮將軍若有什麼要我轉告的,儘管開口,我轉告給我三弟就是。”

說着,賈璉從椅子上起身,作勢要往外走。

神武將軍馮勝聞言,面色有些僵,卻不得不擠出笑臉,連忙攔住賈璉,賠笑道:“二爺哪裏話?這話……這話讓馮家如何擔待的起……還不去將那孽障喊來!”

看着賈璉皮笑肉不笑不爲所動的模yàng。馮勝回頭朝管家怒聲咆哮一聲。

管家聞言,忙不迭的往後走去,跌跌撞撞的。

不過沒走幾步就停住了,因爲他家公子已經從後面走了出來。

若說賣相,馮紫英相當不俗。

劍眉星目,鼻若懸膽,身姿英挺,氣質頗佳。

他走進正堂後,對馮勝和賈璉一揖。道:“父親,二爺,薛大爺之事,雖着實不與我相干。但因爲那天確實是我派人喊了薛大爺來,所以才心有愧意,前些日子愧疚不敢見二爺。

二爺要打要罵。都隨您,我絕無怨言。

不過。今日既然三爺親自相招,我就算再膽怯。也不敢駁了三爺的面,更不敢因此牽連家族。

父親,兒子不孝,行爲不檢,才招致此日,讓您失望了。”

說罷,馮紫英跪下,砰砰砰的給馮勝磕了三個響頭。

再起身,青紫着腦門,卻一臉決然的對賈璉道:“二爺,我跟你去。”

賈璉其實心裏也不過是想敲打敲打馮家,出口氣而已。

他一個富guì鄉長大的子弟,連只雞都沒動手殺過,何曾想過要人性命。

此刻反倒被馮紫英決然赴死的神態給唬住了,神色有些狐疑的打量了番馮紫英後,道:“馮世兄,我三弟不過招你過去問句話,又不是讓你去法場,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馮紫英聞言,嘴角抽了抽,心中卻嘆息一聲。

難怪外面都道,賈家若無賈環,實不足爲慮。

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薛蟠打死人一事,神京城內明眼人幾乎都能看出其中有門道,馮紫英幾個更是如此,偏賈璉奔跑了數天,此時還在迷糊……

馮紫英當時就在現場,薛蟠喝的迷迷糊糊,一拳能有幾斤力?

他清醒的時候,身子都快被酒色給掏空了,都未必能一拳打死一個活生生的人,更何況大醉之後?

這其中若沒有內情,怕是鬼都不信。

而敢對如此算計薛蟠的人,又能是誰?

薛家雖然已經敗落了,可如今卻寄居在如日中天的賈家。

算計薛蟠和打賈家的臉有什麼區別?

敢打賈家的臉的人,滿神京城數數,又有幾家?

而對方這麼做,顯然不可能只爲了打賈家的臉,薛蟠之事多半隻是一個引子。

可以預見,日後更加激烈的碰撞,即將到來。

這也是馮家上次退避不見的原因。

因爲無論是哪邊,他們都惹不起,更不想惹。

馮家自先榮國戰歿後幾十年來都保持着中立姿態,這種姿態讓他們躲過了許多“大劫”。

原本馮家以爲可以這樣到永yuǎn,卻不想,終究還是躲不開這朝堂愈發恐怖的巨浪。

只是,這般明顯的事,賈家中人居然還以爲只是一件小事……

再看看賈環,第一天回來,就一眼抓住了引子,然hòu一張黑雲帖發下,何等強勢?

馮紫英父子甚至還能推測到,u看書(uukashu.co)賈環原本派下下帖的人絕不會是賈璉,了不起就是一個管家,甚至還不是李萬機大總管。

就權勢而言,馮家父子這個級別的人,在賈環心中,還真不如一個李萬機來的重要。

唉!

馮家父子對視一眼,眼中有輕視,也有無奈……

……

賈璉在馮家待的沒意思,只覺得一口氣沒出來,還他孃的被一對烏龜王八蛋爺倆兒給小瞧了去。

只是又不好再發作,因爲他確實沒想明白,這一大一小倆王八羔子爲嘛瞧不起他。

因此,去飛武將軍和永武將軍府時,臉色就不大好看。

……

(未完待續。)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flag031–>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馮勝不敢讓馮紫英單獨去面見賈環,唯恐他年輕氣盛,一時間不會說話,衝撞了賈環。

飛武將軍陳先亦是如此。

因此,賈璉從兩家出來後,帶着馮家父子和陳家父子一起去了永武將軍府。

不過,令賈璉幾人感到奇怪的是,永武將軍衛順看到賈璉等人進來後,非但不像馮勝和陳先一般惶恐,居然還有些自得的矜持起來,看賈璉的目光和話裏的機鋒,竟隱隱有些長輩的姿態。

馮勝和陳先二人有些駭然的看着這位老友,頻頻以目相示,但衛順非但不理會,還高聲談笑,拉起家常來。

賈璉當真是怒極反笑。

沒錯,按照輩分而言,馮勝、陳先、衛順三人都是與賈赦、賈政一輩的人。

論理來說,確實是他長輩。

可是,與賈赦、賈政一輩的人海了去了,難不成都能當他賈璉的長輩?

真是人不知臉醜,馬不知臉長。

衛順拿捏了半天,見賈璉的臉色愈發難看,許是終於反應過來了,才笑呵呵的道出原委來:“二爺,保齡侯和忠靖侯府史家,可與貴府是至親?”

賈璉冷笑一聲,道:“誰人不知我家老祖宗,乃第一代保齡侯府嫡出大小姐,如今保齡侯和忠靖侯的姑母。永武將軍此言何意?”

衛順恍若不覺賈璉的怒火,

繼續呵呵笑道:“說來也是巧,前兒南安郡王太妃壽辰,內子前往祝壽。得太妃記掛,得問犬子年庚。有無親事。得知並無後,便慈心大發。做了一門好親事。二爺可知,這門親事定往誰家?”

校花的全能保安 賈璉的臉色有些不大正常了,眼神更古怪,看衛順的眼神如同在看一頭朝着木樁衝鋒的野豬,只求速死……

賈璉乾笑了聲,道:“不知南安老太妃提的,是誰家?”

衛順看賈璉臉色有異,還以爲是鎮住了他,不由放聲大笑起來。心裏說不出的熨帖,高聲道:“正是保齡侯府的大小姐,貴府老祖宗的嫡親侄孫女!今天,提親的媒人都已經去了保齡侯府了……哈哈哈!”

這個時代,姻親是貴親,甚至還在族親之上。

這纔有了天大地大娘舅最dà的說法。

衛家若與保齡侯府結親,那麼就是史家的姻親。

史家向lái與賈家同氣連枝,如今賈家的老祖宗更是史家女,賈家血脈裏一半流的都是史家的血脈。

與史家成爲姻親。和與賈家成爲姻親幾乎是一個樣。

既然是姻親,而衛順又年長賈璉一輩,所以,他以長輩的口吻說話。教xùn提點賈璉兩句,雖顯輕狂,卻也說不上不合適。

然而。令衛順失望的是,賈璉居然沒有露出該有的喜色。臉色反而益發陰沉了下去。

嗯?

這就不對了吧?

你賈家也算是百年豪門,知禮之家。

縱然瞧不上我衛家。可也不能這般明顯流露吧?

再說了,俗話說的好,高門娶婦,低門嫁女,本就是常事。

我衛家雖不比你賈家顯赫,可也不至於如此不濟吧?

衛順的臉色也有些掛不住了,他卻不知,賈璉心裏差點沒悔死,他是真想今天沒來這一遭。

若是今天他沒來,他就可以裝作不知道,然hòu坐視衛順作死。

上一回,就數衛家的嘴臉最他孃的裝腔作勢,所以今日他才留在最後,想好生噁心一番這家子。

誰知,今天竟又踩了堆。

賈璉怒笑道:“想必你們在兵部都看過,我三弟在西域孤身千里潛伏敵後,割了準葛爾大汗的人頭,又燒了他們囤積的軍糧,這才讓嘉峪關下準葛爾二十萬大軍一朝覆滅的戰報了吧?

爲此,他的眼睛都被準葛爾國師,武宗級活佛給打傷,至今都看不到。

你們可知道,他爲何這般這樣做?

以他的聖眷,以他的資zhì,侯位對他來說,很難嗎?”

馮勝、陳先、衛順三人聞言面面相覷,他們也曾嘀咕過,賈環此舉略顯莽撞。

不過……

馮勝試探道:“二爺,我聽說,侯爺是爲了幫武威侯去龍城附近採藥……”

賈璉冷笑一聲,道:“這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馮勝等人想了半天,還是搖頭道:“我等着實不知。”

打鬼 衛順心裏卻隱有些不安了……

果不其然,賈璉又冷笑了一聲,然hòu看着衛順道:“我三弟這般急着立下大功,馬上封侯,就是因爲,侯爵除了一個正妻外,還能娶兩個平妻。

而其中之一,就是我的表妹,保齡侯史家的大小姐。

他們二人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自幼便兩小無猜。

若非太上皇賜婚,日後寧國府的侯夫人,就是史家大小姐。

雖然皇命難爲,可我三弟還是許諾史家大小姐,待他取得侯位後,便娶她爲平妻。

爲了這個承諾,我三弟不惜身赴死地,以立大功。

呵呵,這個時候,你們衛家跑去做這等事……

衛順,你可知死字是怎麼寫的?”

馮勝三人聞言,無不色變,衛順更是面若死灰。

奪妻之恨,等同殺父之仇,可不共戴天!

這……

這這……

豆大的汗滴從衛順額頭落下,面色慘白。

畢竟是多年的老友,馮勝、陳先二人見之不忍,勸道:“老衛,史家一門兩侯,未必就能瞧上咱們這樣的人家……”

衛順聞言卻沒有得到絲毫寬慰,聲音發顫道:“我……我使人吩咐,願……願出十萬兩銀子的聘禮……”

“嘶!”

衆人聞言,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不過倒也沒有太奇怪衛家能拿出這麼多銀子。

相比於九邊苦寒之地的將領。內陸各大城市的兵備簡直都生活在福窩裏。

一年到頭各種年節,收禮能收到手軟。

想得到這種肥缺兒。又豈是容易之事?

而馮、陳、衛三家掌控着這些肥缺的出缺大權,可想而知。他們的家底有多豐厚……

他們倒吸冷氣,不是因爲衛順捨得給銀子,而是爲了史家……

衆所周知,史家一門兩兄弟都從武,又爲了雙侯之位,生生掏空了家底,成了勳貴圈的笑柄不說,日子還過的緊巴。

這個時候,衛順以十萬兩銀子做聘禮。他們豈有不應允之理?

若是史家一口應下了,那……

衛順的臉色已經不是慘白了,而是死灰之色,嘴脣哆哆嗦嗦,目光哀求的看着衆人,卻已經說不出話來。

賈璉見狀,心中雖然也覺得此事棘手,可看到衛順此等神態,還是大感痛快!

他冷笑一聲。道:“行了,這事你自己想法子解決就是。現在把令郎喊出來吧,我三弟還在家等着呢。”

衛順聞言,面色更難看。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賈璉見狀擰起眉頭,道:“怎麼?今兒還是請不動?”

衛順面色哭喪,終於能開口了。道:“二爺,實不是請不動。 快穿之bug君來襲 犬子當真不在府上啊。”

賈璉道:“那他在哪兒?”

衛順又說不出話來了。

正僵持着,門外忽然走進一管家服飾的中年人。一身酒氣,雖然步伐還算正常,可眼神明顯有些呆滯了,因爲竟沒有看到賈璉一行人。

他滿臉笑意的對衛順道:“老……老爺,少爺讓奴才回來回報老爺一聲,說,說忠順王世子,哦,不對,是前世子,還有荊王世子,一起留他用飯。還說,史家的事,沒有,沒有問題!呵呵呵……”

此言一出,堂上一片寧寂。

想起史家確實差不多成忠順王的門下走狗了,賈璉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走。

……

“哼哼……”

半個時辰後,林黛玉緩緩在睜開雙眼,看着垂着頭,“注視”着她的賈環,開心的哼哼了聲。

這種小女兒撒嬌的姿態,在林黛玉身上着實不多見。

“睡醒了?”

賈環微xiào道。

林黛玉點點頭,“嗯”了聲,就不再說話,靜靜的看着賈環,很享shòu這種靜謐的幸福。

“帥不帥?”

可惜,某個三孫子本性終究是個浪人,耐不住寂寞,開口問道。

“噗嗤!”

林黛玉聞言,忍不住噴笑一聲,然hòu懊惱的在賈環胸口拍了一把,嗔道:“別作怪!”

賈環嘿嘿一笑,道:“林姐姐,你知道我從西北迴來,帶你的禮物是什麼嗎?”

林黛玉搖頭,道:“反正不會是金銀首飾……”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