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九天,她就可以不用這般難受了,孩兒……娘一定讓你解脫出來。

……

另外一間廂房中,蠱毒王一臉黑沉的坐在一旁,帶着碧色扳指的手指很有節奏的敲打着桌面,旁邊的碧螺春茶香四溢,煙霧繚繞,卻絲毫提不起蠱毒王品茶的心思。

聽到房門被推開,蠱毒王終於坐不住了,站了起來。

“你說尋到了冥藥鼎?在哪裏?”蠱毒王看到沐風開門見山的詢問。

冥藥鼎失傳十年,突然現世,這其中說不出的詭異,爲何會被沐風所得?

“是,不過它主人因爲魂魄離體,所以藥鼎喚不出藥靈”沐風點點頭,繼而把藥鼎擺在蠱毒王面前,

熟悉的龍紋,精湛的雕刻,纏繞在四周讓人不寒而粟的鬼氣,一切的一切都宣示着它是一個神祕邪氣的東西。

“這……真的是冥藥鼎!怎麼可能……”蠱毒王瞪大了眼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藥鼎。

這個熟悉感,不會錯,只有冥藥鼎纔會有如此駭人的邪氣,即便是藥靈沒有覺醒,這藥鼎也不是普通藥鼎能替代的。

可是爲什麼,爲什麼!

爲什麼他苦苦尋找了那麼多年,這藥鼎渺無音訊,卻在這個時候以這樣的方式出現?

“冥藥鼎若是真的失蹤,除了它主人和它有心靈感應外,想要尋到它怕是比登天還難”沐風看着蠱毒王眼眸中的神情,心裏的計劃已經十拿九穩,現在就要讓他慢慢知道真相!

只要有冷苒這條命在手,他一定會答應把那個東西還給他的。

“主人……是苗兒感應到的?”蠱毒王蹙眉,眸中閃過疑惑。

若是苗兒感應到了不會不跟他說,而且這東西怎麼在沐風手裏?

這幾年爲了那件事,他沒少和沐風翻臉,雖然知道沐風不會背叛苗疆,但是近幾年這小子的態度越發猖狂了,若是他想利用冥藥鼎做些什麼手段,他還真的不好把控。

“毒王,事到如今,您還不清楚嗎?三公主當年被人調包了,狸貓換公主!”

沐風向來有什麼說什麼,況且他不信蠱毒王會沒有看出點什麼?

“什…….什麼?你說什麼?”蠱毒王青筋爆氣,倏地一雙寒冰入骨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沐風。

這個小子是瘋了不成,什麼狸貓換公主?

“冥藥鼎就是最好的解釋,爲何三公主在掉落懸崖後毀容?爲什麼冥藥鼎就那麼巧合的失蹤?爲什麼三公主醒來後性情大變?一個已經張開的面容會越發變得不像本人?更是爲什麼,三公主左手腕上沒有硃砂痣?這硃砂痣不同於中原女子,代表的是楨潔,而是代表此女乃太陰之星,三百年難遇的太陰之女!”

此竹馬有毒 啪——

滾燙的茶盞濺了一地的茶水,上好的青花瓷茶盞應聲而破。

蠱毒王死死的拽住茶桌,死死的捂住胸口,久久換不過神來,他看着沐風,癡語道:“你是說,苗兒不是本王和慧兒的女兒?”

“她只是淑慧夫入谷前和別人私會生下來的野種,正真的公主是您和冷夫人所生的孩子!”

“不,不,怎麼可能……敏兒生下的孩子已經夭折了,怎麼可能是我的苗兒,不可能不可能……”蠱毒王抱着頭,雙眸衝血,突然整個人失去理智一般的搖頭。

此時此刻,他腦海中迴盪的全是冷敏那張絕美的面孔,她失望至極的看着他,她怨恨的對着淑慧嘶吼。

“我要殺了你,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孩兒!”

……

不,不,怎麼可能會是這樣。

沐風看着接近瘋癲狀態的蠱毒王,嘆了口氣,把這段時間查到的一切徐徐道來。

“冷夫人當初也是被淑慧夫人矇騙,纔會以爲孩子夭折,太陰之女本就是陰氣至深的人,輕易殺死恐怕會禍害自己一生,淑慧夫人才會想到狸貓換公主這一計,把正真的公主送走,把自己親生女兒送進谷,坐上了不屬於她的位置,奪走了原本屬於公主的一切!”

沐風說道這裏雙眸微微眯起,若不是當初淑慧夫人身邊的婢女野心勃勃,公主也不會活到現在,估計早已拋屍荒野了。

“你是說……本王和敏兒的孩子纔是公主?而那孩子還活着?同冥藥鼎一同出現了?”

好一會兒,蠱毒王才喃喃出聲,他的眼神有些空洞。

整個人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幾歲,當血淋淋的真相被剝開,他竟然如此難以接受。

當初冷敏是他最愛的女人,他曾經想要給她機會改過來,卻不曾想她竟然背叛了她,和別人私通懷上了野種,最終吊死在樹上。

此時此刻想想,自己雖然深愛她,卻從未想過要相信她……

一次次的被眼前的景象矇蔽雙眼,他……他對不起這個丟棄了家族,丟棄了一切千里迢迢遠嫁到苗疆的柔弱女子!

“是,公主毒王也見過,名喚冷苒!”

“冷苒!”蠱毒王再次瞪大眼眸,這個名字很多次聽說過,但是真正見過其人的次數卻是一次都沒有。

“毒王,這是從冷姑娘身上取下來的血液,是不是公主,你只需滴入一滴血,便可知曉,現在公主魂魄離體,微臣正在爲她續命,不過能不能成功皆看天意”

放下手中的碗,沐風沒有再說什麼,把屋子留給了蠱毒王。

他知道,蠱毒王一定會消化他所說的一切,到時候自然回來求他。

蠱毒王雙眸遊神的看着面前的海碗,裏面一滴刺目的鮮紅靜靜的沉澱在碗底,顏色那般妖嬈,一動不動。

匕首被抽出刀鞘,一滴同樣刺目的腥紅滴入碗底,繼而兩滴血在眨眼間融爲一體……

“血…..好多血……好多血啊!”

倏地,一聲驚叫劃破了小院的平靜,接着就看到伺候冷苒的那個丫頭踉蹌的跑出來,面色煞白,驚恐萬分的模樣。

“怎麼回事?”沐風從側屋中快步出來,手裏還拿着爲研究完的丹藥。

緊跟着出來的是髮型有些亂,衣衫有些皺褶的蠱毒王。

“冷姑娘……冷姑娘她……”

“苗兒怎麼了?苗兒怎麼了!”還不容丫鬟說完,蠱毒王一雙血眸死死的盯着丫鬟,手臂用力的拽住她的肩膀,瘋狂的搖晃。

“奴……奴婢……冷姑娘大出血了”丫鬟被蠱毒王嚇得不輕,好一會兒才咬着舌頭說了這麼一句。

話音一落,整個人便被騰空丟了出去。

沐風一進門就看到雙眸禁閉,躺在藥桶裏的冷苒,仰面朝上,鮮紅的血液順着她的天靈蓋快速蔓延開來,觸目驚心。

-本章完結- 沒有多想,沐風幾個箭步就來到了躺在已經染紅的藥桶裏的冷苒旁邊,手指劃過她的鼻息,當感覺到一絲微弱的氣息時,他懸起的心瞬間落到了肚子裏。

撬開她毫無血色的脣瓣,掏出一顆晶瑩剔透的藥丸塞進她的脣瓣中。

“苗兒,苗兒,你怎麼了,你睜開眼看看爹,看看爹啊!”

蠱毒王雙眸含淚,整個人好似年邁的老人一樣,一臉焦急的看着浴桶中的冷苒。

那眉眼,那輪廓,分明就跟當年的冷敏一模一樣!

這纔是他蠱仁和的女兒,這纔是真正的公主!

幾乎是下意識的,蠱仁和的目光朝冷苒手臂上的硃砂看過去,只是一眼,一剎那,蠱毒王便老淚橫流,跪在地上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手臂處,那抹刺目的硃砂痣那麼妖豔,好似鮮血一般刺痛了蠱仁和的雙眼,讓他愧疚,懊惱,悔恨不受控制的洶涌而出。

“沐風,快…快…快點…快點救她,你要什麼本王都給你…..快快救她…快…”蠱毒王的聲音顫抖的厲害,他的渾身都在顫抖。

“她魂魄離體,血液盡數流逝,連最後的血液都流了……”沐風故作爲難的蹙眉。

倏地,他的衣襟被狠狠的拽住,蠱毒王無比瘋狂猙獰的臉和他近在咫尺。

“本王命令你,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救活,救活!”

沐風不急不慢的擡起手彈開蠱毒王的手指,雲淡風輕的拍了拍被拽的有些皺的衣襟:“微臣只是續命,恕在下無能”

“你要怎麼才能救她!”終於,蠱毒王爆吼出聲。

他怎麼准許,這個虧欠了那麼多年的女兒在自己眼前死去,她是他和敏兒的骨肉,他真正的苗兒……

她不能死,不能死!

沐風嘴角輕勾,果然,上鉤了。

“我要我師父的遺骸!”

若不是他師父,他早就死了,可是那麼個兩袖清風,宛若滴仙的男人,卻貪念紅塵,喜歡上了他不該喜歡的女人。

冷夫人,那個絕美的女子……可是兩人怎麼可能有結果。

至始至終,他師父也只能臨終時含着遺憾鬱鬱寡歡。

而作爲苗疆的傳承巫師,死後屍體都會被冰封在玄冰棺中,一代代都是如此,這是苗疆的習俗,誰都不能破壞。

而他心疼自己的師父,只想在他死後滿足他的願望,他要把師父的骨骸和冷夫人的骨骸葬在一起。

他想,師父一定會很開心吧。

“你爲何如此執着要把你師父的骨骸搬出去?”

這不是蠱毒王第一次聽見沐風這般要求了,他就不懂,作爲苗疆德高望重的巫師,死後都要以那樣神聖的墓葬方式計入皇族國譜,他竟然要把他師父的骨骸帶出去。

“這是沐風自己的私事,還望毒王不要深究過問”沐風語氣淡淡的,眸光卻是有意無意的看着冷苒,他的眸光在提醒蠱毒王,要想你女兒活過來,就必須答應我這個條件。

蠱毒王咬了咬牙,雖然生爲苗疆的王,規矩不能破,但是對方可是他失而復得的女兒,他怎麼不捨得。

“好,本王答應你,你一定要救活苒兒!”

“成交!”

……

一直忙活到第二天清晨,沐風才從冷苒的屋子裏出來,讓丫鬟把三大桶藥浴搬進去後,沐風才疲憊的轉身,準備回屋小憩一下。

“大人!”

貼身侍衛黑風走過來,在沐風耳旁小聲的說了幾句。

沐風的眉頭輕擰一下,看着黑風:“真有此事?”

“屬下親眼所見,千真萬確!”

沐風嘴角輕勾起一抹冷冷的嘲諷,這蠱清苗倒是很會把握蠱毒王的心嘛。

竟然想出了苦肉計,看來腦子不算蠢。

“蠱毒王的見她竟然爲自己擋刀,心軟了,說是讓大人賜藥,那種失去一部分記憶的藥!”

沐風點點頭,嘴角的冷笑越來越濃烈,雖然不喜歡蠱清苗這個心機女,但是他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關於蠱毒谷的家事還是交於他們自己人處理吧。

況且他很想看看冷苒怎麼處理這些事。

“這個藥丸交於蠱毒王,告訴大王別忘記我要的東西”

“是”

黑風接過藥丸,繼而消失在院落中。

……

刑警使命 蠱毒谷。

蠱毒王看着軟榻上蒼白小臉的蠱清苗,她胸口得傷口雖然已無大礙,但是當他想到那麼小的一個身影義無反顧的撲到他面前爲她抵擋那一刀時,他對這個孩子的憤怒便沒了。

這兩天,他試圖把對冷苒的愧疚和對當初被淑慧欺瞞的怨恨發泄在這個和他沒有半點關係的女子身上,卻沒有發現在關鍵時刻,那些叛亂的賊子闖進來要取他性命的那一刻,是這個孩子爲他硬生生的擋了一刀。

這讓他再也恨不下去了。

“爹……爹……苗兒錯了,苗兒錯了,不要趕我走……不要趕我走……”

軟榻上的那張小臉,和冷苒有幾分的相似,蹙着眉頭,嘴裏不停的低喃着,睡的極度不安穩。

蠱毒王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孩子跟了自己十幾年,即便是養的一隻畜生也會有感情,何況還是自己一直以來當作親生女兒對待。

罷了罷了,這兩天的折騰也讓這孩子減了不少銳氣,以前那般刁蠻任性,目中無人的人,現在變成了這般,也算是懲罰了,況且她還給他擋了一刀。

於情於理,蠱毒王準備放她一馬。

“大王,丹藥來了”

老管家推門而入,小心翼翼的捧着手裏的檀木盒。

“嗯,喂公主伏下,從此後,蠱毒谷有兩個公主,三公主和四公主!”

讓苗兒忘記關於冷苒的記憶,讓她接受這個妹妹,如果兩人能好好相處,他也安心了。

看着蠱清苗吞下了丹藥,蠱毒王才安下心來,嘆了口氣,出了門。

當房門被關上的那一瞬,原本蹙着眉頭被噩夢困擾的人兒卻突然醒來,那雙黝黑的眼眸佈滿了戾氣……

……

三天後,龍清絕在楚玉清的催促下,邀約了蠱清苗一起用膳遊湖。

聽聞這個三公主三天前遭遇了刺客,雖然傷口並不重,卻還是硬生生的躺了三天,這天聽說神情剛好點,楚玉清覺得,這是促進兩人的好時機,便給龍清絕提了提。

龍清絕蹙了蹙眉頭,這幾日一直在查清修的行蹤,自己的思想裏好似忘記了這麼一個人,現在被提起,他也覺得應該陪陪這個女人了,便讓楚玉清着手去安排。

當天傍晚,大病初癒的蠱清苗便精心打扮去赴龍清絕的邀約,這可是龍清絕第一次主動邀請她吃飯,也是她和龍清絕第一次單獨用膳,這讓蠱清苗興奮難耐。

“三公主,您真的不讓奴婢跟着去嗎?”貼身婢女青兒舉着油傘,快步的追在蠱清苗的身後,給她遮住綿綿細雨。

雨滴打溼了蠱清苗披在外面的白狐披風,她毫不在乎的笑了笑,嘴角的梨渦隱隱若現,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不用了,我纔沒那麼矯情呢,雨下大了,你快些進去吧”蠱清苗調皮的眨了眨眼眸,奪過青兒手中的油傘收了起來,鑽進了馬車裏。

“好……公主要照顧好自己啊”青兒退了回去,仍舊擔心的叮囑。

三公主變了,大病初癒後整個人好似換了一個人似得,變得格外的和藹可親,一點架子都沒有,以前的刁蠻任性,陰狠毒辣統統沒有了,這讓貼身伺候的青兒都感到驚訝不已。

這樣的三公主,變得好無害,好親近人啊。

這是整個蠱毒谷下人心中一致的想法,紛紛都在暗地裏議論,也許是上天垂憐,讓病危的駙馬爺活過來,也把這個性格不好的三公主改變了。

波光盈盈的湖面上,華麗的畫舫琴聲綜綜,好不愜意。

畫舫的雅間裏,迷離的燭光下。

龍清絕依舊一身玄衣和蠱清苗對面而坐,看着蠱清苗身穿中原服飾,精心打扮的面容時,龍清絕微微一愣。

不由自主的打量起這張臉來,蒼白帶着一絲病態的小臉,那雙透着靈氣歡樂的眸子,眉宇間的氣息像極了冷苒。

嘴角漸漸露出一個溫暖的弧度,眼前的蠱清苗和腦海裏的那張臉重疊在一起,讓龍清絕居然一時失了神。

他不是第一次見蠱清苗,卻在這一次有點收不住眼神。

他總感覺蠱清苗大病初癒後,她變得不一樣了,哪裏不一樣了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很是接近他心中的那個人。

蠱清苗看着燭光下泛着柔和光澤的俊顏,嫣然一笑,風情萬千。

“怎麼這樣看着我,好像今天才認識我一樣?”

意識到自己的癡迷,龍清絕收回視線,低頭脣角微扯。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來,臉上的柔和也漸漸褪去了幾分。

-本章完結- “今晚的你,很美”

龍清絕深邃的眼眸緊盯着蠱清苗,薄脣中溢出這句話。

蠱清苗心湖輕顫,悸動的漣漪無法抑制地一波一波擴散開來,垂眸一笑,臉上倏地就爬上一抹緋色的羞赧來。

龍清絕從未這般對她說過話,更是毫不掩飾,當着她的面讚賞她,這一刻的龍清絕和以前太不相同,太讓她沉迷,只爲這一句話,哪怕讓她和全世界爲敵她都願意。

這樣的龍清絕,纔是屬於她蠱清苗的。

只屬於她一個人的。

不過她很快的收拾了心情,她不能讓龍清絕看出她的癡迷,她要好好把控這個男人的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