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之所以沒有從一開始就戳穿她,是因為給王楚琳的那點好處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而他也想著有朝一日可以通過王楚琳而找到那個真正救了他的人——王楚琳雖然對於救他的人絕口不提,但是對方能將昏迷的他交到王楚琳的手上,兩者肯定是熟悉的。

先前他對王楚琳的話不以為意,是因為回到了安全基地之後,王楚琳利用冒牌的身份而暗搓搓給她看不順眼的人下絆子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只是先前沒有捅到他面前而已。

這一次王楚琳在他的面前給龍祥小隊上眼藥,看來龍祥的人是得罪她得罪狠了。

喬澤本來不想摻和這種事情的,但是王楚琳異常的重視讓他心裡忽然一動,會不會跟當日救了他的人有關?

除了會徹底動搖到自己的地位之外,喬澤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人能夠讓王楚琳避諱到這種程度。

詳細閱覽了龍祥小隊全體隊員的資料之後,喬澤不知道為什麼綳著的一口氣緩緩地鬆了下來。

是她!真的是她!

雖然只是昏沉意識里猛地清醒過來的幾秒鐘,但是已經足夠讓喬澤把那張臉深深地刻進記憶里。

***

凌蓁有些意外,先綳不住過來找她的竟然不是王楚琳,也不是王楚琳找來的人,居然是喬澤這個當事人。

他來找她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凌蓁面上平平淡淡,心裡很意外地跟系統吐槽:【咦,他居然沒有臉盲症。】

【那他為什麼還對王楚琳那樣關注?難道是看上了她?】系統腦洞大開。

凌蓁對於系統的腦佩服加贊同:【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畢竟王楚琳那種柔柔弱弱的小白花,最是對大男子主義者的胃口了。

諸天之從新做人 雖然我知道你在欺騙我,但我就是不忍心戳破你什麼的——嘶……凌蓁手托著腮,突然感覺酸到有點牙疼。

「沒事沒事,災難當前,作為正常人類,守望互助是應該的嘛。」凌蓁一臉的風輕雲淡。

這種施恩不望報的態度,更加對比得王楚琳冒領回報的行為卑劣不堪。

喬澤想及剛了解到的龍祥小隊在基地里的名聲,心下對凌蓁更是欽佩:這麼有實力的強者,可能真的是把救他的事當成小事而已。

再想到王楚琳在給她使絆子,馬上鄭重地提醒:「因為你們隊伍的實力太強了,一些人難免會嫉妒,你們要小心那些心裡陰暗的人,他們可能會對你們不利。」

「基地對我們隊的態度也是比較避諱嗎?」凌蓁很直接地問。

喬澤嚇一跳:「當然不是!」 在黃小龍的真氣縈繞之下,熱氣球終於無驚無險的降落了…

降落地點,一片莽密的山林之中。

黃小龍與三公主攜手從籮筐中跳了出來。他極為警惕的四下張望,耳目之力都催動到了極限。

月光籠罩了這片密林,不過原始古樹遮天蔽日,讓得林中陰暗的很,可以聽到蛙鳴蟲叫聲,流水潺潺聲,小獸受驚后鑽進洞穴里的聲音……

鼻子里嗅到的是草木清香的味道,以及夜晚獨有的潮氣。

「呼~~~這地方還是蠻安全的。」黃小龍鬆了口氣,旋即用心念在直播間里說道。「媽蛋,你們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么?有一種逃犯的既視感啊!難道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和三公主一起,亡命天涯了么?擦……」

黃小龍這樣說,自然是有開玩笑的成分,不過直播間的書友們,倒是驟然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刺激。

「此處是『荒龍嶺』,橫貫皇城的一條山脈。」三公主很是肯定的說道。「小時候隨父皇來此狩獵過野獸。」

「哦…這麼說我們果然還沒有離開皇城…」黃小龍點了點頭。旋即一揮手,真氣爆發,將熱氣球焚成虛無,不留痕迹。

「三公主,我們找個地方落腳。這荒山野嶺的,大皇子的人一時半會也不會搜尋而至。」黃小龍帶著三公主,覓到一處地勢平坦,背靠山石之地,一條溪水蜿蜒流過。

黃小龍生了一堆篝火,明滅不定的火光之下,三公主美憾凡塵,但更是多了一種讓人憐愛的楚楚。

黃小龍抽空看了看直播間,這一波直播,不但創造了在線觀看的人數記錄,而且也是讓黃小龍收穫了海量的打賞。

如今,他的直播積分,已經積累到了『37億』……

但黃小龍並不覺得有什麼好驚奇的。畢竟這次直播太驚險太刺激也太精彩了,戰慕容夜,斗歐陽浩辰,營救三公主——整個過程就是跌宕起伏,高-潮一波接一波,比看什麼電影和艾薇還過癮。

媽蛋,就算一些國產的狗血腦殘電影票房都能動輒上億rmb,黃小龍這用生命去直播,還比不上這個?

直播間的書友們,情緒還很熾烈,黃小龍卻是做了『結案陳詞』——「各位書友,今天的直播,我相信值得一張電影票的錢,對吧?我也不負眾望,把咱們的女神三公主,神仙才能草的女人給救了出來…想想就有些后怕,要不是我精心策劃了這個熱氣球,恐怕此時此刻,咱們的三公主正躺在慕容夜或者歐陽浩辰的身下……啊,太噁心了。哈哈哈哈,好了,我就不吹牛逼了,這次還是有很大的運氣成分。」

「不過呢,救出三公主,並不代表功德圓滿,接下來我和三公主將會面對大皇子及其爪牙瘋狗般的緝捕——對於我來說,這又是一次巨大的考驗。」黃小龍滔滔不絕的解說起來,「另外我還得想辦法幫助三公主恢復武王修為——那麼,我和三公主最終能否安全逃離大皇子的魔爪呢?三公主又會不會重回武王之境呢?請大家不要走開,繼續關注我的直播。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我是你們的好朋友『我丑到靈魂深處』——那啥,最後提醒一下,這次我錄製的視頻,是從武會開始,到降落此處結束,這一段視頻,感興趣的書友可以私聊我,我會傳給大家,讓大家做個紀念——售價10000起點幣哈!一個舵主!」

說完,黃小龍結束直播。鬆了口氣,為7000多萬書友直播,對黃小龍來說,還是有些耗費精神的。

結束直播后,黃小龍在溪水中抓了幾條肥美的魚,烤得噴香,與三公主一起吃了。如今三公主竅穴被封,不能夠再汲取天地靈氣滋養身體,因此也會有遽烈的飢餓感。

看著三公主大口大口吃著自己烤的魚肉,黃小龍也是有些滿足感。

吃飽之後,黃小龍心念一動,向系統發問道。「系統系統,之前我修為盡廢,經過檢測,由系統給出了治療方案,如今——系統能否替三公主檢測一下傷勢,也給出治癒的方案呢?亦或者說,在系統商城中,找到一些適合三公主的靈藥?」

黃小龍對於系統,還是存有極大希望。

「可以…尊敬的宿主,系統已經對三公主的傷體,進行過檢測。她的傷勢,是由巔峰武王,施展天階邪功重創,封印竅穴,目前系統沒有任何治癒三公主的方案。」系統冷冰冰的回答道。

「我擦——」黃小龍極度無語,只覺得兜頭一盆涼水給潑了下來。「系統你不是很牛逼么?」

系統不再發聲。

黃小龍搖了搖頭,暗道,『如今看來,就只有武聖出手了。不過,我去哪兒找武聖?回弦月宗?但我根本不知道弦月宗在啥地方…況且以我目前的身份地位,就算回到弦月宗,武聖層面的大能,會不會見我一面都難說…』

黃小龍感到事情有點棘手。

「你…你走吧。你是弦月宗的弟子,大哥也不會難為你的。你能來救我,我…我已經……」三公主不善言辭,鑒貌辨色之下,見黃小龍一臉愁思枯竭的模樣,忍不住低聲道。「你不用再…再管我了…」

「別傻了,我怎麼能不管你?」黃小龍收拾心情,給了三公主一抹充滿了陽光的笑容。「三公主你放心,天印國皇室奪嫡的事兒,與我無關,但我至少要幫助你恢復修為。因為我們是朋友……再說了,武會第一,不是可以做你的老公么?哈哈哈哈哈~~~~」

為了沖淡三公主心頭的焦慮,黃小龍也是開了個玩笑。

沒想到三公主聞言,卻是玉體輕顫,低垂下螓首,沒有言語,像是默認了什麼一樣。

「重中之重,是找到一位武聖。」黃小龍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對了,三公主,武聖究竟是什麼樣的境界呢?」

黃小龍出自於落日城,眼界方面,自然狹隘,在黃小龍看來,武王已經是了不得的境界了,武王之上的武聖,黃小龍是連一鱗半爪都不知曉!

聞言,三公主仰望星空,輕聲道。「武聖,又被稱之為『聖人』,是一種神而明之的境界。肉身凈無瑕穢,掌握種種神通。操控風雨雷電,瞬移,自身真氣都可以幻化為兵器刀刃,行雲流水,宮殿山巒,與實物一般無二……」

「武者要成聖,腦域闊度,至少達到玄階十品,才有不到五成的希望……」

「啊?腦域闊度必須達到玄階十品?」黃小龍駭然。

譬如三公主,腦域闊度玄階八品,那麼,也就是說,她的武道上限,其實就是武王,充其量巔峰武王,她要想成聖,就必須打破宿命,將腦域闊度,提升到玄階十品。

如今,黃小龍的腦域闊度,不過玄階五品,距離成聖,更是遙不可及。

「武道艱難啊…」黃小龍有感而發。「追求武道極致,註定一路坎坷,探秘境,尋機緣,與人爭鬥,九死一生……這些,也就罷了,更有腦域闊度,決定武者一生宿命。難!難!難!」

「立地成聖,三千年不死。」三公主微微搖頭,「武道再難,有志者亦會窮盡一生,追求極致,並渴望打破宿命。」

「三千年不死?」黃小龍眼睛一瞪,「武王的壽元,可以達到500年,而武聖,竟然可以活3000年那麼久……嘖嘖…真是讓人心動啊。」

「黃…黃小龍,其實在武聖之上,還有更加恐怖的境界…但這就不是凡人能夠覬覦的了…」三公主將自己對武道的認識,和盤托出。「我也是聽父皇所說,而且,這是一個傳說,或許是真的,或許是假的…」

「什麼傳說?武聖之上又是什麼?」黃小龍倒是聽得津津有味。

三公主整理了一下思路,這才緩緩說道——

「我們生存的這一片大陸,『神域大世界』,無邊無盡,長不知幾萬萬里,寬不知幾萬萬里,人口萬萬億,盛極一時。

十萬年前,天降浩劫!

無數天外隕石,擊穿大氣層,沖向神域大世界!

巨大無匹的隕石與空氣產生遽烈摩擦,焚燒,發出強烈無比的赤炎光芒,比太陽光更要強盛十倍不止。

山河大地,大海高原,帝國王朝,被摧枯拉朽般毀滅。巨大的撞擊力,引發海嘯,地震,火山爆發,地殼崩碎,大陸沉沒,人畜灰飛煙滅。

就在神域大世界即將徹底湮碎消弭之際,眾神降臨!

神光普照,在太陽升起的地方,締造出『神域』。

小部分幸免於難的人族,被眾神納入『神域』之中,得到庇護。

天劫后第十五年,縈繞神域大世界的毒氣,方才消散殆盡,青天白雲重現。

神域,眾神頒布神諭,宣稱,人之一身,大腦是最為神秘的器官,但一般人,對於大腦的開發,僅僅十中無一,尚有超過九成,未能開闢。

眾神將人之大腦,分為——神,聖,皇,天,地,玄,黃,七大等級,每個等級,細分為十品。

眾神舉行人族腦域闊度測試,但凡在神域中,年滿16歲以上,腦域闊度低於地品的人族,盡皆被驅逐,流放至廢墟世界。

並被稱之為『賤民』。

直至八萬年前,被眾神驅逐的『賤民』,在廢棄的大地上,重新建立起家園與國度,不同的族群相繼出現,令一度死了的神域大世界,重新活了過來。

亦有一些被殘留毒氣侵染,亦或者當初沒有進入到『神域』庇難的人族,演化成為了『變種人』,形似怪胎,心智喪失,倒行逆施,殺戮成性。

又有傳說,腦域闊度達到地階的人族,可以去太陽升起的地方,也就是『神域』,那是眾神棲息之地,凡人終其一生,也不能夠到達的地方。成為眾神的僕人,永生不死……」

說完,三公主笑了笑。「當然,這只是傳說,真偽難辨,但在各國邊疆,的確有『變種人』,我天印國,世世代代,亦是在和變異人交戰,阻止它們的入侵。」

………………(未完待續。) 「神域?達到地階腦域,可以進入神域,成為眾神的僕人?那啥…眾神又是什麼幾把玩意兒?」聽完三公主的話,黃小龍有些迷惘,不過很快便是醒過味來。畢竟曾是的撲街寫手,玄幻小說也寫過,對於各種世界觀的設定,那是門清兒。

「也就是說,武聖的門檻是玄階十品腦域,而一旦臻達地階腦域,便都進入神域了。所以留在世俗中的武者,玄階十品腦域便是頂尖存在。」黃小龍一邊梳理著頭緒,一邊說道。「世俗之中,武聖為尊。」

「嗯,武聖睥睨天下,唯我獨尊。」三公主點頭,不過又微微搖頭。「不過關於神域的傳說,不知道是真是假,至少在天印國及周邊各國的史料記載中,還沒有記錄過有誰進入神域。神域到底是什麼樣子,也不得而知。地階腦域的武者,也沒有誰親眼目睹過。」

黃小龍敲了敲額頭道。「且先不去管神域。三公主,目前必須要尋找到一位武聖,讓他出手,幫助你恢復修為。」

這時黃小龍心裡也沒底了。

武聖,作為世俗界金字塔頂端的存在,會輕易出手助一個素不相識的武王么?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句在地球上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至理名言,放在神域大陸,同樣有效。

「黃小龍…」三公主欲言又止。

黃小龍心中一動道。「三公主,有話但說無妨。」

「據說…在天龍國邊境,與其他幾國接壤之處,有一山谷,被稱之為『武聖谷』…其中,盤踞著一位武聖。這武聖,名為『鯤鵬武聖』,並不屬於任何一個帝國,也不屬於大宗,是特立獨行的存在。」三公主訴說起來。「聽說每年,『鯤鵬武聖』都會舉辦一次記名弟子選拔大賽…許多天縱之才,都趨之若鶩。通過選拔的才俊,有兩個選擇…其一,成為鯤鵬武聖的記名弟子;其二,可以請鯤鵬武聖,幫助自己完成一個心愿。」

「哦?鯤鵬武聖?還有這種事!」黃小龍眼睛亮了起來。「三公主,若能通過那『記名弟子選拔大賽』,便能請鯤鵬武聖出手,解開你全身竅穴的封印,祛除你傷體蘊含的毒素,從而讓得你重塑武王金身!」

黃小龍看到了希望。

三公主卻是囁嚅道。「可…黃小龍,那『武聖谷』,位於天龍國邊境,距離天印國萬里之遙,我們…我們能否安然離開天印國,亦是未知之數,更遑論去那『武聖谷』…算了,黃小龍…你,你還是提前結束皇城煉心,回弦月宗吧……我在皇城內隱匿起來,等待父皇與國師歸來…」

黃小龍揮了揮手,眼神閃爍,似乎是做出某種決定。「三公主,皇城煉心,為期一年,宗派將我們這些新秀放養,任由我們去磨礪…這次皇城之亂,也算是難得的考驗吧。我若提前返回弦月宗,便是知難而退,皇城煉心也不圓滿…因此,我要……迎!難!而!上!嘿嘿嘿,去天龍國邊境吧!去『武聖谷』,見一見鯤鵬武聖!」

「真要去?」三公主美眸睜大,不可思議的看著黃小龍,仔細觀察,發現黃小龍絕非兒戲,一臉認真嚴肅的表情。

要知道,三公主曾經身為武王,亦是鮮有出國,偶爾歷練,也不過只是在天印國邊境。如今黃小龍口口聲聲要帶三公主去武聖谷尋那鯤鵬武聖,這可是要跨越天龍國廣袤疆域的遠行啊,趕路至少都要好幾個月,路途之中,亦兇險莫測,潛伏著諸多不可測的危險。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難得有次歷練的機會,距離皇城煉心結束,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閑著也是閑著,這便去天龍國邊境吧!」黃小龍興緻盎然,打了個響指,「目的地——武聖谷!」

其實黃小龍如斯決定,一方面是為了助三公主修為恢復舊觀,重現天驕神女的風采,另一方面的確也是為了自己歷練,他的劍意和刀意,必須要不斷的磨礪,才會愈加鋒芒畢露,武者在危險的環境中,才有可能爆發出生命最深層次的潛力,甚至打破宿命,提升腦域闊度。

另外嘛,對於直播效果來講,遠赴天龍國,去迎接未知的挑戰,也會讓直播間的書友們看個過癮。

直播內容必須要刺激才行啊!不斷去冒險,不斷去挑戰,不斷刷新道德底線,呃——拒絕平淡!

黃小龍的書名可是『玄幻世界大冒險』啊!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三公主美眸微亮,低聲輕喃,重複著黃小龍的話,不斷咀嚼著這句話的含義,似乎這句話,與她如今的際遇,十分契合,讓得她頗有感觸,抬頭道。「黃小龍,你說的話,真是寓意深遠,發人深省…我們天印國文采最風-流的大儒,也說不出如此深刻,一針見血的話來…」

「哈哈哈哈~~~我可是個文藝青年。」黃小龍笑道。「好了,三公主,你先休憩一會兒,天亮之後,我們離開這裡。然後…秘密逃離天印國皇城!那啥…去天龍國的路,你是知道的吧?」

「嗯…」三公主點頭,旋即一蹙眉。「可是…如今大哥一定調派重兵把守城門,更是會在皇城內嚴密搜捕,我們很難全身而退,離開皇城…」

「這個包在我身上。」黃小龍一臉笑意。

三公主對黃小龍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信任感,這幾日,她身心憔悴,身上又有傷,很快便感覺倦意如潮水般湧來,雙眼沉重得像是灌了鉛。

她也不扭捏,當下便是在篝火堆旁,和衣而睡。

幾個呼吸之後,就沉沉睡去。

能夠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睡去,足以說明,三公主對黃小龍的信任,已是無以復加,幾乎已經沒有任何戒心,將黃小龍視為了最親近之人。

黃小龍看了三公主一眼,此刻的她如同睡美人一般精緻美麗。

「放心吧,我會帶你遠走高飛,去天龍國邊境的武聖谷,尋那鯤鵬武聖…當你重回天印國的一天,一定風華絕代,女王歸來!」黃小龍低聲道。旋即收斂心神,盤膝而坐,腦筋運轉起來。

『媽蛋,當務之急是離開皇城。不過,以我和三公主現在的樣子,一旦走出這片山林,無異於是自投羅網……』

黃小龍凝神片刻,忽然想起一物——

「人皮面具?以前看古龍大師的武俠小說,反派老是佩戴著人皮面具,魚目混珠,讓人防不勝防——」

心念及此,黃小龍打開系統商城,搜索『人皮面具』,一段詳盡的描述,登時彈出——

【人皮面具,乃是傳說中的一種易容工具,將之套在頭上可以變換面目,喬裝他人,武林中許多高手皆擅此道,在江湖上行走時廣泛使用。在古龍『武林外史』中,王憐花便是製作人皮面具的高手……其製作出來的人皮面具天衣無縫,破綻難尋,為此中神品。】

兌換一張人皮面具的價格,乃是10w直播積分,並不算昂貴。

黃小龍甄選了兩張,這兩張人皮面具,皆為男性的模樣。

黃小龍是準備讓三公主改頭換面,喬裝成一個男子,這樣暴露行藏的風險便是大大降低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