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之前,于飛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容量達到了百分之九,但因為于飛白天融合了四十八枚冰晶,修為實力增長迅速,這個比例有所下降,變成了百分之七。

如今,于飛專心修鍊,心無雜念,體內四重天真元在快速轉化為五重天真元,氣海之中一共出現七個轉元漩渦,同時工作,效率大增。

一夜時間眨眼過去,于飛計算了八個小時內的工作效率,五重天真元的佔有率從百分之七提升到了百分之十一,上升百分之四。

接下來的八個小時,于飛繼續修鍊,直到體內五重天真元達到百分之十五,他才停止。

此刻乃是下午四點左右,于飛從第二區域返回第一防線,去了另一座冰山。

這裡的情況與前一次那座冰山基一致,一頭六重天巨獸率領四頭五重天巨獸,以及十數頭四重天巨獸,把守這一關。

冰蟬在這座冰山上,同樣發現了十枚冰晶,似乎五座冰山的格局完全一致,連同冰晶數量都保持著完全一致。

于飛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一次僅用了不到三個小時,就取得了十五枚冰晶,其中六重天冰晶兩枚,另外在山頂收穫冰玉一枚。 【求推薦票、月票,鞠躬感謝訂閱和打賞的筒子們,鞠躬感謝給青燈投票的兄弟姐妹們!】

【還沒有充值vip的朋友們,請看作品相關,無醉親自給大家整理了詳實的起點攻略,希望對大家有幫助-()想要充值支持無醉的朋友們,可以按照攻略來操作,最後,真心感謝大家的厚愛,無醉一定會用十二分的努力,回報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

見到二子怒氣沖沖,要去找那個趕屍匠火拚,隊伍里的眾人都是滿心擔憂。

泰岳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拉住二子的驢子韁繩道:「現在還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要這麼衝動,到時候真的惹到人家了,恐怕他們三個就真沒救了。」

「我艹,這個事情還需要弄清楚嗎?難道還不夠清楚嗎?除了他還會有誰?」二子從驢子上跳下來,滿心火大地看著泰岳問道。

「就算是他,那你有什麼證據?你知道這香毒是怎麼回事嗎?」泰岳皺眉看著二子問道。

「我管他怎麼回事,我只要他把解藥交出來就行了。」二子蠻橫地說道。

「他要是不交呢?」泰岳冷眼追問。

「那我斃了他!」二子狠聲咬牙道。

「你以為你斃了他就沒事了嗎?這裡是苗疆,趕屍匠都有一定的威望,你要是無緣無故殺了他,引起那些苗人憤怒,一起圍攻我們,你覺得你一把****,可以保護我們大家嗎?」泰岳皺眉看著二子沉聲問道。

二子聽到他的話,不覺一愣,接著有些泄氣地揮手道:「那照你說,他娘的,到底要怎麼辦?!」

「先冷靜分析情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再想辦法,不要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那樣反而容易出事。現在他們三個雖然中毒了。但是還算不是致命,還能熬一會的,我們還有時間的,你不要先自亂陣腳。」泰岳冷靜地說完話。轉身對我們招呼了一下,讓我們一起把黑月兒三人搬到驢子上。

「先把他們轉移到安全清靜的地方。」這時候,由於二子陣腳已亂,泰岳儼然取代了隊伍的指揮權。

大家這時候也都認同泰岳的話,於是一起動手。將三人扶到驢背上,然後一起把他們帶到了前面的小山頭上,把他們妥善安置了之後,大家才一起坐下來,分析情況。

「日月輪還香,這個東西,確實是苗寨之中罕見的奇毒,一般外人都不知道。書友上傳更新我在苗疆活動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種奇毒,以前也只是偶爾聽說過,」大家坐下來之後,周近人首先皺眉抽煙說道。他說完話,眯眼看了看泰岳,眼神里浮起了一絲疑惑。問泰岳道:「泰岳兄弟,你是怎麼知道這種奇毒的?莫非你以前見到過這種奇毒?」

聽到周近人的話。大家這時候不覺也是頓然醒悟,都是有些疑惑地望向了泰岳。

二子更是皺眉看著泰岳道:「對啊。我怎麼忘記這個事情了啊?哥們,你今年多大年紀?不比我大吧?你是怎麼知道這種奇毒的?」

泰岳聽到二子的話,冷笑了一聲,抬眼看了看大家,接著才淡淡道:「以前我專門在雲南邊界那邊抓毒販子,什麼山頭都鑽過,跟當地的苗族老鄉更是熟得不能再熟,你說我會不知道這種奇毒嗎?我可是在那邊呆了十幾年,九死一生才活下來的。」

大家聽到泰岳的話,都覺得有理,不禁都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這毒怎麼解嗎?」二子有些頹唐地看著泰岳問道。

「不知道,蠱毒和尋常的毒藥不同,每一種蠱毒都需要不同的解藥才可以,一般只有下毒的人才會解毒。要解毒,就得找到下毒的人,不對症下藥,很難解。」泰岳說著話,心情也變得凝重了起來,不自覺也點了一根煙,悶頭抽了起來。

「泰岳兄弟說得沒錯,這毒確實要找到下毒的人才行的,」張三公點點頭,對泰岳的話表示贊同。

大家聽到他們兩個的話,不覺都是心情沉重,一時間不知道該再說點什麼,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照我說,」沉默了片刻,婁晗微微皺眉看著大家道:「現在我們除了給他們解毒之外,還有一個選擇。」

「什麼選擇?」大家聽到他的話,以為他有解決的辦法,不禁都滿懷希望地向他看了過去。

「這個選擇就是丟卒保車,」婁晗說著話,眼神有些陰翳地皺了皺眉頭道:「他們三個人,原本也沒什麼太大的作用。黑月兒一心尋仇,本身就是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惹出事情來。那兩個老道也不是省心的角色。現在他們三個都中了毒,這就說明是遭了報應了。我覺得我們不如直接把他們丟下好了。我們儘管做我們的事情,不用管他們,這樣反而少了累贅。你們覺得怎樣?」

眾人聽到婁晗的話,一開始難免心裡覺得這樣做太過不近人情,但是低頭想了一下之後,居然大多數都持同意的態度。別人先不說,周近人第一個就無聲地點了點頭,張三公也是微微頷了頷首,就連泰岳也是無聲地抬眼看了看天,抽了一口煙,表示投棄權票。

二子這時候,總算是良知沒泯滅,支吾了半天,丟下一句話道:「我覺得這樣太沒情義了。我畢竟是隊長,得對他們負責才行。」

不過,畢竟二子心裡也有些贊同婁晗的話,所以他說話的氣勢就不是那麼強硬,話語說到最後,幾乎低弱地讓人都無法聽到了。

我見到二子的樣子,不覺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覺得這傢伙到底是沒有明確的立場,容易被人慫恿,自己做為隊長,一點主見都沒有。

「喂,方曉,你覺得這個事情怎樣?」這時候,婁晗見到大夥基本都同意他的說法了。只有我還沒有表態,於是就挑著眉毛看著我問道。

「我不同意你們的做法,」我看了看婁晗。果斷否定了他的說法,同時起身對他們道:「不過,你們怎麼選擇,那也是你們的自由。你們要是真的嫌他們麻煩。那你們就先前進吧,我留下來照顧他們。他們體內的毒,我想辦法給他們解。這種日月輪還香我也曾經有所耳聞,也不是什麼特別稀罕的毒物,只要找到兩樣東西。也就可以解了。」

「哎幺,小祖宗唻,原來你知道怎麼解這個毒,你怎麼不早點說呢?害得我白擔心這麼久!」二子聽到我的話,率先起身,抓著我的手臂問道。

「呵呵,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而且。」我說到這裡。瞥眼看了看婁晗等人,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也想看看大家的江湖情義到底是怎麼樣子的。沒想到,一下子就探出底來了。」

婁晗等人聽到我的話,不覺都是羞得面紅耳赤。婁晗幾乎是有些惱羞成怒地站起身。渾身微微顫抖著瞪著我道:「好小子,你有種。故意耍我們是吧,我希望你不要後悔!」

婁晗說完話。甩手轉身向著樹林裡面走去了。

「額,我再去看看他們三個人的情況,」這時候,張三公也老臉掛不住,於是有些頹唐地起身,顫巍巍地挎著藥箱,給黑月兒他們檢查去了。

「嘿,方曉,哈哈,果然好樣的,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你真是讓我越來越感到驚喜了。」周近人倒是臉皮夠厚,居然是面不紅心不跳地對我豎了豎大拇指,接著才轉身去找婁晗說話。

他們三人離開之後,泰岳又悶頭抽了一口煙,接著卻是站起身有些疑惑地看著我問道:「你真的可以解這個毒?」

「可以試一下,」我看著他點頭道。

「哦,你果然出乎我的意料,」泰岳說著話,皺眉沉吟了一下,看著我問道:「那你也應該知道這毒是怎麼下的了?你知道他們三個是怎麼著的道嗎?能說給我聽聽嗎,說實話,這個事情,我一直也感到很好奇。」

我聽到泰岳的話,抬眼看了看他,發現他肩寬背厚,國字臉,劍眉星目,獅鼻厚嘴,面相正義剛強,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無形中有些親切,不覺對他點點頭道:「我大概推測了一些情況,也不知道真假,你們想聽的話,我就說。」

「說,」泰岳說著話,給我遞了一根煙。

「對,說說看,」二子半路把泰岳手裡遞過來的煙截了過去,一邊點著,一邊對我說道。

「說吧,猜測也沒事,其實我心裡也有些猜測,只是不太靠譜,所以一直沒說。」泰岳說著話,瞪了二子一眼,又給我遞了一根煙。

我點了點頭,接過煙,點了起來,然後讓他們兩個一起坐下來,這才折了一根樹枝,在地面上畫了一個方框道:「假設這毒確實是那個趕屍匠下的,那麼,其實合理的解釋也是有的。」我說著話,指指那個方框道:「你們看,這是我們昨晚住的客棧前堂。昨晚那個趕屍匠來了之後,在前堂住著的人,正好是我、泰岳、還有他們三個人,所以,如果那趕屍匠是通過那女屍給我們下毒的話,那中毒的人,應該就是住在前堂的這幾個人。」

「你是說,那毒是從女屍身上散發出來的?」二子聽到我的話,有些意外地看著我道:「我們不是也都接觸過那個女屍嗎?怎麼偏偏他們三個中毒了?」 (三更送上,感謝以往生活、朱家大少001的月票,繼續求訂閱,求推薦支持。)

至此,于飛體內的冰晶數量已攀升至一百七十四枚,其中六重天冰晶就多達十三枚。

晚上,于飛趕回冰洞繼續修鍊,每次修鍊時間長達十六個小時,五重天真元佔有率提升百分之八。

修鍊十六個小時后,于飛又趕往第三座冰山,繼續收集冰層下巨獸死後留下的冰晶,奪取活著巨獸體內的冰晶,用來完善自己的萬獸不滅體。

每收刮一座冰山,于飛就能得到十五枚冰晶,其中六重天冰晶兩枚,還有一枚冰玉。

此後,于飛便開始長達十六個小時的專心修鍊,努力提升五重天真元的佔有率。

周而復始,于飛連續循環四次,將四座冰山上的冰晶全部融入穴道之內,使得修為實力又有了一次明顯的提升。

至此,四天時間一晃而過,于飛體內的冰晶總數達到了二百一十九枚,其中六重天冰晶十九枚。

隨著冰晶數量的增多,于飛的修為實力在不斷上升,而百花爭春圖內六女的修為上升速度則無法相比。

這時候,夏新竹已經達到五重天巔峰境界,丹影虹與莫寒香都提升到了五重天境界的後期,金燕則達到了六重天境界的中期。

從修鍊之初到此刻,已經五天過去,于飛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容量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四十五,距離百分之五十已經很近。

這是于飛第一次距離五重天境界如此之近,他已經連續修鍊十六個小時,殘風與伍思琪早已筋疲力盡,于飛只得暫時把二女收回儲物空間,專心與秋雨等六女繼續修鍊。

一直以來。于飛都一心二用,雖然效果很不錯,但卻從未真正專心致志的靜下心來好好修鍊百花聖心訣。

如今,于飛心無雜念,進入了空靈境界,百花聖心訣讓他與秋雨等六女之間產生了微妙的心靈感應,好似心心相印,在這一刻七人思緒相通,彼此的百花印記交織在一起。

如今的百花園中。連同於飛的那朵桃紅,已經有十四朵花兒盛放,百花爭春圖的封印正在逐步解開。

于飛不知道百花爭春圖到底有幾重封印,但是于飛明白,僅第一重封印就分為一百個小封印。需要百花齊放,才能完全解開第一重封印。

如今,百花爭春圖已解開十四個小封印,尋找到了十三位百花仙子。

百花爭春圖內,六女彼此之間有著特殊的聯繫,那是百花仙陣的諸多妙用,六人可隨意組合。演化諸多陣勢。

同時,六女的百花印記全都同時匯聚在於飛的腦海里,如一朵朵花兒在靜靜的綻放,爭奇鬥豔。只為博取他的憐愛。

百花門的這件先天重寶蘊含著諸多玄妙與秘密,于飛有種直覺,將來此物會給他帶來無窮的麻煩,也會是他對抗先天高手的手段之一。

藉助六女的協助。于飛體內的五重天真元終於達到了百分之五十。

那一刻,于飛氣海之中出現了一個青紅相間的真元漩渦。體積之龐大,比六女的六個漩渦加起來都還要大上幾倍。

這個漩渦剛一產生,就開始自動轉化體內的四重天真元,且速度驚人,效率比六女齊心協力都快上三至五倍。

于飛從四重天晉陞五重天,體內真元需要八倍壓縮。

正常情況下,于飛若不受身體限制,體內四重天真元完全轉化為五重天真元,容量僅為百分之十三而已。

如今于飛身體受限,需要體內五重天真元容量達到百分之五十,方能自行轉化,這裡面就涉及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正常情況下,于飛修鍊到四重天巔峰境界,體內四重天真元經過八倍濃縮,品質相應提高,可轉化為五重天真元后,容量僅剩下不足百分之十三。

如今,于飛的情況變成了真元容量不足百分之五十,就無法形成轉元漩渦,無法穩固在五重天境界。

換言之,就算于飛體內所有四重天真元全部轉化為了五重天真元,但容量達不到百分之五十,轉元漩渦無法凝聚,就始終無法穩固在五重天境界,終將退回到四重天境界。

要想五重天真元達到百分之五十,就必須在四重天巔峰境界的基礎上增加四倍的修為,這絕對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這裡提到的百分之五十,乃是五重天真元在體內的容量佔有率。

于飛眼下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就達到了百分之五十,而剩餘百分之五十的真元,全都是四重天真元。

依照兌換比率,于飛若將剩餘四重天真元全部轉化為五重天真元,到時候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容量,將達到百分之五十七。

隨著轉元漩渦的凝聚,于飛的身體產生了極大變化,就像一個無底洞,開始瘋狂的吞噬島上的玄寒之氣。

那一刻,于飛腦海中的冰魂開始轉動,第二區域內寒氣驟降,累積無窮歲月凝聚而成的厚厚冰層開始融化,數不盡的玄冰之氣湧入于飛體內。

剛一步入五重天境界,于飛修鍊的玄冰九裂就步入了第三重玄冰三裂的境界,體內的冰玉神脈得到了進一步強化,經脈容量又增長了一些。

提升一個境界,上了一個檔次,于飛的肉身就能得到更好的強化,無論是萬獸不滅體,還是其他法訣,都在共同強化他的身體。

這一次,于飛一口氣修鍊了三天三夜,將此前的累積全部消化吸收,整體實力比起以往提升了至少五倍,對於力量的運用與駕馭,也比四重天境界時,高出了幾個層級,完全達到了另一種境地。

島上寒氣進入于飛體內,轉化為龐大真元,讓他在靜心修鍊三日後,體內的五重天真元達到了百分之七十,已經屬於五重天後期境界。

于飛氣海之中,那青紅相間的漩渦一直在高速運行,體外湧入的靈氣與寒氣被迅速轉化為真元,讓于飛的修為實力一直處於上升過程。

八天時間,于飛完成了一次飛躍,強大的自信心讓他臉上露出了從容淡定的神情。

破冰而出,于飛站在風雪裡,感覺第二區域乃至第一防線以外的區域,寒氣都驟減三倍,那是因為大量寒冰被他吞噬吸取,造成了氣溫上升。

夏逸風早在兩日前就已經驚醒,一直守在於飛修鍊的冰洞附近。

九霄神劍 「你晉陞五重天境界了?怎麼看上去不像啊。我就站在你面前,也看不透你眼下的修為境界,真是怪事。」

于飛笑道:「那是因為我收斂了氣息,現在你就能看出我的境界了。」

于飛釋放氣息,五重天境界的氣勢顯露無疑,比起當初的四重天,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強大得讓夏逸風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明明只是五重天境界,但卻能讓六重天巔峰境界的夏逸風都忐忑不安,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光芒閃爍,秋雨、金燕、夏新竹、丹影虹、齊曼雪、莫寒香六女同時出現,圍繞在於飛身邊,仔細打量著他如今的修為情況。

「終於晉陞五重天境界了。」

秋雨臉上掛著激動的微笑,心中卻是感慨無比。

齊曼雪深有體會,笑罵道:「以後就不會老是被他折騰了。」

這方面,齊曼雪體會最深,金燕、夏新竹、丹影虹、莫寒香反倒沒有太大感覺。

于飛含笑看著眾女,金燕已經是六重天中期,接下來夏新竹應該很快就能突破六重天境界,秋雨和齊曼雪也都有望晉陞。

丹影虹與莫寒香修為實力稍弱,還需要時間累積。

「下一次晉陞六重天境界,估計又會費很大力氣。」

于飛此言惹來秋雨和齊曼雪一陣白眼,他才剛晉陞五重天,就想著六重天境界,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誠心想要折騰眾人。

夏逸風道:「走吧,我們現在就去第三區域。」

停留了八天,裡面情況如何不得而知,大家都想早點進去,生怕錯過了精彩好事。

于飛二話不說,帶著大家直奔第二防線,很快就來到了冰河附近。

這裡的河水冰寒刺骨,沒有六重天修為根就承受不起。

于飛把眾女收入百花爭春圖內,僅把金燕留下,畢竟她已經是六重天中期,應該親身體會與磨練一下。

于飛讓夏逸風開道,金燕隨行,他則站在岸邊沒有下水。

刺骨寒冷的河水讓夏逸風和金燕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這冰河上空無法飛行,只能從河中游過去,而河面寬達一公里,這千米距離也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夏逸風乃六重天巔峰境界,雖然河水冷徹心扉,但卻對他構不成太大威脅。

金燕的情況有點特別,她曾在火焰島上服下陰泉果,那是罕見的千年靈果,蘊含著極陰之氣,對玄寒之氣有著一定的吸引力。

此刻冰河之中大量寒氣湧入金燕體內,試圖冰封她的身體,誰想卻因為陰泉果的關係,反而被轉化為了一股純正的陰柔真元,大大補充了金燕的真元消耗,讓她在無意之中修為大增。 顛倒金銀花。。。。。。。。。。。

我說完話之後,抬頭大有深意地看向了泰岳。

說實話,其實自從進入苗疆之後,我就對泰岳的身份一直有些懷疑。他給我的感覺太熟悉,讓我不知不覺把他和我記憶中的一個人影重合了起來。我知道自己的這種想法有些荒謬,但是,現在發現他居然連劇毒都不怕,禁不住就覺得或許,我的想法是對的,他和我記憶中的那個人搞不好還真是同一個人。

那傢伙之前不是就易容冒充過趙山嗎?這次他又為什麼不能冒充泰岳呢?現在唯一解釋不通的就是找不到他冒充泰岳的理由而已。

不光是泰岳,其實就是那個心思細膩縝密,又略顯陰狠的婁晗,也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他的身影,有時也讓我禁不住聯想到一個舊識。

隊伍裡面一共十個人,昨天去了烏老三,現在餘下的人之中,趙天棟、吳良才、黑月兒、張三公、周近人五個人身份都是明確的,是沒有問題的,只有泰岳和婁晗一直讓我有些迷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