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丹軒眼神里變得鮮紅如血,他望著前方的溫子鵬,一股濃烈的殺意瀰漫開來,在這股殺意之下,溫子鵬早已經嚇怕了膽!

「你,你,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溫子鵬感覺腿腳發軟,先前那股囂張的氣焰已然消失不見了,他朝後爬著,看著丹軒就像是看著面前催命的閻羅一般!

「怎麼,這就害怕了?先前那般氣勢哪裡去了!你們這種人渣,本就應該早些消失!」話音落下,丹軒忽地動了,整個人就像是一道影子閃了過去,掌風驟然斬下,溫子鵬似乎都沒有發出一聲哀嚎,便徹底斷了氣!

所有人都傻了!然而,丹軒了結萬溫子鵬的性命之後顯然還不打算罷休,他身影一閃,便已然出現在了大坑之前,單腳踏在溫華鏢的胸膛上,周圍圍觀的眾人恍惚間似乎看到丹軒的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弧度,然後腳上驟然用力,竟是嘭的一聲,直接將溫子鵬的胸膛踩塌了下去!

三條人命,堂堂溫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者,連帶著溫家最為突出的兩大天才人物,竟然短短的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均是斃命而亡!所有人望向丹軒就像是在看最為兇殘的魔鬼一般,這樣的人,簡直就是可怕至極,短短時間,竟然將三條鮮活的人命全部斬殺,堂堂溫家何嘗受到過這等屈辱!

可是,此時身處場中的溫家之人,卻是誰都不敢上前繼續叫囂,甚至連一句辱罵的話都不敢說出口!面對如此兇狠的對手,即便是平日里白沙城中最為囂張的家族,如今也變得如同綿羊群一般,面對一頭兇殘至極的野狼,只有任狼宰割的份,卻是一個屁都不敢放!

看台上,副旗官裴正整個人都傻了!他獃獃地望著丹軒,感覺汗毛都立起來了,這樣一尊殺神,怎麼就能莫名其妙出現在這白沙城中,此人到底什麼來歷!裴正相信,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是籍籍無名之輩,他出現在白沙城,不會是有什麼其他的目的吧?

裴正越想越覺得脊背發涼!

周家的陣營之中,周家姐妹也都徹底傻眼了,在比試開始之前,誰能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令人驚悚的後果!尤其是周慕晴,她那雙美眸盯在丹軒身上,眼淚卻不知怎麼的就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因為他知道,周家得救了,因為這個人的存在,周家真的得救了!

「姐,你怎麼哭了?」周慕雨忽地挽住周慕晴的手臂,一臉關切地問道。

周慕晴輕輕抹去眼角的淚珠,忽地擠出一絲微笑,道:「沒事,姐姐是太高興了!惡人終有惡報!老天的眼睛還是雪亮的!妹妹,以後,你還會叫龍公子是掃把星嗎?」

一提到這茬,周慕雨俏臉上忽地一紅,她眸光一轉,掃了一眼高台上的丹軒,卻感覺羞愧得整個身體似乎都泛起了紅色!

「姐姐,你休要取笑我了,龍,龍公子為我周家儘力幫忙,哪裡是什麼掃把星,分明是我周家的救星嘛!」周慕雨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周慕晴輕輕摸了一下周慕雨的鼻子,笑道:「知道錯了吧,今日回去,一定要好好給龍公子道歉才是!」

「知道了!」周慕雨微微一笑,眼眸掃了一眼自己的姐姐,道:「姐姐,你,好像一直都知道他有些不凡似的,這個龍公子隱藏這麼深,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什麼了?」

說到這裡,周慕晴微微一怔,然後卻是緩緩搖頭道:「其實姐姐也沒有想到,這個龍公子還真隱藏的極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救下這個人,姐姐就一直有種直覺,這個人好像不是普通人,沒想到姐姐這種直覺竟是真的!」

說這話的時候,周慕晴的目光一直盯在丹軒的臉上,唇角竟是不自然地勾起一抹弧度。

周慕雨瞟了一眼高台上丹軒那張俊朗的臉,然後又望了一眼自己姐姐那好似桃花一般的臉,忽地掩嘴笑道。

被笑聲驚醒,周慕晴臉上微微一紅,皺著柳眉瞪了周慕雨一眼,道:「死丫頭,你笑什麼!」

周慕雨調皮笑道:「姐姐,我倒是覺得你和這個龍公子很是般配,反正你又不喜歡那個溫子城,這白沙城中的天才人物們你又一個都不給好臉色,唯獨這個龍公子,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不說,還對於很有好感,妹妹看,倒不如你們二人成做一對,豈不是皆大歡喜嘛!」

周慕晴一聽這話,臉色都紅到脖子上了,一把掐過周慕雨的手臂,嗔道:「你,你個死丫頭,就知道瞎說,人家,人家豈會看上你姐姐……」

「呦呦呦!」周慕雨一聽,再看向自己姐姐一臉桃花的模樣,卻是再次忍不住偷笑起來,越看丹軒越像是自己的親姐夫! 周家府邸,丹軒被周家護衛們簇擁著推進府內,周圍盡都是歡呼吶喊聲,周家這次劫後餘生,其實全部都是丹軒的功勞,如若不是丹軒出手,就以溫家的手段,恐怕即便白紫苑替周家贏了約戰,恐怕也難逃溫家的魔爪厄運!

不過,好在事情皆大歡喜。

人群之後,周家姐妹與周玄武面朝著被簇擁著的丹軒而立,周慕晴美眸盯在丹軒身上,眼神里的光芒明顯有異樣。

周慕雨眸光在她身上轉了一圈再次掩嘴偷笑了兩聲。

「好了好了!龍公子身上還有傷,你們不要這麼鬧了,都退下去吧!」半晌之後,周玄武看出了丹軒表情中的尷尬,乾笑道。

周府下人們這才退下去,但是一個個人的臉上仍舊掛著意猶未盡的表情,他們互相比劃描述著丹軒當時在約戰台上的動作,那表情,就像是在說自己崇拜的人一般,很多周府的小丫鬟根本都把丹軒當作了傾慕的對象,加上丹軒外表俊朗,又有如此驚世駭俗的實力和天賦,更是讓這些正值花季的少女們傾心不已。

而且,經此一戰,丹軒卻也難免成了整個白沙城的熱點話題,誰都知道周家出現了一個姓龍的公子,天賦和實力更是超越白沙城所有天才人物,是個了不起的人!

因為劫後餘生而興奮不已的下人們退了下去,周玄武與周家姐妹這才得空湊到丹軒身前,周玄武面色有些尷尬,望著丹軒像是一個曾經做錯過事的孩子一般撓了撓頭,然後拱手道:「龍兄,前些日子是我周家怠慢了你!那些不好的話還請您不要往心裡去!您這是不計前嫌,幫助我周家破此強敵,真的是讓我很是感動,還請受玄武一拜!」

說著,周玄武就要躬身朝著丹軒深深一拜,然而,剛剛要拜,雙臂卻忽然被丹軒給托住了,周玄武有些詫異地丹軒。

丹軒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道:「周兄不必如此,這般做法也是我理應有如,你們兄妹是我龍某人的救命恩人,無論如何,你們周家有難,如若我不在此時施以援手,那可就真是於理不容了!」

聽到這話,周玄武感覺心中溫暖,很明顯,丹軒是個有情有義之人。而位於周玄武身後的周家姐妹,周慕晴倒還好些,倒是周慕雨,心中卻滿是羞愧,先前時候,就是她對於丹軒橫豎看不慣,還帶頭說丹軒是掃把星,給周家帶入霉運,如今這個時候,周慕雨卻感覺臉上羞愧得發燙,連眼睛都不敢看上丹軒。

感受到有人偷偷扯自己的袖子,周慕雨偏頭一看,卻是自己的姐姐在朝著自己使眼色,她豈會不明白自己的姐姐的意思,那是要讓自己去給人家道歉,這是她答應過的!

雖然心中無奈,但是周慕雨還是兩步走近丹軒,眼眸一轉,眼神里似乎泛起一股精靈勁兒,躬身一拜,道:「姐夫,先前是慕雨有眼不識泰山,對不起了,姐夫,您會原諒把我這個小姨子的吧?」

周慕雨這一系列的稱呼,把丹軒與周玄武都搞蒙了,什麼姐夫啊? 總裁老公,寵翻天 小姨子的?這都哪跟哪啊!丹軒和周玄武還沒反應過來,但是周慕晴卻一下子反應過來了,臉噌的一下就紅了,連雪白的脖頸都紅了起來,兩步上前,卻是一把捂住周慕雨的嘴,道:「這個,她,她喝多了,龍公子,你千萬,千萬不要多想!」

說著周慕晴就拉著周慕雨趕緊離開這裡,她感覺自己已經沒有臉再待下去了。周慕雨被姐姐強拉著離開,卻還不忘掙扎開,朝著丹軒大喊道:「姐夫,你還沒說原不原諒我這個小姨子呢……啊……啊!」

伴隨聲音之後的是一聲哀嚎,很顯然,是周慕晴為了阻止周慕雨,一定使用了非常手段,不是掐胸應該就是擰胳膊,總之,聽周慕雨這殺豬宰一般聲音,著實讓人心神蕩漾啊……

周家姐妹離開了半晌,周玄武與丹軒才有些反應過神來,周玄武目光在自己兩個妹妹消失的背影和丹軒臉上遊走一圈,已然明白方才周慕雨話中的意思,不禁放聲大笑,道:「好好好!龍兄,不知你覺得我妹妹慕晴如何啊?」

丹軒眉頭微皺,他自然明白顯然周慕晴的反應和周玄武話中的意思,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慕晴姑娘,清弱柔美,又是大家閨秀,自然有很多人傾慕!我龍某人是個閑散之人,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恐怕配不了慕晴姑娘!」丹軒這是實話實說,他對於周慕晴只有對於對方救命之情的感激,其他的,他根本已經沒有了那顆心!

想到這裡,丹軒不禁想起了他些仍舊留在世俗界的女人,只要聖塔的人還不知道自己沒有死,以他們的高傲,傅涵瑤、姬翎她們都會是安全的!

可是但凡是秘密,就沒有永久的秘密,只要丹軒還想報仇,終有一天,自己沒死的消息定然會傳入聖塔,到時候,保不齊這些卑鄙無恥的傢伙會對她們做些什麼!

現在丹軒還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日後,他一定要想出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讓聖塔的人即便再卑鄙也無濟於事!

周玄武神情一暗,不禁有些失望,傻子都能看出丹軒的巨大潛力,如此年輕,卻能擁有這等實力,將來這等人的成就絕對是無可限量,如若能把這樣的人留在他們周家,周家依附這樣一個有能力的人存在,相信將來白沙城中也不會再有人敢打周家的主意!

可是以丹軒的態度來看,顯然對於自己這個妹妹並沒有多少男女感情,更多的卻只是對於救命之恩的感激而已。

「這樣啊……那龍兄你今日也有些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回頭我讓下人們給你送些飯食過去,還是那句話,多謝龍兄解我周家生死之局!」周玄武很有禮貌地拱手道。

丹軒拱手回禮,道:「周兄言重了!」 望著周玄武離開的背影,丹軒臉上泛起一絲微笑,不過他隨即想起,今日,周家那位老爺子應該快醒過來,本想提醒一下周玄武,可是剛要開口,卻見對方已經走遠了,只得嘆了口氣。

反正也沒什麼大礙,周家老爺子也不可能沒有人看著,自己也是多慮了!想到這裡,丹軒便有些釋然了,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房間之內,丹軒盤膝而坐,意識沉入玄氣海中。

此時,丹軒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的傷勢要比之前好上太多了!這一切變化的原因都是因為天魔之冕的結果!

丹軒的意識專註於緩緩旋轉於氣海上空的天魔之冕,這個毫不起眼的破銅爛鐵,竟然每每在關鍵時刻可以救下丹軒的性命,似乎,只有在丹軒面對生死壓力的時刻,這個天魔之冕才會忽然加速轉動,蘊含在冕內的龐大能量才會逸散而出幫助自己度過困境!

這一次,同樣是這樣,先前如若不是在重壓之下,天魔之冕忽然加速旋轉,修復自己的傷勢,丹軒也斷然不可能一瞬間實力暴漲,將溫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丹軒能夠感受到天魔之冕內蘊含的龐大的能量,如今在冕身之上,只有兩顆天魔舍利存在,代表著金和火!如若按照紅色石頭裡的那個靈魂所言,原有的天魔之冕上存在金、木、水、火、土五可天魔舍利,剩下水、木、土三枚天魔舍利,如今藏在何處,丹軒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如若有一天可以將天魔之冕的五顆天魔舍利集齊,那麼自己是不是就擁有了可以對抗整個聖塔的實力了呢?

這一點,丹軒並不敢肯定,但是,一旦集齊五顆天魔舍利,他有種直覺,到那個時候,自己如若能夠掌控天魔之冕的威力,恐怕到時定然會是毀天滅地般的能量!

丹軒也期待著那一天,或許到那個時候,自己便可以將整個聖塔從魔域內連根拔起,為自己曾經逝去的親人報仇雪恨。

此時房間之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龍公子,你在嗎?」

聲音是女子的聲音,聽上去像是芮兒的聲音,丹軒將意識從玄氣海中收回,輕輕吐出一口濁氣,這才睜開眼眸。

起身打開房門,只見芮兒正拎著一個食盒,雙眼放光地望向自己。

「進來吧!」丹軒淡笑道。

芮兒連忙跟了進來,一邊將食盒中的飯菜端出來放到丹軒身前,一邊笑著說道:「龍公子,我們家少爺讓我給你端些吃的來,還都熱著呢,你趁熱吃!」

丹軒微微點頭,其實到了他這個實力,對於食物的依賴已經微乎其微了,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數月乃至半年都不用吃飯,單靠修鍊的靈氣補充便可讓身體不會出現任何狀況,修鍊一圖本就是逆天而行,越是修為高深,身體對於周遭的世界也是越是趨於完美的融合,所以,對於很多身外之物的依賴也越來越少。

不過,他此時正是養傷時期,吃些好的反而有些好處。

所以丹軒並未推遲,坐在桌前,拿起筷子緩緩吃了起來。

而小丫頭芮兒則是雙手拄著香腮,可愛的眸子盯著丹軒這張臉,眼神里的光芒是根本掩飾不住的!

丹軒眉頭皺了皺,出聲道:「怎麼?難道我臉上有花嗎?」

芮兒驚醒,小臉上噌的一下騰起紅暈,連忙撇開目光,表情極度不自然。

丹軒眉頭微皺,緩緩放下筷子,笑問道:「你今天很奇怪啊,有什麼話就說出來!」

芮兒抿嘴一笑,望著丹軒滿是希冀地問道:「龍公子,我聽其他人說,說你是個可厲害的高手了呢,連溫子鵬、溫子城這樣的天才都被你打敗了,這是真的嗎?」

小丫頭就像是在追星的少女一般,望著丹軒的眼眸里放射著熾熱的光芒。

丹軒無奈一笑,道:「是又如何,我不過是看不慣溫家的這些敗類而已!」

「竟然是真的啊!」芮兒一下子蹦將起來,滿臉興奮道:「龍公子,你可太厲害了!你不知道,現在我們府內,好幾個姐妹都在向我打聽你的喜好呢,她們都不惜把自己私藏的貴重東西送給我,就是為了探聽你的喜好!就連我現在在府中都快成了受歡迎的人了,這些都是因為龍公子你的原因!」

聽到這話,丹軒一臉黑線,無奈嘆了口氣,丹軒沒有理會激動不已的芮兒,卻是繼續吃起來。

飯畢,丹軒起身對著芮兒問道:「現在什麼時辰了?」

芮兒起身推開窗戶看了看天色,道:「龍公子,現在應該過了未時了!」

丹軒也起身,道:「走,陪我出去逛一逛,那位老爺子也該醒了吧?」

「好啊!我跟你去,龍公子!」芮兒連忙跟上丹軒。

走在周府內,丹軒明顯能夠感受到如今周家下人們對於自己的態度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許多下人見到丹軒都是放下手頭的活,躬身叫一聲「龍公子」。府中的護衛也是對丹軒恭敬有加。尤其是那些府中的侍女們,膽大的則是在遠處對著丹軒指指點點,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而膽小的則是滿面緋紅,眸子閃躲地飄向丹軒,卻只看一眼便再次收回,似乎很是不好意思的樣子。

丹軒眉頭大皺,對於這樣的變化,他反而覺得渾身不自然,倒不如所有人都對他愛搭不理來的輕鬆自然,偶像包袱可不是那麼輕鬆攜帶的!

「是大小姐和二小姐!」遠處忽然傳來一曲琴音,與往日的琴音有所不同,今日的琴聲之中卻似乎顯得尤為歡快,即便依舊是婉轉凄然的曲子,卻因為演奏者如今的心境不同,顯得悅耳許多。

遠遠地,丹軒也看到了遠處登高亭中的周慕晴,正對著落日的餘暉彈著古琴,很是認真的樣子。而周慕雨正坐在一邊安靜地聽著。

「龍公子,我們快去看看吧!」說著芮兒便一扯丹軒的衣袖,將他拉著朝著登高亭走去。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與如今周家的氣氛不同,此時白沙城中溫家的氣氛卻顯得一片肅殺。

溫家的會客堂中,溫家家主溫昌恭滿臉鐵青,望著下方擔架上的三具屍體,甚至身子都在微微顫抖!

溫昌恭本來正在閉關,可是溫家發生這等大事,自然沒有不告訴這位當任家主的理由,畢竟死的乃是溫昌恭的兒子和兩個孫子!所以即便是溫昌恭處在閉關狀態,只得強行出關!

得到這等哀嚎,溫昌恭險些暈死過去,他最疼愛的兩個孫子和最有出席的長子,竟然在一天之內全部被人斬殺,溫昌恭如今的憤怒可想而知了!

大堂內,所有溫家其他的嫡系成員均是悄然而立,眾人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不敢發出,生怕驚擾了此時堂上盛怒之下的溫昌恭!

堂上,溫昌恭極力壓制自己想要爆發的怒氣,可是無論怎麼壓制,整個大堂內那種肅殺之氣似乎仍舊十分明顯!

「老二,你再說一遍,倒是怎麼回事!」半晌之後,溫昌恭怒氣道,聲音就像是一團火。

溫家的老二乃是溫華鏢的二弟,名叫溫華旭,如今父親問話,溫華旭嚇得渾身一個哆嗦,連忙上前一步,回道:「回父親的話……」

於是乎,溫華旭便將自己了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再次講了一遍。這個溫華旭也算是知道內情的,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的很是清楚。

講完,堂上再次安靜下去,溫昌恭也總算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嘭」的一聲,溫昌恭猛地一拍椅柄,玄鐵的椅柄竟然被他如削紙般直接切開了!

「混賬,混賬東西!那個小子幫助周家的小子現在何處?」溫昌恭怒氣橫陳。

溫華旭躬身回道:「父親,我已經打聽過了,那人現在還在周家府內!」

「好!」溫昌恭眼睛兇狠地眯了起來,怒道:「咱們現在就去會會他!」

周家府邸之內,登高亭上。

「周姑娘倒是個性情眾人,琴曲中情感很是充沛!」周姑娘感覺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周慕晴起身微微拜禮,道:「龍公子過譽了,不過是陶冶情操而已,閑來無事,舒緩心事一般!」

「哦?難道慕晴姑娘還有心事?」丹軒眉頭微微一皺,出聲問道。

周慕晴神色微微一暗,道:「這個,現在慕晴最大的心事就是家父,也不知道家父究竟何時才能醒過來……」

丹軒恍然,微微點了下頭。

周慕雨這時也湊了過來,眼神在丹軒與周慕晴之間遊走一圈,不知道為什麼周慕晴總感覺有些心虛,生怕自己的妹妹再此口無遮攔,說出一些羞人的話來。

「姐……夫……」周慕雨口中的「夫」字才吐出一般,便被周慕晴一個眼神硬生生給憋了回去,吐了吐舌頭,繼續道:「龍公子,我姐說,你最近經常半夜裡幫我爹施針治病,你難道還是一名醫師嗎?我爹他到底還有沒有救啊!」

說到這裡,周慕晴心頭一顫,他本以為丹軒不知道她偷偷看丹軒治病的事情,卻哪裡知道,其實每一次她在,丹軒都心知肚明。

丹軒微微一笑,道:「這也是我想說的,其實周老爺子並不是正常現象,表象上是急怒攻心,導致神智不清,實際上,他是被人陷害的!」

「什麼?陷害!」這一次輪到周家姐妹倆震驚了。

丹軒點了點頭,繼續道:「確實是陷害!如若我所料不錯的話,陷害之人應該是溫家的人,他們想把你們從幽湖山莊騙回來,便用了這招,而且,那天給周老爺子治病的兩名醫師,恐怕也定然已經被溫家收買了!」

「這,這……豈有此理!」周慕雨與周慕晴對視一眼,俏臉上滿是怒氣。

周慕晴則是皺著柳眉問道:「這是真的嗎?龍公子?」

丹軒點頭:「是真的!周老爺子實際上應該是吃了一種瘋狗的腦腐,我那日刻意讓芮兒帶我去膳房,其實就是想看看這陷害周老爺子的人有沒有留下什麼證據,比如說瘋狗肉之類的一些東西!」

周家姐妹二人這才一臉恍然,周慕雨想到那日的場景,人家明明是在幫她父親找證據,她卻誣陷人家在膳房偷東西,一想到這些,周慕雨恨不得找個地縫立馬鑽進去,簡直就是沒臉見人了!

「對不起,龍公子,我妹妹那日也是因為心情不好,還請你一定要原諒她!」周慕晴出聲幫自己妹妹解圍。

丹軒淡笑道:「什麼事情,其實我早就望了!」

兩姐妹均是感激地望向丹軒,這樣大度的一個人,而且天賦又好,長得更是俊朗,這簡直就是完美之人啊!

丹軒繼續道:「不過,兩位姑娘放心,周老爺子的病情已經被我控制住了,這幾日的施治,如若不出意外,老爺子應該快醒過來了!」

二女一聽均是滿臉興奮,連忙朝著丹軒恭敬一拜,道:「那可真多些龍公子了,你真是我周家的大福星!」

隨著這話落下,登高亭之下,忽然響起了一名周府家丁的聲音。

「大小姐,二小姐,你們快去看看吧,老爺他醒了,說想要見你們呢!」家丁一臉焦急地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