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並非是非希梅娜不可。雖說作為長女的希梅娜是最優秀的,但是其他幾位王家成員也是由繼偉者存在的。只是,如果就這麼讓位的話,貝爾瑪真的就有可能成為別國的傀儡王國了。

老人發出一聲無力的聲音,「雷斯卿,作為朕的王弟,你做的非常好,辛苦你了。」

「多謝陛下的體諒!」

雷斯深深的鞠了一躬,回應道。他這是為自己的無力,而羞愧。

「哼!自己轄區內發生盜匪入室殺人的事件,如今連兇手的影子都沒摸到。王姐還真是寵愛這個弟弟呢!」

一旁,作為親王的阿爾瑪,很是不滿的說道。(阿爾瑪派去接待帝國追擊部隊的手下回報,兩名事主均已死亡。)

「王兄所屬的迪斯略特,不也是被神秘人攻陷后,把重要犯人劫走,卻沒有任何消息么?」

「你……!」阿爾瑪親王一時語塞,找不到解釋的理由。

「還有,我們雖然和阿亞美斯特里斯締結了互不侵犯協議,但在坐的都知道,帝國一向垂涎我們的土地,你貿然邀請帝國的特別追擊部隊成員入境,是何居心?」

「還不是想快點抓到劫獄的重犯,」一提到迪斯略特,阿爾瑪就感覺咬牙切齒的不行,那裡是他經營多年的地方,帝國交給他的那東西,更是充實他實驗數據。

但是……

「我方的重兵部隊都布置在各地的邊境重地上,唯一維持治安的駐紮兵團,連自己屬地的案件都偵破不了,我能指望他們么?」

阿爾瑪為自己開脫的時候,仍不忘打擊雷斯。

「聽說,駐紮兵團的團長也因為上次的事情,被撤職了,還真是差勁。王姐,我覺得雷斯並不具備領導軍團的能力。應該考慮,換個領導人。」

阿爾瑪說著,看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年輕人,繼續道,「我建議讓赫卡里姆接任。以他的才智,找到希梅娜侄女,相信也是時間的問題。」

在看上王座上的女王希斯特利亞的時候,阿爾瑪故意將「希梅娜」三個字說的很重。他是在威脅希斯特利亞,他在告訴女王,如果不接他的意見,自己的唯一女兒,就可能會遭遇不測。

但是…….

希斯特利亞皺了皺眉,臉色變的很難看,許久沒有說話。似乎,內心在做著劇烈的掙扎。

貝爾瑪公國現有的軍隊,王族掌握三成、貴族掌握三成,其它地方貴族掌握四成。

一方是擁王派,另一方是包含公國六大貴族的大貴族派。現在的情況時,六大貴族是一面倒的,公國內部主要的軍隊都控制在他們手裡。

擁王派中多數為內閣總理大臣之類的文臣,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雷斯下屬的駐紮兵團了。而駐紮兵團表面上雖然只有一個軍團,實質上它的編製早已超過一個滿編的軍團。而且,駐紮軍團主要是針對人的。這也是以阿爾瑪為首的大貴族派所忌憚的。

希斯特利亞望上阿爾瑪所提到的赫卡里姆。

眼前這個將金髮全部綁在後方,有著一雙細長碧眼。膚色像是那種沒有曬過太陽一樣的蒼白,瘦長的身體讓人感覺更像是一條毒蛇一樣。

年紀應該三十歲左右,只是那不太健康的膚色,讓人看起來感覺格外的蒼老。

希斯特利亞依稀記得他就是六大貴族之一,也是自己的親哥哥,雷文親王唯一的兒子。

赫卡里姆深得他父親的教誨,為了自己的利益,會想牆頭草一樣,兩邊討好的。

希斯特利亞心想,如果背叛祖國的話,這種傢伙絕對是都一個吧?

「這件事,我還需要在考慮一下,軍團突然更換主官,是會引起恐慌的。」

王座上的女王,發出一聲嘆息似的嘶啞之聲。

「唔……,既然陛下這麼說了,我保留意見……」

阿爾瑪意外的每一在反駁,其它貴族也暫時收起了充滿嘲笑之意的面容。

雷斯鬆了一口氣,望著王座的王姐,送出充滿柔情的眼神。

感覺到雷斯眼神的女王,也朝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

卡加藍地精王國獸人密室

雷絲塔娜望著恢復人形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問道,「班前輩,有什麼收穫沒有?」

閉著眼睛的班,發出「嗯?」的聲音,身體上那張還沒完全合攏的嘴巴里,長長的舌頭意猶未盡的舔了舔那張誇張的大嘴。

巨口合攏的那一刻,班突然睜開雙眼,笑著看著三樓卡寧漢、雪妮等人所在的位置。

「還真是有個大驚喜呢!」 「還真是個大驚喜呢!」

巨口合攏的那一刻,班漸漸恢復了原本的模樣,抬頭看著天花板的某個方向。

雷絲塔娜也好奇的望上頭頂,但在她的眼裡,能看到的除了天花板還是天花板。這讓她感覺有點摸不著頭腦,完全猜不透自己的前輩到底在看什麼。

「莫名其妙,笑的那麼詭異。」雷絲塔娜小聲嘀咕著。

「塔娜!去把奧菲娜找來,把我們來過的痕迹都處理掉。記住,是全部的。」

「……」

半天沒人回聲,班轉身看向因為想事情想的出神的雷絲塔娜。

「啊?哦!我這就出去。」

回過來神的雷絲塔娜,正好和班的眼神對上。但馬上就有挪開,轉而看向自己的雙腳。沉默幾秒鐘后,才想起前輩剛才的話來,急忙轉身就往外跑。

「忙完后,到城外的集結地匯合。」

「收到!」

雷絲塔娜的聲音在走廊里回蕩著,拖了老長。

「這丫頭,這是怎麼了?」

班搖了搖頭,苦笑道。

(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看到雷絲塔娜剛才的窘狀,讓他忍不住想起了那一位。

安娜。

許久之後,班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再次恢復到那個冷酷的狀態。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屋外,酒館的房頂的尖塔上,站在一個和雷絲塔娜身材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厚重的保暖服將她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如果不是暖帽之下漏出幾縷長長的秀髮,你根本看不出她是個女孩。

此刻,女孩正直挺挺的用腳尖站立房頂之上,放在她眼前的右手中,呈現著一個正方形的透明幾何體。而女孩的雙眼,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幾何體。

「奧菲娜!」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女孩眼睛才動了一下,望上街道。隨即雙腿往前一邁,身體開始做自由落體運動。當身體快要接觸到地面的時候,一股風平地而起,穩穩的將她托住,然後緩緩的落回到地上。

「要撤了么?塔娜。」

「嗯!不過,還需要你打掃戰場。這是班前輩吩咐的。」

雷絲塔娜說完話,眯著眼睛擠出了笑臉。

「好吧!希望你這次不會玩的太過分!」

因為是班的命令,奧菲娜無法拒絕。但是關於塔娜那種一玩起來就收不住手腳的習慣,奧菲娜也是倍感頭疼的。

但是……

「雷絲塔娜!!!」

見到屋子的那一刻,奧菲娜看到屋裡的景象,轉身對著身後的雷絲塔娜就是一陣咆哮。如果不是因為雙重隔音結界的話,估計整條街都能聽到奧菲娜的嚎叫聲了。

雷絲塔娜則早早的躲的遠遠的,雙手捂著耳朵。似乎早就知道奧菲娜會有這種反應。

「下次你再這麼亂來,我就把這些雞零狗碎的玩意兒,全部塞你的無底包里。」

奧菲娜一點抱怨似的說著,一邊伸手在空中比劃了幾下。一個和房間一樣大小的透明幾何體形成,然後,奧菲娜默念了幾句咒語,幾何體開始縮小。房間里透明幾何體經過後的地方,所有的傢具擺設連同血污屍塊便失去了蹤影。

直到那個幾何體縮小到火柴盒大小,再次回到奧菲娜的手裡。

「我才不要呢!那種血淋淋的東西,看著就讓人倒胃口。回頭我把我的那份花椰菜讓給你好不好!」

「唉!真不知道,你這是素食主義者,為什麼那麼嗜血!」

奧菲娜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透明幾何體丟進無底包里,回頭望著這個正在朝自己的賣萌的傢伙。

回應她的,當然雷絲塔娜賣萌般的笑臉。

兩人離開酒館走出老遠,奧菲娜停下腳步,轉身撤掉了布置在街道上和酒館烈結界。

街道上再次恢復了往常的喧囂。

亞美斯特里斯帝國,帝都,機要密室。

空曠的地下室里,曼托薩正圍著一個足有一輛那車大小的東西,仔細研究著。而這個龐然大物,正是數天前極地雪原上消失不見的鯤的心臟。

雖然那頭巨獸被燒的只剩下骨架,但他的內臟卻都完整的保存下來了,其中就包括這個重約180公斤心臟。其光是從最上方的動脈到最下方的心室就有一點五米。

一名士兵跑步過來立正敬禮,喊道,「報告,北方急電!」

一名參謀官從士兵手裡接過文件,轉身遞給曼托薩。

「嗯……。讓在公國辦事的那幫人撤回來吧。」

曼托薩看完沉默了幾分鐘后,把手中的電文遞給那名參謀官,想了想繼續道,「對了,另外把在布里克斯的也召回來。」

怎麼回事?

為什麼要把所有人都召回,公國那邊就不說了,北方軍的掌控權眼看就要到手了。國師突然發出這樣的命令,讓一眾軍部的高官連同在場的貴族很是不解。

「聯盟插手了北方的事情。」

看完電文的參謀官,解決了盤踞在在場眾人心中的疑問。

「聖戰在即,我想大家都不想我們北邊的這位鄰居,突然在我們背後捅刀子。 我是神界監獄長 至於,北方軍的事,就當是一次內部的人事調查吧!告訴他們事情現在查清楚了,那幾個主事者的責任,軍部將既往不咎。」

「可是……」

一名貴族遲疑道。

「沒有可是,艾瑞克斯,帝國承諾你們家,一定會兌現,但是不是現在。懂了么?」

「是!」

看到已經動怒的國師大人,名為艾瑞克斯的貴族青年,只能唯唯諾諾的不再爭辯。

「下去!」

曼托薩現在有點不想看見這位貴族青年,直接對其下了逐客令。雖然這裡是軍部機要會議室的一部分,但是,曼托薩現在有絕對的主導權。

「公國那邊怎麼辦?我們可是承諾支持他們爭奪權力的。」

一名參謀官出聲道。

「把無線電原型機的技術轉讓給他們,邊境經常動亂不就是為了得到它么?現在這東西對我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公國與帝國邊境多年的滲透戰,其實也就是公國一直垂涎帝國的無線電技術。奈何,幾年下來,雖然截獲了不少無線電設備,但是其核心技術卻無法仿造。也就是說,除了戰場上的戰利品外,公國現有的無線電設備一旦損毀,連修理的配件都製造不出來。

「對了!條件是讓他們把蕾菈公主送回來。至於怎麼送,讓他們自己想辦法。」

曼托薩說完話后,丟下一眾人等,又繼續研究其那顆心臟去了。

隨著酒館事件的結束。帝國執行追擊任務的特殊部隊,似乎沒有對在逃的卡寧漢等人再追究下去。

同時,貝爾瑪公國的某個大型海盜基地遭到了公國部隊的毀滅性打擊。聲勢浩大,連不死者軍團都參與了其中。隨後被囚禁在海盜基地的蕾拉公主被人發現,很快上報到首府,同時通報給了帝國。

兩國為了迎接和歡送公主,舉行了盛大的儀式。並在儀式上就兩國問題,簽署了《永久呼不侵犯條約》。

——片外劇情

蕾拉公主的車隊在歸途中, 「咻-、啾、啾、啾、轟!」

戰士們手中的武器,魔裝連弩幾乎沒有停頓的射出駑矢,天空中不時會有帶著紅色尾炎的炮彈劃過,響起一陣尖銳的破空聲。

一名穿著深紅色防護甲的士兵正在急速穿越戰場,如果仔細看你會發現,他走的每一步都能預先躲開飛來的羽箭、砸下他的戰錘、刺向他的劍刃,順便還能解決幾個倒霉鬼!

「報告,紐茵蘭的主防禦塔已被我們成功破壞!完全粉碎。」

身著深紅色防護甲戰士,跑到前線指揮官面前激動的說道。

「乾的好!安娜,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

指揮官說完,轉身疾步走進指揮車內,看著桌面的模擬沙盤立體地圖端詳片刻后,朝著身後的傳令兵命令道:「給炮兵傳信!A1-B4-D3三個坐標區域進行三分鐘的飽和炮擊!彈藥編碼——深藍!」

「是!」

傳令兵回答一聲后,馬上拿起自己的對講機開始進行呼叫。

[野牛呼叫AOE,A1-B4-D3三分鐘飽和炮擊,彈藥編碼——深藍。重複,三分鐘飽和炮擊,彈藥編碼——深藍。]

指揮官坐是在沙盤旁的椅子上,掏出一根珍藏許久的雪茄,點燃猛地抽了一口。

「嘶……呼……」

一陣煙霧繚繞之後,指揮官環視整個沙盤,帶著一絲激動自言自語著。

「想不到,拿下紐茵蘭這麼容易。」

三分鐘后,天際原本帶著紅色尾炎的魔裝炮彈,突然變成了藍色。猶如一道道美麗的電弧,劃過天空,朝著紐茵蘭三個部署在主城區傭兵團的營地飛去。

「安娜!明天上午會有前往帝都的「專列」!給你一個禮拜的假,好好休息一下吧!之後,皇帝陛下會為你親自授勛!」指揮官看著在一旁發獃的士士兵道。(軍隊專列,指的是獅鷲,但凡是戰場下來的男人都喜歡乘坐這種動物。容易凸顯英雄氣概,從天而降的那種。)

「是!」

士兵,敬禮,然後轉身離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