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

“怎麼了?”

賈環問道。

諸葛道說:“也不知是不是我們說的太委屈了些,好些人還是要在路邊路祭。尤其是定城侯府的謝鯨,那粗漢差點沒打我。還是風哥兒給他好言解釋了好些,他才作罷,但也指使家僕回去拿祭棚,設路祭了。

有他一個帶頭的,後面不少府上都有這個打算。

好些家,以前和咱們靠的並不算近,也不知爲何這次這般熱情……”

索藍宇從門外走進來,道:“所以說,凡事有利就有弊。公子在陛下跟前救下了那麼多本該抄家滅族的人家,這種做法在軍中士卒心裏自然不滿,可那些家裏當官的武勳世家,尤其是一些小家族眼中,公子差不多快成了他們的救命符了。

連那等大罪都能免死,呵呵。

瞧着吧,今日一準熱鬧。”

賈環聞言冷笑了聲,看着皇宮方向道:“沒事,該做的我們都做了,至於會成什麼樣,怪不得我們。”

……

未時二刻,欽天監陰陽司吏算爲吉時。

大殯開出寧國府。

一般十六名青衣請靈,前面銘旌上大書:“奉天洪建,大秦朝誥封一等寧國公冢孫婦享強壽賈門秦氏之靈柩”。

一應執事陳設,皆系現趕着新做出來的,一色光豔奪目。

寶珠自行未嫁女之禮外,摔喪駕靈,十分哀苦。

從寧國府大門而出,原本應當設席張筵,和悲音奏哀樂,卻一應皆無。

除了寶珠在前面摔喪痛哭之聲外,整條街道,都安靜的有些瘮人。

賈環作爲賈家族長,騎一匹漆黑無一絲雜色的戰馬於最前。

馬頭上,一朵白色大花,看起來極爲刺目。

配上他一臉枯槁的面色,霜白的兩鬢,縱然無哀樂,氣氛還是忽然哀傷到了深處……

諸葛道沒有說錯,公侯街兩旁,前來送殯的官客並不少。

儘管頂級的如牛繼宗、溫嚴正等人因受了賈環的叮囑沒有來,可榮國一脈的武勳家族,還是來了不少。

其中,便以定城侯府世襲二等男兼京營遊擊謝鯨爲首。

這位性情暴烈,連牛繼宗都拿他無法的壯漢,看着賈環哀思難當的神色,看起來已經快到了要爆發的邊緣,憤怒之極。

賈環此刻走不開,只得給身後的秦風隱晦的比劃了個手勢。

秦風領會後,便驅馬出了隊伍,而後趕緊下馬去勸說謝瓊。

不知他說了什麼,不過,到底還是將謝瓊給穩住了……

除了謝瓊外,還有平原侯府世襲二等男蔣子寧,襄陽侯府世襲二等男戚建輝,壽山伯府世襲二等男趙廷……

餘者錦鄉伯公子韓奇,神武將軍公子馮紫英等諸王孫公子,不可枚數。

賈環卻並未下馬招呼,一路安靜的走過後,到了城門口,又看到各大府上的路祭祭棚。

爲首的一座祭棚,乃是如今掌宗人府大宗正之職,孝康親王府的祭棚。

我是傳奇boss 雖然只是王府長史主持路祭,但這份體面依舊足以讓許多人側目了。

儘管賈環不願停下,可賈政還是喊住了隊伍,招呼賈環親自拜謝一番後,隊伍才繼續出發。

待出了城門口後,便直往鐵檻寺。

……

卻說隊伍行出了十里地後,李紈因記掛着賈寶玉,怕他在郊外縱性逞強,不服家人的話。

賈政此刻在轎中,又管不着這些小事,惟恐有個失閃難見賈母。

因此便命小廝將他喚來。

賈寶玉方脫了賈政的眼神,正快活沒一會兒,卻有聽李紈召喚,只得來到車前。

李紈笑道:“寶玉,外面天氣太熱,你別猴在馬上了,仔細曬傷曬黑了,家去後被姊妹們笑話,和那粗漢一般。下來和蘭哥兒一起坐車來豈不好?”

賈寶玉聞言,有些擔心的摸了摸臉後,忙下了馬,爬入李紈車上。

見賈蘭抽着嘴角巴巴的看着他,賈寶玉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個榧子吃。

賈蘭在心裏盤算着,幾招能把這位二叔給打趴下,不過也只是想想……

叔侄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不一時,只見從那邊兩騎馬壓地飛來離李紈車不遠一齊躥下來,扶車回說:“這裏有下處奶奶請歇更衣。”

李紈聽了,便命歇了再走。

衆小廝聽了一帶轅馬岔出人羣,往北飛走。

車伕趕着李紈的車往北而去,入了莊門內。

早有家人將衆莊漢攆盡,那莊農人家無多房舍,婆娘們無處迴避只得由她們去了。

那些村姑莊婦見了李紈等人的衣服禮數款,段豈有不愛看的?

一時李紈進入茅堂,因命賈寶玉和李紈先出去頑頑。

賈寶玉便同賈蘭出來,帶着小廝們各處遊頑。

凡莊農動用之物皆不曾見過,賈寶玉一見了鍬钁鋤犁等物皆以爲奇,不知何項所使其名爲何。

小廝在旁一一的告訴了名色說明原委。

賈寶玉聽了因點頭嘆道:“怪道古人詩上說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正爲此也。”一面說一面又至一間房前只見炕上有個紡車。

賈寶玉又問小廝們:“這又是什麼?”

小廝們又告訴他原委,賈寶玉聽說便上來擰轉作耍自爲有趣。

只見一個約有十七八歲的村莊丫頭跑了來亂嚷:“別動壞了!”

衆小廝忙斷喝攔阻,賈寶玉忙丟開手陪笑說道:“我因爲沒見過這個,所以試他一試。”

那丫頭道:“你們那裏會弄這個,站開了我紡與你瞧。”

賈蘭在一旁覷着眼看他二叔,賈寶玉被看的有些臉紅,

賈寶玉推他一把,嗔道:“臭小子!再亂看仔細我就打了。”

賈蘭抽了抽嘴角……

說着只見那丫頭紡起線來,賈寶玉看着稀罕,正要說話時,只聽那邊老婆子叫道:“二丫頭快過來!”那丫頭聽見丟下紡車一徑去了。

賈寶玉悵然無趣,賈蘭也有點傷感,因爲他想起了家裏的朱二丫……

過了一會兒,只見李紈打發人來叫他兩個進去。

李紈洗了手換了衣服,問他們換不換。

兩人都不換,只得罷了。

家丁僕婦們將帶着行路的茶壺、茶杯、十錦屜盒並各樣小食端來,李紈等吃過茶待他們收拾完畢便起身上車。

外面林之孝家的預備下賞封賞了本村主人,莊婦等來叩賞。

電影世界諸天行 李紈並不在意,賈寶玉卻留心看時內中並無二丫頭。

一時上了車出來走不多遠,只見迎頭二丫頭懷裏抱着他小兄弟同着幾個小女孩子說笑而來。

賈寶玉恨不得下車跟了他去,卻料是衆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爭奈車輕馬快一時展眼無蹤。

看着賈寶玉悵然若失的模樣,賈蘭眼珠子轉了轉,道:“二叔,我給你出個法兒。一會兒到了鐵檻寺,你跟三叔說一聲,讓三叔幫你說個媒……”

“呸!”

賈寶玉面色陡然大紅,壓低聲音狠狠的啐了一口,道:“不如我讓你三叔去朱二丫她爹那,替你說個媒吧!”

賈蘭眉眼間卻極爲得意的笑了笑,竟連連點頭道:“二叔若能說成了,我給你磕頭!”

賈寶玉氣結笑道:“你真真是跟你三叔學壞了,瞧你那德性,都跟他小時候沒兩樣。”

“真的?”

賈蘭聞言眼睛一亮,高興道:“我要是能跟三叔沒兩樣,日後豈不是也能做大官?”

賈寶玉聞言,臉色登時吊了下來,喝了聲:“俗不可耐!快離我遠點!”

賈蘭聞言渾不在意,往邊上靠了靠,嘿嘿一笑。

……

轉眼間,大殯到了鐵檻寺。

早有前面法鼓金鐃,幢幡寶蓋:鐵檻寺接靈衆僧齊至。

少時到入寺中,另演佛事,重設香壇。

安靈於內殿偏室之中,寶珠安於裏寢室相伴。

外面賈環則將牛奔、溫博、秦風等人送着離開。

他們都是有高堂在上的人,送殯可以,卻不能在送靈家廟中過夜。

至於賈政、賈璉等其他族人,則要在鐵檻寺裏過一夜方回。

這鐵檻寺原是寧榮二公當日修造,現今還是有香火地畝佈施,以備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

其中陰陽兩宅俱已預備妥貼,好爲送靈人口寄居。

今秦氏之喪,族中諸人皆權在鐵檻寺下榻。

獨有李紈得賈母囑託,因而早遣人來和水月庵的姑子淨虛說了騰出兩間房子來作下處。

這水月庵就是饅頭庵,因他廟裏做的饅頭好就起了這個渾號,離鐵檻寺不遠,亦是賈府家廟。

原本,李紈自可帶着賈寶玉和賈蘭並婆子一起過去。

卻不想,賈環在送完牛奔等人回來後,董明月卻面色難看的與他說了幾句話。

而後,賈環便喊了賈璉一起,並叫了主管這兩處家廟的賈芹,一起護送李紈、賈寶玉並賈蘭去了水月庵。

賈璉雖然不解,爲何要這般大陣仗,可看着賈環的臉色,卻不敢多問。

倒是賈芹,可能預感到了什麼,臉色隱隱有些發白。

……

水月庵距離鐵檻寺並不遠,衆人片刻就到。

水月庵的姑子如今多在鐵檻寺內,與棺靈唸經。

諸天狩魔 倒是從大觀園達摩庵中移出的十二個小尼姑並十二個小道姑,都在此處。

不過,到了水月庵後,賈環就命隨行而來的付鼐,帶人將這二十四人現下帶回城裏,明日送她們回老家,將身契均發放回去。

只說宮裏貴妃慈悲,念她們經唸的好,不忍她們孤苦一生,就放她們還俗。

有這個說法在,她們縱然回鄉,也沒人說嘴什麼……

清空了水月庵後,賈環禮送李紈進去歇息。

李紈見賈環面色不是很好,就帶着賈寶玉和賈蘭進去了。

沒等關嚴門,就聽賈環命人將賈芹立即拿下。

賈璉本還有些不解,臉色也有些難看,畢竟賈芹是走了他的門路才找到的差事。

可是沒等賈環讓人用刑,賈芹就自己招了:“三叔,侄兒豬油蒙了心,在這裏亂來。三叔,看在侄兒父親早死,沒人教導的份上,饒了侄兒這一回吧。”

賈璉聞言,這才反應過來,面色驟變,厲聲罵道:“你這個混賬王八,竟幹出這等事來!”

賈芹找工作的時候說的好聽,可這會兒卻知道誰在是說話算話的,竟理也不理賈璉,只是給賈環磕頭不已。

賈璉見狀,差點沒氣死!

賈環冷笑一聲,道:“二哥,看到了嗎?什麼叫做刁滑鑽營?”

賈璉氣的臉都發白了,喘氣道:“真真是看不出,這挨雷劈的下.流種子,平日裏恭敬的緊,這會子卻……三弟,這事是我看差了人,你怪我吧。”

賈環輕嘆一聲,道:“二哥,日後也長顆心吧。這件事,怕是沒那麼簡單。”

賈璉聞言一怔,道:“怎麼說?”

賈環道:“那些尼姑道士,都是給宮裏大姐準備的。

你想想看,若是這次我沒發現,日後大姐在宮裏想用時送了進去,再被人捅出這樁事來……

呵呵。”

賈璉聞言,面色頓時慘白,想想賈環說的可能性,額頭上的冷汗都流下來了,而後忽地轉頭一腳,狠狠踹在了賈芹的肩頭。

還不解氣,(wwcm)就照着他狠狠踢了幾腳。

他如今每天跟着親兵隊出早操,身子骨早不是之前能比的。

踹了幾腳,差點沒把賈芹踹死,慘叫不已。

賈環對韓大使了個眼色,兩個親兵上前,拖着唬的魂飛膽喪的賈芹離開了。

賈璉登時嚇傻在了那裏,水月庵中,門縫處,賈蘭也忽然捂住了嘴,賈寶玉更是差點跌坐到地上,身體發寒。

……

ps:推薦一本男頻女作者的書,二寶的《摳腳大漢變男神》。

她比我污的文藝……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賈芹是誰,若不是今日之事發生,賈環早已忘了。

然而當董明月跟他提到,她手下的青隼在水月庵裏發現了一些酒肉和胭脂水粉,以及色彩鮮明的肚兜,這些明顯不該出現在佛庵中的東西時,賈環便瞬間想起了原著世界中的一樁官司來……

賈家在京中有八房,除卻榮寧二府外,還有六房。

而賈芹,便是三房裏的老四。

在原著世界中,元妃省親後,玉皇廟並達摩庵兩處,一班的十二個小沙彌並十二個小道士,要挪出大觀園來,賈政正想發到各廟去分住。

不想后街上住的賈芹之母周氏,正盤算着也要到榮國府這邊謀一個大小事務與兒子管管,也好弄些銀錢使用,可巧聽見這件事出來,便求到王熙鳳跟前得了這個差事。

但是,賈芹並不是個幹正事的人。

連寧國府的賈珍,都知道在他家廟裏乾的事,見他去寧國府領莊子產物,罵他道:“你還支吾我。你在家廟裏乾的事,打諒我不知道呢。

你到了那裏自然是爺了,沒人敢違拗你。

你手裏又有了錢,離着我們又遠,你就爲王稱霸起來,夜夜招聚匪類賭錢,養老婆小子。”

可惜的是,賈珍知道此事,卻並沒有在意,只是將賈芹給罵走,不讓他領東西。

直到後來,有人寫了匿名帖,貼在榮府大門口:

“西貝草斤年紀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