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阿嬸算是壽終正寢,可以入祠堂的。」

東方晨霍然站起,雙目泛紅,全身隱隱發抖。

阿緹婭感到他的怒意,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輕聲道:「冷靜點,他們只是普通人,只是在遵循傳統!」

公關正是東方晨的強項,他很清楚這件事誰都沒有錯。但讓父母遺骨擺在外面十七年,做子女的即便說破天去,不孝之名也背定了。

東方晨心電急轉,忽然坐下來哈哈大笑起來,喝了口茶對族老說道:「族老,話別說的那麼死嘛!

這樣吧,鄙人代表我和小妹,以東方文博一家的名義,私下向公堂捐款一百萬。」

族老眉眼一動,端起茶抿了一口,悠悠說道:「阿晨呀,我知道你是孝子,可這不是錢的事啊。」

「一千萬!」

族老明顯被茶水嗆了,不住咳嗽起來。

緩過神后大聲說道:「後生,你把老朽當成什麼人了?」

「五千萬!」

族老憨笑起來:「後生可畏啊!那老朽就試試?

只不過,如何堵住眾人之口啊?」

「一億!」

「三天後,請阿晨參加祭祖大典!老朽保證能讓你在宗祠里為親人們上柱香!」

東方晨舉杯示意:「如此,那就麻煩族老與眾位鄉親了!」

……

與此同時,日本沖繩縣。

時間已是傍晚,BEK酒吧熱鬧喧囂。

酒吧中的狂熱人群,幾乎九成都是白人或黑人,來自離這裡不遠的嘉手納基地美軍,其餘一成自然是各色時尚美女了。

突然,酒吧大門打開,走進一個皮膚白皙,個頭不高,瘦得皮包骨頭的年輕人。

他的到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人們該幹什麼幹什麼。

瘦弱年輕人走到吧台跟前,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座下。

馬上就有酒保前來招呼,可這位美女酒保一看到眼前顧客的樣貌,心裡咯噔一下。

原來這位新到顧客,也是個外國人,光頭,上身只穿白色二指背心,所有裸露的皮膚上,都有骨骼紋身,連臉上都是,上下嘴唇的紋身構成一副骷髏牙齒,眼窩紋成黑色,給人的感覺便是活生生的一顆骷髏頭。

總之,全身所有紋身,再配上瘦到極點的身材,活脫脫就是一副會走路的骷髏。

看到女酒保驚詫的表情,「骷髏」人咧嘴一笑:「伏特加,謝謝!」

女酒保趕忙點頭哈腰致歉:「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叫嘉葉。這就給您拿酒,請問您要純的,還是要兌點什麼?」

「骷髏」人深吸一口氣:「能兌什麼呢?要不,就加入你的愛吧!」

嘉葉臉上一紅,趕忙去調酒了。

「骷髏」人嘿嘿一笑,摸出一小包白色粉末,撒在吧台上,用一張百元面值的美元,仔細撥弄起那些白色粉末。

旁邊正和一女孩說笑的高大男子偶爾發現這一幕,叫嚷起來:「嘿,哥們,你是哪個部隊的?這裡不許玩可卡因。」

「骷髏」人理都沒理,手上動作不停,嘴裡哼著小調:啦啦啦,小兔子來找你啦,啦啦啦,快藏好,別被找到啦……

高大男子莫名其妙,看了看四周,然後又提高音量:「嘿,說你呢,是不是聾了?誰讓你他媽在這裡,吸他媽的可卡因了?」

這一句問話聲音很大,瞬間半個酒吧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這裡。當人們看清「骷髏」人的所作所為後,紛紛叫嚷大罵起來。

此時,嘉葉正好將一杯伏特加送到客人面前,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

「骷髏」人彷彿沉浸在另一個世界,口中小調不斷,將手中鈔票捲成一個卷,然後將面前一溜白粉全部吸入鼻腔,隨後將伏特加一飲而盡,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一動不動。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漫說軍營中絕對禁止毒品,這些大兵哥見一次打一次,就沖那小子目空一切的態度,也讓這些充滿雄性荷爾蒙卻無處宣洩的大兵怒不可遏了。

「骷髏」人身後一張桌子旁站起一人,抄起酒瓶二話不說就朝他後腦狠狠砸下。

砰的一聲,酒瓶碎裂,那「骷髏」人滿頭滿臉碎玻璃渣,卻紋絲未動,兀自陶醉不已。

又一大兵飛起一腳,將那癮君子踹飛,隨後七八個人圍上前去,對倒地的「骷髏」人拳腳相加,砰砰啪啪之聲不絕於耳。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那幫人才算收手,七手八腳將那爛泥般的怪人扔出酒吧大門。隨後,音樂喧囂聲繼續響起。

看著吧台上那張捲曲的百元大鈔,嘉葉心有不忍,拿起鈔票跑出門外。

「骷髏」人正掙扎著,試圖坐起。

嘉葉見狀趕忙扶他起身,焦急道:「拿著你的錢快走吧,以後,以後別再吸毒了。」

「骷髏」人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喃呢道:「哦,原來是你呀,我好像沒在伏特加中品嘗出愛的味道啊。

呵呵,被拒絕了,好傷心!

啦啦啦,小兔子來找你啦,啦啦啦,大狗熊,你跑不掉啦……」

嘉葉搖搖頭:「唉,吸毒太深,腦子不清楚了。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帶你去醫院。」

「骷髏」人緩緩站起身,扭了扭脖子,伸出一隻手臂。

嘉葉猛然瞪大眼睛。

原來,眼前這怪人,整條手臂,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作一條完完整整的骷髏手臂,其上沒有一絲血肉,端的是恐怖非常。

怪人嘿嘿一笑,看著自己靈活自如的骷髏手掌,微微曲臂,隨後一拳擊出。

巨大的爆炸響動夾雜著鋪天蓋地的氣浪,讓嘉葉竟有一種做夢般的飄忽感。

轟隆隆的巨響經久不息。

嘉葉顫抖著慢慢轉身,幾秒鐘前還在裡面工作的酒吧已經被夷為平地,沒有任何響動從中傳出,只有漫天灰塵火花。

不但如此,酒吧之後,是一條三十來米寬的通道,通道上所有人工建築物和自然景觀都不復存在,化作一片廢墟。

這條通道一直通向美軍嘉手納基地深處,隱約能聽到基地中傳出嘈雜的聲音,以及刺耳的警報。

修羅王妃VS病癆王爺 「骷髏」男從徹底嚇傻的嘉葉身旁走過,揮了揮手:「那麼,再見了,小兔子!

如果願意回憶,你可以叫我:潘神!

啦啦啦,大狗熊來找你啦,啦啦啦,快跑啊,小白鳥,啦啦啦,別讓大狗熊找到啦……」

嘉葉坐倒在地,望著那個消失在通道中的身影,顫抖越來越厲害,最後忍不住哭出聲來。 ?東方晨怒喝一聲,將身旁小桌砸得粉碎。

阿緹婭嚇了一跳,嗔道:「你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東方晨怒氣難消:「真是該死!都是一群飯桶!

一個小時前,存放在嘉手納美軍基地的所有『材料』,被歹徒搶走了,肯定是監守者乾的好事!」

阿緹婭反倒平靜下來:「如果連同伴的遺體都不去找回來,那也不是監守者的作風了。」

東方晨沉吟道:「也不知道是誰出手,嘉手納基地幾乎被夷為平地。據報告說,來犯者行兇長達兩個小時,除了帶走東西,似乎在刻意破壞殺戮。

他們有大量監控視頻錄像,現場也有監守者肆虐的痕迹。我得去一趟沖繩,看看能不能發現點什麼。」

愛到不天荒 阿緹婭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

三小時后,東方晨和阿緹婭已經降落在滿目瘡痍的嘉手納基地。

由於身份特殊,兩人自然暢通無阻。在和一些官員簡單寒暄后,東方晨迫不及待地要求看所有監控視頻。

影像還算清晰,不過都是遠距離拍攝的。距離災難現場較近的監控設備,必然沒有逃過這等毀滅性打擊。

視頻中,有一模糊不清的瘦小男子慢吞吞行走在基地內,遇到建築及軍用設備便隨手一拳揮出,隨後那些建築設備無不爆裂損毀。

只是有一點很奇怪,無論那男子的目標是何物,不管其體積大小,從來都是凌空一拳,與目標物絲毫沒有接觸。

不僅僅如此,未知監守者一拳過後,必定在其揮拳指向方向,出現一個直徑數米至三十米的空腔形彈道。

當然這些都是根據目標損毀散布形狀,由計算機模擬得出的結論。

比如未知監守者曾經攻擊一架擋路的c17銀河運輸機,運輸機機身中段,直徑十米範圍瞬間解體並向後飛散,但機頭和機尾卻完好無損,甚至連位置都沒有移動過。有的較為結實的巨大建築出現同樣情況,建築中部被開出一個圓洞,貫穿整棟建築,其餘建築結構卻沒有損毀。

如果那位未知監守者遇到基地中的人員,則會飛速接近,進行徒手屠殺。

一隊隊開著悍馬,武裝到牙齒的美軍,往往在其手下還挺不過十秒鐘,就已經車毀人亡,四分五裂。

美軍有位官員觀看視頻后,連連手划十字:「上帝保佑,簡直就是魔鬼。難不成他扛著一門榴彈炮在攻擊嗎?徒手揮拳怎麼還能形成只有彈藥擊發后,射中目標才有的空腔效應?」

媽咪回來了,爹地要給力 東方晨問旁邊的阿緹婭:「你能看出這是誰嗎?」

阿緹婭搖搖頭:「太模糊了,況且他肯定有偽裝,僅憑這一點還是無法判斷。

至於現場痕迹,抱歉,我還從來沒有聽說監守者中,誰有這樣的攻擊方式?不過按照行事作風,人選有好幾個,一時之間也難以下結論。」

正在此時,東方晨護腕一震。他低頭看去,馬上臉露喜色。隨後和美方人員打過招呼,拉上阿緹婭匆匆走了。

基地之外,東方晨二人落在地上。

他上前幾步,口中歡喜道:「普羅修斯先生,你怎麼來了?」

普羅修斯正站在一處廢墟前,向嘉手納基地的方向眺望。

聽到東方晨的話,他也不回頭,沉聲說道:「這裡,應該是他首先發起攻擊的地方。看出什麼了嗎?」

東方晨仔細觀察四周環境,隨後微微一愣:「這裡好像是家娛樂場所啊。他來過這裡!

可他為什麼先來這裡呢?」

正在這時,眾人聽到黑暗中遠遠傳來陣陣歌聲:啦啦啦,小兔子來找你啦,啦啦啦,大家別跑啦,啦啦啦,都被找到啦……

三人對視一眼,趕忙向歌聲源頭衝去。

等走近一看,原來是位頗為靚麗的少女,披頭散髮,腳下踢著一個空易拉罐,嘴中不停哼唱著那首奇怪的歌謠。

阿緹婭緩緩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問道:「小姐,這首歌,誰教你的?」

少女神經質般地打了哆嗦,盯著阿緹婭不發一語。

阿緹婭用了點魅惑手段,再次柔聲問道:「這首歌很好聽,你還聽到有誰唱過?」

少女兩手不停搓弄衣角,嘴中含糊不清吐出一句話:「他,他,他讓我叫,叫他潘,潘神!」

屠神團三人心中同時發出一聲大喊:潘神骸魔!

東方晨咬牙切齒:「男爵,快放出你的尋血獸,潘神骸魔既然大鬧一通,必然會留下許多氣味。

該死的,看我不打爛你的屁股?」

阿緹婭還未答話,普羅修斯呵斥道:「慢著!你搞清楚狀況了沒有?對手可是潘神骸魔!」

東方晨奇怪道:「潘神骸魔怎麼了?他殘殺無辜,搶走我們尋找監守者的重要工具,我們應該抓緊時間啊。」

普羅修斯冷笑一聲:「大野貓給你們留下的信息都忘了么?他可是有地圖武器的!

就算你找到他,可萬一他身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怎麼辦?以潘神骸魔的瘋狂程度,使用地圖武器那是一定的,你想過後果嗎?

地圖武器,它是怎樣的東西,難道我沒有給你介紹過嗎?到時候,人類死傷可能得論億計,你東方晨敢負這個責任嗎?」

東方晨冷汗涔涔,適才激動之餘將潘神骸魔可能持有星戰戰術級別的地圖武器這件事忘了。連艾露斯芬瑟都特別提到,潘神骸魔和其擁有的地圖武器,屬於極度危險。

普羅修斯接著說道:「況且,就算讓你找到他,你就有把握必勝么?」

東方晨眼光一閃,恭謹說道:「還請先生明示。」

普羅修斯冷笑一聲:「難道你們就沒發現他的攻擊與眾不同嗎?」

東方晨撓撓頭:「難道不是一種秘術?」

普羅修斯大罵:「睜大你的氪金狗眼看清楚,什麼秘術有如此頻繁的釋放頻率?什麼秘術能那麼隨心所欲,跟呼吸一樣隨便使用?

剛才視頻你不也看了么?如若我所料不差,這種攻擊他足足用了一千多次!

別忘了他才一階三旋,如果那種攻擊手段是一種秘術,請問能量禁得起這樣消耗嗎?

你們啊,並沒有看出問題的實質!」 ?經普羅修斯這麼一說,東方晨這才意識到問題的蹊蹺。

如此高強度的釋放頻率,東方晨自問只有他的星滅才能夠做到。可星滅不屬於宇宙中任何種類的秘術,硬要說的話,應該算是一種神族特有秘術。

因為某種想要達到一個目標的技能,如果依託神靈運轉釋放,那麼就全變味了,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阿緹婭問道:「普羅修斯先生,不是秘術,那會是什麼?難道這就是他血界能力么?」

普羅修斯沉吟道:「不。據我所知,血界是種對施術者載體進行全面大幅強化的能力,不會有什麼直接性攻擊向技能出現。

這種頻率,這樣的攻擊軌跡,還有視頻所顯示的,分明就是再普通不過的肢體格鬥技啊!

難道?不會吧?這傢伙掌握了那個?

這下糟了!」

東方晨心都提了起來,焦急道:「普羅修斯先生,您倒是說啊,潘神骸魔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普羅修斯斜眼瞄了東方晨一眼,哼了一聲:「就你還想打人家屁股?我勸你們呀,先學監守者龜縮一陣子吧,等七殺他們恢復了再說,別讓潘神骸魔提前找到你們才好!

呵呵,如果我所料不差,這傢伙在攻擊方面比搖光還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