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前輪的噴射器是向下面噴射的,所以機車一下子就飛到了高空之中,避過了前面堵塞住整條路的車輛。

「成功了,施恩先生,你成功啦!!」

高空之中,風力更加的大,感受到凜凜狂風,『外魔人』吉朗凱倫雙眼都冒出了小星星。不斷的搖晃著前面的施恩。

「飛起來了,我們飛起來了!!」

施恩看著眼前的光景,無可奈何地說道:「這個糟老頭,什麼時候裝的這麼多裝備。」

而這個時候。『外魔人』吉朗凱倫卻是提醒了施恩說:「我們可以就此把炸彈包裹扔到不會危及無辜百姓的地方,這樣我今天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

「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施恩都被這一路驚險給嚇的忘記這麼一回事了。

展開雙臂,感受著風吹拂在她整個人身上。『外魔人』吉朗凱倫一本滿足:「啊啊,這麼舒服的風。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忽的,她竟是一把抱住了前面的施恩。閉上眼睛是一臉的享受:「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施恩先生。」

「謝我什麼?」施恩感受到背部的柔軟,卻也是依舊保持著波瀾不破。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真的不知道有沒有繼續在大明朝生活下去的勇氣和自信,畢竟攤上這麼一個怪病,因為這個怪病我一直會活得很絕望。」

緊緊地從背後抱住施恩的『外魔人』吉朗凱倫,繼續述說著:「雖然還說不上是自信,但我也稍稍有那麼一點幹勁。」

「像我這樣的人,就算是冒失莽撞地闖蕩下去,應該也是會有所收穫的吧。」

「會吧。」施恩也沒有打擊對方,雖然得了怪病很可憐,但只要想繼續生活,那麼就必定會有收穫。

感受著風所帶來的涼爽,施恩感嘆道:「確實,這麼吹風也不賴。」

就在這個時候,無線音箱裡面又傳來了聲響:「施恩啊,因為是你啊,我覺得你很有可能不聽我的話,所以使用了機車上面的最終武器,不過吧,那可是非常消耗能量的火箭噴射器,就憑機車上面的車油,恐怕是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大概吧,飛個六十息的時間就會發生爆炸的。」

「你一定要小心的哦。」

「…爆炸?」

施恩一下子就絕望了,哪來那麼多的爆炸啊!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施恩只好抱住了『外魔人』吉朗凱倫,然後釋放出真元力武將來,立即遠離這即將爆炸的機車。

「Diu——BooM!!」

機車果然爆炸了!

該死的米老頭,你給我等著! 經歷了機車送快遞爆炸無極限事件后,施恩雖然很不想跟米老頭合作,但是『外魔人』吉朗凱倫發動了背後的『外魔』族勢力,給米老頭提供了資金要一起開廠生產機車,不過吧,米老頭不大喜歡跟『外魔』族合作,於是『外魔人』吉朗凱倫直接出資給『不幹所』。

理解完『外魔人』吉朗凱倫想要機車的初衷后,施恩便與外出的張大炮聯繫后,就收了『外魔人』吉朗凱倫的資金。然後開始與米老頭合資生產機車。

當然啦,這投資方代表只是『外魔人』吉朗凱倫,但不是對方背後的『外魔』族。

這也是為了防止日後。『外魔』集團竊取這機車的研發專利。

然後,日子終於到了陪同徐增壽去相親的時間了。

但是吧,在去相親的這一天,『不幹所』迎來了一位客人。

「欸..你不是雲南沐府的東城衛么?」

施恩看到了來『不幹所』委託任務的人,居然是他們前不久才大戰過一場的敵人,雲南沐府東城衛團長呼延珏。

「是我。 天道寵兒開黑店 這一次我不是來找你們麻煩的,我想讓你們助我一臂之力!!」

「殺人么?很貴的,而且如果是我們認識的人。那就更貴了。」

施恩聞言,立馬請對方坐了下來,然後做出了一個數銀票的動作來。

東城衛呼延珏卻是搖頭說道:「不是,你們也知道,我們四家主的身份。」

施恩和眾人點點頭,回到:「知道啊,怎麼啦?你們老主母難道還不放過她么?」

「非也,我們老主母已經釋懷了,而且讓四家主恢復原來的身份,可是近日來,我精心為四家主準備一套哥特式蘿莉裝,結果被四家主一把火燒掉了,西城衛特地為四家主準備的護士裝,也被炮轟了,就連剛要準備女式套裝的北城衛也被炮轟了。」

看著東城衛呼延珏臉上那一臉失望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失望些什麼。

是在失望自己準備的蘿莉裝沒有被採納,還是在失望自己的四家主還沒有完全摘下臉上的面具。

施恩攤開手,數落這東城衛呼延珏說:「這個很正常。你們一二哥哥的目的不單純,她喜歡什麼女裝會自己出去買的,哪裡用得著你們為她準備。」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我在收拾四家主房間的時候,我發現了這個東西!」

說著,東城衛呼延珏拿出了一張海報來,海報上面寫著『夢工廠整形外科』配圖還是一個妙齡少女和一個粗礦大漢。

「整形么?聽說最近好多人都對自己的長相不滿意,然後跑去做一些什麼微整形。」

施恩只是粗略的掃了一眼海報,然後一臉的『好生無趣』說道:「聽說是『外魔』集團從母星引進的一門技術。怎麼的?你們四家主也對自己的外表不滿意?我覺得她長得挺好的呀。」

「你再看仔細了,看看這一行字。」

東城衛呼延珏指了指海報上面的一行醒目的大字。

「『外魔』集團最新技術,性別大轉換,男性變女性,女性變男性….」

難道是…

「沐芯要將自己全身大改造,包括自己的性別,她要給自己建造一高聳入雲的陽元石嗎!!!???」

聽到施恩如此直白的話,在一旁吃東西的朱小嫦一下子就不願意了,瞪了一眼在座的其他人說:「骯髒的陽元石。你們在座的不是都天生天長了么?」

東城衛呼延珏神情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的,只聽他這麼跟施恩等人承諾道:「現在事情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報酬你們要多少都可以,隨便你們『不幹所』開,但前提是你們絕對要挽回我們四家主!!」

「作為四家主的護衛,請求你們幫我阻止陽元石的建設。」

見到昔日那麼高傲的東城衛呼延珏都低下頭來求救,施恩也放下了之前的恩怨成見。

但是,他不知道該作什麼事情才能挽救這女扮男裝十多年的沐芯,對方若是鐵了心要真的變成了一個鐵骨錚錚男子漢的話,就算施恩實力再厲害也無法阻止的啊!

「我說,這裡怎麼這麼熱鬧啊,施恩啊。今晚的事情你沒忘記吧?」

就在這個時候,徐增壽過來找施恩了。

有了!!

施恩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可以一石二鳥,一箭雙鵰。

「壽頭,今晚的相親取消了!」

「叫你的相親對象過來,今天我們一起聯誼。」

施恩一臉興奮的交代徐增壽去把事情給辦了。

「聯誼?你搞什麼鬼啊?」徐增壽完全被施恩給搞糊塗了,怎麼無緣無故的就說要聯誼了。

「這件事情說來複雜,但是你想想看,如果單純只是我陪你去相親的話,你能解脫的幾率不大啊,所以不如弄成一場規模較大的聯誼,然後叫上更多的男性人選,這樣你才有更大的機會解脫哦。」

施恩低聲與徐增壽解釋了一番。

徐增壽聽后,覺得這事情靠譜,於是便急忙拿出手機。發送了一下簡訊,然後準備換個大一點的適合聯誼場地。

而另一邊,施恩則是這麼跟東城衛呼延珏解釋說:「這就是我的方法,把至今為止作為男人生活了十多年的沐芯改變成女人談何容易,所以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沐芯認識到自己是一個女人。然後,在促使她喜歡上男人。」

「要阻止陽元石鑄造計劃,只有這一招了。」

「接下來。尚謙,朱小嫦,還有樓上還在睡懶覺的舒小小。我們一起行動吧,把大明朝的男人們,被選中的前來阻止陽元石鑄造計劃的單身戰士召集過來吧!」

施恩對著『不幹所』的員工們下令到。

就是不知道。以他們四個人的人脈能召集到多少單身男戰士呢?

好在,施恩當過錦衣衛,這人認識了也不少。所以找幾個單身的大明朝優質男人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什麼?聯誼?不要開玩笑了!!」

「你覺得我這個歲數,去聯誼這樣合適嗎?合適嗎?合適嗎?」

狂魔鬼公子沈騰飛氣急敗壞地暴吼道。 施恩第一個找上的單身優質男,就是狂魔貴公子沈騰飛。

「和素不相識的女人有什麼好說的,而且我可是堂堂狂魔貴公子,當年的攘夷四公子之一,怎麼可能和你去參加這麼無聊的集會。」

沈騰飛的態度異常的堅決,也不知道他在矜持些什麼。

都一大把年紀了,連個老婆熱炕頭都沒有,如今有大好的脫單機會擺在他面前,居然還不知道珍惜。

施恩也只好留下了待會的聯誼地址。然後就前往下一個地方尋找人。

「聯誼?你沒有在開玩笑吧?」米老頭一邊正在修理機車,一邊指著自己店裡面的靈台,對施恩說:「你先下去問問看我老婆同不同意。她同意的話我就去。」

施恩看著靈台上面擺放的面相一看就不是那麼和善的遺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也丟下了待會聯誼的地址,前往下一個地方尋找合適的人選。

「聯誼?開什麼大元朝玩笑?」應天府四大天王之一的陸子朗不屑的摟過了身邊的美女成群,反問施恩道:「你覺得我有必要做這種小孩子過家家的事情么?」

施恩看著這一群的鶯鶯燕燕,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找錯人了。但是秉著寧濫勿缺的道理,施恩留下了聯誼的地址,然後就前往下一個地方尋找合適的人選。

「聯誼?不是我說。你是不是來搞破壞的?我剛剛才成親,你就來叫我去聯誼,你這安的是什麼心啊!!」

『太歲幫』的狼狗哥氣急敗壞的說道,「這事當我沒聽過,你也沒有來找過我,要是讓我婆娘知道了,非讓我明天下不來床不可!」

聽到狼狗哥成親的消息,施恩記得好像的確有這麼一回事,不久前他才來喝過兩人的喜酒,還非常痛心的包了一個大紅包祝福二人,隨了不少的份子錢,因為是非常痛苦的記憶,所以施恩他選擇性的遺忘掉這件事情。

雖然對方這麼說,但是秉著成親了也可以過來充充場面的道理,施恩留下了待會聯誼的地址,然後就離開了棲霞區前往下一個地方尋找合適的人選。

而另一邊,在東城衛呼延珏的協助下,朱小嫦和尚謙二人聯繫到了正好來應天府辦事的沐芯。

「欸。聯誼?」依舊是身著男裝的沐芯有點錯愕的問道。

「是呀,我們『不幹所』的施恩和徐增壽聯手舉辦的。」

朱小嫦臉上儘是『我不是自願的,我是被逼迫的』的神情,但還是昧著良心邀請沐芯來:「他們那邊已經在湊人了,這邊我也在找人,所以找上了你,你也跟我們一起來吧。」

「真是下流,徐增壽那個傢伙該不會是準備趁此機會利用別人來逃避跟我的相親吧。」

這個時候,一個看起來就是大家閨秀反義詞的美女出現了。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沐芯這邊來,說:「好久不見了,沐芯,沒想到你會來找我,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記了呢。」

「我忘記誰也不會忘記你的,湯雅。」沐芯友好地向那位美女打了一個招呼,還起身跟對方來了一個擁抱。

湯雅乃是開國大將之一的湯和之女,也是徐增壽這一次要相親的對象。

而沐芯這一次過來應天府辦公,正好就是收到了自己為數不多的知心好友的信件后。才決定過來應天府這邊的。

「那個…他的意圖我不知道,畢竟我跟他並不是那麼熟,那個沐芯呀,請你一定要來參加啊。」朱小嫦蹭了一下旁邊的尚謙,讓他幫忙附和一下。

尚謙也很機靈,立即就附和道:「當然啦,雖說是聯誼,不過絕對不會是那種下流的聚會。」

「話說,我還不大明白聯誼是什麼意思,是聯合眾人一起來軍事演習么?」

沐芯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聯誼是要幹嘛,問了一個非常危險又白痴的問題。

尚謙滿頭大汗,當場晃晃手解釋著:「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啦。」

要是對方以為是軍事演習的話。說不定會帶上一大批大明朝軍人過來,到時候說不定聯誼搞不起來,相反還會又引發『不幹所』和雲南沐府之間的戰爭。

「還是讓我來跟你解釋吧,沐芯。」

湯雅用手指撩了一下自己的劉海,然後給沐芯解釋了起來何為聯誼:「聯誼其實就是類似於聚餐一樣的活動,可不是那些大明朝的紈絝子弟糜爛不堪的亂O聚會哦。」

湯雅的特意解釋,卻是讓沐芯更加誤會了聯誼的意思:「原來如此啊,就是說飯後的亂O咯?」

「不是的不是的,我們沒有那麼的O亂,我們都是正經的聯誼。」尚謙這時候只好向身邊的朱小嫦求救。

朱小嫦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這麼跟沐芯解釋:「沐芯姐,這麼跟你說吧,所謂的聯誼簡單的說,就是讓愚蠢的男人們掏錢請客,然後若無其事地回來。是絕佳的蹭飯好機會哦。」

沐芯這下聽明白了,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是蹭飯啊。」

尚謙覺得有點頭疼了,扶著額頭低聲對著朱小嫦說:「小嫦,你這樣解釋雖然也沒錯啦,但是聽起來有種施恩哥很傻的感覺。」

朱小嫦沒有在意。反正施恩傻不傻那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但是,她也知道這一次的聯誼對於沐芯的重要性。

所以,繼續邀請沐芯道:「不過。說真的,沐芯姐你還是來參加吧,因為這說不定是個適應身份的好機會哦。」

她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湯雅。這個有可能成為她未來舅媽的女人,開口說:「而且,湯雅姐這一次也要去的。正好你可以陪著她。」

「好像也是個不錯的機會,那沐芯你就陪我一起去吧,上次因為你害的我相親的機會都沒有了。這一次你可要陪著我一起去,萬一徐增壽那個傢伙中途要逃跑,你也可以幫我抓住他。」

聽到湯雅這麼一請求,沐芯當然也不好意思拒絕了。

上次的確是因為她的緣故,使得湯雅和徐增壽的第一次相親泡湯了。

「那好吧,我陪你去參加這一次的聯誼。」 大概是在夕陽西下的時分,早早就做好準備的施恩,尚謙和朱小嫦,以及舒小小都來到了約好的集合地點等待。

為了這一次的聯誼和拯救沐芯大作戰,施恩特地換了一身乾淨的、整潔的、帥氣的衣服,但是等了半柱香時間了,還是等不到其他人來。

這下可有點情況不妙啊!

施恩對於二人的效率表示懷疑,「尚謙,朱小嫦。你們兩人真的有約到人么?」

尚謙當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沒有問題,「我們當然約到了啊,施恩哥。你要相信我和朱小嫦的辦事能力啊。」

朱小嫦卻是瞪了施恩一眼,然後維護了尚謙來,反駁到:「你還有資格說我們,看看你們,說好的找人,你別跟我說你找的人是舒姐吧。舒姐可也是我找來的。」

施恩吃了癟,卻是強行解釋說:「我的的確確很辛苦的找了,而且每一個都是單身的優質男子。不過年紀上有點小瑕疵而已。」

朱小嫦卻是不理會,問道:「人呢?」

施恩抖抖肩,給了一個萬花油的理由:「路上塞車。」

舒小小本來沒有什麼話說,卻是語出驚死人來,「你別告訴我,你找的是米老頭,狂魔鬼公子沈騰飛,四大天王的陸子朗和『太歲幫』的狼狗哥這群中年油膩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