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這種圍繞某一點展開的爭奪戰通常都很激烈,百分之十的死亡率怕是保守估計。我該怎麼辦呢?

哎,這不對啊,不過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地域爭奪戰,跟試煉命題有什麼關係?謊言與背叛,沒發現一丁點關聯啊。」

彷彿印證阿緹婭心中所想,不一會兒,顯示器屏幕滾動翻頁,又出現一大段文體:

隱藏任務:抉擇。

學員AK-N055588,每兩支對抗團隊,其中都各自有一名關鍵人物,一名保護者,一名背叛者。

你所扮演的角色,是團隊中的背叛者。

而你作為背叛者的任務,是在儘可能不被其他團員察覺的情況下,將本隊情報秘密發送給敵對團隊的保護者。敵對團隊的保護者,在本次試煉全程,是你唯一的隊友。

本次試練全程,在本方團隊中,你要負責擾亂視聽,分化團員,製造矛盾,散布虛假信息。最重要的,則是判斷並找出己方團隊中的關鍵人物和保護者,並想盡辦法促成關鍵人物死亡,或者引導敵對團隊擊殺或俘虜本方關鍵人物。

如果在試煉過程中,你不幸暴露了背叛者的身份,則視為試煉失敗,並影響全團此次試煉考核的成績,具體信息請看下文。

注意,一旦身份暴露的同時,你將有死亡危險!切記!

在任務即將到達時限的最後三十分鐘,如果本方關鍵人物仍然存活,或者仍有行動能力,那麼你可以選擇將其直接擊殺,或者直接給敵對團隊指明關鍵人物是誰,並聯合敵對團隊擊殺或擒拿關鍵人物。此時暴露背叛者身份不算違規。

如果在背叛者的努力下,本方關鍵人物死亡或失去行動力,則無論你方團隊是否達成本次實戰試煉的常規條件,存活下來的學員都將視為實戰試煉合格,並將視各參與隱藏任務學員的具體表現,予以直接晉級二級學院的獎勵。

如果你拒絕當本方背叛者,沒有完全按照指示執行隱藏任務,或者在試煉過程中暴露背叛者身份,則無論你方團隊是否達成本次實戰試煉的常規條件,都將視為實戰試煉失敗。

就算一方團隊按常規條件出色地完成試煉任務,但由於某一被選定的學員沒有很好地完成隱藏任務,那麼則全團淘汰!

下面,你有一小時時間考慮。請在一個小時內,選擇放棄或者繼續!

阿緹婭看完第二段顯示的文體,瞬間大腦一片空白,冷汗涔涔而下。

同一時刻,在另一間昏暗房間里,凌月灸緊皺眉頭,嘴唇都快咬出了血,因為她也看到了一段讓她快要抓狂的文字:

隱藏任務:抉擇。

學員AK-N013919,每兩支對抗團隊,其中都各自有一名關鍵人物,一名保護者,一名背叛者。

你所扮演的角色,是團隊中的保護者……

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看著自己手腕上儀器影射出一團模模糊糊的三維立體事物,一個沙啞的聲音喃喃道:「嘿嘿,有點意思,就知道要讓我來當這關鍵先生,呵呵呵……」

低沉沙啞的笑聲中,那三維立體圖像突然變化了畫面,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出現了。

「如何?」

「嘿嘿,你說呢?」 ?阿緹婭此時身心充滿了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好端端的,選誰不好,怎麼就偏偏選中自己來當這該死的背叛者。這不是讓她出賣同伴么?

已經在謊言和欺騙中戰戰兢兢三年,沒想到還沒做夠欺騙者,到最後的試煉也不放過可憐的自己,還要狠狠捅上一刀才肯作罷!

這算哪門子的試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期間阿緹婭無數次想選擇放棄。

不論出賣隊友還是促成關鍵人物死亡,都是她十分反感的。

從兩段命題的詳細解釋可以解讀出,兩個團隊任何人都能放棄試煉任務,唯獨被選中執行隱藏任務的六人不能放棄。

執行常規任務的學員如果放棄,大不了三百年內不準再次報考阿茲薩卡學院。這個懲罰對於最次都是進化一階的學員來說,無異於隔靴搔癢,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最起碼沒有生命危險。

可執行隱藏任務的六人如果有一人放棄,那麼則視為任務失敗,該學員所在團隊所有人立即被淘汰出局。

這等於說任務還沒開始,整個團隊就由於某個不幸中標學員的一次膽小選擇,便已經慘遭淘汰,連繼續常規任務的資格都被剝奪。

到時候院方為了平息洶湧的疑問和不滿,一定會向大家解釋被淘汰的原因。試問,選擇放棄隱藏任務的學員,今後還有何臉面面對同伴?

但話又說回來,生命層次能進化到一階,又在阿茲薩卡學院耳濡目染三年光陰,而後咬牙堅持到最後一刻的學員,豈會是平凡之輩?連學院安排的一次平常試煉考核都不敢接招,以後還能有什麼出息?

阿緹婭同樣不是凡者,想起為了進入阿茲薩卡學院而付出的種種代價,三年來吃過的苦頭和流過的汗水,在教父和大哥面前說過的那些信誓旦旦的保證,母親的冷嘲熱諷,身為帝國貴族的尊嚴,所有的因素都讓她漸漸堅強起來,最終沒有選擇退縮,而是勇敢面對即將到來的一切!

一個小時的時間到了,房間門自動打開,透進一片白蒙蒙的光幕。

阿緹婭的智能顯示屏又出現一句話:很好,兩支對抗團隊沒有一個人選擇放棄!已經開啟特別加密通訊頻段,用以聯絡敵對團隊保護者。代碼:NL1427。

學員AK-N055588,祝你好運!

阿緹婭嘆了一口氣,拿起裝備走出這間昏暗的小房子。走過一段曲折的走廊,便來到一間石頭大廳里,團隊中其他人正陸陸續續從別的入口走進大廳。

此時,原本就有豐富間諜經驗的凌月灸,已經開始第一時間觀察所有團員的神色,趁著剛剛接到隱藏任務可能還未消退的震驚,試圖從每個人臉上看出什麼來。

凌月灸身負重要使命,肯定不可能選擇放棄隱藏任務,只要能順利晉級二級學院,哪怕殺光同伴她都無所謂。所以她在看到試煉的隱藏任務后,只驚嘆了一小會便恢復冷靜。

按照她自己的邏輯分析,這個所謂的隱藏任務設計之巧妙,完成難度之大,操作之複雜,已經遠遠超出她個人能力的極限。

兩隻團隊,各有隱藏的關鍵人物,保護者,背叛者共六人,可他們之間卻互不知曉,不知道誰是誰。想要有進一步行動,必須依靠自己的能力,觀察判斷,直至確認鎖定各自的目標。

雖然不知道誰是誰,但一方團隊中的保護者和另一方團隊中的背叛者卻是真正的攻守同盟,並有加密頻道用以聯絡。不過也僅限於秘密聯絡了,雙方不可能告訴對方自己是誰。因為這是一個只要露出一絲破綻就會送命的死亡遊戲!

關鍵人物,保護者,背叛者,這三者關係很巧妙。

將兩支團隊用A和B代稱,A團保護者想要儘力幹掉B團的關鍵人物,以及本方團隊的背叛者,而B團的關鍵人物為了自保,勢必要千萬百計找出隱藏在團隊當中的背叛者,趁早除掉這個禍害。B團的背叛者為了早日解脫,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助A團的保護者幹掉自己所在團隊的關鍵人物和保護者。反過來B團的保護者使命使然,除了自身努力外,還將根據A團背叛者提供的情報,暗中保護本方關鍵人物,擊殺A團的關鍵人物,同時還要清除本方背叛者。

三個角色環環相扣,極盡智力和勇氣的考驗。

三個角色當中,雙方背叛者最為吃力不討好,因為他們不能直接動手,所有的行動計劃必須圍繞對方保護者展開,製造意外或者假手敵對團隊達成目的。同時,雙方背叛者也是人人得而誅之的角色,本方關鍵人物要殺他,本方保護者要除掉他,一旦兩方發生遭遇戰,整個敵對團隊也要幹掉他,再加上存在巨大的暴露風險,背叛者簡直就是兩頭受氣,榮登最容易陣亡的角色。

而雙方保護者則是隱藏任務的核心角色,他們的工作量最大,考慮必須全面,肩上擔子最重。既要保證本方關鍵人物的安全,又要揪出叛徒,同時還要安排好計劃,串通好敵對團隊的背叛者弄死對方的關鍵人物,更要時時提防敵對團隊中的保護者。

反觀雙方關鍵人物,他們反倒比較輕鬆愜意,只需時刻提防小心即可。關鍵人物可以完全不理會到底誰是保護者,但還是要關照一下隱藏在本方的背叛者。如果有多餘的能力和精力,關鍵先生或許會參與鋤奸行動,揪出並幹掉可惡的背叛者。

如果有誰認為以上就是隱藏任務的全部?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個該死的隱藏任務,最為棘手之處,便是執行任務的六人萬萬不能暴露自己。背叛者就不用說了,關鍵人物和保護者也不能自我暴露身份,因為本方團隊中有背叛者的存在,有任何暴露身份的苗頭,後果都將是災難性的。

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除了那六人,兩隻團隊剩餘十四人壓根就不知道有隱藏任務這回事,系統沒有將隱藏任務的信息告訴他們。

正因為如此,六名參與隱藏任務的學員將得不到任何團隊支援,因為他們不敢也不能主動要求同隊團員提供幫助,只能另闢蹊徑,想盡辦法誘導敵我兩方團隊所有人成為自己的棋子,讓他們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幫助自己完成隱藏任務。

這,便是謊言與背叛,這條試煉命題的精髓之所在!

更是名副其實的死亡遊戲! ?凌月灸默默站在角落,心中焦急無比:「真是該死,我連關鍵人物是誰都不知道,還談什麼保護?媽的,只能靠猜了!

咦,會不會是阿緹婭那丫頭?她可是有爵位的貴族,更重要的是,學院是知道阿緹婭真實身份的,至少院長大人很清楚一點。

或許,他們會有意給阿緹婭一個關鍵人物的身份,畢竟,他們不敢讓她死。」

估計凌月灸自己都沒想到,她的這個大膽假設卻跟實際情況南轅北轍。

學院對待阿特斯貴族學員的態度是:死神面前人人平等!

試想連身為皇族的時雨都死裡逃生了兩次,更遑論僅僅男爵身份的阿緹婭?

此時我們的背叛者阿緹婭心中像萬蟻啃噬,說不出的難受,只剩下深深無力感:「唉,走一步看一步吧!這種事教我怎麼能做得出來?」

阿緹婭的這個想法,也算是一種不是辦法的辦法。如果實在沒法下手,可以靜觀其變,耐心等待其他人露出破綻。

這時,團隊中的關鍵人物將每個人的神情的看在眼裡,心中不禁失笑:「呵呵,氣氛有點緊張啊!菜鳥到底是菜鳥,完全懵圈了。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肆零肆辦公室 這個隱藏任務,說難也難,說簡單也很簡單,關鍵是看你們怎麼想了。如果按部就班,勢必會掉進達塔大師的邏輯陷阱里。

其實,有一招快刀斬亂麻,就看你們敢不敢了!啊哈哈哈……」

厄多尼諾一看氣氛壓抑,趕忙笑道:「大夥不用擔心,像這種程度的任務,我在以前流浪宇宙時不知遇到過多少次了。

只要準備充分,部署得當,我們一定會取得勝利!」

自詡為團隊精神領袖的剛度也附和道:「厄多尼諾說得對,這種任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緊接著,團員蒂內爾問出一個關鍵問題:「我看沒那麼簡單吧,這任務跟命題不符啊。謊言在哪裡?背叛又有何體現?」

時雨沙啞的聲音響起:「管那麼多幹什麼?先到達目標點B再說吧。媽的,中間還不知道和敵人遭遇多少次呢。

真是該死,地圖居然沒有給出目標點的路線,還得要我們自己去尋找坐標的線索。這下好了,估計每一處線索所在,都是我們與敵人的火併之地!」

阿妙小聲嘟囔著:「那不是敵人,是我們的同學。」

時雨眼神一凜,陰笑道:「小姑娘,你是溫室里待的時間太長了吧?嘖嘖,多水靈的小花朵啊,可惜一場風雨過後就什麼都不剩了。

老子今天教你學一個乖,有時候,為了活命,天王老子都得宰嘍!」

厄多尼諾不耐煩地揮揮手:「行了,都別吵了,自亂陣腳。趕緊研究怎麼找到坐標線索吧。」

厄多尼諾話音剛落,一群人圍成一圈,對著三維成像地圖指指點點起來。

團隊十個人當中,此時最思潮起伏的,恰恰是裝模作樣的慕斯赫爾。

她以遠超常人的敏銳察覺到一絲不尋常。

首先,此次試煉根本不會像表面這麼簡單。否則沒法解釋試煉的命題,除非試煉組織者吃飽了撐的。

其次,除了以正副團長自居的厄多尼諾與剛度兩人,積極發言的居然是皇族成員時雨,其他人幾乎默不作聲,這太不尋常了。

最後,慕斯赫爾觀察到阿緹婭眼神飄忽,明顯心不在焉,彷彿有很重的心事。而和她一同出自灰塔的間諜凌月灸,總是有意無意瞟向阿緹婭看,彷彿要重新認識這個人似得。

凌月灸此人她再清楚不過,除了心上人,對其他任何人向來不屑一顧。怎麼會突然關心起阿緹婭來?一定有問題!

慕斯赫爾腦中快速思索分析著,對其他人,她也許有所顧忌,但對凌月灸,她可以單刀直入,直接逼問。量她凌月灸也不敢不回答!

但此時還不是時候,因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時間過去了二十幾分鐘,就聽厄多尼諾低喝一聲:「阿妙,前面探路。其他人菱形戰鬥陣型,出發!」

慕斯赫爾趕忙說道:「老大,阿妙一個人怕是有點單薄,她需要掩護。我請求與阿妙一起探路偵查。」

厄多尼諾點頭稱是:「嗯,還是你想的周到。去吧!」

剛度不滿道:「憑什麼打頭陣的都是你們B16的人?」

厄多尼諾嘿嘿一笑:「因為我相信我的姐妹。要不你去?」

剛度訕訕一笑,沒有接話。

就這樣,團隊此次試煉正式開始。

出得岩石大廳,大家回頭才發現剛才所處位置是一座大山的山底,大家是從依山建立的一處廢墟中走出。隱約能看到是什麼讓此處成為一片廢墟,因為發現了無數彈痕和爆炸殘留痕迹。

視野前方,則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原始森林。

眾人看著茫茫林海,又想起身後那些彈痕,不由得皺起眉頭。由此可見,這裡必定是一處專門的試煉場,可能發生過無數次激戰,戰火甚至都燒到了一方試煉者的起始據點。

所有人紛紛發動心核力場,懸浮而起。但為了隱蔽不敢浮空太高,幾乎是擦著地皮按照既定路線極速飛行。

阿妙和慕斯赫爾擔任尖兵,所以這兩人一馬當先,不一會兒就消失在森林深處。

阿緹婭因為是公認的戰鬥力墊底,所以處在菱形戰鬥隊型的最中央。

她正在默默想著心事,突然,從耳麥里傳來一個智能聲音:有未知通訊,請求接入,代碼:NL1427。

阿緹婭頓時一個激靈,差點身形不穩,一頭載到地面上。好在她及時平復心情,調整狀態,沒有讓別人發現異常。

她很清楚這條通訊請求是何人所發,可沒想到那人如此著急,己方剛出發沒多久那人便急不可耐,發出通訊請求。

阿緹婭沒有辦法,只好接通頻道,緊接著便聽到一個被處理過的聲音快速響起:「我是對方保護者,報告你方坐標。」

阿緹婭不敢開口回話,便啟動語言輸入模式,在手腕上顯示屏上寫下一句話:時機未到,我方剛離開A點十分鐘。請勿再聯絡!

她這句文字一經發送,便坐實了背叛者的身份,直到試煉結束,也無法回頭了。

阿緹婭心中氣苦,強忍淚水,一遍遍默念:「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試煉場森林某處,一名高大男子隱在樹蔭下,看著手腕默不作聲。

少頃,男子小聲自語道:「過去這麼長時間他們才出發?真夠謹慎的。

如果是常規隊型滲透式機動,我們應該比他們早到一個小時,完全能避開尖兵偵查。

哼哼,得馬上通知隊員全速前進,就在46號監控站伏擊他們!」 ?隊伍果然是按照滲透式機動的速度前進著。大夥已經能大概確定線索遺留地點,地圖顯示,那個小地方叫作46號監控站。

可現在有個問題。團隊中比較睿智冷靜的北倉開口:「我們不是立即出發的,萬一敵方搶先我們一步出發,提早到達46號監控站伏擊我們,這該如何是好?」

渾身長滿酒紅色長毛,類似地球大猩猩的科巴多滿不在乎道:「我們出發晚是因為在分析戰場形勢,判定線索位置,完善計劃部署。

如果他們一傳送到試煉場就馬上出發,那麼肯定不知道46號監控站的蹊蹺。所以說,我們和對方半斤八兩,沒什麼可擔心的。」

厄多尼諾沉吟道:「有這種可能性。不過我相信阿妙,她不但是最稱職的尖兵,而且還是學院貨真價實的尖子生啊!」

剛度猶疑起來:「把身家性命託付給那小丫頭,能行么?你哪來這麼大的自信心?」

厄多尼諾還是固執地重複她說過無數次的那句話:「我相信我的姐妹!」

臉上始終戴著一張骷髏面具的蒂內爾冷笑一聲:「學校內外是兩碼事,別到動真格的時候,你們只會尖叫!」

凌月灸眉頭皺起,厭惡地看了一眼幾位男同學,正要說話,卻聽阿緹婭大聲說道:「你什麼意思?看不起女性么?會尖叫的是你!」

剛度和厄多尼諾同時打圓場:「好了,大家合作點。按計劃行動,收起不必要的小心思,一切為了試煉。」

……

試煉場46號監控站,一名女性學員對另一名高大男子說道:「隊長,線索已經明了。我們不抓緊時間趕路,為何還要在此逗留?」

高大男子不耐煩道:「這是他們必經之地,我們要伏擊敵方。」

女學員焦急起來:「盡量別和他們接觸,趕到B區域才是正事。在目標點,我們以逸待勞,有得是辦法消遣敵人。」

高大男子心裡嘀咕起來:這女人怎麼如此懼怕接戰?莫非她是關鍵人物?可如此良機,怎能錯過?一會戰鬥打響,多照看著她點便是。

我欲吞天 接著高大男子用不庸置疑的口吻說道:「我是大家推選出的隊長,我怎麼說,大家怎麼做便是,一切由我全權負責。

黛兒默,你要是怕死,一會在外圍策應好了,其他人按計劃就位,準備戰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