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笨的可愛,她還是第一個要養我的女子。只是我堂堂霸王,怎麼會被你養呢。女人總是要站在男人的背後的,女強人都是沒有遇到一個讓她溫柔的男人。”霸羽接着說。

“咚,咚……”

一會之後,霸羽就扣起了柳絳紅的房門。

門開,沒等柳絳紅說話,霸羽就進入了,一把坐在牀上說:“你的臉色好了很多,東西昨天已經送過來了,你看看少了什麼沒有。”

柳絳紅看着霸羽的那副表情,簡直就是把自己當成了男主人。“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柳絳紅依舊不近人情地說。

“走吧,出去轉轉,看看天人葬場有沒有人來?”霸羽商量地說。“好。”柳絳紅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溫柔,說。

其實,早在昨天霸羽就已經打聽清楚這古月城中最有名氣之地乃是賭石街。

賭石,是帝兵大陸賭博的一種方式,賭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石。剛剛開採出來的一大塊原石,讓你猜裏面裏面是否擁有石。

據稱,在這賭石街,曾經出過魂石。也就是因此,賭石街纔在古月城中聲名鵲起,直至成爲這古月城中最有名的存在。

一棟棟石屋,整整齊齊排列在兩側,街道足足有數十丈寬,遙遙望去黑壓壓的涌動人羣猶如一條長龍,蜿蜒而去直至消失在目光盡處,喧囂之聲震天響,傳出數十里之外。

“還真是熱鬧。”霸羽看着涌動的人羣說。柳絳紅則是一個喜歡寧靜的女子,看着如此場景生出幾分不耐煩,但是跟這霸羽卻一絲沒有表現出來。

“這裏你應該聽說過吧?”霸羽問道。“賭石街,賭博的地方。”柳絳紅聲音十分好聽,但卻顯得有些機械。

“試試運氣吧。”這次是柳絳紅主動開口說,雖然生硬但卻有一種遷就的味道,讓霸羽聽起來也舒服了一點。

“隕石閣,看起來挺氣派的,進去看看吧。”霸羽對柳絳紅說。這隕石閣霸羽專門打聽了,是這一條街最大的一間都市場所。

跨入其中,頓時就感覺到一股清香和濃郁的天地元氣向自己迎面而來,讓人十分舒服。佈置格致,優雅清香,讓從外面擁擠的人羣中進入其中的人確實有心曠神怡的感覺。

一個個巨大的架子擺放在廳中,石塊就這樣放在上面,各色各樣的石塊都有。但是,真正有石的卻十分稀少。

“看中了哪一塊,你就選,有錢。”柳絳紅對霸羽說。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霸羽身上,異樣的目光讓人極不舒服。霸羽也是十分尷尬,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心裏說:“這個笨女人,真把我當成吃軟飯的了。”

“他們爲什麼這樣看你,好像很看不起你的樣子。”柳絳紅說。霸羽厚着臉皮說:“他們這是在嫉妒!”

其實,也怪不得他們,大荒男兒,狩獵大荒,每次都是出生入死,完全是用性命在博取生存,所以纔會如此看不起吃軟飯的人。

柳絳紅面紗下的臉龐卻是一紅,鮮肉的手指在霸羽腰部嫩肉的地方使勁一掐,幽怨地白了一眼霸羽,然後向閣樓上方走去。

霸羽緊隨而去,卻讓那些人更加瞧不起。“吃軟飯這活,也不好乾啊。”霸羽在心底悲情地說。

閣樓之上的原石比下面的少了不是一星半點,還沒有下面十分之一多。當然看得人更少,稀稀落落僅僅有幾人在觀看。

“小心有人把心思放到你身上了。”霸羽貼着柳絳紅的耳朵,輕輕地說。樣子十分曖昧,輕輕的氣流劃過柳絳紅的耳朵,讓她的身軀都是一顫抖。

隨後,柳絳紅就感覺到一股如蛇一樣的目光從背後發來,對於這樣的蒼蠅柳絳紅當然不會理會。

柳絳紅意念掃過,這些第二層的原石也沒有一個好東西,旋即擡腳向上走去。

第三層閣樓,隕石閣最出名的地方,而是賭石巔峯場所。

“姑娘對不起,第三層閣樓不對外開放,你還是請回吧。”一個勁氣雄渾的男子在門口對柳絳紅說。

柳絳紅臉色一凝,就把目光看向了霸羽。“按照隕石閣的規矩,第三層不是隻對擁有靈兵階實力的人開放嗎?怎麼我們不行?!”霸羽問道。

柳絳紅意念一動,那個人就此定格,渾身力量根本不能散發一分,這就是靈兵階的實力!

“現在可以了吧?”霸羽笑道。

頃刻,那個男子面容無比恭敬地說:“尊貴的客人,你請進,裏面正在賭石你們可以湊湊熱鬧。”

二人進去,就在霸羽跨入的那一刻,拿到目光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熾熱,像是已經吃定了他們一樣。

其實,在霸羽進入裏面不到三息,一個英俊男子就出現在門前,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綠芒,傲然進入其中,在其後面卻跟着一個面目猙獰的老者。

老者臉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從左側眼角斜划過來經過眼睛鼻樑延伸到脖子根處,傷痕彷彿把他頭顱給分開。

在霸羽跨區的時候,殘破石兵突然暴發出一陣律動,一道黝黑的微弱光芒從一個盆景根處的亂石中飛出。

霸羽清清楚楚記得,就是遇上青靈泉石殘破石兵都沒有如此震動,那也就是說那顆石比青靈泉石珍貴很多!

“霸羽那裏面有好東西!”柳絳紅的話,把霸羽從沉思中拉了出來。

霸羽只見,柳絳紅把手指放在一塊青褐色的原石之上,原石散發着一股青褐色的光芒,雖然微弱卻有一種極爲強大的意味。

“那就買下了。”霸羽說道。 隨後,把目光落在旁邊的一塊原石之上,嗅出了一股熟悉的魔氣。

柳絳紅點點頭,說:“嗯,買下,不管花多大的代價!” “叮叮……”

“叮叮……”

清脆的響聲把霸羽給震醒,似乎感覺到什麼不同,但卻是一閃而過,讓他怎麼也抓不住那一點點神韻!

柳絳紅的臉色已經好多,淡淡的紅暈映照在臉上。其實以她的實力想要恢復非常輕鬆,只是她一直在照顧霸羽,寸步不離,根本沒有時間恢復傷勢。

“這個笨女人一夜都在修煉,也不脫衣服睡覺。”霸羽看到柳絳紅起身,在心中說道。

“不過笨的可愛,她還是第一個要養我的女子。只是我堂堂霸王,怎麼會被你養呢。女人總是要站在男人的背後的,女強人都是沒有遇到一個讓她溫柔的男人。”霸羽接着說。

“咚,咚……”

一會之後,霸羽就扣起了柳絳紅的房門。

門開,沒等柳絳紅說話,霸羽就進入了,一把坐在牀上說:“你的臉色好了很多,東西昨天已經送過來了,你看看少了什麼沒有。”

柳絳紅看着霸羽的那副表情,簡直就是把自己當成了男主人。“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柳絳紅依舊不近人情地說。

“走吧,出去轉轉,看看天人葬場有沒有人來?”霸羽商量地說。“好。”柳絳紅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溫柔,說。

其實,早在昨天霸羽就已經打聽清楚這古月城中最有名氣之地乃是賭石街。

賭石,是帝兵大陸賭博的一種方式,賭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石。 高官的新寵 剛剛開採出來的一大塊原石,讓你猜裏面裏面是否擁有石。

據稱,在這賭石街,曾經出過魂石。也就是因此,賭石街纔在古月城中聲名鵲起,直至成爲這古月城中最有名的存在。

一棟棟石屋,整整齊齊排列在兩側,街道足足有數十丈寬,遙遙望去黑壓壓的涌動人羣猶如一條長龍,蜿蜒而去直至消失在目光盡處,喧囂之聲震天響,傳出數十里之外。

“還真是熱鬧。”霸羽看着涌動的人羣說。柳絳紅則是一個喜歡寧靜的女子,看着如此場景生出幾分不耐煩,但是跟這霸羽卻一絲沒有表現出來。

“這裏你應該聽說過吧?”霸羽問道。“賭石街,賭博的地方。”柳絳紅聲音十分好聽,但卻顯得有些機械。

“試試運氣吧。”這次是柳絳紅主動開口說,雖然生硬但卻有一種遷就的味道,讓霸羽聽起來也舒服了一點。

“隕石閣,看起來挺氣派的,進去看看吧。”霸羽對柳絳紅說。這隕石閣霸羽專門打聽了,是這一條街最大的一間都市場所。

跨入其中,頓時就感覺到一股清香和濃郁的天地元氣向自己迎面而來,讓人十分舒服。佈置格致,優雅清香,讓從外面擁擠的人羣中進入其中的人確實有心曠神怡的感覺。

一個個巨大的架子擺放在廳中,石塊就這樣放在上面,各色各樣的石塊都有。但是,真正有石的卻十分稀少。

“看中了哪一塊,你就選,有錢。”柳絳紅對霸羽說。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霸羽身上,異樣的目光讓人極不舒服。霸羽也是十分尷尬,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心裏說:“這個笨女人,真把我當成吃軟飯的了。”

“他們爲什麼這樣看你,好像很看不起你的樣子。”柳絳紅說。霸羽厚着臉皮說:“他們這是在嫉妒!”

其實,也怪不得他們,大荒男兒,狩獵大荒,每次都是出生入死,完全是用性命在博取生存,所以纔會如此看不起吃軟飯的人。

柳絳紅面紗下的臉龐卻是一紅,鮮肉的手指在霸羽腰部嫩肉的地方使勁一掐,幽怨地白了一眼霸羽,然後向閣樓上方走去。

霸羽緊隨而去,卻讓那些人更加瞧不起。“吃軟飯這活,也不好乾啊。”霸羽在心底悲情地說。

閣樓之上的原石比下面的少了不是一星半點,還沒有下面十分之一多。當然看得人更少,稀稀落落僅僅有幾人在觀看。

“小心有人把心思放到你身上了。”霸羽貼着柳絳紅的耳朵,輕輕地說。樣子十分曖昧,輕輕的氣流劃過柳絳紅的耳朵,讓她的身軀都是一顫抖。

隨後,柳絳紅就感覺到一股如蛇一樣的目光從背後發來,對於這樣的蒼蠅柳絳紅當然不會理會。

柳絳紅意念掃過,這些第二層的原石也沒有一個好東西,旋即擡腳向上走去。

第三層閣樓,隕石閣最出名的地方,而是賭石巔峯場所。

“姑娘對不起,第三層閣樓不對外開放,你還是請回吧。”一個勁氣雄渾的男子在門口對柳絳紅說。

柳絳紅臉色一凝,就把目光看向了霸羽。“按照隕石閣的規矩,第三層不是隻對擁有靈兵階實力的人開放嗎?怎麼我們不行?!”霸羽問道。

柳絳紅意念一動,那個人就此定格,渾身力量根本不能散發一分,這就是靈兵階的實力!

“現在可以了吧?”霸羽笑道。

頃刻,那個男子面容無比恭敬地說:“尊貴的客人,你請進,裏面正在賭石你們可以湊湊熱鬧。”

二人進去,就在霸羽跨入的那一刻,拿到目光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熾熱,像是已經吃定了他們一樣。

其實,在霸羽進入裏面不到三息,一個英俊男子就出現在門前,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綠芒,傲然進入其中,在其後面卻跟着一個面目猙獰的老者。

老者臉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從左側眼角斜划過來經過眼睛鼻樑延伸到脖子根處,傷痕彷彿把他頭顱給分開。

在霸羽跨區的時候,殘破石兵突然暴發出一陣律動,一道黝黑的微弱光芒從一個盆景根處的亂石中飛出。

霸羽清清楚楚記得,就是遇上青靈泉石殘破石兵都沒有如此震動,那也就是說那顆石比青靈泉石珍貴很多!

“霸羽那裏面有好東西!”柳絳紅的話,把霸羽從沉思中拉了出來。

霸羽只見,柳絳紅把手指放在一塊青褐色的原石之上,原石散發着一股青褐色的光芒,雖然微弱卻有一種極爲強大的意味。

“那就買下了。”霸羽說道。 隨後,把目光落在旁邊的一塊原石之上,嗅出了一股熟悉的魔氣。

柳絳紅點點頭,說:“嗯,買下,不管花多大的代價!” 一些人的目光,又放在了他們身上,第三層的原石動輒幾塊極品煉石,甚至幾塊靈石。

眼前這兩個年輕人,說買就買下了,是財大氣粗,還是口出狂言,他們不由得打量了起來。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看着原石光彩就盲目開石,真是初出茅廬的雛兒。”

“看着就是了,這一次隕石閣又會賺上一筆。說不定,那個老傢伙會請客喝酒。”

霸羽和柳絳紅面對這些人的嘲諷,僅僅是微微一笑,然後在等着人來招呼!

“這位少俠你們是想開石?”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輕輕撫着自己的鬍鬚說道。

霸羽指着柳絳紅所說的原石,道:“此石何種價位?”

“按照我們隕石閣的規矩來,此石極品煉石三顆。開出之後,不論結果,開出的石五五分成,三顆極品煉石一顆歸我們。”老者雙目精爍地說。

“哦?那要是不按照規矩來呢?”霸羽廖有興趣地說。

“不按照規矩,那就是黑市的買賣。同樣三顆極品煉石,開出之後結果不論,石歸你們所有,三顆極品煉石歸我們所有。”老者現在反而不動聲色地說。

“那好這一塊,我們按照規矩來!”霸羽拿出三顆極品煉石說道。

“好,爽快!”老者高興地說,“來人,開石!”

一個壯漢**上身,拿着開石工具,慢慢的向這裏走來。壯漢每踏起一部,地面就會微微一震,虯髯的肌肉暴起,僅僅拖住開石工具。

“嘭!”

一聲巨響,青褐色的原石就被從中間砸出一條裂痕,一道青色的光芒散發而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