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永夜一族精通黑暗魔法,體質偏弱,且對光明魔法有著本源的畏懼。

永夜一族曾在千年前對神宮發起過戰爭,就是被神宮的光明魔法師擊退的,而且還是大潰,所以蕭后才對永夜一族這麼的不屑。

蕭后的自大讓神相很是煩惱。

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改變得了蕭后自大的毛病。

所以,神相什麼都不說了。他在想自己還不如將情報送到神帝的面前,跟神帝講講道理呢!雖說神帝因為年老有些昏聵了,可至少還是比蕭后識大體的。

「神相,你覺得神曉瑜真的行么?」蕭后忽然問。

「神曉瑜缺少的只是磨鍊。」神相靜靜的回道。

「本宮覺得神曉瑜好像是很喜歡這個蘇昭的,不如讓蘇昭嫁給神曉瑜吧!」蕭后又說。

神相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在沉吟著蕭后所說的這個問題,其實神曉瑜若是有這個福氣的話,也是不錯的。至少神相還是很滿意蘇昭這種女孩的、

不過……就玄君對蘇昭的著急程度看,若是神曉瑜敢搶走了蘇昭,玄君肯定會徹底的跟神宮拚命的。

這就得不償失了。

「人各有命!」神相深深的嘆了口氣。

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去想這個問題了,還是按照自己原來的想法,撮合他們兩個人吧。

只要將他們兩個人撮合在一起,或許真的會對神宮有很大的幫助。

只不過當神相看到不遠處的神曉瑜一臉哀傷到絕望的表情時,還是很心疼的。

神曉瑜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剛好看到蘇昭和玄君相擁相吻的模樣。一臉死灰的神曉瑜只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

而玄君又是那種抓住機會就要刺激死你的人,所以在注意到這邊的神曉瑜之後,玄君就帶著蘇昭過來了。

環抱著蘇昭瞬移而來的玄君意氣風發,直接落在神曉瑜面前:

「偷看可是不好的習慣哦!你想看的話,跟本尊說,本尊滿足你的癖好!」

無比嘚瑟的說完,玄君摟著蘇昭,嘴巴眼看著又要落下來了,卻被蘇昭給一巴掌拍飛了。

喜歡玄君是真的,可不喜歡玄君的這種臭脾氣也是真的,他這是在神曉瑜的面前把自己當成了道具的顯擺么?!

蘇昭真的生氣了。

「阿昭,我帶你去我的宮殿啊!」剛才還心如死灰的神曉瑜,看到蘇昭掙開玄君的懷抱之後,立刻就「滿血復活」了。

不過神曉瑜還沒有來得及獻殷勤,就被玄君給揮手阻推了。

「本尊的女人,輪不到你來關心!」霸道的話中帶著霸道的佔有慾,讓神曉瑜的臉色當場就難看了。

------題外話------

謝謝:158**2680送了5顆鑽石、158**2680送了9朵鮮花 對於玄君的這種佔有慾和極端的控制欲,蘇昭也是很無奈的。

說喜歡吧那是有點騙人的,可不喜歡的話就更是騙人了。

別看玄君的關心這麼彆扭,可正是這樣才說明玄君對蘇昭的喜歡啊。

「玄君,難道太子殿下已經答應你了么?」神曉瑜是不相信的。

因為蘇昭還是大周的太子,那麼蘇昭的性別就不應曝光,可玄君這麼口口聲聲的,明擺著就是把蘇昭當成了女人,而且這樣的不怕暴露,肯定會給蘇昭惹來麻煩的。

「跟你沒有關係!」玄君一點都不想跟神曉瑜說話,他現在就是想讓神曉瑜滾蛋。

只要神曉瑜不在自己的面前礙眼就行了。

「怎麼會跟本座沒有關係呢!本座是神宮的皇子,是這裡的主人!這裡的一切都跟本座有關係的!」神曉瑜說的理直氣壯。

能在玄君面前這麼的強硬,神曉瑜也算是第一次了。

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人,神曉瑜是敢跟玄君硬碰硬的。

「呵呵~你這是想搶佔神帝的位子么?!」玄君冷笑了起來。

「本座沒有這樣的想法!」神曉瑜被嚇到了。

玄君說的這話太恐怖了,讓神曉瑜都無所適從啊!

敢搶佔神帝的位子?除非是自己不想活了,神帝可是一個權利慾很強的人,尤其是年老之後的神帝,更加不允許任何人染指他的權利和皇位了。

就玄君剛才所說的這話要是傳到了神帝的耳中,神曉瑜真覺得自己不用混了。

神帝就會動手滅了自己的,自己是神帝的直系子孫又怎樣?!還是照樣會被滅的。因為神帝根本就不缺自己這個孫子,神帝的子孫太多了。

「玄君,這些事先不要說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可好?」神相一點都不想看神曉瑜跟玄君起衝突。

神相知道神曉瑜絕對不是玄君的對手,嘴上功夫也比不上的。

而且讓神曉瑜跟玄君的關係鬧得太僵是沒有好處的。

「本尊要留在這裡!若是你神宮不能以待客之道的幫本尊建一座住處,本尊只能自己動手了!」玄君說到做到。

玄君可以用自己強悍的魔法移山開石,就地取材的將這裡的祭壇冰柱和石塊做成可以休息的建築。

神相真覺得自己被玄君的任性給打敗了。

要在神宮的聖地這麼折騰,也只有玄君這個人敢這麼幹了,玄君也真的是不怕報復的。

「好吧,既然玄君想留在這裡,老夫就陪著玄君吧!」神相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

玄君用奇怪的眼神盯著神相看了片刻,旋即瞭然。

神相的不斷讓步,讓玄君明白神宮現在承受的壓力肯定是很大的,也正因為此,神相才步步後退,想要獲得自己的支援和諒解吧。

玄君一向都不是個好人,既然明白了現在神相的心思,那麼玄君不加以利用就不是玄君了。

「好吧,既然神相有這樣的心思,那就留下來吧,可以跟本尊敘敘舊!」玄君很欣慰的樣子。

神滬寧等人在周圍看得眼紅,可既然神相留在了玄君的身邊,那麼神滬寧等人就不敢怎樣的,只能選擇暫時的退去了。

而等到神滬寧等人都離開之後,神曉瑜卻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是跟在神相的身邊,似乎是想跟神相一起留下的。

當然,神曉瑜最重要的還是想跟蘇昭待在一起的。

「神相,西方帝國是個什麼樣子?」蘇昭沒有跟玄君站在一起,而是來到了神相的身邊,帶著好奇的開口詢問了。

神相看了看玄君,微笑著坐下來,慢慢道:

「我覺得太子殿下應該能夠猜的出來,或者說,太子殿下應該經歷過異位空間吧。」

神相的眼神深沉幽幽,帶著一種讓人著迷的魔性,當你看到神相的這種眼神時候,就會不自覺的被神相的眼神所吸引,整個人的靈魂都會陷進去一樣。

玄君也在這時候扭頭看向了蘇昭,不得不承認,神相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玄君也很奇怪啊,蘇昭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或者說,蘇昭到底是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呢?

凡是修鍊的超強者都像是接近神的屬性,可以看出一個人的過往甚至是未來。

在第一次見到蘇昭的時候,玄君就有一種很明晰的感覺了,她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模糊的記憶或者潛意識中,蘇昭就像是一個從異位空間來的神秘者一樣。

「呵呵~神相,你說的什麼?我不懂啊!」蘇昭才不會跟神相承認自己的身份呢。

旁聽的玄君就有些失望了,這種問題他即便是疑惑也不好意思直接詢問蘇昭的,就想著等別人詢問的時候旁聽一下呢,可惜蘇昭不說。

神相倒是沒有多大的意外,反而是在蘇昭回答的時候,神相眉眼不經意的撇了玄君一眼,將玄君臉上的失落看在了自己的眼中。

通過跟玄君還有蘇昭的相處,神相明白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這倆人一直都在鬧著彆扭,是沒有多麼親密的。

而神相剛才的問題雖然沒得到蘇昭的回答,卻也不是沒有收穫的。

「西方帝國是一個多王國的聯盟,也正是因為他們是多個王國,所以一直都無法凝聚起強大的力量東進,可是現在不同了,他們的王國內出現了一位偉大的領導者,並且還有了獸人族和永夜族的加入,力量空前強大。」

「我神宮已經在跟西方帝國多年的戰爭中消耗太大了,真正的神龍骨飛船已經損失了七艘,只有三艘飛船還在使用中!」

「哦~其實我是想知道,西方帝國的人種跟我們是不是一樣!」聽完神相的解釋,蘇昭表示自己並沒有得到想要的信息,所以就直接開口問了。

「人種?他們的種族自然是跟我們不同了!」神相的眼神分明閃爍了一下,含糊其辭的沒有直接回答蘇昭的問題。

神相一直都覺得蘇昭肯定是對西方帝國有所了解的,而從剛才蘇昭所說的「人種」名詞,還有蘇昭在說起人種這個詞的口氣時,神相分明能夠感覺到:她肯定知道西方帝國的人種!

「我累了,咱們休息吧!」看神相這個奸詐的貨一直都在討自己話的樣子。

蘇昭就表示自己沒有興趣跟神相對話了啊。

朱雀和沙曼已經趕來了,既然殿下要在這裡休息了,所以兩人自然是忙著給殿下找地方搭建帳篷了。

不過神相還是很大方的讓蘇昭等人用他們聖地內的臨時住所了,在冰場邊上的幾座竹屋,等蘇昭等人去了竹屋之後。

玄君還跟神相在原地杵著,雖然雙方誰都沒有說話。可分明能夠感覺到這倆人根本都不想走,反而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你真的要毀滅神宮么?」神相最先開口了。

玄君沒有吭聲,沒有得到玄君的回復,神相反而是更加擔心了。

因為從這一點就更加能夠確定了,玄君果然是想毀滅神宮的,他滅亡神宮的心不死啊!

「神宮是做過很多陰暗的事情,可是哪一個王朝沒有陰暗的一面?」神相試探著解釋,卻換來玄君一個白眼。

「抓捕東大陸諸國靈根優異者,淘汰訓練,武場內屍體堆積成山!用人試驗,把他們變成不人不鬼的怪物,幾國皇族靈秀者都被你們用來做了靈場的肥料!神宮的邪惡本尊實在覺得噁心!」

「讓神氏一族留在這個大陸上才是違背天道!違背本尊的意願!」玄君的口氣時篤定的。

從他建立起來魔域,並且要跟神宮對立的時候起,玄君就沒有想過和解!

跟神宮之間的仇恨和戰爭是不會消亡的!除非一方滅亡。

神相本以為玄君對神宮的恨意是因為他的父母,不過現在從玄君的口氣聽出來了,他是厭煩和憎恨整個神宮、神氏一族的。

並沒有走遠的神曉瑜聽到了玄君的話,趔趄的差點摔倒在地上,一直都不敢去的神宮後山真就是神宮的實驗基地么?

神曉瑜一直都很刻意的迴避神宮的陰暗面,選擇性忘記的當這些邪惡和黑暗不存在,可是當再次從別人的嘴中得知這些真正存在時,神曉瑜對神宮的美好幻想就這麼破滅了。

「是不是只要毀滅了神氏一族,你對神宮的恨就會消失?」神相沉默了一會之後,忽然開口問。

玄君有些意外的看著神相,因為他有些不懂神相為何會這麼說。

又或者說,是因為神宮現在所面臨的形式已經太嚴峻了,讓神相不得不放棄神宮的神氏一族,從而尋求玄君的幫助了嗎?

遠在竹屋中的蘇昭就敲打著自己靴子上冰渣子笑:早就知道這個神相老奸巨猾!這談判和試探的口才也這麼牛逼啊!

都把玄君給弄懵了呢!

想到玄君在老奸巨猾的神相面前一臉萌相,蘇昭就忍不住的笑啊。

「等你殺掉了神氏一族,再來找本尊談條件吧!」玄君扔下一句話就走了。

儘管玄君還是很疑惑的,可是他沒有抓住神相問下去的意思,他知道自己若是追著神相問的話,就會落入玄君的圈套了。

所以,這個時候不理會神相才是最好的。

「你怎麼又來這裡了?旁邊還有不少的竹屋!」蘇昭看到玄君竟然直接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就撇著嘴沖著玄君道。

玄君一臉清淡,根本就不在乎蘇昭說什麼,反而是拿著一個水晶魔法球放在了蘇昭面前的桌子上。

「這是神宮的外城?」蘇昭看到魔法水晶球上顯示出來的圖像一片混亂、狼藉。

地上橫七豎八的不少屍體,城外的地面上幾乎流血飄櫓了。

而外城還有更多的嗜血鬼正在肆虐,外城似乎是已經失控了,神宮的衛士雖然還在抵抗,可是明顯的人手不足。尤其是嗜血鬼中還有不少實力強橫的。、

「這裡面有西方帝國的人!」玄君指著水晶球上的圖像,慢慢的湊近了蘇昭。

借著給蘇昭指人的機會,玄君就這麼堂而皇之的湊近了蘇昭,坐在了她的身邊。

朱雀和沙曼倆人什麼都沒說,他們也算是看出來,要不是殿下喜歡,玄君根本就沒有機會湊近殿下身邊的。

看到玄君跟殿下湊在一塊,兩人忽然覺得還是很和諧的,所以倆人就直接出去了。

等房間中只剩下蘇昭和玄君倆人之後,氣息似乎在一瞬間變得曖昧了。

「果然是黃頭髮藍眼睛!」蘇昭從影像中看到了西方帝國的人,雖然他們做了偽裝,但還是可以分辨出他們的本質。

也正是因為有這些西方帝國人的控制,嗜血鬼才更加猖狂的。

整個神宮外城此時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蘇昭看得心裡莫名的糾疼,這種末世的景象那麼的熟悉,就像是蘇昭曾經生活過的末世。

甚至蘇昭有種絕望的感覺,若是任由這種嗜血鬼肆虐下去,現在所生活的世界會不會也變成末世的樣子?

「你不出手幫忙?」蘇昭看向身邊的玄君。

這才發現玄君這貨竟然伸出一隻手攬著自己的肩,自己轉頭的時候,差點就撞到玄君的胸口上。

而屬於玄君身上的氣息一個勁的沖自己的鼻子里鑽,呼吸間都是他身上的氣味,讓蘇昭的心頭莫名的悵然和熱了起來……

自己跟眼前的男人終究是有過關係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