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過剛纔那一擊,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

天空的那個黑了吧唧的手掌,雖然散發出了天象境的修爲。

但實際上造成的傷害,也就是虛神七八重。

林寒彷彿有所察覺,將目光看向遠處。

穿過無數的空間,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那座部落。

瑪德,看情況應該是那裏面的人搞得鬼。

等會再找你們算賬,先把這個東西弄死再說吧。

林寒深吸一口氣,周圍爆發出一層層的白色雲浪。

方圓千里之內以他爲中心,劇烈的震動起來。

血煞乾坤祕法!

龍象鎮魔祕法!

大威天龍玄功!

轟隆隆!

所有的功法祕籍,在這一刻開始急速地運轉。

林寒的頭髮迎風飄舞,眼裏露出盎然的驚天戰意。

不錯,總算是遇到個稍微能打的對手了。

砰!

雙腳猛然向後一蹬,整個人拔地而起。

身影化爲流光,席捲着天地之力直衝雲霄。

黑袍老人似乎能夠通過黑手,感知到那裏發生的一切。

此刻看着少年直接莽過來,搖了搖頭說道:

“卑微的弱者,僥倖擋住一招,你所做的一切不過……”

話還沒有說完。

砰然一聲巨響。

那凝聚了數千精銳血氣以及獨門祕法的黑手,直接被洞穿出一個龐大的口子。

超級護花天王 黑袍老人的臉色瞬間慘白,猛的噴出一口鮮血。

七竅都開始滲出血跡,喃喃說道:

“不可能…不可能…”

站在祭臺頂端的蟒袍男子見到國師大人這副悽慘的樣子。

突然想起他先前斬釘截鐵的話語。

心裏無聲地忍不住吐槽道:

“這特孃的,您老都這副悽慘樣子了。”

“這還算是沒有意外?!” 轟隆隆!轟隆隆!

天空中傳來劇烈的爆炸聲,形成一朵渾厚的蘑菇雲。

一道身影破開無數的雲層,猛地墜落在地面。

片刻後。

林寒清醒過來,吐出一口血水。

面色平靜的起身,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他此時斷掉的一條胳膊,正在快速地生長。

那個黑手什麼玩意啊。

只不過就是自爆了一條手臂而已,這就頂不住了。

實在太讓我失望。

林寒深吸一口氣,狀態重新恢復到巔峯狀態。

確定好大致方向,雙腳蹬地。

化爲一道璀璨的流光,向着遠方若隱若現的部落疾馳而去。

此刻的祭臺之上。

蟒袍男子看向黑袍老人,發現他的面色彷彿吃了屎一樣難看。

雖然真的很想吐槽,但眼下敵人當前。

還是要以大局爲重。

蟒袍男子剛想要詢問事情進展得如何。

突然間,便聽見黑袍老人出聲說道:

“他來了!”

蟒袍男子聞言露出無奈的神情,平靜地說道:

“國師大人那嘔心瀝血的招式,已經被那異鄉人給破解了?!”

雖然說得是事實。

但是黑袍老人聽到這話,只感覺臉上迎面一個巴掌打來。

啪!

好特麼的響啊。

雖然老朽引以爲傲的神通被破解掉,但也沒必要說的這麼直白吧。

自己的身體本就受到了反噬。

陛下您這話,就更加讓我傷心了。

黑袍老人穩住身形,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

擡起枯槁的手掌,雙手掐訣說道:

“陛下莫慌,老朽還有很多手段沒有施展,此人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地來到這裏!”

“四神蠻幽,本座玄蠻國師,敕令你們出戰!”

剎那間。

這座部落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一股洶涌澎湃的氣勢直衝雲霄。

四尊散發着幽黑氣息的威壓法身,拔地而起凌空飛行。

黑袍老人做完這個動作,緩緩進行調息。

同時嘴中說道:“陛下放心,這種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相信老朽,老朽還是有分寸的。”

蟒袍男子聽到他的話,額頭出現數道黑線。

其實本來也不是很慌。

但聽到國師的話,莫名其妙地有些害怕。

正要說話。

這時候遠處的那四尊威嚴法身,與前來這裏的虹光猛然撞擊在一起。

轟隆隆!轟隆隆!

噼裏啪啦的聲音驟然響起。

原本氣勢滔天的四尊法身,瞬間就支離破碎開來。

寂靜沒有聲音。

蟒袍男子有些瞠目結舌,看着還仍舊保持着自信神色的黑袍老人。

臉上露出的狐疑神情,就彷彿是再說。

國師,我想請問。

剛剛是誰說,此人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的來到這裏?

黑袍老人的額頭滲出汗水,露出無辜的神色。

我剛纔什麼都沒有說。

你聽錯了。

最終這道白色的虹光,穩穩地停在祭臺的下方。

周圍的數千精銳見到眼前出現少年,紛紛露出怒色。

其中一名氣息渾厚的男子,大踏步前進。

怒喝一聲,對着眼前的敵人疾馳而去。

周圍的玄蠻精銳見此,更是紛紛蜂擁而來。

臉上露出悍不畏死的神色。

玄蠻之人絕對不低頭!

林寒見狀也是怒了。

雖說我有着想要揍你們的想法,但畢竟還沒有付出實踐。

飛行好好的,就對我直接出手。

不行,需要好好地敲打一下。

林寒深吸一口氣,氣勢磅礴。

五指成掌對準眼前直接拍去。

轟隆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