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知不覺,聶雲又轉回了聶家。

如今的聶府,人去樓空,門前落葉被風捲動,唰唰作響,大門空蕩蕩的,沒有昔日那威嚴的衛兵。

陛下早已派人查探過,但最後,他們對這座府邸沒有做任何處理,就這麼靜靜地將其留下。

聶雲發現有動靜,剎那間隱藏了身形。

只見,一道蒼老身影邁著慢悠悠的步子,來到聶家大門前,目光有些感慨。

「陳老!」

聶雲望著這道身影,不正是藏閣的陳老,當初為了他奔波,相助不少,最終證明他是對的,他看中的少年已經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陳老的修為又精進了,對於他這般年紀來說,實在是難得。

雖然,限於天賦的原因,他這一輩子也很難跨入真武境,但已經讓他十分滿足了。

老人家是個重感情的人,聶家人去樓空,他總覺得聶家發生大事了,每隔一些日子,總是會忍不住親自來這裡走一走。

聶雲顯出了身形,他朝著老人家的方向走去。

陳老似乎沒有注意到,二人擦肩而過。

忽然,他轉過頭來,望著那道離去的背影,有一瞬間,他感覺到了聶雲那刻意釋放出的一絲氣息,沒有強者的威壓,卻十分的熟悉。

「聶雲?」

他剛想叫出來,最後生生的忍住了。

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狂喜:「好,沒事就好!」

老人家再次望了一眼門口羅雀的聶家大門,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微微搖頭,轉身而去。

……

聶雲再次回到繁華的大街,他並不怕陽宗的人發現他,因為陽宗的人絕對想不到,這麼大的事,他還敢回天武國。

陽宗最多留了一些象徵性的人手,這些人還不足以發現他的行蹤。

帝都某座豪華的酒樓,這一層如今被人包了下來。

幾人身份特殊,更主要的是,年紀輕輕,卻有著天武國最頂尖的戰力。

三皇子藍坤,四皇子藍凌,白家白風……

他們哪個不是現在天武國響噹噹的人物,藍坤和藍凌終於突破了那道關卡,成為了武王,而白風,更是在近期突破到中級武王。

這是天武國最年輕的武王們,也是如今最天才耀眼的人。

「要不是借口慶祝你突破,白兄想必還不會出門吧!」藍坤依舊笑得溫文爾雅。

白風淡淡一笑,微微搖頭,他也有一顆巔峰的心:「沒什麼,只是想著,聶雲他或許早已經踏入傳說中的境界了,我也不甘落後而已。」

「呵呵,白白兄你還是有希望的。」藍坤笑道。

一旁藍凌又自飲了一杯,微微有些醉意:「可惜小雲子不在,我還真想看看,他到了什麼地步了,至少也是世外高人了吧!」

每次大家聚在一起,總感覺少了什麼。

正如人們所預料的那樣,聶雲在這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形象。

說著,氣氛卻變得有些沉默,他們都知道,聶家似乎發生了一些事,好在應該只是舉族逃往,不像是被滅族。

咚咚咚……

細微的腳步聲響起,從樓梯口傳來。

藍凌本就有些醉了,此刻忍不住皺眉,明明已經包下了這一層,為的就是不想被人打攪。

「怎麼回事,老闆怎麼做生意的,也不攔著嗎?」三人根本沒有聽到樓下傳來的動靜,此人分明是徑直走上來的,本就心情不好,不由皺眉。

待得看清來人,他們忍不住將目光定在他身上。

這是一個黑袍人,渾身籠罩在黑袍當中,甚至,頭上還加了一頂黑紗斗笠。

這樣的裝扮他們自然不陌生,尤其是在外歷練的那段時間,見過不少這樣打扮的人,甚至某些時候,他們也這般行裝過。

只見,黑袍人微微走上前,掀開了斗笠,摘下了帽子。

一張有些消瘦的臉出現在三人眼前,讓他們有些失望,不知為何,心中總是期待,這會是聶雲。

「請問閣下是?」藍坤率先反應過來。

聶雲沒有回答,反而問道:「不知宋家兄弟可在?」

「你認識宋冀宋宇他們兩?他們現在怎麼樣?」藍凌酒意一下子醒了幾分。

「呵呵,抱歉!」藍坤連忙拉住藍凌,他明顯感覺來人不一般,不由道:「家弟失禮了,不知閣下和宋家兄弟什麼關係?我們只知道,他們兄弟數年前出外歷練,到現在還未回過天武國。」

藍凌喝得舌頭有點大,絲毫看沒注意到形勢,自顧自道:「他們兄弟兩,出去了就是脫韁的野馬,哪裡會這麼快回來,不看連陳放都不見人影嗎?」

令藍坤鬆了口氣的是,黑袍人十分隨和,他淡淡一笑:「沒什麼,當初遇到宋家兄弟,十分投緣,後來分開了,今日來到天武國,記起兄弟兩談到故鄉便是這裡,記憶中他們似乎提到你們幾位,故來打聽一番。」

三人頓時明白過來,原來是歷練中結交的朋友路過此地,如今他們三人的名聲,倒是容易找到。

「既然如此,在下告辭了!」

黑袍人拉起帽子,將斗笠戴上,靜悄悄的下樓。

三人來不及多問,目送對方離去。

「這是一個高手,我一點也看不出他的實力。」白風道。

「的確,看來不是掌柜的沒攔著此人,而是此人大搖大擺地走上來,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藍坤點頭道。

「這麼說,宋家兄弟混得不錯,能結交這樣的朋友!」藍凌有些嚮往。

而黑袍人,已經朝著城外走去。

本來源hp://../bk/hl/31/31213/nex.hl “”=”(‘”=””>

行出天武國,聶雲回頭,望了一眼高大的城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轉身伸手壓了壓斗笠,稍微確定了一下當年幾位朋友的狀態,他已經很滿足了。

「該走了!」

冷情初戀(全) 背對天武國,聶雲轉身而去,漸行漸遠,或許,以後再回來,便不知是多少年後了,或許藍坤他們幾人,那個時候也都已經老了。

這是一次遠行,遠到聶雲也不知道要走多少時間。

「無論怎樣,去大陸其他地方看看,先離開陽宗的勢力範圍吧!」

陽宗是整個萬象大陸的龐然大物,但並不代表,就沒有能與它抗衡的勢力。

在東域,陽宗就是天,而在其他地方,陽宗的手就伸不了那麼長了,想要得到成長的空間,離開東域便是必要的第一步。

這是一個漫長的時間,聶雲無法藉助超越距離的空間轉送門,畢竟東域這等大陣肯定已經被陽宗限制了。

因此,聶雲也不清楚,中間的時間會有多漫長。

畢竟,大陸太大了。

他像一個苦修者一樣,一步一步地走在路上。

聶雲已經有了計劃,等到身體狀態越來越好,他便可以加快腳步了,到時候,可以自行收集材料,建造一些等級稍微一般的空間傳送陣,便可以加快腳步離開東域。

然而,計劃,始終還是被打亂了。

……

浩元城,一座建造在元晶礦脈上的大城,一座以修者為主的大城。

曾經,浩元城下,一座驚人的元晶礦脈被發現,也造就了這座浩元城的繁華,即使已經過去不知多少年,這裡的元晶礦脈也早已被挖空,但浩元城的繁華卻被保留了下來。

在很久以前,這裡屬於某個大宗派,但那各宗派已經都已經滅亡了。

反倒是浩元城被賜給了某個與這個宗派相交莫逆的家族,這個家族卻還依舊統治著浩元城。

浩元城,天地靈氣濃郁,極為適合修鍊。

也難怪,能生出元晶礦脈的地方,怎麼會一般。

因此,浩元城經常有陌生修者會來到這裡,遠比他的繁華能帶來的吸引力引來的人更多,加上,這裡曾經有一座驚人的元晶礦脈,周圍直到現在,還能挖出一些元晶,運氣好的,甚至**爆富。

如此地方,自然少不了投機者。

而有利益的存在,也少不了爭鬥廝殺。

因此,這是一處即繁華又充滿了廝殺的地方。

遠道而來的過客,他們風塵僕僕地進城,享受著這座古老大城的滄桑和繁榮,同時,跟著一起來的,也有那些賊眉鼠眼之人,不知道哪一個將會是**暴富之人。

這裡充滿了機遇,充滿了挑戰。

這也正是浩元城繁華的一部分。

夜幕還未降臨,廝殺便已經開始,這是不分時間的,有的時候浩元城一安靜就是幾年,而有時候,血腥的味道會瀰漫在浩元城外整整數月之久。

其實,看的還是有沒有利益的出現。

城東山林外,兩道身影倉皇而逃,他們一男一女,男的身上已經滿是血跡。

身後,四五道身影窮追不捨,他們並不著急,這裡離著浩元城還有些距離,他們不想被對手反咬一口。

「兩位,留下元晶,我們饒你們一命,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身後傳來森冷的聲音,不斷地施加壓力。

「憑什麼,這是我們找到的,有本事你們自己找去。」女子大喝道。

「沒錯,元晶給你們就會放我們一條生路嗎?你們當我們是三歲小孩了,像你們這樣的人,回頭就是給我們一刀,別在那裝模作樣了。」男子忍不住揶揄道。

然而,他們的處境並不好,身後幾人的修為都不比他們差,勝在人多,剛才被偷襲,差點就栽了,此刻也是負傷逃往。

「哼,你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哥幾個晚上有的爽了。」

「哈哈哈!」

身後傳來一陣鬨笑。

「放心,小子,也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快的,我們會當著你的面,讓你身邊那**好好爽一把,記得好好看清她**的表情,一定不是你這毛頭小子辦得到的。」

「哈哈哈,小娘們,今晚伺候好爺幾個,說不定饒你一命。」

「咳,你們這群混蛋,老子死也要咬你一口。」男子大怒,臉色漲紅。

「你們這群**,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願的。」女子更是羞紅了臉,恨不得回身殺了身後那幾人。

「哈哈哈,小姑娘你太年輕了,你以為死就能解決一切嗎?要是你敢自殺,我們哥幾個保證繼續蹂躪你一百遍,再將你赤身拋屍城門口。」身後傳來那淫邪無比的聲音。

女子都快哭了,她不是沒見過世面,而是沒見過如此狠辣惡毒之人。

「師弟,都是我的錯,明知道危險,不該提出來這裡碰運氣的。」女子忍不住落淚。

「師姐不怪你,你快走,能走一個是一個。」男子將元晶揮了揮,示意在他的手上,剎那間,他調轉方向。

「師姐快走,你再不走我們都得死。」男子大喝,轉向另一邊狠道:「元晶在我這,有種就追上來。」

女子大驚,男子根本沒有給她商量的機會。

她含著淚轉身逃走:「師弟,師姐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身後那四五人中,傳來一道陰冷的聲音:「你們繼續追那小子,這**我去解決,絕不能讓她逃走。」

「沒問題,那小子受傷不輕,我們幾個絕對萬無一失。」

說著,一道身影衝出,離開了隊伍,他目光陰狠,像他這樣的人,絕對不會留下後患。

剛才的刺激顯然起了反作用,讓那男子捨棄自身,保全同伴,這兩人雖然實力和他們差不多,卻勝在年輕,若是真的逃走,伺機報復,他們可不一定頂得住。

「**,你要報仇是吧,大爺我以德報怨,先讓你爽一爽。」

此人身為頭領,修為最高,眼前女子看起來沒有同伴傷得重,其實是內傷,此刻不可能打得過他,這也是為何他敢一人追上來。

女子絕望了,師弟為他創造機會,卻不想對手不但要元晶,人也一個都不放過。

眼看著對手越來越近,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我死也不會如你願。」女子橫劍於秀頸之上,然而想起對手先前的話,不由莫名一寒,嬌軀一顫。

最終,她還是作出了決定,閉上了眼睛。

「臭娘們,老子非干你一萬次不可。」身後之人大怒。

忽然,他驚訝的發現,不遠處有一道身影,渾身籠罩在黑袍中,頭上戴著黑紗斗笠。這一幕看得他忍不住心中一驚,因此直到他的餘光瞥見此人,才發現對方,此前,根本沒有感受到他的氣息。

「蔡師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