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由自主的,她的眸光掃過虎視眈眈盯着自己的那隻蜈蚣,她渾身一個激靈,她有種感覺,若是現在倒下,那隻蜈蚣一定爬在她身上……

不,絕對不要,這個蜈蚣不是常見的蜈蚣,而且他停留在奶奶的口中顯然是奶奶被封口了,奶奶一定知道什麼……

它守在奶奶的嘴裏,無非是不想讓她割掉奶奶的舌頭。

看着手臂傷口上的黑血不斷延伸,眼前的畫面不斷的變得混沌不堪,冷苒一咬牙,擡起被咬的手臂狠狠的咬下去。

血腥味瀰漫了整個口腔,她硬生生的被咬掉了一塊肉,疼的她撕牙咧嘴。

終於,血液不再是黑色,冷苒鬆了口氣,連忙撕掉裙角把傷口包紮了一下,整個過程,她都不斷的用餘光督見那隻蜈蚣,還好,它只是躲在奶奶的嘴裏,探出頭緊緊的盯着她,並未對她再發出攻擊。

奶奶的身體到底怎麼了……

突然冷苒的眸光凝固在沈鳳賢的腳裸處,上面用一根紅線串着一個銅錢綁在哪裏,這個……

冷苒一驚,若是這個她沒有記錯,是煉屍!

可是奶奶胸腔處明明還有呼吸,爲何會變成乾屍,還被人煉鬼了……

冷苒此時沒有注意到,沈鳳賢沒有戳破的那個眼珠轉動了幾下,泛着幽蘭的光芒……

————

龍清絕繞着院子後面轉了一圈,沒有發覺可疑之處,可是四周的陰森之氣讓他眉頭擰的更加緊了,這裏的感覺很不好,感覺有高手在這裏布了困鬼陣,整個村落陰氣森森的,加上今夜是血月之夜,朦朦朧朧的,很有可能百鬼襲村。

窸窸窣窣……

龍清絕眸光一凝,看向發出窸窸窣窣聲音的草叢處,劍眉蹙起,飛身而起,落入發出聲響的草叢旁邊,一股腐臭味道撲鼻而來。

這是!

龍清絕剛一提氣,腳裸處便被一隻干支的手牢牢拽住,使勁的往下拽。

龍清絕凝眸,長靴對準那鬼手一陣猛踹,“咔嚓”那鬼手就如同乾枯的樹枝般被踹斷了。

嘩啦一聲,伴隨着嘶吼聲,血腥味更加濃郁了,四周霧濛濛的血色瀰漫開來,圍繞在四周,把龍清絕團團圍住。

龍清絕看着不斷從土壤裏鑽出來的骷髏頭殭屍,薄脣微微勾起,散發一絲冷笑。

果然是在等他嗎?

眸光一冷,周身的鬼氣迅速纏繞,散發着滾滾黑煙,把龍清絕周身全部包圍,瞬間龍清絕周身的氣勢暴漲,雙眸散發着嗜血的紅光,那些乾枯的殭屍揮舞着支架般的手臂涌了過來……

……

噗咻——

冷苒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跡,只覺得後背心火燒般灼痛。

想起方纔看到的景象,冷苒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方纔奶奶……起屍了!

而且力氣大的要命,她的後背心再次被抓了一下,上次被女鬼抓的傷口再次裂開,此時她任感覺後背的衣衫粘膩着血,還有新鮮的血液不斷的涌出來,她痛的快要暈厥過去。

一想到奶奶,冷苒就止不住想哭,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爲什麼要帶走她唯一的親人?

是誰,誰用她奶奶的身體煉屍!

若是讓她抓到他,她一定把他碎屍萬段!

砰砰砰——

重物落地發出的砰砰聲拉回了冷苒的注意,她心頓時一跳,小臉越發蒼白,脣瓣甘冽的慘白慘白的,她想起身,可是沒有力氣,她驚恐的透過雜草的縫隙,看到沈鳳賢一蹦一跳,雙手打的筆直的往自己的方向蹦過來……

原本有點拘鏤的身子,此時卻挺的筆直,而且那雙乾枯的手臂散發着黑色,那雙手,特別是指甲,漆黑又纖長,那張臉更是白的如紙,脣瓣烏紫,一個瞳孔已經成了血窟窿,另一隻眼眸卻是瞪得大大的,而那隻蜈蚣卻猶如鬼畫符一般盤旋在她的額頭上。

這一切在血月之夜顯得格外詭異恐怖。

冷苒捂住胸口,另一隻手支撐着地面,她必須要逃,再不逃,她一定會被奶奶咬死……而且殭屍對血液很敏感,她即便是躲在這裏一樣會被發現!

心裏又恨又急,她雙眸含淚,挪動着身子,艱難的爬起來,往村口跑去。

她有種感覺,龍清絕就在哪裏,要活命,現在她只能儘快的找到他,只希望他能幫奶奶死的輕鬆點……

這般想着,冷苒用了所有的力氣,往村門口跑。

冷苒知道,她身後一定跟着變成殭屍的奶奶,現在她要儘量引開她,她家距離最近的一家是劉大娘的家,她可不想劉大娘出什麼事情。

一路跑,一路喘息,即便是後背疼的她渾身打顫,她依舊不能停。

一直跑,一直跑。

倏地,嘩啦一聲,追在身後的沈鳳賢竟然騰空而起,一下子就越過冷苒的頭頂,竟然一下從一個毛胚房頂上跳了進去。

嘩啦一聲,伴隨着上面稻草的脫落,接着就聽到哭爹喊孃的聲音,和慘叫聲,聽得冷苒雙腿發顫。

“奶奶……”

冷苒失聲大喊,淚水已經淌滿了整張臉。

她絕望了,她的奶奶成了殺人的殭屍!

血腥味瀰漫在四周,不一會兒,屋子裏便沒有了動靜……

不用想,冷苒也知道,裏面陳家的四口人都死在了奶奶手裏!

哐噹一聲,木門被長長的黑色指甲戳穿,然後沈鳳賢便蹦跳着出來,而她此時全身染滿了鮮血,嘴裏還叼着一個鮮血淋漓的手臂,那雙瞳孔散發着幽森森的綠光。

袖中的拳頭慢慢收緊,冷苒死死的咬着脣瓣,她不斷的告訴自己,奶奶已經不在了,此時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吃人的殭屍,她不能再讓她害人了!

眸光一閃,冷苒突然轉方向往山上跑去。

既然救不了,那就讓她永遠困在那裏吧,哪怕是賠上自己性命,她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奶奶再殺人。

冷苒腳步越來越重,越來越提不上力氣,她乾脆手腳並用,沿着樹藤爬了上去。

她記得這個柳山的半山腰有一個蝕骨洞,那個洞很深,把奶奶引到哪裏,那麼她便再也跳不出來了,這樣至少能阻止她再害人。

隨着山林間的逼近,漆黑的四周涼風兮兮,空氣中悄無聲息瀰漫着一股詭異的氣息。後背突然灌來一陣嗖嗖的涼風,冷苒心都浮到嗓子眼了。

沒想到她追得這般快,若是她不快些,估計還沒有到那個洞就被她咬死了。

看到面前越來越稀鬆的灌木叢,冷苒面上一喜,就是這裏了,那個蝕骨洞!

順着樹藤爬了過去,果然在不遠處黑漆漆的一片,冷苒摸準了哪裏是蝕骨洞,便站在不遠處不動了,她也沒力氣動了,汗水順着髮髻滴落,她渾身被汗水滲透,後背心的傷口估計也結疤了,不過剛纔這般劇烈的奔跑傷口再次裂開,鮮血混合着汗水粘膩在她的身上,很不舒服。

倏然,一股陰風襲來,冷苒一驚。

一層朦朧的白霧升起來,冷風一個勁往冷苒的衣服裏面鑽,那白霧慢慢被血紅的月光薰染成了血紅色,模樣看着甚是駭人。

而且那血霧越來越多,讓原本就不是很強的光線變得更加黯淡,冷苒害怕的縮了縮,就着月色,她看到血霧中跳過來一個身影……

不用說,那就是奶奶了。

冷苒害怕的冷汗直冒,雙腿打顫,她不能精準的算計到她會一下子跳進蝕骨洞裏,若是不行,她要不要在後面推一把,可是變成殭屍的奶奶不會任由着她推的吧。

轟啦一聲,伴隨着冷苒的慘叫,兩個人一起掉進了蝕骨洞裏!

啊——

冷苒驚叫出聲,她的身子不斷的墜落,原本放在裏衣裏的紅木小人便滑落出來。

冷苒看着那紅木雕刻的木人,頓時一喜,她怎麼忘記了,這個木人是龍清絕給她的,說是有什麼事情時便滴一滴鮮血在上面,默唸他的名字。

此時此刻,冷苒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連忙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液在上面,瞬間,紅木的木人便散發出一陣淡淡的紅光,那光芒很詭異,冷苒沒有多想,連忙對着木人,心裏默唸龍清絕的名字。

龍清絕,龍清絕,龍清絕!

三聲,冷苒便墜落了地,背部着地,痛的她冷抽一口氣。

真是倒黴啊,冷苒支撐着身體,站起來,透過朦朧的光線,她看了看四周,竟然沒有奶奶的影子,她不是也跟着掉下來了嗎?難道是錯覺?

不管怎麼樣,她要想辦法上去,龍清絕應該會很快趕來吧。

這般想着,冷苒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藉着光線觀察起四周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總感覺這個洞裏陰氣森森,夾雜着腐屍味道,寒意彷彿要穿透血肉透進骨子裏,詭異恐怖的死寂讓人心底發毛。

蝕骨洞裏面有很多殘骸,有動物的,也有人的,冷苒慢慢的支撐着身子站了起來,四周陰森的厲害,空氣中還散發着一股濃郁的屍臭味,冷苒蹙了蹙眉頭,蝕骨洞本來在覈桃灣村傳言是一個死亡洞,說是掉進去的人和動物,沒有一個順利出去的,柳山有三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一個是柳山的孤墳,二是柳山腳下的水庫,三便是這個蝕骨洞了。

這個蝕骨洞,冷苒自然沒有來過,只是有一次踏遍墳山,偶然經過一次,那一次本好奇想去看看,被奶奶冷着臉呵斥了,說是無論如何都不要靠近這個蝕骨洞。

想到奶奶,冷苒的眼眸就開始升起霧氣,鼻子有點酸酸的,再也沒有奶奶這麼一個人了,想想以前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冷苒眼淚就吧嗒吧嗒的流下來。

就在冷苒傷心之際,突然,死寂的四周突然響起一個刺耳的哨聲,那哨聲在空曠的洞中格外陰森刺耳。

冷苒頭疼的捂住了耳朵,這詭異的哨聲好似奪命的音符不斷的跳動在冷苒的腦海中,那刺耳的聲音好似要震破她的耳膜,讓她整個人寒毛直豎。

愕然間,詭異奪命的哨聲消失了,然後冷苒就看到漆黑的洞低突然升起了嫋嫋白煙,那白煙特別怪異,好似曼妙的女人,在舞動着裙襬……

這個現象怎麼看怎麼怪異。

果然,不一會兒,那些裊繞的白煙慢慢的滲着詭異的煞氣,那些黑煞氣飄到空中,把血紅的月亮染的更加渾濁不堪。

赫然,洞低突然明亮了起來,那抹明亮好似在洞的深處散發出來的。

冷苒一驚,莫非……

是人還是鬼?

轟隆隆——

就在冷苒猶豫着要不要往哪光亮走去的時候,突然地動山搖,洞口開始塌方了,她連忙爬起來往那抹光亮的地方跑。

隨着光亮越來越近,四周的景色也慢慢清晰起來。

冷苒瞪大眼眸,她看見了棺材……

那棺材擺放的七橫八豎,咋看之下這不是北斗七星的形狀嗎?

冷苒凝眸默數了下,正好七口棺木!

七星棺木嗎?冷苒定睛一看,那些棺木是普通香木製成的,倒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擺放的形狀的是北斗七星的形狀,難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嗎?

隨着冷苒的靠近,那些棺材下的八卦印竟然浮現了出來,呈現出金色,反射在七口棺材上,那光線就如同一條線把七口棺材連接在一起,頓時北斗七星的形狀更加凸顯出來。

頓時一股源源不斷的煞氣從七口棺木中散發出來。

而且這還不是更詭異的,更詭異的在後面。

冷苒掉下來的時候,她後背的傷口裂開,鮮血順着她的後背滑落下來,夏天本就穿的淡薄,那血液毫無阻礙的滴落下來,好死不死的竟然滴落在那八卦上,而那光線就是她的鮮血引導的。

轟隆隆……

七口棺材同時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啪啪抖動的聲音讓人心驚膽顫,好像有極恐怖的東西隨時會破棺而出。

“這是什麼……”

冷苒看着面前熟悉的情景倒吸一口涼氣。

這種四肢發軟,後背心發涼的感覺並不陌生。

在龍清絕的府宅裏遇見的那口棺材給她的感覺一樣。

那是一口棺材已經讓她心驚膽戰,若是沒有龍清絕及時出現,她已很難逃脫,而此時此刻怎麼辦?

七口棺材啊!

她逃得脫嗎?

冷苒欲哭無淚!

現在怎麼辦?後面的路被封死了,前面伸手不見五指,而停留在這裏等龍清絕嗎?

這七口棺材太詭異,太恐怖了!

冷苒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液,顧不得擦掉額頭上的冷汗,擡起步子準備從棺材旁走過去。嘩啦一聲,原本震動不已的棺材板嘩啦一聲,竟然齊齊的翻飛開了,而七口棺材更是像長了眼睛一樣直接朝冷苒飛了過來。

冷苒眼珠子都要驚出來了。

連連退後,可是哪裏躲得過七口棺材夾攻?

砰——

冷苒躲閃不及,一口棺木直接撞到了冷苒的胸口,冷苒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魂魄都要撞散了。

嘎吱嘎吱

嘎吱聲音不斷傳來,響徹在寂靜的黑夜,讓冷苒毛骨悚然。

這是……冷苒只覺得雙腿好似灌了鉛,想要跑卻挪動不了半步。

吱呀——

伴隨着吱呀聲,冷苒驚叫起來。

起屍了!

七口棺材裏面的屍體全部起屍了,渾身是血,四肢被釘着柳木釘,那模樣好似被木釘活活釘死的。

整個臉低垂着,長髮遮住了容顏,不過從穿着來看,這七個都是女人……

七星困陰陣!

吼!

突然,那些低垂着的頭一下子擡了起來,一張張血臉嚇得冷苒連聲尖叫,那原本緊閉着的眼眸突然睜開,血窟窿一樣的瞳孔讓冷苒嚇得再也忍不住往漆黑的洞深處跑去。

“你逃不掉了,你逃不掉了,下來陪我們,快來陪我們”

陰森的鬼聲不斷的迴盪在四周,冷苒發瘋似的往前跑,但是突然她腳裸一緊,她頓時胸口一跳,好倒黴,她竟然被鬼抓住了腳裸,完了,這次一定逃不掉了。

冷苒哭喪着臉用力的踹了幾下,可惜沒有踹掉,而且她看到另外幾個女鬼皆是揮舞着血爪涌過來,撲向了她!!

空氣中瀰漫着腐臭的味道,薰得冷苒睜不開眼睛。

龍清絕,你怎麼還不來……

冷苒絕望的閉眼,她看到了奶奶的笑臉。

也許這樣死了便是解脫……

此時此刻,冷苒並沒有注意到,漆黑的一端站着兩個身影,白衣如雪的年輕男子和一個身穿藍衣道袍的老道士。

九玉白雙拳緊握,狹長的鳳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冷苒,好幾次差點想衝下來,但都忍住了,因爲他旁邊那個隱匿在黑暗中的影子,渾身散發着昭昭憤怒。

“師父,真的不救她嗎?”

清越的聲音中夾雜着焦急,即便是九玉白刻意壓制,但是依舊被旁邊的清修聽了出來。凌厲的雙眸一瞪,九玉白打了一個寒顫,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他有今日一切都是託師父的福,可是這個師父卻是野心勃勃,道行很高,他不敢輕易違逆他。

此時此刻看着冷苒處境在絕境中,九玉白很想飛身過去把她攬入懷裏好好的保護起來。

“這個女人不知好歹,死了也好,她死了用她的屍體煉屍,太陰之女的血液和屍體可是最好的煉屍器皿!”

清修鋝了鋝鬍鬚,眼眸中劃過一絲算計。

九玉白呼吸一滯,雖然這個女人長得不怎麼樣,況且她心目中只有龍清絕,可是不知爲何,九玉白就是不願意看到她死。

但是他又不敢得罪清修。

清修督了一眼冷苒,看她被女羣厲鬼抓傷了好幾條口子,鮮血淋淋樣子很是狼狽,又督了一眼站在身旁面色深沉的九玉白,嘆了口氣。

“你若是能讓這女人乖乖聽話,活着也不是不可以……”

“師傅放心,玉兒一定會讓這個女人對我言聽計從!”

九玉白說完視線又看着遠處垂死掙扎的冷苒,袖中的拳頭緊握的爆起了青筋,冷苒只能是他九玉白的,不管是身還是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