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得不說,【斗龍一族】玩家們的裝備也太慘淡了些,居然只爆出了這麼點東西,比他想象中的要少,畢竟好歹也是前世中的大門大戶,讓他心中有點小小的失望。

不過,這次有了這些玩家們的間接幫助,倒是讓唐雪見對他傾心,達到了可以求婚成親的程度。

一想到這個,唐浩就更加喜悅,要知道,在前世之時,不少玩家想盡一切辦法,也沒有將類似於唐雪見的絕世美女的好感度刷到70以上的,更不用說80點,能夠刷到80點的,無不都是一方的大佬,也是從絕世美女身上獲得了不少的好處,唐雪見更是出了名的難以攻略,前世中還沒有一個人成功攻略唐雪見的。

而這一世,唐浩僅僅用了幾天,就將唐雪見成功的攻略到手,更主要的是,他很清楚,沒有龍陽的氣運,就不會獲得景天的氣運,想要攻略唐雪見,就更是難上加難,這也是前世沒有玩家成功的原因。 第35章第一個迎娶極品美女的玩家,爆炸的世界公告!

「我們走吧!」

牽著唐雪見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唐浩帶著唐雪見回到了唐家堡。

唐家堡,雪見的閨房。

小臉紅彤彤的唐雪見,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默不作聲,她今年年芳十五,從小到大,除了爺爺寵溺的愛,還從未有別的男子如此待他,在聲名赫赫的唐門中刁蠻任性,可日子過的早已枯燥乏味,一個個都是順從著她。

是唐浩讓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比起自己到處惹事生非,還有讓人心中悸動的愛情,她一想到唐浩會離開她的身邊,明媚的眼眸,也漸漸的暗淡下來,她猛地衝到了唐浩的懷中,柔聲道:

「浩哥哥……你,要離開雪見么……我……害怕,你會離開我……」

「傻丫頭,我不會離開你的,但我確實還有別的事情要做,待我做完,便回來接你,好么?」

唐浩並非故意的如此說,而是眼下如果帶著唐雪見去做任務,反而太扎眼,容易招來更多的麻煩,倘若能夠得到那件寶物,便不一樣了。

「可是……可是雪見捨不得浩哥哥!」

唐雪見也不傻,她如何看不出來,唐浩胸懷大志,她如何不明白,這樣的男人,她能夠跟隨,有何不可,一雙美麗的眼眸變得水蒙蒙起來:

「浩哥哥,你讓我跟在你的身邊,做你的煮飯婆,好么……」

正在這時,一道厚重深沉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雪見,你真是讓我說你什麼好,既然你那喜歡他,何不把他變成你自己的,直接成親就是,你成了他的女人,你還用擔心他離開你么?」

話音方落,吱呀一聲,唐益推門而入,他本就是不苟言笑之人,在幽暗的燈光中,獨眼更顯得慎人,他簡直比唐浩還吝嗇自己的笑容,只是平靜的語氣道:

「昊天公子雖然是個異族人,天佑者,對我們唐門有恩,又對雪見如此用心,我這個當二叔的,哪有不成人之美的道理!」

「二叔!?」

唐雪見一聽,心中一喜,原本鬱郁的心情豁然開朗,白皙的臉上掛滿了紅暈,顯得更是迷人,她嬌小的雙腳輕輕一跺,羞答答的說道: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太懂呢!」

話雖如此,但唐雪見臉上的表情早也明明白白的,讓唐益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淡然道:

「真是想不到我們家雪見也會有這樣的一天。」

「實不相瞞,能夠娶到雪見,是我昊天前世修來的福氣,在這裡我向唐門所有人保證,我會對雪見好的,永生永世都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傷害!」

唐浩認真肅然道,心道,還真是前世積累的經驗,要沒有重生,如何能有今天,況且,他的女人,他是絕對會負責到底的。

「要的就是你這一番話,來人啊,都給二爺擺弄起來,與其讓雪見不放心,倒不如給你們生米煮成熟飯,今日就成婚,黃道吉日就是今天!」

唐益擺了擺手,爽快的說道,天佑者的事情他也曾經聽人說起過,今天又是聽聞了渝州城內街頭上發生的怒髮衝冠為紅顏的事情,通過唐門暗中保護唐雪見的弟子回報,就是眼前的唐浩,更讓他震撼不已,唐門雖不涉天下事,卻也知曉天下事。

尤其是像唐浩這樣天賦異稟的天佑者,輕鬆滅殺讓他忌憚無比的羅如烈,這樣的強者,值得雪見託付一生。

「哎呀……」

唐雪見沒想到,唐益居然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唐門弟子一個個的在唐益的指揮下,掛起了紅綢,擺放著紅燭,貼起了紅艷艷的喜字……

在唐益的主持下,唐泰等一眾唐門弟子作為見證人,走起了婚禮的正式流程。

……

靜謐的夜晚,唐家堡,婚房中。

一身紅色錦衣長袍的唐浩,深情款款的身著婚服的唐雪見緊緊的摟在懷中,溫柔的說道:

「雪見,我愛你……以後我會好好疼你的……」

「知道啦……相公……我也愛你……」

唐雪見甜甜的一笑,依偎在唐浩的懷中,感受著唐浩身上那蠢蠢欲動的陽剛之氣。

唐浩輕輕的褪去了雪見身上的衣衫……

就在唐浩如願以償,和唐雪見融為一體,進行著不可描述的事情之時,又是三條世界公告,如同天地崩壞一般,瞬間的震動了整個世界。

【世界公告】:注意!注意!注意!玄域世界的玩家請注意,玩家【昊天】成功完成副本任務【唐家堡千金】,迎娶了《玄域》七十二位極品美女之一【唐雪見】!成為了唐門名譽堡主,是所有玩家中第一個攻略了極品美女的玩家,他將獲得天道獎勵,100000精通點、10000經驗值、道行100年、聲望500點,極品美女夫君稱號,唐門【五毒聖法】,唐門暗器的獎勵,請大家恭喜他吧!還尚有七十一位極品美女遍布玄域世界,請玩家們多多努力,早日獲得青睞! 「什麼?」

陳落心頭一跳,這種事情令他震動。心中不起漣漪都是不行,任誰聽到這種話語,都是會覺得毛骨悚然。那封魔井的存在,已經是夠可怕了。絕對的令人靈魂顫抖,很可能鎮封著某種可怕邪物,若是放出,足以引起一場血劫,不少強者,都是會橫屍荒野,骨茬子飛濺。

「無邊血禍!」

至今後者都是清楚的記得有關於古籍上記載的『封魔井』的傳聞。雖然不盡詳細,但是窺一斑可觀全貌,那封魔井出現的歲月比之上古時代還要久遠,相當神秘。不少人都是因此想弄清楚,封魔井到底為何出現,但都是喋血荒野,並且死因詭異,臨死前發生了諸多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後不少大勢力都是將此,列為禁忌般的存在,不準任何人接觸此類有關之物。

「上古大劫時候,這封魔井似乎也閃現過蹤跡。」

陳落記得自己曾經看過一本殘破的野史,上面記載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便是上古年間曾經似乎有人觸動過一口封魔井,繼而遭劫慘死。而那封魔井最終成為了上古禍亂根源之一,無數可怕的事情發生,強者被屠,殷紅的鮮血將蒼穹都是染紅。數不盡的人神死在封魔井之下,屍骨堆積如山。這在當時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讓人驚恐,無數強者盡出都是毫無辦法,反而導致了更多的人死去。

封魔井之事最終便是加速了上古的滅亡,被視若無邊血禍的代名詞。而那口封魔井最後自上古滅亡,從此也是失去了蹤跡,隨之數萬年過去,歲月匆匆,後者的凶名也漸漸被人拋到腦後,慢慢淡忘。

「好可怕的山谷!」

但就這般可怕的東西,來歷不可知,曾經令無數強者都是要談之色變的封魔井,而今卻是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陳落的眼前,就在那山谷深處。更為令毛骨悚然的是,後者從冥兒口中得知,這般曾經還是不管將來都是凶名赫赫的封魔井,其存在的意義,竟然是為了遮掩更為驚人的東西,不被發現,或是來到這世間。

這怎能不讓人心驚,任誰來了都是要涼氣直冒,不願在這裡停留絲毫。但前提便是這些人要知道這一切。

「這山谷很可能隱藏著一些見不得世人的東西,來頭很可怕,那種封印根本無法探查,即便經歷無盡歲月都是保持原有神性,沒有被時間腐蝕掉!」

冥兒清脆的聲音有著一絲悸動,即便她曾經可能真的站在這個世間的巔峰,都是覺得心驚,話語中不斷催促後者離開,這山谷絕對不能再呆下去了,雖然表面上看去這裡宛若仙土一般,滋養著諸多寶葯精粹異寶,實則很可能是一片魔土。待得將來它露出猙獰的獠牙之時,或許整個修鍊界都是要為之掀起一場滔天的風波。

……

「你和我一起走。」

陳落站在煉血妖樹面前,後者身軀粗壯有力,枝杈若大龍一般分合,周身閃爍著一層瑩瑩赤芒。後者將這山谷之內的詭異都是告訴了煉血妖樹,期間自然而然的略去冥兒的存在,這山谷越探入,越是可怕,猶如深不可測的深淵一般,讓人心中悸動。陳落希望煉血妖樹能和他一起離開,畢竟雖然曾經交過手,但這煉血妖樹也是磊落,心思不壞。他不想看到對方一直在這裡守下去,否則遲早會因此而喪命。

「早便是有些傳聞,聽聞祖上發現了一些關於這片山谷的隱秘,有人曾懷疑族內那些強者死的蹊蹺,看來是對的。」

煉血妖樹聽了陳落的講述,出乎意料的沒有表現出震驚,而是告訴了後者一些祖上的秘聞。有強者曾經懷疑過其祖上那些因為接近封魔井而死去的人的事情,不過因為證據不足,並未真正下定論,最後不了了之。

而今經過陳落這麼一說,煉血妖樹才是想起,否則打死它也是不願相信這件事情會是真的,還會因此懷疑陳落是不是瘋了。

「我隨你離開,我們這一脈只是被主族遺棄了,如今祖輩盡皆老去,只剩我一人,繼續守在這裡也沒有了什麼意義。」

煉血妖樹血鑽般的眸子隔著濃郁靈氣看向山谷深處,那裡隱約見魔氣蒸騰,若狼煙般劇烈翻滾,讓人頭皮發麻。良久后,後者收回目光,旋即看向眼前臉上還有著些許青春氣息蕩漾的少年,鄭重開口道。煉血妖樹告訴了陳落一些關於他們這一族有關的事情,他們這一脈很久之前便是被主族遺棄,日夜苦守在這裡,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去,直到數年前他們這一脈最後一名老輩強者逝去,只剩他一人。

婚色撩人:總裁輕點愛 而自此後者許多事情也是看開了,加上陳落所述,頓時也是不願在這樣沒日沒夜苦守下去了,否則他們這一脈遲早會因為這座山谷,徹底便是斷送在這裡。

「這一族不簡單,尤其眼前這株煉血妖樹更是不簡單,體內那一團聖獸祖皇血脈更是超越了其他煉血妖樹,未來不可限量,只是若想真正實現蛻變,卻是難上加難,若是沒有什麼大機緣,這輩子也只能成為一方霸主,無法再繼續前進一步!」

冥兒對陳落傳音,道出一則事實,這一族不簡單,很強大,在遙遠年代和聖獸祖皇聯繫密切,祖上出現過不少可怕足以殺神滅仙的天驕人物。那般威勢堪稱可怕,而如今陳落遇到的這煉血妖樹也是很不簡單,似乎發生了某種變異,導致其體內的那一絲聖獸祖皇血脈格外精純與強大,遠遠超過了其祖輩的不少人。

「果然不錯。」

陳落心中一嘆,這眼前的煉血妖樹血脈之力的確很精純與濃郁,遠超其祖輩,甚至比肩遙遠歲月前的一些先祖,這一點之前陳落便是發現了。透過身體陳落可以看到一團熾烈的氣息驚人的光團在煉血妖樹體內沉沉浮浮,有著成片成片的赤芒垂落下來,將其緊緊的包裹在內。

……

數個時辰后,陳落兩人出谷,頭也不回,身形消失在茫茫密林山脈之中,至此一段時間內不見蹤跡,沒人知道陳落到底在哪,即便那些獵殺者,想要拿高額報酬,也是在短時間內,沒能找到後者蹤跡。

當然這一切要歸功於煉血妖樹,後者真名叫血袍,雖然終日守在那片看似如一片凈土的山谷,但血袍卻是對這片山脈部分地區極為熟悉,想要找一處暫時棲身之地,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片山脈最近來了諸多陌生氣息,是沖著你嗎?」

血袍粗壯枝幹緊緊紮根地面,此刻兩人處在一處靈氣相對稀薄的瀑布附近,那裡水汽蒸騰,四周也沒有什麼較大凶獸出沒,雖然比之之前的那片山谷靈氣要稀薄很多,但是勝在清靜偏僻,倒是很適合目前的陳落,他要在此處呆一段時間,畢竟那神秘四道命門眼下不能耽擱,雖然冥兒說一個月之內不用擔心,但是後者覺得還是儘早解決還是為好。

而這一切發生再到他們來到此地,已經過去了足足三日時間,期間途中,陳落曾經遇到一名和他年齡相差不多的少年,做過短暫的交手,陳落心中震驚,對方實力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而對方那時候似乎在躲避著什麼,短暫交手便是沒了下文,各自忌憚而去。陳落猜測那少年怕是那些頂級大勢力要殺的人之一,同他處境相差不多。

「不錯!」

陳落答道,目光看向密林某處眼睛虛眯,眼中寒芒迸射。你們可準備好了?放心很快的。 第36章各大幫會的震驚!

宛如原子彈爆炸的威力,瞬間讓整個玄域世界的玩家們炸裂起來。

大唐帝國,新手村渝家村。

蓬的一聲巨響!

一張淡黑的實木茶桌渾然倒塌,剎那間,泛起陣陣粉塵,被人一掌拍的粉碎,可見其力道多麼恐怖。

渝家村的統治者【雪見見血/樂逍遙】,濃黑的眉頭緊緊的鎖著,充血的眼睛從世界公告中收回,目光一沉,讓泛紅的雙眼更加顯得駭人,宛如一頭嗜血的野獸,陰沉無比。

作為一個資深的仙迷,他最喜歡的美女就是刁蠻任性的唐家大小姐唐雪見,當得知了《玄域》世界中存在著唐雪見后,他別提有多麼興奮了,一心想著哪一天憑藉著一身絕世的實力,能夠將唐雪見據為己有,成為自己的妻子。

卻沒想到,他還沒有開始行動,這唐雪見就已經被他人搶先迎娶,還成為了他人的妻子,這讓佔有慾極強的他,如何能忍!

要知道,在玩家【昊天】成為了新手村的統治者后,他可是第二個成為統治者的,手下統治著十來萬的新手玩家,卻不曾想……這一次還是落後在了【昊天】的身後。

「大哥,根據斗龍一族那邊傳來的消息,斗龍的靈蛇為了搶奪唐雪見,率領了一千名玩家,前往渝州城滅殺昊天,但……但最後……全部被昊天所殺……無一例外,全都被送回了泉水!」

此時,一位玩家小心翼翼的靠了上來,將渝州城發生的事情,唯唯諾諾的說道,雖以大哥相稱,卻能夠看的出來,他也是極為害怕的。

「這個昊天還真是強大的很呢,原以為,他只是單純的運氣好……這國試還沒開始,他哪兒來的那麼大能耐,一人之力,滅殺千人?」

這讓【雪見見雪/樂逍遙】心中很是奇怪,也實在是難以琢磨,想不通。

「大哥,那我們【神宗】還對昊天下手么,畢竟,唐雪見可是你心心念念的人……」

那位玩家不確定的開口問道。

「我可不想被昊天送回新手村,唐雪見也是一定要拿回來的,只不過,不是現在罷了!」

【雪見見雪/樂逍遙】擺了擺手,他可不是那種愣頭青,只知衝鋒陷陣的,他思慮后說道:

「眼下馬上就要國試了,在國試上我必須要出彩,拔得頭籌,否則……以後再想壓制昊天,就不是我一人之力能夠做到的!」

「大哥英明,小弟明白了!」

那位玩家唯唯諾諾,恭恭敬敬的應著。

……

新手村,唐龍村。

在村子的一處宮殿中,上千名身穿黑色的長袍,長袍的後背上綉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黑龍,背負著各種各樣的新手鐵劍,鐵刀,整整齊齊的排列成了兩行,一個個滿臉肅容,強大的肅殺之氣,如滔滔江水匯聚,籠罩於此。

宮殿之上站立著數十個於黑衣人不同的人,一個個身著新手豪華裝備,其中就有【斗龍一族】的靈蛇,臉上卻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傲氣,反而隱隱有些低沉。

而這些人就是【斗龍一族】的高級精英,層層選拔出來的玩家。

在新手村建立宮殿的,目前也只有【斗龍一族】,在宮殿金閃閃的床榻之上,盤膝而坐著一位年輕男子,身上的戰甲金光閃閃,裝備明顯的是所有人中最好的,他的ID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