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幹。”

小狐狸揉眼睛的小手一停,然後立馬退回屋內,跟着啪的一聲摔上了房門。

卓景寧只好爲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繼續敲門。

門開了。

小狐狸探出半個腦袋,小嘴一撇:“大半夜的找人家,你不會就爲了說那隻鬼怪的事情吧?”

“對。”卓景寧點點頭,給她一個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的表情,然後問道:“你幹嘛把他趕我屋裏?”

臥槽那是鬼怪好不好!

“嗯……”小狐狸歪了歪腦袋,然後說道:“人家覺得你們兩個,應該很聊得來,因爲有共同愛好。”

“啥?”卓景寧一臉懵逼,什麼叫他和那鬼怪應該聊得來?

要不是那鬼怪沒有表現得難纏一點,他都直接一道懲戒按下去,讓這傢伙魂飛魄散了,還能聽他廢話那麼久?

“你不是說過,子曰——我們最偉大的藝術莫過於男人裝女人……你當時好像說的是男扮女裝來着……嗯,你看,這鬼怪不也是男扮女裝?”小狐狸煞有介事的說着,一邊說,一邊還用兩隻小手比劃起來。

卓景寧臉一黑,轉身就走。

他卻沒留意到,身後的小狐狸,看着他的目光,忽然閃過一抹慘綠之色。

她舔了舔嘴脣。

“好想吃……”

“不行。不行。”

“看來以後不能吃鬼怪了,不然會控制不住想吃人的。”小狐狸晃了晃腦袋,打個哈欠,然後繼續去睡。

被鬼怪驚醒,然後又跑出去殺掉那隻鬼怪,她到現在還真是睏意不淺。

……

翌日。

卓景寧一大早就出去轉了轉,這讓值班衙役發現後,趕緊跟上,這可是難得的拍馬屁機會。 冰山被我甜到時 https://ptt9.com/104628/ 深居簡出的死宅縣太爺,可是一個月都難見面一次啊!

這樣的機會可不常有!

卓景寧直奔王家。

他想去看看裴佔秋怎麼樣了。

結果卻被門口的王家僕人告知,家中老爺和裴道長都不在。這裴道長,無疑就是裴佔秋了。

卓景寧只好回去。

這文成縣的早上,並不熱鬧,一路回去,倒是在路上見到了不少乞兒。卓景寧都沒管,犯罪率最高的,便是這些乞丐。爲了活下去,人是可以不擇手段的。

什麼俠義丐幫……那是武俠小說裏頭纔有的。

真正的乞丐團伙,謀財害命,拐賣婦女兒童,什麼都幹。不幹的,都已經變成屍體,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躺着,只剩下枯骨一副。

這文成縣和青山縣相比,大概相仿。富的家中米糧都堆得發黴,窮的面黃肌瘦。哪怕是家中糧食黴爛,或者被老鼠偷吃了,也不會施捨給窮人一粒米。

大概過了半個月,裴佔秋忽然來訪,一臉病色,但身着嶄新華麗道袍,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似乎是遇到了什麼大喜事。

卓景寧請他進來,才知道裴佔秋這半個月都在養傷。

和那畫皮鬼怪拼了一回,他是差點沒命了,也虧得臨陣突破,修成第三道年輪印記,才擊退了那畫皮鬼怪,然後帶着王書生去躲了半個月,傷勢恢復纔回來。

王書生感念裴佔秋的救命之恩,特意請示了裴佔秋後,修建了一座關公廟。

現在,他擔任文成縣關公廟的廟祝,想請卓景寧過去撐個場面,好免除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卓景寧自然是滿口答應。

只是他心中奇怪,爲什麼不是道觀,而是關公廟?

這裴佔秋是個火居道士啊! 在現實世界,從宗教文化上來看,民間信仰的關公廟,是屬於道家一脈。但在這聊齋世界,卻是曲靖分明。

在聊齋世界,關公廟並不被道家承認。

而在現實世界,在關公被不斷神化過程中去掉的“人性”部分,在這聊齋世界卻是廣爲流傳。

比如關公曾向曹操請求:“妻無子,下城,乞納宜祿妻。”

意思是,自己的妻子一直沒有孩子,如果攻下城池,請把秦宜祿的妻子賞賜給自己。

曹操答應了關公的請求,但沒有放在心上,結果後來關公在攻城前,再三跟曹操提及這件事,曹操不由好奇,於是特意叫人在攻下城後,帶來了秦宜祿的妻子。

然後老曹一看,臥槽真漂亮。

於是自己留下了。

關公和曹操生出間隙,大抵就是從這開始。

關公的忠義在聊齋世界同樣被認同,但卻沒有達到被神化的地步。

所以,卓景寧纔會覺得奇怪,王書生給裴佔秋修建的是關公廟,而且他還滿心歡喜的當起了廟祝。

以他得道高人的身份來講,這完全是辱沒身份的做法。

但是,這終究是人家的私事。

對於他人隱私,如果和自己無關,那麼卓景寧會保持尊重的態度。不打聽,不過問,聽到了也當不知道。

答應一定會去後,裴佔秋再三道謝,然後才離去。

“那天好玩嗎?”小狐狸忽然跑出來問。

卓景寧認真想了想後道:“吃吃喝喝,聊聊天,聽聽他人恭維,還是挺好玩的。”

“那我也要去。”

“好。”卓景寧滿口答應,這宅了半個月,心境修行上始終無法突破,修成第三道年輪印記,他也是該出去走走了。

就當散散心。

宅久了容易發黴。

這當了一個多月死宅縣令,倒也不是沒有別的收穫。過去,他需要依靠珠子,撥動着才能進入心境修行的狀態,眼下卻是已經不需要這種外物了。

不過,卓景寧還是喜歡隨身帶一串。

這是徐少郡送的。

劍影橫秋 一串瑪瑙念珠,是從西域遠道而來,價值近千兩白銀。瑪瑙顏色卓景寧不喜歡,不過戴在手上,讓他有一種自己隨身攜帶鉅款的感覺,這種感覺非常棒!

另外也由此可以看出,這文成縣的大戶,底蘊遠比他想象的深厚,上一波割韭菜般的收割,連讓這些大戶元氣大傷都做不到。

看來還可以找機會來一次……

卓景寧這般想到。

三天後,到了裴佔秋說好的時間,卓景寧準時過去。死宅縣太爺居然要出門,這讓衙役們頗有些不可思議之感,趕緊去收拾轎子。排場十足,一路上衙役吆喝着前往,卓景寧坐在轎子裏,小狐狸坐他旁邊。

這轎子很寬敞,可能按照前任縣太爺朱世昌的體型來定製的,所以卓景寧坐進去,他身邊還可以坐上一兩人。

而且還不挨着。

這一路上無聊,所以兩人這會兒正在下棋。

圍棋。

卓景寧執黑子先行。

小狐狸拿白子瞎幾把放。

卓景寧神色淡定。

小狐狸玩的開心。

“下棋真好玩。”末了,小狐狸很開心的這樣說。

卓景寧點頭,心中則道:和你下棋好玩個屁!

然後他起身,拉開轎子的門簾子,這已經到了地頭,因爲停下了,他也正好出去散散步,把下棋下出來的一肚子鬱悶給釋放一下。

他擡眼一看,是一座翻新的關公廟。

難怪只用了幾天就弄好了。

想來這地方本來就是一座關公廟,收拾乾淨,然後填補一下就弄出來了。

此時,這關公廟前圍了不少人。

因爲這廟前禮過後,會發放一些糠咽菜餅。

這糠咽菜餅,就是拿穀物的殼,碾碎後,混合野菜,製作成的菜餅。沒有鹹味,還略微苦,甚至有一點澀味。

這種東西,任何一個書生,都是難以下嚥的。

但對聊齋世界的大多數人,有時候這東西卻是能救命的口糧。

所以,還源源不斷的有人快速往這兒奔來,這是才知道消息的,趕緊來佔點便宜。

人聲鼎沸,還有點嘈雜,甚至因爲擠到前頭,有人還打了起來。

不過這一切,在卓景寧到了後,瞬間安靜下來,原本扭打成一團的幾個人,都一下子老實了。

聊齋世界,衙役如狼,縣官似虎。

虎狼來了,誰不畏懼?

卓景寧環顧四周,發現自己還真好用。不需要出聲,人一到,沒人敢鬧騰,就跟嘈雜班級裏閃現出來個班主任似的。

這效果,真沒話說。

裴佔秋連忙上來迎接,然後行禮道:“恭迎卓大人,大人至此,蓬蓽生輝!”

卓景寧點點頭,有外人在,兩人不好說話,於是就走進了廟內,卓景寧纔開口道:“裴老怎麼有興趣在這文成縣攢一份家業?”

他之前已經知道了,裴佔秋不是這文成縣人士。

王爺太糾結:毒醫王妃不好惹 “實不相瞞,老兒有一個侄女,嫁到了本縣望族王家。”裴佔秋說道。

卓景寧仔細一想,問道:“可是縣內王書生的妻子,王裴氏?”

“正是。”

卓景寧這下明白了,這裴佔秋怎麼會出現在文成縣,原來是尋親來了。這個世界的修行中人,可沒有仙俠小說中那樣的延年益壽之能,年紀大了,女兒早已亡故,弟子成了惡鬼,估計妻子也是去了,孤身一人,難免會思念親人。

“裴老之前怎麼受的傷?”雖然清楚怎麼受的傷,卓景寧還是要問上一問。三天前裴佔秋過來,可沒說清楚,只說自己和縣內的一頭鬼怪遭遇上了。

“老兒侄女婿,招惹上了一頭披着人皮的鬼怪,老兒總不能見死不救……”裴佔秋說着搖了搖頭。

卓景寧本以爲接下來裴佔秋是要詳細講述一番他是怎麼和那鬼怪拼命的,結果裴佔秋話鋒一轉,只聽他說道:“老兒受了傷,但也意外得到了機緣,在養傷之地,得到了一卷古籍。”

裴佔秋說着,就雙眼看着卓景寧:“道友,老兒懇求你一件事,願以這古籍作爲謝禮。”

“但說無妨,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以裴老你我交情,我又怎會拒絕?”卓景寧想了想,沒有先問是什麼古籍,而是以退爲進的道。 卓景寧以交情堵住裴佔秋的嘴,免得他說出什麼超出他能力範圍,甚至要他拼命的請求來。

裴佔秋點點頭,活了五十多年,這些話裏弦外音他又怎麼會聽不出來,於是他笑道:“這事兒,對道友想來是不難。老兒那侄女婿,只是個秀才功名,老兒想爲他求一個舉人功名。”

這年頭,誰還老實巴交去參加科舉。

想當官,先看看口袋裏的銀子夠不夠。官位都能買賣,更何況只是個功名身份?

不得不說,若非這是聊齋世界,鬼怪居於上,清朝這幅做法,整個朝廷爛透,早就被推翻了。

但有了鬼怪作爲靠山,清廷還真可以如此肆意妄爲!

卓景寧聞言便點了點頭,這還真不難,他只需要去牽線搭橋下就行,“今年的府試,讓他準備萬兩銀子帶上。不過還是要委屈裴老的侄女婿,在那個憋屈地方,窩上三天,參加完整場府試才行。”

“如此多謝道友了。”裴佔秋笑容更盛,這是他侄女求他的,他也不好拒絕。而且這一段時日相處下來,他對這個侄女婿的感官還真不錯。心地善良,寬厚仁德,是少有的好人。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會爲了救這個侄女婿,而和畫皮鬼怪對上!

此外,他也有私心。

因爲他得到了一個讓他願望成真的機會!

這個機會,就藏在他要送給卓景寧的古籍中。這是一部從世家鎮壓鬼神時代留下來的古法!

也是因此,他纔會心甘情願的當一個關公廟的普通廟祝。

拿到了古籍,卓景寧沒有先看,而是和裴佔秋聊了會兒,最後還親眼見了一面那位王書生,這位王書生面見卓景寧之時,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的。

在關公廟不好久留,所以很快的卓景寧就告辭離去,末了他添了一百兩銀子,當做關公廟的香火錢。

而裴佔秋,則是轉手就對外宣佈,再添加一百兩銀子分量的糠咽菜餅。

對外宣稱的名頭,是卓景寧。

這讓卓景寧,第一次在這文成縣有了一個好名聲。至於他以前,一小部分人只知道新任縣太爺是卓景寧,大多數人……都不甚清楚。

要說青州刺史的惡名,那是白甲……可不是他卓景寧。

坐在轎子裏,卓景寧翻了翻古籍,自己有些地方很迷糊,但明顯經過修訂,所以能看清楚。

字數不多,幾千字而已。

很快看完,卓景寧呼出口氣。

“成鬼祕法。”這居然是一門前人摸索出來,增加死後成鬼機率的祕法。就算是不成功,只要是在自身廟宇範圍內,觀想法之力,也能提升一倍!

這成鬼祕法的關鍵,就在於改動祭祀神明的祭文。

裴佔秋終究是道家的修行中人,這道家供奉的神明,哪怕是不存在,他也不敢不敬。所以,纔打起了這關公廟的主意。

“你在看什麼?”小狐狸等卓景寧看完了,她才問。

卓景寧把書遞給她。

小狐狸卻又扔回來,她有一種“一看書就頭疼得要死的學渣病”。

卓景寧只好解釋了一下。

小狐狸聞言撇撇小嘴,“這鬼有什麼好當的?”

“裴老的執念罷了。”卓景寧深表認同,這鬼真沒什麼好當的。

過來人的表情.JPG。

散漫的日子繼續。

因爲卓景寧真的是無所事事。

搞個基建?

他沒這能力……

來場改革?

他這是死一次不過癮,想再死一次……

倒騰兩界貨物?

卓景寧這倒是很想做,然而很無奈的是——他人可以自由穿行聊齋世界和現實世界,甚至每次穿越,懲戒都很貼心的幫他連衣服褲子髮型都給換了。

但是他想將聊齋世界的東西帶去現實世界——沒門!

反之也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