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僅讓自己在險境之中脫身,連帶的還坑了陶衛方、狄朔他們一把,將嚴叢送進了廷獄監?

(本章完) 三首人魔的意誌哀鳴一聲,直接爆碎成一片冰渣,消失不見了。

巨大的冰雪大帝虛影,也因為失去了世界級強者精血的支持,緩緩閉上了雙瞳,然後逐漸虛幻,同樣消失不見。

原地只剩下滿臉蒼白,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原本英武的神態此刻仿若蒼暮老人,連頭髮都變的灰白。

「兩隻小老鼠,出來吧!」東方無敵嘴角抽了抽,他早就發現了雷凡和黑豬,不過雷凡兩個的修為在他看來,也就是兩隻老鼠而已,不足為懼。

即便是現在,他失去了九成精血,可是依舊可以輕鬆滅殺這兩隻小老鼠。

「原來前輩已經發現了我們。」雷凡施施然的走了出來,臉上無喜無憂,「正好,我有筆生意要和前輩談談!」

在雷凡身後,黑豬依舊有些膽怯,低著大腦袋不敢抬頭看對方。

「嗯?」東方無敵眉頭微微一皺,「你要和我做生意?你有這個資格嗎?」

他此刻修為達到了一個低谷,可依舊不是一隻七階凶獸能夠撼動的,他將黑豬當成了雷凡的依仗。

東方無敵身上氣勢猛的爆發,一做巨大的冰雪世界猛然出現在雷凡頭頂,緩緩向雷凡和黑豬壓迫而來。

黑豬感覺到自己的腦子翁的一聲,彷彿一座大山直接壓迫在身上,讓它的腰不禁不住彎曲了下去。

「哼!你先看看這是什麼再說吧!」雷凡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直接丟出去一塊墨色令牌,令牌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幾個大字『極火神宮』。

「這是!極火神宮火丫頭的令牌怎麼會在你身上?」東方無敵隱隱有些明白雷凡所說的交易是什麼了。

不過他不明白的是對方這種修為境界,到底是如何抓住寒兒的?難道是伏擊?

東方無敵看到令牌,馬上就收住了身上的氣勢,在沒有明了之前,他不敢貿然行事,否則對方狗急跳牆可就得不償失了。

「前輩您是聰明人,這塊令牌的主人和她的夥伴,現在已經在我的手中,只要您付出一點贖金我就放了他們。」雷凡臉上露出了微笑,他不知道這個兩個人能夠換取到多少東西。

「你!你敢敲詐我?難道你就不怕拿到東西,走不出這裡嗎?」東方無敵簡直連肺都要氣炸了,一個血海神胎境的螻蟻竟敢如此輕視自己。

「這就不勞前輩費心了!前輩只需要說換還是不換,當然前輩也可以殺了我們,那樣的話這位火兒小姐恐怕也會同時華為飛灰了!」雷凡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看準了對方不敢動手。

身後的黑豬雖然知道對方不會動手,可是一顆心卻已經吊到了嗓子眼,身體向後挪了挪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

「你……好吧!小子,你贏了,我這裡有一萬顆混元丹,你看怎麼樣?」東方無敵取出一個儲物靈瓶放在手中晃了晃。

東方無敵恨得牙齒都要咬碎了,他想到了臨行之前,火兒的姥姥的囑咐,他不禁打了個哆嗦,若是讓這個老太婆知道了現在發生的事,他可要吃不了兜著走。

「一萬顆混元丹!」雷凡表情誇張,「前輩您不會以為我是個傻子吧!一萬顆混元丹可以換取連個少年天才的性命?火兒小姐明顯是真炎之體,而且身負朱雀血脈……」

「什麼!這你都知道?」東方無敵震驚了,「你身後的人到底是誰?讓他出來見我。」

他認準了雷凡身後還站著一個強者,否則根本無法認出火兒的特殊體質。

「前輩我身後的人您怕是見不到,您只需要拿出誠意來,皆大歡喜就好了。」對方的反應,讓雷凡更加篤定,這個火兒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好!好!我這裡有一張虛空獸皮,你可以通過參悟上面的虛空符文來領悟虛空法則,完善自己的虛空領域!」東方無敵直接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張黝黑的獸皮,直接遞給了雷凡。

獸皮之上果然虛空法則波動,看來對方此言不虛。

東方無敵的心中這個恨吶,不過依舊只能妥協。

「猴子這張獸皮是真還是假?」雷凡詢問猴子,有這個百事通在,他並不擔心自己上當受騙。

「獸皮是真的,不過這隻虛空獸還處於年幼期,上面的虛空法則還不完整,不過對你來說正好。」猴子做出了評價。

「不錯!獸皮加上一萬混元丹,換取兩個天才的自由。」雷凡毫不客氣的將獸皮收到了雷霆世界當中,然後又將手伸了過去,「把混元丹給我,我馬上放人!」

東方無敵強忍著心中怒火,將瓶子依舊遞給了雷凡,他不怕雷凡不放人,因為他覺得可以掌控全場,雷凡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滿意的接過了玉瓶,神魂一探查,果然一萬顆混元丹,不多不少。

他手一揮,直接從虛空牢獄中抓攝出了火兒還有赤條條的青師兄,送到了東方無敵的面前。

看到兩人的狀態,東方無敵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這兩個光輝大世界的天之驕子,此刻彷彿失了魂一般,有些渾渾噩噩。

兩人恢復了自由足足十幾個呼吸之後,這才緩過神來。

「東方叔叔!」火兒的眼睛頓時就紅了,淚水止不住嘩啦啦的流下。

「無敵天皇……」青師兄還算是鎮靜,只是微微朝東方無敵躬身,不過臉上的頹廢卻依舊在。

「到底發生了什麼?是誰抓了你們?」東方無敵臉色很不好看。

「是他……」火兒指著雷凡,眼中怒火噴涌,「東方叔叔您一定要幫我殺了他!」

「小子!給我死來!」東方無敵鬚髮皆張,伸手便朝雷凡抓攝過來,手中世界之力瀰漫,頓時雷凡和黑豬站立的位置被世界之力籠罩。

兩人頓時感覺天地瞬間變的黑暗,彷彿是進入了一片黑暗的世界當中,眼不能視耳不能聽嘴不能聲。

雷凡嘴角微微露出笑容,這個時候竟然還露出笑容!(未完待續。) 「撥雲開霧鋪血途」翻手拔出虎嘯寶刀,一刀斬下,將「破」字斬斷,分為「石」和「皮」。兩字如長虹經天,分左右划空而過,隨之轟然落地,將陳勝身後十步外的地面狠狠炸出兩個大坑。

*青龍大陣一發不收。魯書一的「字「之後,就是燕詩二的詩劍。直截了當,乾脆直接,直指人心的凌厲一劍刺出,被虎嘯寶刀盪開。寶刀未及反攻,燕詩二瀟洒脫身而去,顧鐵三的鐵拳迎頭轟出,卻不是一拳,而是瞬間打出了至少上百拳。陳勝揮刀橫斬直劈,以簡破繁。

但拳勢方消,腿影又至。趙畫四的丹青腿如影隨影,鴛鴦連環,一口氣連出七七四十九擊。腿影當中,葉棋五的棋子暗暗深藏,兩者一明一暗,配合相得益彰。陳勝斷聲叱喝,運刀如輪,和身急轉,正是「五嶽法相——泰山十八重」。

「叮叮噹噹~「連串響聲當中,丹青腿風雷棋均被劈散砸飛。但齊文六卻長聲吆喝,凌空出劍。劍法典麗華贍、工整敷陳、極盡鋪誇張之能事,就像一首華麗辭藻無暇可擊的漢賦!他也以此賦劍於生命,同時也賦生命予劍。他使劍就像是做文章,好一篇大文章。只可惜遇上了陳勝這個粗人,管你什麼駢四儷六,平仄上入,我也只是一刀!一刀過去,什麼好文章都統統變成七零八落,不成模樣了。

彈指剎那,*青龍各自攻了一招,卻也絕不戀戰。一招過後,不管究竟是否得手。都立刻抽身撤退。但這單獨的六招,在陣法加持之下,力量陡然大了六倍還有餘,不下於元十三限親自出手。由自在門祖師韋青青青苦心所創的這*青龍大陣,果然十分了得。

不過,陣法再妙,終須由人來主持。*青龍雖然布下大陣。但此刻形勢敵眾我寡,甚至連師父元十三限都被打成重傷死活不知。他們做徒弟的,哪裡還敢繼續再打下去。一聲長嘯,*青龍保持著結陣的姿態,橫空飛躍。筆直撲向元十三限。位於「龍腹」位置的趙畫四猛地伸手出來,一把抓住元十三限。七人一體,往夜幕中急急遁走。

元十三限其實相當於已經死了。*青龍一心護師,這份孝道值得欣賞。但以他們修為,相信也再揪不起什麼大浪花。就放他們一馬,亦屬無妨。當下陳勝更不出手。他立刀駐地,一言不發,眼睜睜目睹著*青龍帶了元十三限遁入黑暗。轉瞬無蹤。但僅僅只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陳勝胸口的骷髏紋章,便忽然再度活動起來,並且傳出了連串提示。

「競技者ch—99279838號。你成功擊殺了特殊劇情人物元十三限。你獲得了通用點4200點。你獲得了c級元素寶石1枚,d級元素寶石3枚。你獲得了《傷心小箭》秘笈。

「物品名稱:《傷心小箭》。

物品種類:武學秘笈。

品質鑒定:綠色套裝上品。

說明:以武入道,法武合一之箭技。一箭射出,就要傷心。心傷必死,故而箭出必殺,是為必殺之箭。

備註:本秘笈包括上中下三卷。上卷為《傷心小箭》箭技,單隻修練本卷。只能學到箭法射技。中卷為《忍辱神功》,傷心小箭一箭射出,先傷己心,再傷敵心,唯有修習本卷功法,方能避免己心之傷。下卷為《山字經》,為一種截然迴異於中土武林的呼吸運息之法。若不修習本卷,則無法有效控制傷心小箭之攻擊。上中下三卷同時修習,方能將此箭術完全發揮。箭法若能修練至真正大成,千里之外取人性命,亦如等閑。」

綠色套裝秘笈。想不到,竟然又得到一部綠色套裝秘笈了。陳勝徐徐吐了口氣,心中大感訝異。要知道,綠色套裝和藍色、亮金等物品相比,堪稱稀有罕見之極。陳勝自己在無限神域當中打拚了這麼久,也不過只遇到過《神足經》這麼一部綠色套裝而已。而且神足經本有四卷,陳勝至今也只得到了三卷,剩餘那最後一卷,還不知道究竟在哪裡呢。而現在,《傷心小箭》的上中下三卷秘笈,卻一下子便齊全了。毫無疑問,陳勝的修為與實力,將因此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如此,陳勝打破煉虛大宗師的局限,真正進入合道之境,並最終得以破碎虛空的希望,可謂又大三分了。

金銀利祿,名聲地位,這些東西,陳勝從來不將它們放在眼內。唯有攀登武道巔峰,才是陳勝心目中第一目標。得到《傷心小箭》秘笈,便等於在這條艱辛道路上,自己得到了又一塊高大整潔的踏腳石,得以把自己與武道巔峰之間的距離再次拉近一截。霎時間陳勝內心不禁為之歡喜不盡。

歡喜未畢,忽然,只聽見有「啪~啪~啪~」的陣陣鼓掌聲從旁傳來。循聲而望,卻見正是小侯爺方應看。他微笑著走過來,道:「厲害厲害,在下今日總算見識了。『撥雲開霧鋪血途』,確實名不虛傳。連元十三限的傷心小箭竟然也飲恨。天下第一高手之名,從今往後,看來非陳兄你莫屬了。」

陳勝對於這位口蜜腹劍,忘恩負義的方小侯爺,可謂全無半分好感。他嘿聲冷哼,把虎嘯寶刀收起,淡淡道:「傷心小箭豈是如此簡單?元十三限最厲害的一箭,根本還未發出。若剛才他動用的不是青色箭矢,而是那枝紅色箭矢,究竟鹿死誰手,那可難說得很了。更不用說,在陳某趕到之前,元十三限已經連戰了王爺和楚兄兩大高手。這一戰,陳某勝之不武。什麼天下第一,小侯爺說笑了。」

方應看目光閃爍,微笑道:「哦,勝之不武?呵呵,好!陳兄行事一派光明磊落,這份武者風範,當真教小弟佩服得很啊。想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陳兄才故意方元十三限和他幾名徒弟一條生路,不下殺手。為的,就是他日能讓雙方在萬全狀態下,再決一生死,對否?」

說話口吻,似在讚歎。實質內里暗懷深意,欲挑動聽者心中之刺。這等伎倆,瞞不過陳勝的日月雙瞳。他冷哼一聲,道:「方應看,想說什麼,就直接點。遮遮掩掩,曲曲折折,別人會聽不明白的。」

方應看哈哈一笑,道:「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知者不會不知,不知者不知便不知了。如此而已。陳兄,咱們還是趕緊去看看王爺的情況吧。」

「不用看本王,本王還撐得住。」左武王早已坐起,只是在旁邊默默運功療傷。他睜開眼睛,凝聲嘆息道:「想不到傷心小箭竟然比傳說中的更加厲害。更想不到元十三限那瘋子,一旦發起瘋上來竟如此可怕。嘿,是本王失算了。不過,他威風也只能威風這一次而已。這次領教過傷心小箭的威力,下次再遇,本王自有法門可以剋制他。逃跑了?嘿嘿,逃跑了也好。否則的話,本王如何有機會報這一箭之仇?」

方應看微笑道:「下次?等到下次的時候,王爺就不再是王爺,而是太上皇了。太上皇要對付一名叛逆欽犯,又何須親自出手?只須一道聖旨下來,江湖中多的是能人異士,趕著上來替太上皇做事呢。」

左武王心情大好,大笑道:「好,好,說得好!」笑聲未歇,突然面色一變,隨之咳嗽連連,張口嘔出大口鮮血。可見剛才和元十三限的一戰,左武王傷勢非輕。那邊廂,同樣已經調息完畢,替自己簡單包紮了一下,收拾乾淨的絕滅王大步走過來,神色關切而緊張,叫道:「王爺,你怎樣了?」上前就欲攙扶。

左武王右手撫胸,微微擺手,道:「無需緊張,小問題而已。相玉,你去收拾殘局。有仍不願降者,殺!」說話之間,他神色肅然,顯得殺氣森森。絕滅王見狀,唯有嘆口氣,起身前往收拾殘局。方應看也一起跟著去了。

陳勝卻未跟隨前往。他隨手取出兩個小藥瓶。一個是內服傷葯白雲熊膽丸,一個是外敷所用的天香斷續膠。兩樣都是《笑傲江湖》世界里,恆山派的療傷聖葯。陳勝拔開藥瓶木塞,道:「王爺,陳某這裡有些葯,倒亦不乏靈驗。王爺假如不嫌棄,不如試著用一用?」

左武王隨手接過,連半分猶豫也沒有,直接就吞服了兩顆白雲熊膽丸,然後又把天香斷續膠抹在雙手之上,把剛被傷心小箭所洞穿的傷口厚厚抹了一層。常言道得好,十指痛歸心。左武王雙掌受傷,其痛可想而知。好在那傷口還算乾淨平整,料來只要休養一段時日,便能自然痊癒。

左武王一面敷藥服藥,一面皺眉問道:「陳兄弟,你不是去追趕關七那個瘋子了嗎?怎麼忽然又回來了?關七呢?還有,剛才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他手中再次多出了一塊令牌,輕輕晃了晃!

東方無敵頓時好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因為那塊令牌他認識,那是他東方家的令牌,這是自己的侄子東方劍的令牌!

「前輩,我們的交易還沒完成,您急什麼!」

「好吧!本皇今天認栽了!這個東西足夠換取我侄兒的性命。」東方無敵覺得自己被打擊壞了,一個小小的血海神胎境的小老鼠,竟然如此逆天。

活捉火可以解釋為火兒沒有戰鬥經驗,可是竟然還活捉了自己的侄子,要知道自己的侄子可是在萬殺界連續戰勝了十八名同階天才,其戰鬥經驗豐富無比。

東方無敵將一朵散發著無盡冰寒之氣的湛藍色冰焰擒在手中。

「這是一朵誕生於混沌之地的先天冰焰,其價值堪比半件先天靈寶,足以抵得住我侄子的性命了。」

「先天冰焰!」雷凡瞳孔一縮,不禁接過來。

「這真是先天冰焰!」黑豬小眼珠死死盯著這朵彷彿冰雕玉琢的晶瑩花朵,「真是美麗啊!」

「哦!好涼!」

只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冰寒由手掌傳遞到全身各個部位,幾乎要將自己凍成一坨冰塊,不過手腕上的小七卻發出一陣歡快的意識,彷彿是見到了非常美味的食物。

「哼!給我融化!」

雷凡微微催動七寶琉璃火,將冰寒之氣化解。

「好!不錯的東西!」雷凡不客氣的收起,再次一甩手將劍之奧義四溢的少年送了出來。

少年此時只穿一條褲衩,再也沒有了那種俾睨天下的威勢,他一看到東方無敵,頓時腦袋就垂了下去。

「叔叔……」

「不要說了,現在你和火兒一起進入我的世界中。」東方無敵的身後一道虛空大門張開,一個冰雪世界的角落露在眾人眼前。

三人緩步走入了世界當中,不過最後東方無敵的耳中還是傳來了侄子的話,「叔叔,除了寧寒和狄松子外,我們一同前來的十二人,全都落在了這個傢伙手中,他很強!叔叔您一定要殺死他,否則日後定成大患!」

東方無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在他悠久的生命當中,像雷凡這麼恐怖的天才也不過遇到了三兩個,他們每一個都擁有大氣運。

最後無一不走上整個世界的巔峰,如他們光輝大世界的梵天,蠻荒大世界的天野,等寥寥幾人。

現在眼前少年如此驚世絕艷,若是不殺死日後定然會成為大患。

他的眼神逐漸變的凌厲起來,全身殺機隱現,體內的力量奔騰翻湧。

「小子,我們乾脆打開天窗說亮話,將你抓住的所有人一同放出來,我給你一枚墟界令牌!」東方無敵的手中出現一枚古樸令牌。

東方無敵心中冷笑,只要你放了他們,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了,我不信藏在你身後的強者能及時救下你。

「墟界令牌?」這個東西雷凡從來沒聽說過。

「答應他!」猴子聲音明顯有些激動,看來這枚令牌的價值不同凡響,猴子隨即興奮起來,「看樣子我要出場了!若是他的實力在削弱幾分,我便有信心能留下他了,可惜可惜!」

「我答應了!不過我要先將令牌拿到手。」雷凡伸手,他現在異常興奮,他想看看一會對方看到猴子出場之後的挫敗模樣。

「拿去!」東方無敵冷笑連連,他不相信雷凡能逃出自己的五指山。

雷凡接過墟界令牌,直接塞進了雷霆世界中,然後揮手將七個剝得光溜溜的少年丟了出來。

「前輩,這些傢伙還給你了!」

「喂,雷凡!你確定有后招?」黑豬看著東方無敵的臉色,他知道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

「放心!」雷凡給了黑豬一個放心的眼神。

黑豬依舊惴惴不安,他覺得雷凡很不靠譜,自己會不會被這小子坑死啊!

看著雷凡依舊施施然站在原地,安慰那頭豬。

東方無敵有些不理解了,這小子莫不是傻了,他現在還有什麼依仗,就不怕自己揮手將其拿下?

這些少年各個垂頭喪氣,這人都丟到外面大世界來了。

「行了!一次的失敗並不算什麼,也好打磨下你們的銳氣,日後也能擁有更好的心態面前比你們強大的存在。」東方無敵還能說什麼,只能連敲帶打的安慰一通,然後將它們送進了自己的世界當中休養。

「小子我不管你有什麼依仗,今天都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東方無敵冷幽幽的目光掃視著雷凡,神魂之力瘋狂延伸,根本就沒有發現有其他強者在四周埋伏。

他心中不由疑惑起來,探查不到有兩個原因,一個十遠比自己強大,一個就根本不存在。

遠比自己強大的人根本不會這樣磨磨唧唧,直接出來鎮壓自己就行了,所以這個小子的依仗並不是一位強者。

或許是一枚遁符,一件強大寶物,還是……

「是嗎?前輩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否則一會你想要逃走,還要耗費大量精血,這樣的話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啊!」雷凡絲毫不為所動,反而開始好心的勸慰對方。

眼前這個世界級大能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精血,其修為百不存一,雖然可以輕易的斬殺自己,

可是在雷神之塔的神威之下也只能乖乖逃走。

「小子給我拿來吧!」東方無敵看著雷凡風輕雲淡的表情,張手便朝雷凡抓了過去,世界級的強大氣勢當頭鎮壓而下,整片空間都被凍結。

站在雷凡身後的黑豬臉色頓時一片煞白,它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大手朝雷凡抓來,甚至都生不出一絲反抗的心思,只是將腦袋深深的埋下去。

「哎!何必那!」雷凡面對對方無可匹敵的一抓,只是搖了搖頭。

「小子死到臨頭還裝模作樣!」東方無敵絲毫沒有感覺到對方有什麼後手,嘴角逐漸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他的手指下一刻就要觸及到雷凡。

「什麼!這是……」

東方無敵嘴角的笑容還未斂去,就看到一座巍峨高塔虛影從雷凡的身後衝天而起。

塔身電光纏繞,一頭頭電龍與電鳳在塔身上盤繞長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