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上官閉月點頭,暗嘆這光頭有些眼力,這裡除了少數的即將半隻腳踏入了大道器行列的聖器之外,那隻巨錘是其中最珍貴的兵器之一了。

器靈本身不能催動本體的道紋等,因此殺傷力有限,就好比於修士對道的領悟不同,天道鏡的實力只能領悟初步的道紋,神道高手已經能夠系統的將諸多道紋隨意的排列組合,從而形成一個個威力奇大的秘術等。

而到了聖級,那是真正的領悟了道的本質,伴道而生,可以領悟一條完整的大道,並且藉助大道的力量,因此諸多生靈面對聖級高手就如同面對天地般,若螻蟻面對諸神,那是天地的壓制,聖級之下皆為螻蟻。

但是,即便如此,諸如那頭紫色麒麟杖,半隻腳踏入了大道器的行列,幾乎要超脫出來了,隨意的攻擊都超越一名普通的天人境強者,而一旦成為大道器,即便是沒有至強者去催動,能夠發揮的威力也足以毀天滅地。

當然了,如此一來,器靈也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他需要經過長年累月的吸取天地元氣貯存起來,關鍵時刻催動道紋等殺敵。

若是所貯存的天地元氣都消耗殆盡,則又會被打回原形。

「嗡」「嗡」「嗡」

突然,整個山坳都開始震顫起來,好似有某種令人心悸的氣息在擴散開,這種氣息一釋放出來,瞬間讓整個山坳都寧靜了起來。

之前有各個聖器器靈在嘶吼,恐懼的咆哮,但是現在,隨著空間的隆隆震顫,所有的器靈竟然在瞬間都安靜了下來,好似危機已經解除了般。

「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有種心悸,說不上是什麼,源自於靈魂深處,感覺自身生命之火開始搖曳,似乎自己隨時都會死去,或者說失去生命力。」

「我也有同感,那種顫音,聽著想讓人睡覺,啊嗚,好睏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種感覺很不對勁啊!」

若是一人如此也就罷了,可是隨著空間的顫動越來越明顯,幾人接二連三的出現相似的癥狀這就有些不一般了。

「你們怎麼了?」

眼看著所有人都有些萎靡不振的樣子,噬不由眨巴眨巴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個死變態,難道你沒感覺到么?」

上官閉月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著,指著噬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無語的問道。

「靠,你才是變態,怎麼說話呢?我沒什麼感覺啊,我們還是先進入那通道再說吧,我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似乎接下來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噬雙翼稍微一震,謹記著包裹了狀態不佳的幾人,瞬間沒入了時空同道內。

通道內靜悄悄,顯然,那幾名聖級的高手都飛也似的逃跑了,往前看去,根本就看不到那幾名聖級高手的影子。

「我靠,還他媽高手呢,我呸!」

無良道士此刻有些嘚瑟,好像對聖級的生靈有偏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詆毀他們了。

「你們趕緊死吧,你們不死道爺我怎麼挖你們的墓去?」

噬原先還好奇,可是聽這無良道士如此一說,總算是明白了這傢伙究竟是為什麼那麼看著聖級的生靈不爽了。

搞了半天,是在惦記著人家的墓地!

「那種感覺消失了!」

柳葉皺了皺眉頭,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噬之後,這才長出一口氣說道。

「快看,有天河垂掛!」

就在此時,上官閉月突然瞪大了雙眼指著遠處喊道。

眾人就在時空同道的出口旁,一進入這一通道,之前的氣息便消失不見了,可是卻又見到一掛黑色的河流也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好似將天穹都給遮籠了。

「天啊,這是什麼水?竟然將化道的光雨給澆滅了!」

上官閉月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震驚的喊道。

「這可是化道之光,傳聞世間就連至尊也不能完全抵抗化道的力量,除非是這天地間同樣不可理解的某種極為陰寒的物質,比如說,玄元重水!」

柳葉畢竟也是至尊後人,對於天地間諸多奇異之物了解的很多,此刻眼神中滿是駭然之色的看著遠處說道。

「玄元重水?傳聞中天地初開之時產生的最本源的物質之一的。。玄元重水?」

霍老二一愣,而後吃驚的看著柳葉愣神道。 混沌有無,有神雷炸響,天地初開,即定陰陽,地有骨,化為高山,天有血,成就江河,山為脊樑,定鼎天地,讓上下不和,左右不現,江河為脈絡,讓五行有序,滋養萬物,誕生萬靈。←

而所謂的玄元重水便是天地間一切江河湖海的最本源源泉之一,只是,隨著經歷了神話之前,神話時期,神話之後的萬古歲月等,這等天地初開便有的神物早已不見蹤影了。

但是此刻,眾人抬頭所見,竟然是如同瀑布般的玄元重水,這著實驚呆了所有人。

「這是至尊級的神物,即便是至尊也是很難搜尋,其價值不下於各類神金仙金,是至尊專屬的東西,若能煉化,只需要一滴就能鎮壓一名神道高手。」

柳葉眼中閃爍著驚駭的目光,看著滿天的玄元重水感嘆道。

「什麼?竟然是這樣的好東西?」

噬以及無良道士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同樣的口角帶著口水,讓兩人都著實尷尬了一番。

「你們兩個想都不用想,所見的玄元重水都已經被人煉化過了,準確的來說,這就是一件兵器,甚至堪比至尊器的兵器,難道說這個兵府之中實際上存在著四件至尊器?」

柳葉似乎知道這二人在打什麼主意,但是經過他的觀察,這些玄元重水的天幕乃是早已被煉化的景象,於是趕緊提醒道。

「應該不會,這些玄元重水只是被初步的煉化過,而並非被至尊煉製成了至尊器,至於其終極的作用,那就不得而知了。」

「用玄元重水來澆滅化道的光雨。。。實在是太奢侈了,化道的力量雖然說不可逆,但是也並非不可控的,比如之前籠罩著兵器所鑄就的矮山的陣法,就完美的將化道光雨都給囊括在了其中!」

上官閉月突然插嘴,她見識過真正的至尊器,即便不催動,其所發出的氣息也如面神魔,光是看著就感覺神魂都在顫慄。

那是一種生命本質上的敬畏,是低等級生命面對高等級生命的壓力,而顯然,面前的玄元重水汪洋,並不是她所了解的至尊器。

「這兵府的水太深了,這不老神殿的水太深了!」

無良道士撇嘴,發出了深深的感嘆道。

「快看!化道光雨熄滅了!」

霍老二驚呼,指著前方驚訝的叫出了聲!

其實不用他驚叫,眾人也早已經看到,甚至早已經預料到,這可是開天之初所誕生的神物,本身至陰至寒,對付化道的光雨自然不是問題。

每一滴玄元重水,論價值都相當於一株三級的神葯,這還是比較保守的說法,由此可知,如此多的重水所代表的意義究竟是有多大。

只是可惜,世上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能夠直接利用玄元重水來修行的,即便是神道高手也不敢用肉身直接觸摸這種神物,因為其所帶的寒氣能夠將神道高手的神魂都給凍裂。

每一滴玄元重水都帶有恐怖的重量,冷到骨子裡的氣息,所過之處,那光雨如冰雪般消融,直接被氣化了,完全消失不見。

而此刻,如江河的玄元重水籠罩下來,瞬間就將整個山坳都給籠罩了進去,讓此處的空間都是一陣暗淡,那整座由兵器所鑄成的矮山更是發出陣陣蒸汽。

好似真的是燒紅了的鐵塊遇到了冷水。

不過,相對於如江河般廣闊的玄元重水來說,那完全由聖級兵器碎片組成的矮山就太過渺小了,很快,所有的化道光雨便都消失無蹤了。

「江河水倒流!」

而後,又是震驚的一幕發生了,高空中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裂縫,裡面電閃雷鳴,好似開天闢地之初,每一道閃電都是神雷,可輕易劈死一名神道高手。

更是有混沌氣想要淌落下來,而且其中憑空產生了莫大的吸力,玄元重水在瞬間就被那巨大裂縫給完全的吞沒了進去。

「我。。。怎麼好像看到了一個口袋!」

噬歪著腦袋,看著天空中的那道裂縫,而後再結合整個布局來看,突然有種特別的感覺籠罩心頭。

「記得以前在我們小鎮上,劉奶奶家裡的麻布口袋就是這個樣子的!」

眾人正要驚奇,結果被噬一句話打落在地,尼瑪,劉奶奶家的麻布口袋?虧你想的出來。

「怎麼辦?」

當一切都塵埃落定,天上的『口袋』也合上了,周圍再次煥發出自己等人剛進來時的場景,看著眼前毫無二樣的景象,霍老二呆愣的問道。

「什麼怎麼辦?我們趕緊上啊,看來之前我們的猜測沒錯,方才的一幕必定是輪迴至尊所留下的信物造成的,這是在為我們清場啊!」

無良道士激動起來,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化道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而今有玄元重水出世,將那些化道光雨都給淹沒了,前路沒有了威脅,還有什麼好怕的?

「奇怪!剛剛那裂縫真的像是一個口袋!」

見沒人搭理自己,噬大聲喊叫了起來,結果所有人都是滿頭的黑線。

「懶得理你!我們走嘍,本女尊要去收服至尊器,而後鎮壓萬惡的魔王,掃平天下所有天才!」

上官閉月小臉一揚,而後腳下道紋閃爍,當先一步飛了出去,其餘人則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而只有噬滿頭的黑線。

「臭丫頭,又欠揍了。。。」

噬暗自嘟囔著,這丫頭記吃不記打,這一會又想要鎮壓自己了,看來還是得找個機會好好教訓教訓她才行!

「我們走!」

柳葉好笑的看了一眼噬,而後招呼眾人一生,也是邁步而去,朝著那矮山飛去!

「各位老大,我們要走了,你們有沒有主動跟隨本至尊的?包你將來吃香的喝辣的!讓天下人敬仰!」

噬這個自來熟,忘記之前數十聖器圍攻他的場景了,兀自對著不遠處聚集在一起的數百聖器打著招呼,更是心中存了收服聖器的念頭。

然而,讓噬有些發飆的是,隨著他的話音喊完,結果所有聖器器靈都第一時間縮回了聖器本體內,對噬來了個無視!

這讓身旁光頭還有霍老二差點笑出聲來,不過想起噬的恐怖,這二人趕緊竄了出去,只當做方才的一幕沒有見到過。

「奶奶的,有什麼大不了的,小爺我已經收服了一件了,那是一件長弓,叫做聖殤無極有沒有,比你們這些大佬強多了,哼哼!」

噬有些不服氣的看著不遠處數十的聖器嘰嘰歪歪,而後也是羽翼一展,再次返回之前聖器殘片堆起的矮山前。

「呼!」

所有人聚集在矮山山腳下,全都長出了一口氣。

這太驚人了,每一塊碎片上都帶有各種奇異的紋路,所有人包括噬還有柳葉等,都不能弄懂上面紋路的意思。

那是聖道的道紋,早就已經超出了凡人所能認識的範圍,雖然早已失去了聖道的威能,但也不是噬等人所能夠理解的。

「這簡直就是聖器的墳墓,實在太可惜,很難想象這裡面究竟是埋藏有多少的聖器碎片,太驚人了!」

「長刀,利劍,長槍長鞭等,幾乎囊括了所有我們能夠想象的兵器樣式,其中不乏半步大道器的超級兵刃,但是依然成為碎片,躺落矮山上!」

所有人驚嘆,這些兵器早就已經失去了本應由的神性,而且經過這許多年的沉澱,早已如同凡鐵般,只是,它們本身的材質極為特殊,即便是廢掉了,也依然選擇化道而終,這是屬於它們的驕傲。

「嗯?」

噬撿起一塊巴掌大的碎片,應該是一件闊刀上的殘片,其中竟然還有一縷微弱的神性精華沒有流失。

下一刻,自身上百處穴竅自行運轉了起來,幾乎是在瞬間,就將那殘片上的最後一縷神性精華給吸收掉了。

最後化成一道比髮絲還要纖細百倍的細膩紋路烙印在了噬的本源之力內。

「厲害,不愧是聖道,感覺就這樣一瞬間,我的本源之力威力起碼加強了一成!」

噬驚嘆的自語,而後心中興奮了起來,開始仔細搜尋,這裡的殘片堆積成了矮山,必定還有許多類似的殘片,起碼也會蘊含著聖道的一縷神性。

若是能都被自己吸收,那豈不是自身實力又會增強許多許多?

其實,天道鏡修士所修成的真元在本質上就是烙印天地大道的氣息在內,領悟的道紋越多,烙印在真元上的道則越強大,而爆發出了威力也更會強到不可想象。

若是能夠將這許多聖道的精華都給吸收掉,那豈不是有希望直接跨國天道鏡,從而邁入新的天地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