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上官玉兒離開之後,這裡只剩下上官行風。

「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上官行風喃喃自語,眼神中有些不解,不過最後他還是進去了,他想要看看汰有何意圖。

與此同時,正在葯園子里採藥的伊天奇和羅雨欣已經發現陣法被破了,兩人雖然有些捨不得那一大片不曾採摘的靈藥,可兩人都知道一旦被人發現他們捷足先登了,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必須先找個地方藏身。

葯圃太容易招引外面那些人了,所以他們不敢停留在葯圃里。

伊天奇沒有時間查看羅雨欣到底採摘了些什麼藥材,所以他將羅雨欣採摘的葯一股腦的放進了自己的乾坤戒里,而後便帶著羅雨欣匆匆的朝里走去。

可當他們路過名為『蒸乾坤』的膳食堂的時候,羅雨欣突然停住了腳步,神色變得有些怪異了起來。

伊天奇有些不解,「怎麼啦?」

羅雨欣似乎有些尷尬的低聲道:「我突然感覺渾身痒痒的,特別不舒服,好像……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體內亂竄」。

「不會是採藥的時候碰了什麼毒~葯吧?」伊天奇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有啊,我採摘的都是些沒有毒的葯啊,而那些我不認識的藥材我都是用靈力包裹住了手之後採摘的」,羅雨欣也滿是疑惑,因為她做的已經十分小心了,自我感覺沒有碰上什麼毒~葯。

「哪裡癢?讓我看看」,伊天奇不放心的道。

羅雨欣聞言,伸出雙手,微微挽起袖子,道:「手很癢,手臂也癢」。

伊天奇看了兩眼,可手臂完全正常,潔白如雪,沒有一絲異樣,伊天奇有些怪異的瞟了一眼羅雨欣,可羅雨欣根本不像是在撒謊,而且她也不是一個愛撒謊的人啊?

「除了雙手之外,還有哪裡癢?讓我看看」

羅雨欣聞言,小臉微紅,指了指自己胸脯和後背以及大腿各處,低聲道:「身上各處都很癢」。

「算了,先找個隱蔽的地方再說」,伊天奇也有些尷尬,人家說身體各處癢,總不可能將人家身體各處看個遍吧。

蒸乾坤後面就是紫竹林,龐大如海,林風颯颯,伊天奇一看便知這裡存在著一座天然的迷幻陣法,不熟悉五行八卦之力的人,進入其中之後,神識會消失,很容易迷失自我,永遠走不出去,不過伊天奇身為陣符師,自然懂得五行八卦之力,所以無懼這些。

伊天奇連忙帶著羅雨欣進入其中,深入了約莫二十來分鐘之後,伊天奇才發現一個天然的密洞,於是兩人便藏在了這個密洞內,封了洞口。

當伊天奇封好洞口之後,才發現此時的羅雨欣臉色已經蒼白如雪了,整個人都似乎沒了精氣神。

伊天奇大驚,這才確定羅雨欣遇到大的麻煩了。

而羅雨欣此時則不停的在身上、手上撓癢,似乎極癢。

「讓我看看」,伊天奇重新握住羅雨欣的手,掀起衣袖,此時卻看到她的手臂不再是潔白如雪,而是道道血痕,而在血痕之下,竟然有一股股的紫紅色血包!

「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血包?」伊天奇大驚,從蒸乾坤到這裡也不過耗費了半個鐘頭而已,可在這半個鐘頭內,羅雨欣的手臂上竟然多了這麼多血包,看著都瘮人!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羅雨欣也滿臉驚容,愛美本是女孩子的天性,可眼下看到自己手臂上多了這麼多血包,毛骨悚然,羅雨欣怎能不害怕?

伊天奇細心觀察,發現這些血包全都是出現在經脈周圍位置,眉頭一皺,而後問道:「你身上也有血包嗎?」

羅雨欣感覺到身上有一個個的小包似得,不由得點了點頭。

此時,伊天奇顧及不了這麼多了,「你把衣服脫了」。

羅雨欣聞言,雖然有些羞澀,可還是照做了。

衣衫落地,露出一段曲美的身材,可若近身一看,卻再也起不了一絲美的感嘆!因為此時的羅雨欣渾身上下全都長滿的小血包,而且這些小血包有紋路,全都生長在經脈旁邊。

羅雨欣低頭看見自己的身體變成了這樣,更是惶恐不已,嚇得身體發顫。

「沒事」,伊天奇輕輕摸了一下羅雨欣的小臉,安慰了一聲,可伊天奇卻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羅雨欣的側臉上也開始長小血包了!

伊天奇從乾坤戒里取出一個小刀,將羅雨欣的手臂上的一個血泡輕輕挑破,頓時之間,鮮血直流,待到血流出之後,破口處露出一段沾滿鮮血的、細細的尖東西。

伊天奇神色一凝,而後飛快的從乾坤戒中~將之前羅雨欣遞過來的靈藥翻了一個遍,當伊天奇看到這一大堆藥材里躺著一株血紅色的、猶如豬籠草形狀而頂端生著一顆藍色花朵的藥材時,臉頰都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羅雨欣見到伊天奇的目光緊緊盯著那株奇異的藥材,神色無比的凝重,不由得問道:「天奇哥哥,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半響,伊天奇才悵然一息,指著眼前這株奇異的藥材,道:「這是嗜血天藍!」

「嗜血天藍?」羅雨欣搖了搖腦袋,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你當然不認識,因為它是天靈大陸里的一種禁忌之葯!是不允許種植的」,伊天奇如實說道。

「禁忌之葯?」羅雨欣從小生活在天靈學院,而天靈學院是三大聖地之一,她怎能不熟悉禁忌之葯這四個字代表的是什麼呢!

凡是沾上了禁忌之葯四個字的東西,無一例外都十分可怕!

羅雨欣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會觸碰到這些東西!

伊天奇更是納悶,為什麼禁忌之葯會出現在這裡?

「我……我明明是用靈力包裹雙手之後才採摘的啊」,羅雨欣忽然害怕了起來,她害怕自己剛有勇氣得到自己的幸福時上天就要狠心的奪走她的一切。

「你聽說過蒲魔樹嗎?」伊天奇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神色暗淡,情緒低沉的反問一聲。

羅雨欣聞言,點了點頭,她曾看過一些極為古老的書札,上面有提到過蒲魔樹,傳聞在荒古的時候,天地間曾有一個植物種族曾稱霸大陸,那個種族就叫做蒲魔樹種族!傳聞蒲魔樹的種子猶如蒲公英,隨意灑落,只要落到生靈身體上,便會在生靈的身體上生根發芽,寄生在生靈體內,最後徹底的將生靈吞噬掉,成為自己的養料。

「其實嗜血天藍就是蒲魔樹的後代異種,它是通過孢子入侵生物體的,就算你用靈力包裹也沒用,它的孢子可以穿透你的靈力保護層,只不過它的生存能力沒有蒲魔樹這麼強,一旦宿主死了,它也會死,當然,它也可以生長在一些極為特殊的土地上,只是生長條件太苛刻了」。

伊天奇盯著羅雨欣,問道:「你採摘的這顆嗜血天藍生長在什麼樣的地方?」

羅雨欣神色微顫,似乎還有些驚恐未定,「我記得……那是一片赤紅色的土地,周圍三四米範圍內都沒有一株藥材,只有它生在在那裡,當時我看它看的花好看,所以被它吸引了過去」。

「凰血土!」伊天奇已經明了了,嗜血天藍想要在土地上生長,條件極為苛刻,而凰血土是最佳的泥土之一。

「嗜血天藍」

「嗜血天藍……」

伊天奇喃喃了幾句,腦海里一直在想化解的辦法,可最後依舊束手無策!

伊天奇突然感覺到一股無比的恐慌,不由得突然大怒起來。

「我不是說了你認識的藥材不要輕易採摘嗎!你為什麼老是不聽話?」

羅雨欣從未見到過伊天奇生這麼大的氣,不過此時的羅雨欣反而有些平靜了下來,因為她感知到了,伊天奇越是生氣,說明越在乎她,當然,她也明白,這也代表著她生存的希望越渺茫……

ps:恢復上午十點更新…… 第五百三十章希望渺茫

因為想不出辦法,生出的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伊天奇從未如此悸動,惶恐讓伊天奇心中無比自責,最終只能通過怒火來發現,可對著羅雨欣一陣怒吼之後,伊天奇卻又一屁股坐在旁邊,出奇的平靜,只是目光有些獃滯。

自始至終,羅雨欣不曾說一句話,任由伊天奇責罵,伊天奇的責罵反而讓她越來越寧靜,之前的恐慌一掃而空,心中生出一種別樣的感覺,感覺似乎沒有白活過,至少在臨死之際,有人疼,有人愛,有人挂念,有人擔憂。

羅雨欣盯著那個被伊天奇用刀挑破的血包,裡面的尖芽慢慢長大,開始散葉,猶如一顆小樹苗一般,許久,羅雨欣方才平靜的道:「天奇哥哥,你不用太在意了,生死有命」。

很詭異,臨死者在安慰身邊的人,這是一種超脫生死的淡定。

本來目光還有些離散的伊天奇卻突然目光一聚,重拾了自信,拉起羅雨欣的手,目光堅定的道:「我不會讓你死的」。

四目相視,羅雨欣彷彿也受到了伊天奇的感染,重重的點了點頭,再次重拾求生的**。

伊天奇的內心只有六個字:不拋棄不放棄!

一股淡青色的火焰從伊天奇的手裡升起,這是兩極靈焰,是伊天奇爆發力最強的能量。

伊天奇直接從那個已經長出來的小葉上割下一小片。

羅雨欣見狀,艱難的吐出幾個字,「天奇哥哥,你別碰啊,說不準會傳染到你……」

不過伊天奇卻搖了搖頭,示意她別說話。

此時的羅雨欣,身上的血包開始自動破裂了,一顆顆小芽從血肉中冒出來,一個靚麗的美人已然變成了嗜血天藍的養料,羅雨欣的生命也變得越來越虛弱……

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些植株就會產生孢子,到時候救治者都會真正被感染。

此時,時間就是金錢!

伊天奇必須在必須搶在嗜血天藍奪走羅雨欣生命之前想出破解的辦法!

滋滋!

小葉片碰觸到伊天奇手裡的淡青色火焰時,竟然被焚燒殆盡了,產生出了一股奇異的香味。

伊天奇稍稍一聞,便覺得整個人都精神氣爽了許多,似乎有一種補充體能的功效。

「看來這傳聞中的五行法訣之一的《幽龍訣》果然不一般,竟然可以焚盡嗜血天藍!」伊天奇大喜過望。

《幽龍訣》與《鳳凰訣》乃天地之間,火屬性的本命法訣,是萬火之祖,異火之源!可焚盡諸天,只是伊天奇實力過低,無法真正發揮出《幽龍訣》的威力來罷了,但焚盡一些嗜血天藍,現在的伊天奇還是可以做到的。

伊天奇連忙與羅雨欣掌心相對,輸出一股兩極靈焰到羅雨欣的體內。

伊天奇心想只要控制兩極靈焰將羅雨欣體內的嗜血天藍焚盡,那麼羅雨欣不就得救了?

不過伊天奇的想法雖好,可當他的兩極靈焰剛控制進入到羅雨欣的體內,便猶如脫韁之馬,到處亂竄,伊天奇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完全操控住進入羅雨欣身體內的兩極靈焰,雖然確實是將一些嗜血天藍焚燒掉了,可羅雨欣的經絡脈也受到了兩極靈焰的攻擊,羅雨欣的軀體本能的對兩極靈焰產生了排斥。

而羅雨欣也疼的差點暈過去。

不到一分鐘,伊天奇便額頭冒汗,為了盡量控制兩極靈焰不傷著羅雨欣,在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伊天奇幾乎掏光了自己體內的一大半靈力!可療效甚微。

為什麼會這樣!伊天奇內心無比自責,明明兩極靈焰可以焚盡這些嗜血天藍,可卻因為自己的實力不濟,無法完全操控進入羅雨欣身體內的兩極靈焰,導致唯一的希望破滅。

此刻,伊天奇無比痛恨自己,忍不住一拳狠狠的砸在石牆上,一個巨大的拳坑浮現,伴隨著一滴滴鮮血流淌。

「天奇哥哥,別這樣」,羅雨欣蒼白如雪,連講句話都有些困難了,可她不忍伊天奇自責,不忍他傷害自己。

「要是我的實力在強一些,你就不會有事了,可我現在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受苦卻什麼都做不了!」又是一拳,鮮血淋淋,可伊天奇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以往,就算在真正的死亡面前,伊天奇都不曾流過一滴淚,可現在,卻眼角含淚。

「生死有命,天奇哥哥,這不是你的錯,只怪雨欣命不好」,羅雨欣強撐著身子,不希望伊天奇自責,只希望他以後能夠快樂的活著。

「不過我也有感謝老天,能夠遇到天奇哥哥,雨欣已經知足了」,最後,羅雨欣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可眼神卻漸漸暗淡了下去……

羅雨欣的每一句話猶如一把利刃,深深的刺進了伊天奇的內心。

真正的悲痛,莫過於近在咫尺的希望,可就因為自己的實力不濟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流失。

真正的心碎,莫過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親的人在飽受痛苦中慢慢逝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不!還有希望!」伊天奇突然想起小夜!

是的,小夜就是希望!

可如今羅雨欣已經有些意識模糊了,似乎沒了一絲精氣神,伊天奇連忙將一些補氣充靈的丹藥送入到羅雨欣口中,讓她服下。

服用這些丹藥之後,羅雨欣的雙眼方才重新有些光彩,恢復了一些體力,不過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一絲體力也會被體內的嗜血天藍吞噬精光。

「天奇哥哥,你這又是何必呢」,羅雨欣內心苦笑,覺得伊天奇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勞罷了。

「我讓你見一個人,她一定有辦法救你的」,伊天奇無比認真的道。

這不是最後的安慰,而是真正的希望,伊天奇希望羅雨欣相信他,堅持住!

羅雨欣看到伊天奇那無比認真的眼神,最終忍不住點了點頭,似乎伊天奇就是她的力量源泉,甚至羅雨欣覺得伊天奇就是奇迹的創造者。

伊天奇見羅雨欣沒有放棄自己,方才放心下來,取出紫金龍鼎,而後進入到了紫金龍鼎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