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上午的時候墨氏集團的股票幾乎跌停,然後下午一開盤就開始直線穩健上升,直至飆紅。

「墨靖堯,你白天忙着處理股價了?」看到這個熱搜,想到墨氏集團的股價,就上午那麼一跌,那至少是幾百億呀,所以,她終於明白他說的他忙是真的忙了。

。 【完成觸發任務】

【獎勵:積分+50萬,經驗+15萬,青銅寶箱×1】

苗家寨一行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潘閑完成觸發任務,也沒必要留下來,理所應當享受靠山寨的招待,昨晚山匪襲擊村寨,可是犧牲了不少村民,差不多接近四十人。

至少有三十個家庭受到影響,家裏頂樑柱沒了,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親,整個村寨都瀰漫着一股哀傷的情緒。

潘閑不太適應這種氣氛,正準備告辭離開,老村長安排好手頭上的事務,領着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走了過來。

柳眉杏眼,瓊鼻高挑,長相着實不賴,差不多有菲兒的七成,在這樣一個小村寨,倒也算的上是位美人。

小姑娘可能有些緊張,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着,白皙的肌膚透著淡淡粉紅,微低着頭。

「潘公子,自古文人劍客身邊,多有紅袖相伴,老朽見您孤身一人,雲遊的路上,未免有些孤單……」說到這,老村長捋了捋鬍鬚,直言道:「這是阿蠻,我們村最水靈的姑娘,她是個可憐人啊!前些年娘親病逝,昨晚父親也死了,家中就剩下她一人。」

「您若是看得上,不如帶在身邊,留作使喚丫鬟,將來……」

「打住打住!」

潘閑連忙打斷道:「村長,您老的好意,我心領了,丫鬟就算了。阿蠻,你也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就是獨來獨往自在慣了,而且九州的大環境,你們也清楚,山裏有異獸,身邊帶個丫鬟,容易影響行動。」

「潘公子,阿蠻不是城裏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頭,她的射擊能力不錯,留在身邊,多少能幫上您一些事,歇腳的時候,還能幫您處理生活上的瑣事。」

老村長並沒有因為潘閑的拒絕而放棄,反而耐著性子勸說了起來。

如果潘閑真是這邊的俠客,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可他終究只是一個過客,不可能帶個丫鬟在身邊,阿蠻又不是寵物,可以收入寵物欄。

「公子,您是不是擔心我是被逼的?」

阿蠻怯生生的說道:「其實不是的,我是自願的,昨晚流雲幫馬爺殺了阿爸,而您殺了馬爺,替我阿爸報仇,阿蠻非常願意做您的使喚丫鬟,您想讓我做什麼都行。」

「……」

看着阿蠻玲瓏的身段,不可否認,潘閑有那麼一刻心動了。

不過還是那句話,自己只是過客,承受這樣的好意,只會害了阿蠻。

最終,他還是狠心拒絕了靠山寨的回報。

直播間里的上千萬觀眾,親眼見證潘閑不為美色所動,心中感慨萬分。

「這事換我可能還真拒絕不了。」

「閑哥就是閑哥,視美色如浮雲,我服了。」

「阿蠻身材正,五官也端正,帶在身邊挺不錯的……」

「阿蠻又不是獵人,或者戰寵,帶在身邊只會拖累自己,但凡有點理智,不被美色所迷,都會選擇拒絕。」

「話雖如此,可真當我們遇到這種事,不是誰都有這個魄力,拒絕送上門的美色。」

「閑哥是有大志向的人,區區美色,根本不可能動搖他……」

「其實阿蠻挺可憐的,父母沒了,閑哥又不能帶上她,未來就算嫁人了,也沒有娘家可以照料,遇到好男人還好說,可要是遇上花心的、或者沒有主見的男人,日子可就難受了。」

「只是沒家人,又不是沒親人,想那麼多幹嘛?」

「這倒也是……」

「說到可憐,我認為苗家寨的小花更可憐,被三癩子等人糟蹋,想找個好男人嫁了都難啊!」

「……」

……

午時。

潘閑享用了一頓豐盛午宴,向靠山寨幾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提出了辭別。

眾人皆是挽留,奈何潘閑去意已決,眾人無法勸說,紛紛起身相送。

很快。

一行人便來到了村寨門口。

此時,被流雲幫馬爺劈爛的木門,已經換上了新門,並且進行了加固,重量起碼是之前的兩倍,需要三個人一起用力才能拉開和關上。

雖然比較費力氣,但更具安全性。

就好比昨晚,如果他們的寨門安裝的厚實一些,讓馬爺多花點時間劈門,就不會死那麼多人。

亡羊補牢,未必過晚。

「潘公子,送君千里,終有一別,老朽就不多送了。」

老村長拱手說完,立馬就有人遞來一個包裹:「這裏面是我們所有村民的一點心意,還請您收下,祝您一路順風。」

潘閑連連推辭:「不行不行,我沒有收禮的習慣,您老還是快拿回去。」

「潘公子,裏面沒什麼貴重物品,就幾十兩紋銀和一些熟食,給您在路上吃……」

「老村長,這些東西我不能要。」

「潘公子……」

一再推辭,潘閑還是拒絕不了。

於是,他打開包裹,從十錠銀子中拿走一錠銀子。

九州的銀錠有一、二、三、五、十、二十、五十兩之分。

靠山寨底子不厚,銀錠都是五兩大小,十銀錠也就是五十兩,但卻是靠山寨公庫的幾成存款。

所以,潘閑沒有多要,只是象徵性拿走一些。

其他的,全部沒拿,包括食物。

看着愈行愈遠的身影,一名族老感嘆道:「潘公子真乃當之無愧的俠客,救人不求回報,還能拒絕美色,品行絕佳,未來必能名聲大噪,成為一代宗師,我們寨子什麼時候,才能出現這樣一位真龍啊!」

「別想了,還是想想如何應對流雲幫的報復吧!」

「……」

不知道是誰說了聲,導致現場氣氛,變得格外壓抑。

老村長意識到不妙,連忙出言安撫道:「大家都別擔心,潘公子嫉惡如仇,殺山匪毫不手軟,必然不會坐視不理,他定會去流雲山走一趟,替我們、乃至整個盤山縣,剷除流雲幫這顆毒瘤的。」

老村長這話還真不是信口胡來,而是根據潘閑的品行,得出的這麼一個結論。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潘閑確實有意剷除流雲幫,不過在此之前,得先去趟盤山縣,看看能不能觸發相關任務,將利益最大化。

昨晚鄭大腸跑去苗家寨求助,沒有觸發相關任務,潘閑可是很心疼的。

或許是因為流雲幫馬爺還不夠格。

不過,潘閑堅信流雲山大當家的,一定夠格,只要找到關鍵人物,觸發剿滅流雲幫的任務,那麼他的收益,必定成倍暴漲。 蟑螂王的自爆效果很明顯。但他並不知道,他所面對的是周陽,而不是宗人。

異能:土,元素概念系掌控側。

周陽完全可以藉此暫時性地平復這場塌方。

蟑螂王的死亡,確實有意義。

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銹。

任何一個世界,都不缺乏浴血奮鬥的先驅。

他們願用自己羸弱的身軀撐起後世的繁華與安寧。

不管蟑螂王如何,這一點,值得周陽尊敬。

……

啟城北邊的天空,一架隱身的飛行器懸浮在空中。

飛行器的飛行翼上,或站着或坐着五個人,五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戰鬥服。戰鬥服的胸口有一個圖標,圖標由一個圓圈圈住一個「初」字。

有傳言,聯盟軍方有一支自己的異能者部隊,全部是由S級異能者組成。這支部隊一共有六個小隊,每個小隊配備五名隊員。

這支部隊的名字就叫原初部隊。

而飛行器上的這五人,恰好是原初部隊一隊。

「隊長,啟城要塌了呢!」一位黑髮翠綠色眼睛,個子矮矮的女孩開口說道,她的聲音像黃鸝鳴叫,甚是可人。

她叫流螢。

喜歡吃檸檬,越酸越好。

「沒有!」站在一旁,身材高大,內容火爆的隊長說道。

她叫龍音,原初部隊一隊隊長。

果然,話音落下,啟城表面停止了塌陷,這時正是周陽施展異能,控制了塌陷。

「好強大的異能波動,有聽過這麼強的土系異能么?」流螢說着,從背包里掏出一個綠色的檸檬,用綠瑩瑩的指甲切了一片,含到嘴裏。

她眯起眼,似乎在享受着酸酸的滋味。

突然,她眼睛猛地張大,看向一旁。

「你們好啊!」

周陽漂浮在他們邊上揮揮手,笑嘻嘻道。

面前三男兩女,周陽在遭受喪鐘控制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他們,那時候他們似乎要插手,不過看自己沒事,他們又收回了異能。

此時,周陽的外貌還是宗人的模樣。

「宗人!」隊長看向周陽,「你怎麼發現我們的?」

「我被圍攻的時候啊。」周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隊長,這女人的胸襟根本就不是他雙眼能夠容得下的!

周陽雙眼的存儲量為36G,對方起碼有72G吧?

一股熱血沖入周陽腦門,頓時頭暈眼花。

「下面的塌陷是你阻止的么?」龍音見宗人色眯眯盯着自己,不由地聲音變冷。

她早就聽說過宗人的風流之名,今日一見,果然和傳言一樣,骨子裏就是一個色批!

就這麼一眼,宗人就被龍音厭物了。

她已經做好打算,以後和宗人有關的事,她盡量不去碰。

周陽被龍音一問瞬間清醒,暗罵自己,看來是盜版書看多了,最近意志力都薄弱了。

「咳咳~不是,我哪有這麼厲害,我朋友做的。」周陽不以為然道,「我過來和你們說一聲,派部隊來把啟城的人送走,我朋友最多只能堅持24小時。」

24小時,一座城的人,根本撤不完。所以必須有外來的救援力量參與。

「事情我說完了,我走了。」周陽閃身離開。

比起美女,荒魔3號,荒魔16號的部分殘骸難道不香么?

周陽喜滋滋地將荒魔3號收起,又跑去收集荒魔16號的一些分體,至少上面的空間摺疊技術還是很有用的。

「這是宗人?」流螢驚訝道,「相傳他不是很色么?甚至色得找不到人。」

「他竟然對咱們的隊長沒想法?」

「別管他。」龍音橫了流螢一眼,「咱們趕緊工作吧。」

……

周陽這一趟真的是收穫滿滿。

果然啊,男人就是要在外面闖才會有出息。

如果自己一直窩在風城,哪還能撿到這麼多好東西。

周陽見到一隻完好無損的機械虎正一隻蟑螂人廝殺,興奮地衝上去,隨手一拍,將蟑螂人拍死。然後盯着機械虎笑。

「宗人,你想做什麼?」機械虎突然說道。

周陽面色一僵,對方竟然會說話!看來這隻笨虎還被荒魔控制着。想想算了,當面搶人家的東西,有點不地道。

這般想着,周陽轉身就走。

「宗人,你看到我的荒魔三號了沒?」機械虎(荒魔)朝着周陽喊道,「它現在備用能量都耗盡了,我聯繫不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