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三團燈焰,出現在他那兩根手指的指腹上。

他神色肅穆,嘴裡鼓動了幾下,卻是突然愣住,黑著臉低罵一聲,然後扭頭對徐良道:「小子,借你一口精血用。」

徐良沒有猶豫,飛奔過去,咬破舌尖,逼出一口精血,噴在寇季那兩根手指的指腹上。

瞬間,上面的那三團燈焰熄滅了。

徐良心裡一沉,擔心自己是不是幫倒忙了,急忙看向寇季。

寇季不慌不忙,一點也沒有因為指腹上的燈焰熄滅而緊張,反而是露出痛惜的神色,喃喃道:「這麼好的血,就這麼浪費了,太敗家了,這敗家仔啊……」

徐良怔了怔,而後怒道:「你能不能嚴肅點!」

寇季直勾勾地盯著他,雙目發綠光,一副饑渴嘴饞的樣子,「回頭給我來一碗血,哦不,一碗不夠,來一桶吧,我慢慢吸,保不住能有重塑肉身的希望吶。」

徐良瞪著眼,殺氣騰騰,要不是還需要這傢伙喚醒楊驚龍,他早就一劍劈過去了。

這傢伙比燕小乙和趙小六還要無良。

「這麼兇巴巴的要死啊,只是要你一點血,又不是要你的命,小氣鬼!」

寇季撇著嘴,一臉鄙夷,然後也不管被氣得呲牙咧嘴想殺人的徐良,搖頭嘆氣地幾聲,才慢騰騰地將那兩根手指點在楊驚龍的印堂上。

徐良來不及細看,因為城裡有劍氣掠出,朝他們這邊掃來。

他的臉色很難看,這一道劍氣太強了,揮出這一道劍氣的人在劍道上的修為已經遠超尋常的劍宗巔峰,很有可能是一位劍靈級彆強者。

憑他的實力,就算有赤芒劍相助,也絕無可能擋得住。

不過,他並不慌,為了此行,他早已做好充足的準備,尤其是從陰陽鏡裡帶出來的那幾件東西,足夠他應付第五境的大能下殺手數次。

此時,他的手已經伸進懷裡。

忽然,天穹上落下一物,速度快到極點,如利劍一般,刺在那道劍氣上。

劍氣消散。

在徐良面前,插著一根竹子,光滑發亮,上面掛著一面舊布,布上寫著三個字:「神運算元。」

「陸道長!」徐良抬頭望天。

可惜,天穹太高,看不見人影。

城中傳出憤怒的聲音,下一刻,天穹上的悶響更加密集,更加沉重起來,那些肉眼可見的雲彩散了又聚,聚了又散,聚時行雷布雨,散時雲淡風輕,兩種不同的天象在短時間內多次變換,詭異無比。

徐良心頭凝重,知道這是白帝城的強者在圍剿楊晴、李一禪和陸楨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全神貫注對楊驚龍施法的寇季,一咬牙,從懷裡摸出一隻黑色的鈴鐺,抬手拋向寇季的頭頂。

鈴鐺無聲,卻有黑色光幕落下,罩住了方圓數丈的天地。

此時,有魁梧身影出現在城頭上,盯著黑色鈴鐺,怒道:「果然是魔道孽障,連天魔鈴都拿出來了,當誅!」

話音未落,此人就一指點出,瞬間,天地就變了,城外方圓五里之內的天地靈氣被汲取一空,在這個範圍內的所有練氣士都感到體內氣機猛然一滯,隨後不由自主地往外泄去,彷彿要被人吸走。

天空中,出現了一根巨大的手指,比山嶽粗,比江河大,朝著徐良和那隻黑色鈴鐺壓落。

黑色鈴鐺首當其衝,徐良只是受餘波影響。

可是,徐良卻感覺身體要粉碎一樣,無法忍受的撕裂痛楚在身上各處出現,整個人彷彿要像摔落地的瓷器,碎裂成無數片了。

叮!

驀地,黑色鈴鐺裡面,鈴芯輕輕一晃,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天地為之一震。

一股無形的力量以黑色鈴鐺為中心,向西面八方席捲開去,所過之處,原本凝滯的天地瞬間「活」了過來,猶如死泥沼被注入了清水。

徐良覺得渾身一陣輕鬆,彷彿燥熱的天氣里,沐浴了一場爽朗清風,喝上了一口甘洌山泉,神清氣爽,舒暢無比。

他抬起頭,剛好看見天空中那根巨大的手指龜裂,然後破碎,消散一空。

城頭上,那道魁梧身影驚怒,單手捏印,口中念咒,最後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城外地面猛震,像是有地牛翻身,一陣陣狂暴的氣息從地底滲透而出,直衝徐良和被黑色光幕籠罩著的寇季以及楊驚龍。

徐良看向黑色鈴鐺,發現沒有絲毫反應,不由得心頭一沉,不知道城頭上的那道魁梧身影施展了何種道法,竟然能夠避開了天魔鈴的感知。

此時,地底下傳來的動靜越來越大,危機在臨近。

他迅速從懷裡摸出一物,那是一小截劍尖,上面長滿了銅銹,快要接近完全腐爛了,但是此時卻散發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彷彿一劍就能夠摧城,一劍就能夠開天。

他盯著腳下地面,全神貫注,準備伺機打出手裡的那一小截劍尖。

突然,那根一直插在地上的竹子裂開了,裡面出現了一柄劍,通體在發光,璀璨奪目,竹子上面那面寫著「神運算元」的舊布也飛了起來,憑空變大,成為了一面大幡,朝著地面鋪蓋而下。

嗤!

出現在竹子里的那柄劍刺入了地面,消失不見。

肉眼看不見的地底下,有一道通體烏光的身影驚惶逃竄,一瞬千里,但是仍然被那柄劍追殺,穿胸而過。不等其怒吼慘叫,一股讓其無法抵抗的吸扯之力傳來,將其生生揪出了地面,被那面大幡裹住,最終變成幡上的一個黑點。

「鎮仙幡!陸楨,你竟然把三清山的鎮山之寶都帶了出來,哈哈哈,這件送禮,我就笑納了!」

城頭上的魁梧身影狂笑,笑聲里充滿了得意和嘲諷,「沒有了本命劍,以及這鎮仙幡,我看你還怎麼活命!」

徐良聽得火冒三丈,仰天大喊:「陸道長,不用管我,先集中火力幹掉一個大的,這些老烏龜老王八還奈何不了我!」

天穹上無人應答。

但是那柄通體散發著璀璨奪目金光的劍以及那面鎮仙幡卻衝天而起,向天穹掠去。

「想收回去?不可能!」

城頭上的魁梧身影冷喝,出手阻止。

同時,他眼角的餘光卻瞥見一道身影朝自己發狂衝來。

「無知螻蟻,想死還不容易?」

他冷眼譏笑,隨手一指,想要滅殺徐良。

徐良大叫道:「孫子,老子忍你很久了,吃我一劍!」

下一瞬,他手裡的那一小截劍尖就射了出去,以無以倫比的速度穿透虛空,剎那間,劍氣縱橫近十里,別說城頭上的那道魁梧身影,就是那一段城牆,也被劍氣淹沒。 巍峨的城牆上,出現了一道巨大裂口,從城頭上撕裂下來,不像是被劈了一劍,更像是被劈了一斧頭。

裂口底部,有一團爛肉,已經看不清容貌,只能從殘破的衣物上辨認這就是先前那道魁梧身影。

徐良擔心這傢伙未死,想上去補一劍,徹底讓其灰飛煙滅。

可是,城內掠出來數道蒼老的身影,落在城頭上,一個個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比先前那道魁梧身影只強不弱,此時盯著他,殺氣騰騰。

一個連鬍子都白得像雪一樣的老頭看著被破壞的城牆,氣得直吹鬍子瞪眼,指著徐良怒罵:「干你娘的,兔崽子,打架就打架,殺人就殺人,毀城牆干你娘啊,還有沒有規矩?給老夫滾過來,今日不給老夫一個交代,老夫滅你全家!」

徐良有些慌,這老傢伙雖然罵人很粗鄙,但是舉手投足間,四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不穩,顯然是一位真正的絕頂神仙。

這種老妖怪,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一身修為恐怕已經通天,惹不起。

於是,他仰著那張瓷娃娃一樣好看的臉蛋,露出天真爛漫又無辜的神態,擺手道:「不是我乾的。」

城頭上的白鬍子老頭頓時跳腳,「不是你乾的,難道是老夫乾的嗎?干你娘的,知不知道要修復這堵牆,老夫要花費多少工夫?付出多少代價?你們一個個天殺的,自以為學了一點功夫,就天下無敵了?動不動就要開天闢地?學人家摧城搬山?老夫干你祖宗!你們這些個王八羔子,今日不給老夫一個交代,老夫一劍殺你們全部!」

城頭上,與白鬍子老頭一同出現的那些人一個個不敢吭聲,顯然是怕了這位主。

「都別打了,給老夫下來!不然老夫上去一劍一個!」白鬍子老頭突然仰頭,對著天穹就是一聲大喝。

剎那間,天下地上,出現了一柄透明巨劍,散發著毀天滅地的神威,不見劍氣,但是劍氣卻充斥天穹,天穹上,所有雲層都消散,碧空如洗。

七道人影落下,四人落在城頭,三人落在徐良身邊。

徐良暗自心驚,咂舌道:「這老頭子這麼猛?一句話就讓天穹上那些人止戰!」

他回頭看去,發現楊晴、陸楨以及李一禪都身上有傷,血跡斑斑。尤其是楊晴,長發披散,雖然依舊是寶相莊嚴,但是眉宇之間,眼眸之中,都透著凶魔煞氣,讓人心驚。

陸楨依然道骨仙風,李一禪依然霸氣無雙。

「小兔崽子,往哪裡看呢,老夫這城牆,你打算怎麼賠!」白鬍子老頭的聲音傳來,直指徐良。

徐良渾身一緊,伸手到懷裡握緊了一物,然後用另一隻手指著城牆裂口底部的那團爛肉,大聲說道:「老前輩,真不是我乾的,是他乾的,我親眼看見,他為了躲避我的劍,自爆毀壞了城牆。」

「混賬!」

城頭上的白鬍子老頭聞言大怒,一指點向徐良。

瞬間,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城頭和徐良之間的空間裂開,彷彿利刃落在緊繃著的幕布上,一道劍氣毫無徵兆地出現在徐良面前,要將他劈成兩半。

太突然太快了,徐良根本來不及反應。

在赤芒劍盪起滔天劍氣自行護主時,一隻素手率先落在徐良的肩膀上。

徐良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就跟楊晴換了位置。

嗆!

那道撕裂空間的劍氣劈在楊晴身上,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音。

楊晴身上爆發出比烈日還要耀眼的光芒,可是,那道劍氣太強大了,彷彿不可抗衡的天威,瞬間斬滅了她身上的所有光芒。

噗的一聲,楊晴的右肩膀上出現了一道瘮人劍傷,幾乎要將她的整條手臂齊肩劈了下來。

鮮血如泉。

她整個人更是飛起,如同隕石般往後方射去,砸下后在地面犁出一條數里長的溝壑。

徐良愣住了,隨後目眥欲裂。

「陸道長,救人!」他大喊著,恨不得以身代之。

可是,陸楨沒有動。

因為隨著砰的一聲,楊晴所在的那處地面炸裂,楊晴衝天而起,雙手舉著一朵黑蓮花,朝著城頭飛去。

那朵黑蓮花離開她的手后,瞬間憑空變大,遮天蔽日,如同密雲,向城中落去。

「敢爾!」

城頭上眾人怒喝,尤其是那位白鬍子老頭,聲如驚雷,震動天穹,澎湃的氣機讓整片天地都為之一滯。

臨近城頭的楊晴,即將落入城中的那朵巨大黑蓮花,驟然間一頓,如陷入泥沼,尺寸難進。

白鬍子老頭並指一劃,那朵巨大的黑蓮花頓時粉碎,化作漫天的黑氣,被烈日一照,立刻消散一空。

楊晴寶相莊嚴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一聲悶哼,徑直噴出一大口鮮血。

看見白鬍子老頭抬手向自己抓來,她雙手捏印,身後浮現一尊菩薩,面容慈悲,佛光普照。

菩薩抬眸,天地為之一暗。

白帝城裡,僅有的那座寺廟在發光,一道道香火氣從寺廟裡的一磚一瓦里衝出,要騰空而起,卻被一隻大手印蓋住,無法外泄。

寺廟裡,有身穿古老袈裟的老僧合十念禪,整件袈裟都在散發著神聖的光輝,隨著他悲天憫人地一嘆,合十的雙手張開,虛按虛空,那些躁動不安的香火氣迅速平靜下來,悉數回歸原位。

城頭外的空中,楊晴身後的那尊菩薩眼神一黯,但是楊晴不為所動,一往無前,朝白鬍子老頭殺去。

白鬍子老頭冷哼,不過他的臉上也有了幾分凝重,雙手緊握,四指併攏,貼於唇邊,快速念道:「聖劍如游龍,疾如電,迅如光,急急如律令!」

話音剛落,城牆腳下的地面猛然射出一道電光,直接穿透了菩薩法身。

楊晴的前胸後背上,出現刺目猩紅。但是,她的眼眸無比堅定,有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大無畏氣概。

噗!

她的手掌終於按在了白鬍子老頭的胸口上。那隻看似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卻彷彿有開天闢地的力量。

白鬍子老頭渾身一震,雙目圓睜,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震驚之色。

「這,怎麼會……」他張了張嘴,然後低頭看見自己的胸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凹陷下去,最終變成一個前後通透的窟窿。

楊晴冰山一樣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笑容,嘴唇輕啟,說了四個字。

「扭轉乾坤。」 白鬍子老頭的手掌也在同一時間拍落在楊晴身上,掌心中卷出排山倒海般的能量,要將楊晴擊斃。

事實上,他這一掌,足以擊斃一般的第五境強者。

只是,隨著楊晴最後那句「扭轉乾坤」出口,她的身體就變得虛幻起來,如影如形,根本不是真實的肉身。

在白鬍子老頭的手掌拍碎虛空前,楊晴與其身後的那尊菩薩互換了位置。

下一息,城頭上出現了一個虛空黑洞,在黑洞範圍內,一切湮滅。

菩薩法身消失,那段巍峨城牆也被削掉了大半截,變成了只有丈余的矮牆,也成為了一個巨大缺口,讓人可以一窺城內風景。

白鬍子老頭出現在這個缺口旁的城牆上,只是模樣凄慘,一條手臂沒有了,半邊身子染血,再加上胸膛上那個前後透亮的窟窿,讓他看起來跟砧板上的魚肉似的,完全沒有了可以輕易斬殺尋常第五境的大能風采。

與那尊菩薩互換了位置的楊晴,自身境況也並不好,前胸後背處出現的那道血痕彷彿要將她撕裂為兩瓣,身上各處更是出現龜裂,似乎下一刻就要碎成無數片。

「原來是你!」

城頭上,白鬍子老頭死死盯住楊晴,眼神複雜,有怨毒,有陰狠,有譏諷,冷笑道:「當年自斬,你果然沒死,竟然真的涅槃重生了,不愧是那個時代最驚艷的天驕人物,可惜啊,你涅槃未圓滿,就強行覺醒,天道遑遑,饒不了你,嘿嘿,你這回還能再涅槃一次嗎?如今你法身又被老夫本命劍所破,還能擋得住老夫一劍?今日,便是你灰飛煙滅之期!」

楊晴沒有說話,抬手打出兩道法印。

噗噗兩聲,城頭上有兩名後來出現的中年男子突然爆開,變成血霧。

「你……」白鬍子老頭怒極反笑,眼裡的怨毒之色越來越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