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三十一個苦修者,僅僅比苦修者公會要求的三十個苦修者多出一個。

「所以,我剛剛聽說你們沒有在苦修者公會登記過的時候,才會那麼失態。」博爾特歉意地看著藍楓幾人,「希望你們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在外人面前風光無限的博爾特,心底也是有著許多無奈。

甚至,他搞出許多動靜,有意無意地擴大自己的人氣,也是希望通過此舉,吸納更多的苦修者進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讓得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可以勉強延續下去,哪怕是苟延殘喘,也勝過於就地解散。

PS:謝謝書友『常叔皇』蓋章! 博爾特成功了,也失敗了。

他成了苦修者中異類,成為暗星城乃至整個阿拉奧世界矚目的人物,享受著明星一般的待遇,擁有著巨大的人氣,可他低估了人們對成為苦修者的畏懼,並不是什麼都敢於直面死亡,從容面對危險,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忍耐這種枯燥、乏味的生活。

迄今為止,因為他而加入苦修者行列的人,寥寥無幾,願意加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的,更是不超過五指之數。

暗星城苦修者公會,仍舊面臨著解散的危機。

「咕嚕。」狠狠地灌了一口烈酒,博爾特的情緒有些消沉,神情低落。

拉瑟夫也是喝著悶酒,一言不發。

剛剛還十分熱鬧的苦修者酒館,頓時間寂靜下來,空氣中彷彿瀰漫著悲傷的氣息。

靜靜地聽完博爾特與拉瑟夫的話語,藍楓沉默不語。

洛加爾、呂林、凰爞三人感到氣氛有些壓抑,可藍楓不說話,他們也不好開口,只得悶著頭繼續喝酒。

酒館中,眾人默默地喝著酒,誰也沒有出聲,但眾人的目光,卻是時不時地瞟向藍楓。

在場的苦修者,都是暗星城苦修者公會的成員,對暗星城苦修者公會有著深厚的感情,顯然不希望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就此解散。

藍楓幾人的到來,讓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藍楓,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呂林悄悄地傳音,「加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對我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現在看來,博爾特之前對我們這麼熱情,多半是因為想拉我們入伙。」洛加爾將他的分析傳音告訴藍楓,「不只是博爾特,其他人,譬如拉瑟夫,以及其餘的苦修者,似乎也很希望我們加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

凰爞沒有說話,但他眼中也是有著一絲意動,顯然贊同加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

離婚再戀愛 聽得呂林與洛加爾的傳音,藍楓不動聲色地傳音回道:「別急,既然要扮純粹的苦修者,就要扮得像一點,別忘了我們的身份,任何一點失誤,我們都承擔不起!」

他們絕不能犯錯,犯錯便是死!

沉默了一下,洛加爾苦笑著傳音:「藍楓,你說得對,我太著急了。」

呂林也是反應過來,趕忙說道:「藍楓,剛才那些話,當我沒說。 佞相之妻 你就按照自己的計劃來吧。」

這時候呂林越發慶幸自己邀請了藍楓,在這樣的場合下,他們幾個的心態都出了一點問題,唯有藍楓,始終保持著冷靜、沉穩。

寂靜的苦修者酒館中,瀰漫著酒氣,以及沉重的氣氛。

過了許久,博爾特終於忍不住,再次向藍楓懇求道:「藍楓,幫我們一次吧,無論你提出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他將暗星城苦修者公會看得太重了,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拉瑟夫目光灼灼地注視著藍楓幾人,許下承諾:「若是你們肯答應,我願意讓出我這會長之位!」

雖然苦修者是一個極為鬆散的組織,甚至連組織都稱不上,但暗星城苦修者公會會長的身份,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塊金字招牌,哪怕是一城之主,也得避讓三分。

藍楓表面上不動聲色,心底卻是有著一絲驚訝:「這拉瑟夫,居然是暗星城苦修者公會會長?」餘光掃了拉瑟夫的左肩一眼,那地方空蕩蕩的,不見左臂。

這個獨臂中年,莫非比博爾特還強?

「對,我也願意讓出副會長之位!」博爾特急忙點頭,十分鄭重地承諾道。

瞧著拉瑟夫與博爾特如此懇求,酒館里其餘人也坐不住了,紛紛站起身來,來到依舊沉默不語的藍楓身前,哀求似的開口:「藍楓,請你們答應!」

「是啊,我們可以保證,除了少數避免不了的麻煩,我們絕不會打擾到你們。」

「洛加爾,呂尚,凰爞,看在大家都是苦修者的份上,就幫我們一次吧!」

「我們雖然不是純粹的苦修者,但我們依然熱愛著苦修者這個職業,最關鍵的是,我們生在暗星城,長在暗星城,除了暗星城,我們別無去處……」

這些備受外人敬佩、忌憚的苦修者們,此刻卻是猶如卑微的乞丐一般,在藍楓幾人面前苦苦哀求。

為了暗星城苦修者公會不被解散,他們願意丟下顏面,擺出最低的姿態。

沉默的藍楓,目光緩緩掃過眾人,最終停留在博爾特、拉瑟夫身上,苦笑著嘆了一口氣:「你們這是讓我們為難啊!」他揉了揉頭,顯得有些猶豫不決,臉上也是浮現著一抹不忍之色,「唉,罷了,我同意加入暗星城苦修者公會。不過,會長副會長什麼的,我們沒興趣,以後也不要再提。」

姿態擺地差不多了,就沒必要繼續演下去了。

適可而止的道理,藍楓還是知道的。

洛加爾、呂林、凰爞互相對視一眼,旋即點頭道:「既然藍楓同意了,那我們三個也同意吧。」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太好了!」

博爾特的神情由悲轉喜,言語中充滿了興奮與激動:「藍楓,洛加爾,呂尚,凰爞,謝謝,謝謝你們!」

拉瑟夫也是重重地握了握拳,顯得極為激動:「這下子,我們暗星城苦修者公會不用再擔心被強制解散了!」藍楓四人皆是擁有著七階肉身,屬於七階苦修者,這意味著,他們四個人的加入,使得暗星城苦修者公會的人數,從三十一人,增加到了三十九人,短時間內,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將擺脫被強制解散的危機。

其餘的苦修者,皆是用著不同的方式,表達著他們的興奮與喜悅。

有的人,甚至喜極而泣,臉頰之上,溢出兩行淚水。

也有人仰著頭,努力地不讓眼淚流下來,然而其微微顫抖的身體,卻是出賣了其激動的情緒。

此刻,所有人都是對藍楓幾人懷著感激的情緒,看向藍楓幾人的目光,也是更加親切。

「現在我們算是徹底融入苦修者群體了吧?」藍楓心裡暗想。

洛加爾、呂林與凰爞心底也是隱隱鬆了一口氣,從進入小世界起,一直到現在,他們才算是真的擁有了一個合法的身份,不必再時時擔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最重要的是,有了這一層身份,他們便可隨意在小世界闖蕩,去尋找屬於他們的機緣。

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暗星城苦修者公會解決了被強制解散的危機,藍楓幾人也有了合法的身份。

雖然有些巧合,但結果,無疑是最好的。

「博爾特,有沒有安靜一點的地方,我們兄弟四人在外面闖蕩了好一陣子了,有什麼事,等我們休息好了再說。」卸去了壓力的藍楓,終於感到了一絲疲憊,那是一種來自心靈的疲憊,經歷了諸多危險,又要時刻考慮許多事情,就算是鐵人,也會感到疲憊。

呂林三人對藍楓的提議也是感到十分高興,他們這時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什麼都不做,安安靜靜地睡上一覺。

「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博爾特連忙笑道:「其實我也累得快不行了,走,我們一起去後院休息。」

「後院?」

「是啊,別看我們這苦修者酒館破破爛爛的,狹窄昏暗,其實在酒館後面,還有很多空置的院落,平時也沒有什麼人來打擾。」博爾特頗為自豪地道:「當初為了建立暗星城苦修者公會,苦修者公會總部可是費了不小的力氣,好不容易才買下這一塊地皮。來,我們邊走邊說。」

轉過頭,博爾特對拉瑟夫等人說道:「拉瑟夫,我們先去後面休息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行,等你們休息好了,再談入會考核的事情。」拉瑟夫擺擺手。

……

「酒館後院估計有一百多個院子,當初暗星城苦修者公會最鼎盛的時期,幾乎每個院子都住滿了人。」博爾特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介紹道:「可惜時過境遷,自從滅世天塹現世,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就逐漸沒落,到如今,幾乎快到被強制解散的地步了。」

穿過走廊,酒館後院的景象,進入一行人的視線中。

酒館後院的面積極大,由一百多個院落組成,每一個院落都擁有一塊獨立的空地,所有的院落並排著綿延至幾公里之外,看上去極為壯觀。

看著這些院落,藍楓可以想象,鼎盛時期的暗星城苦修者公會,是如何的繁華。

只可惜,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鼎盛的暗星城苦修者公會,已經沒落,熱鬧的院落群,也是變得極為冷清。

「對了,博爾特,入會考核的事情……」藍楓故意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

不出藍楓意料,博爾特很自然地接過了話題,並且表達歉意:「抱歉,雖然你們都是資深的苦修者,根本沒必要再去參加考核,但這畢竟是苦修者公會的硬性規定,我們也沒辦法。不過,入會考核的任務對那些從未接觸過苦修的菜鳥或許很難,對你們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我保證,任務十分簡單,絕不會耽誤你們過多的時間。」

PS:訂閱太低了,太低了,太低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捂臉。 與博爾特告別後,藍楓四人隨意挑選了一個院子,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這是他們來到小世界后第一次休息,並且睡得極為安穩。

另一邊,拉瑟夫走到酒館一個角落,從破舊的櫃檯中取出一疊發黃的紙張。

將紙張翻開,平整地鋪在木柜上,拉瑟夫拾起筆,迅速地書寫起來,與青州大陸幾乎沒有區別的文字,躍然紙上。

一連寫了四份入會申請書,拉瑟夫方才停下,然後重新摺疊起來,塞進一個信封。

「隆梅爾,你親自跑一趟,務必將這四份入會申請書交到分管入會考核的裁判長手中。」拉瑟夫喚來一位六階巔峰的肉身修鍊者,鄭重地叮囑道:「記住,一定要快!」

隆梅爾興奮地點頭:「放心,最多三天,我保證把申請書交到裁判長手裡。」

接過申請書,隆梅爾沖著酒館內其餘人吹了一聲口哨,旋即走向酒館大門:「兄弟們,我移交申請書去了,等我的好消息。」

……

小世界只有白天,沒有黑夜,自從小世界的創造者隕落後,那懸挂在頭頂高空的「太陽」,便再也沒有移動過,只是它散發的光芒越來越暗,就像是一團隨時都會熄滅的火焰。

在這裡,人們只能模糊地統計時間,根本無法準確地判斷具體過了多久。

安靜的酒館後院,一個破破爛爛的院子房間里,偶爾會響起打呼嚕的聲音。

時間緩緩流失著,不知過去了多久,藍楓慢慢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看了看旁邊幾個屋子緊閉的房門,藍楓猜測洛加爾幾人還在熟睡,因此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門,來到院子側邊的一個房間,隨意清洗了一下臉部,在清水的低溫刺激下,藍楓殘餘的睡意頓時間被驅走,瞬間精神了許多。

「這一覺,我應該睡了很久吧?」雖然沒有計算過時間,但藍楓隱隱可以感覺到,自己睡了很長時間,「也不知博爾特醒了沒有……」

來到院子的空地上,藍楓抬頭望了一眼博爾特所在的院子,當瞧得院子里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時,忍不住挑了挑眉:「這麼早就醒了?」

沉吟了一下,藍楓走出院門,順著兩排院落中間的巷子走了數十丈距離,來到博爾特院子外。

「誰?」聽得院子外的動靜,博爾特頭也不回,大聲喊道。

藍楓推開院門,走了進來:「是我。」

聽到這聲音,博爾特即使不回頭,也知道來的人是藍楓。

他笑著轉頭看了藍楓一眼,問道:「藍楓,你這麼快就休息好了?」

「不算快吧?你不是已經起來很久了嗎?」藍楓聳了聳肩。

「我倒是想多睡,可拉瑟夫那傢伙太著急了,我剛睡沒多久,就被他叫醒,商量你們入會考核的事情。」博爾特無奈地搖頭,「他對這件事太重視了。」

說話間,博爾特繼續在院子里打出一套動作,結實的肌肉規律地膨脹、收縮。

看著博爾特打出的這套動作,藍楓眼瞳微縮了一下,有種熟悉的感覺。

略微失神地盯著博爾特,藍楓許久沒有說話,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不滅體修鍊大法!」

雖然博爾特的動作與不滅體修鍊大法有著一絲差別,似乎經過了某些簡化,但總體的姿式、動作極為相似,只是一些細枝末節的地方稍微有些不同。

可以肯定,這絕對是不滅體修鍊大法,哪怕有著細微的差別,也無法改變其核心本質!

藍楓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阿拉奧世界見到不滅體修鍊大法。

藍楓有些蒙了。

阿拉奧世界是一個神尊強者創造的小世界,理論上講,阿拉奧世界依附青州大陸而存在,兩者之間應該有著某些共通的地方,譬如文字、語言、修鍊體系等等,可當看到不滅體修鍊大法出現在這裡的時候,藍楓的內心卻是受到巨大的衝擊,甚至有種被顛覆了認知的感覺。

要知道,藍楓一直都認為,不滅體修鍊大法是聖殿殿主創造的,是聖殿的專屬。

整個青州大陸,除了聖殿,其餘任何勢力,任何種族,都不知道不滅體修鍊大法的存在,更不知道其具體內容。

可現在,不滅體修鍊大法竟然出現在阿拉奧世界。

「怎麼了,藍楓?」許久沒有聽到藍楓的聲音,博爾特不由得停下了動作,疑惑地看向藍楓。

藍楓回過神,皺著眉頭:「你這修鍊方法……」

「呃……有什麼不對嗎?」博爾特怔了怔,奇怪地道:「這不滅體修鍊大法,我已經練了一百多年了,而且大家都是這麼修鍊的,莫非有什麼問題?」

聽得波爾特此言,藍楓心裡徹底確定下來:「果然,真的是不滅體修鍊大法!」

姿式、動作,乃至名字,都完全對得上號。

只是,藍楓想不通:「為什麼不滅體修鍊大法會出現在阿拉奧世界?」

聽博爾特的語氣,似乎整個阿拉奧世界的肉身修鍊者,都在修鍊不滅體修鍊大法,這一門藍楓期望已久的肉身修鍊功法,在阿拉奧世界,早已普及。如此一來,阿拉奧世界擁有這麼多六階、七階肉身修鍊者,也就完全講得通了。畢竟,不滅體修鍊大法的神奇效果,藍楓可是親自體會過的。

難道創造這個小世界的神尊強者,與聖殿之間有著什麼神秘的聯繫?

無論如何,這都不像是一個巧合。

甩了甩頭,藍楓將腦海中的疑慮壓下,抬頭看著博爾特,沉吟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你這不滅體修鍊大法有沒有問題,我只知道,我修鍊的不滅體修鍊大法,與你修鍊的不滅體修鍊大法,有些不同。」

博爾特驚訝道:「不同?」

但緊接著,博爾特便有所猜測:「莫非,你修鍊的不滅體修鍊大法,是最古老的原始版本?」

「這樣吧,藍楓,你演示一遍,我看看就知道了。」博爾特提議道。

藍楓認真地考慮了一下,點頭道:「那好,我演示一遍。」

話音落下,藍楓當即擺出架勢,按照十六本煉體冊子上的內容,打了一遍,其動作如行雲流水,十分流暢,比起博爾特這個練了一百多年不滅體修鍊大法的人,還要流暢許多,給人一種視覺上的享受。

「沒錯,藍楓,你修鍊的不滅體修鍊大法,正是最古老的原始版本。」看完藍楓的演示,博爾特給出肯定的答覆,並且十分欽佩地道:「據說,最古老的原始版本的不滅體修鍊大法,對修鍊者的天賦要求極高,並且修鍊條件更加苛刻!每一個原始版本不滅體修鍊大法的修鍊者,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想不到,藍楓兄弟竟然便是這樣的天才!」

藍楓謙虛道:「博爾特兄弟過獎了。」

「不,我說的一點也不誇張。」博爾特認真地道:「目前阿拉奧世界公認的第一強者,便是原始版本的不滅體修鍊大法的修鍊者!」

「他也是修鍊的原始版本的不滅體修鍊大法?」

藍楓當然不會說自己不認識所謂的阿拉奧世界公認的第一強者,只能側面表示自己的驚訝。

「是啊,邢遠大人親口說過,他修鍊的便是原始版本的不滅體修鍊大法。」提起邢遠,博爾特臉上浮現一抹崇拜,以及一抹自豪,「你想想,作為阿拉奧歷史上最強的苦修者,唯一一個疑似達到八階的肉身修鍊者,他會說謊騙我們嗎?」

邢遠,苦修者的驕傲,所有肉身修鍊者的偶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