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七夜點點頭道。

「是,我這就去!」##### 第八十七章挑釁

「小七,還有最後兩日,這三城選拔賽就要結束了。」

二長老和七夜坐在酒樓之中喝著小酒,等到旭日東升。

「等到這次三城選拔賽結束,你就直接去六玄武府吧。有一個武將階別的府主護著你,我也要放心一些!」

二長老是個心思細密的老人,他知道這次三城選拔賽一行,七夜得罪了兩個麻煩的家族。

熊家和黃家。

很明顯,這兩個家族,都有人想將七夜除掉。

「反正家族之中也沒有什麼大事,而且你回到家族裡,說不定也有什麼麻煩!」

二長老想到被七夜殺死的夜腹,心裡莫名的有些擔心。

夜腹畢竟是大長老的孫兒,而且夜腹的修玄天賦也是不錯,在夜家算是青年一輩的領軍人之一,不過被七夜殺了,這件事情大長老還不知道,倘若他知道,恐怕七夜免不了一番麻煩。

如果大長老受到劉家的壓力,就算七夜奪得了這三城選拔賽的魁首,恐怕依舊會想著法子對七夜出手。

如果七夜在外闖蕩,等實力有成之後再回到家族,也就不用擔心劉氏和大長老。

「六玄武府我會去的。只是在去六玄武府之前,我想回家族一趟!」

七夜淡淡的說道。

「家族之中暗藏危機,你又殺了夜腹,大哥若是知道,你會很危險的。你小子,回夜家是想做什麼?」

二長老很不希望七夜回到夜家。

「二長老,香茗的身份,你能透露一點嗎?」

七夜的眼裡浮現出一個倩影,文靜溫柔,純凈又貼心的傾城女孩兒,雖然和夜香茗相識也不算太久,可是七夜彷彿覺得過去了數年,他心頭越來越無法割捨。

自己離開的時候,夜香茗正陷入沉睡,她醒來之後,又會發生什麼變化?

七夜很擔心。

他擔心夜香茗的安危。

也擔心這個純凈的少女會不記得自己……

看到七夜的表情,二長老才想起了。

七夜這小子,還是個多情的種子,自己的養女夜香茗果然被這傢伙給佔去了便宜。

「香茗是我和一位好友撿到的孤兒,我那好友沒法養育,所以就交給了我,我就將他帶回了夜家。至於香茗的身份,說句實在的,我也不清楚!」

「眼睜睜看著這丫頭長大,人也出落的越髮漂亮,香茗身上的氣質是越來越純凈尊貴,這樣一個女孩兒,想來也不是普通家族的人。」

「可是說道香茗的真正身世,我也沒法知曉。我老了,也不怎麼走的動路了,或許陪你小子來一次三城選拔賽,將來就在長平城慢慢老去了!你想弄清楚香茗的身世,將來得你自己去想辦法。」

「香茗這丫頭很好。人又漂亮,聰明懂事,心思也純凈。我知道你們兩個小傢伙情投意合,那丫頭也很喜歡你。你想回去看看也是應該的!或許回去一次,以後就少有機會回來了!」

「你若是不放心,回頭,我想辦法,把你們兩個小傢伙的婚事定了?」

二長老這樣精明的老人,自然知道七夜的心頭所想。

雖然不知道七夜是如何俘獲了夜香茗的芳心,可是二長老看到夜香茗眼裡的溫柔眼神,他就知道,自己這個養女是到了出閣的年齡了。

「二長老,我想回到夜家的確是為了香茗,只不過是……」

七夜不知道如何說話,他的確是對夜香茗動了情感。

只是,他心裡所想,並不是和夜香茗的婚事,既然認定了夜香茗是自己的女人,那麼無論如何七夜也不會改變。

七夜最為擔心的,是夜香茗體內的特殊封印。

「你小子的心思難道我還不知道,你是怕外出歷練自己,家族將香茗許給別人?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了,你啊,好好的準備接下來的比賽吧!」

「最後兩天的比賽。你的對手很有可能是黃家的那個黃仁,還有風家的風崖!」

「雖然你打敗過那黃仁,可是那黃仁是世家大族子弟,身上難免有什麼對付你的器物,黃家之人恨你入骨,你還是得小心一點。而那風崖,成熟穩重,傳言也是極為厲害,你身上雖然有諸多秘密,可還是不能大意!知道嗎?」

二長老無比細心的對七夜說道。

「嗯!」

二長老不知道自己所擔心的是香茗體內的詭異封印,還有香茗將會發生的轉變。

而是理解成了兩人的終身大事。

反正自己和夜香茗已經暗定了終身,既然被誤會了也就由得二長老誤會去了。

在重踏修鍊之道前,七夜要確認夜香茗的安危。

這一世他心中唯一挂念的人就是夜香茗。

冥月已死,這等慘劇他不想重演。

既然要外出闖蕩,他必須安心!

和二長老喝了一會兒酒,天色已然大亮,今日之後,明日就是三城選拔賽的頭籌爭奪。

這三城選拔賽不過幾日,但是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有危險有機遇。

可是待的越久,七夜越擔心夜香茗的安危!

……

……

三城選拔賽的比武場內,因為名額率先保送進入前十的緣故,七夜被安排到了比較豪華的看台位置。

而這看台的周圍,正是三大世家所在。

當七夜和二長老進入特別安排的位置之時,周圍立刻傳來了

「夜七兄,恭喜你!」

風家的風崖一臉和熙,對著七夜笑著道。

也就這風崖是唯一幾個對七夜有著好臉色的世家子弟。

「恭喜我?我有什麼值得恭喜的嗎?」

七夜疑惑的問。

「這三城選拔賽還沒結束,夜七兄就被六玄武府的府主看中,直接收入了六玄武府。難道不值得恭喜嗎?」

看到夜七的臉上沒有流露出半分欣喜之色,風崖不禁暗嘆,這傢伙的眼界果然不低,一個六玄武府竟然沒有讓他提起半分激動的神情。

「以夜七兄的實力和絕頂天賦,又是一名靈師,必定會被六玄武府傾力培養,將來的成就必定是不可限量!要知道六玄武府可是東南廣道最大的武府,能夠被府主大人看重,這可是一件無數武者夢寐以求的大事,咱們這些世家子弟也不例外。」

風崖是從內心裡發出了讚賞。

「聽你這麼說,的確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情。不過世家大族之中,能有風兄這樣恭喜我的恐怕不多吧?很多人倒是很想我遇到什麼意外……」

七夜對著風崖淡淡一笑,冥夜之瞳的天賦能力能夠感應到人性善惡。

這風崖並沒有對自己產生敵對的情緒,別人笑臉相迎,夜兄相稱,自己也不可能去敵視別人。而反觀黃家和熊家的青年子弟,皆是敵對的注視著自己。

特別是黃家三兄妹,還有熊家的青年子弟。

「哈哈哈,看來夜兄對於咱們世家弟子有些成見啊……」

風崖無奈一笑,臉上也帶著些許尷尬。

這三城選拔賽本就是三大世家的武台,突然闖出來一個實力逆天的七夜,三大世家的人自然有點敵對的態度,更何況你這傢伙手段又極為恐怖,動不動就取人性命,殺伐之氣也太果斷了一些。

「一個俗世賤民而已,在怎麼有修鍊天賦,永遠改變不了低賤的本性!還有資格看不起我們世家子弟,哼!」

聽到七夜和風崖的交談,黃家的黃小慧高高的揚起她那尖尖下巴,眼裡帶著不屑,嘴裡更是冷哼一聲。

這樣一句話,讓氣氛更顯得有些尷尬。

七夜周圍皆是世家子弟,黃小慧的這一句話,立刻讓這些世家子弟們揚了揚高傲的頭,很顯然看不起七夜的低賤身份。

「呵呵,靠家族餘蔭的廢物也有資格嘲笑他人?剝去那所謂的世家外衣,你這種女人又是什麼東西?在我眼裡,你連那所謂的賤民也不如,說你不如賤民也太侮辱這兩個字了。」

七夜反唇相譏,眼裡卻是帶著譏誚。

自己能被世家子弟敵視,這個黃小慧可是『功不可沒』!

「你這賤民,你敢侮辱我?」

黃小慧氣的滿臉扭曲,怨毒的眼神,恨不得將七夜置之死地。

「侮辱?你用得著我侮辱?我倒很想看看你這世家子弟的驕傲來自何處,希望在武場之上不要遇到我!」

七夜這句話讓人背脊一寒,那黃小慧想到七夜的狠辣手段,不禁不敢在多做言語。

「小子,老夫奉勸你,年輕人不要太盛氣凌人!」

見家族子弟被人威脅,黃家的一名老者冷聲說道。

「哦?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威脅我么?我這人膽子很小,被人威脅了恐怕會做出瘋狂的事情,說不定失手殺人也是可能的!萬一下一場比試的對手是你們黃家的人,恐怕……」

七夜盯著那大武師之階的黃家老者,話語之中卻沒有半分懼意,而且挑釁味十足。

七夜身邊,二長老閉目不言,七夜這小子不是個省油的主,反正已經得罪了那麼多人了,在得罪幾個也隨他去了,希望這小子能夠想辦法解決。

「哼,不要以為被六玄武府的府主看中就可以目中無人,小子,我告訴你,你已經得罪了我黃家,惹惱了老夫,當心屍骨無存。」

被一個毛頭小子挑釁嘲諷,那黃家老者勃然大怒。

聽到這句話七夜心頭微冷,眉頭一挑。

「讓我屍骨無存?我想知道,我惹惱了你又如何?告訴你,野狼傭兵團的事情是我做的。我就惹惱你了,你黃家有拿我怎麼辦呢?」

七夜突然將野狼傭兵團的事情說了出了,七夜突然說出的這一句話,讓閉著雙目的二長老眼皮一跳,直接睜開了眼。

而黃家的老者,更是臉色劇變#### 第八十八章暴突丹

「你說什麼?野狼傭兵團的事情,是你做的?」

那黃家老者突然站起身來,雙目暴突,厲聲喝問道。

野狼傭兵團讓黃家傾注了不少心血。

這野狼傭兵不僅為黃家解決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還撈了不少黑錢,是一個巨大的資產來源。

可是野狼傭兵團竟然被人一夜滅掉,這如何不讓黃家之人震怒。

幾番查徹無果,沒想到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揚言,是他滅了野狼傭兵團,這樣勁爆的信息雖然無法讓人信服,可卻不得不讓人願意去相信。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而且眼前這個小子,不僅實力非凡,人也異常神秘。

「小七!」

聽到七夜突然提起了野狼傭兵團,二長老不僅微微皺眉。

這小子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這長天城之行,惹得事情夠多了,可是現在,七夜竟然主動提出了野狼傭兵團被滅的消息。

「野狼傭兵團的事情,就當是我做的,我倒想看看你這老東西是如何讓我屍骨無存!」

七夜拍了拍二長老的手,示意他放心。

誠然,自己的實力決計無法和大武師之階的武者抗衡,甚至面對高階武者也夠嗆,可是七夜如今有六玄武府的教習庇護,自己也不用擔心被高手暗殺。

而同等階別的武者對敵,七夜向來不懼。

「小雜種!你竟敢滅了我黃家的野狼傭兵團。老夫很負責的告訴你,你若不會屍骨無存,老夫就不用活在這世上!」

那黃家老者勃然震怒,剛想對七夜出手,七夜身邊立刻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

「我六玄武府的弟子豈是別人說動就動,說殺就殺?你黃家又是什麼東西?」

那中年男子狂傲的冷哼道,看向七夜,不禁搖了搖頭,這小子倒也精明,知道六玄武府的人會庇護他,竟然將人當槍使!

不過以七夜的天賦實力,他有這個資格!

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讓黃家的那老者臉色突變,因為這男子的衣著,是六玄武府的教習服飾。

「秦教習!」

七夜看到這中年男子的出現,微微拱了拱手,眼前這名中年男子,正是六玄武府派來保護七夜的武者,有著大武師七階實力的教習秦安,剛才進入武場之時,就和七夜接洽過了。

「你小子,倒也會惹事!」

中年男子故意沒好氣的說道。

「咳咳,咱們府主大人不是說過,不被人嫉妒仇恨的人是庸人嘛……」

七夜笑著說起了歪理。

「哈哈哈,說的好。我六玄武府的弟子就是要有這種傲氣。倘若是同階武者將你擊敗擊殺,我六玄武府絕不會多管一毫,因為那是你自己廢物。可若是被強人所逼,那就是對我六玄武府的挑釁。你小子放心,既然府主大人都親自收你入府,你的安全就不會有問題!」

秦安故意大聲說道,這話就是說給這些世家大族的強者聽得。

「哼!」

看到七夜被六玄武府的教習庇護,那黃家的武者只得一聲冷喝,怒火埋胸的坐在看台旁。

因為七夜和黃家之人的仇恨緣故,七夜所坐的看台之處,氣氛顯得異常尷尬。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