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邊說著,吳道一邊從手指上取出納戒拋向楊東,而後四腳並爬的向遠方狂奔。

看著吳道像哈巴狗一樣夾著尾巴逃躥,楊東冷笑了一聲,「哼,這次便宜你,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

話剛剛說完,楊東的臉色頓時狠狠蒼白了一下。

緊接著「撲通」一聲,整個身軀瞬間栽倒在地。

他的靈力早就耗得點滴不剩,剛才能撐著從天空中飛下來,已經是強弩之末,現在吳道都遠去了,他強忍著的最後一口氣終於也消耗一空。

然而他的身軀剛剛倒下,不遠處又響起了吳道的聲音,「哈哈,楊東,我還奇怪呢,這麼好的機會,你居然不殺我,原來是靈力枯竭了啊。」

楊東身軀一緊,暗道這次真的完了。

現在距離越國都城還有五十里,就算有人看到,也不可能瞬間趕到這裡。

而一旁的書言香雖然思維清醒無比,奈何卻被三大靈武聖的靈力束縛,除了眼睜睜看著吳道一點點逼近楊東,她別無他法。

「嘿嘿,楊東,你現在求我,我也同樣可以放你一條狗命,如何?」

吳道得意無比,但見識過楊東的逆天戰力,他一時間也不敢接近,他還害怕楊東是裝出來的,等到了附近又暴起偷襲。

楊東已經無力起身,索性直接躺在了地上,以手枕頭,悠閑的看著一步步走來的吳道,「我剛才都放了你一次,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回來送死,看來你還真是賤到家了。」

「哼,別故弄玄虛,我知道你的靈力已經耗盡,現在不過是強裝出來罷了。」

楊東笑了笑,「那你還站在那裡幹嘛,過來呀!」

「你以為我不敢?」吳道眼中的神色越來越猙獰,「你別忘了,我也是靈武皇,現在要殺你,跟捏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吳道說得不耐煩,楊東都聽得煩了,「那你倒是過來呀,別光說不做。」

楊東越是催促,吳道就越心虛,遲疑了許久,都沒敢動手。

便在這時,遠方越國都城的方向,已經有十幾道身影御空而來。

吳道臉上滿是猶豫之色,狠狠看了楊東一眼,終於還是沒有膽量冒險,「哼,楊東,我記住你了。」

說完,吳道轉身就走,這次他是真的不敢再停留了。

「嗎的,好險!」

看著吳道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楊東抬起的頭再也支撐不住,「咚」的砸在堅硬的石頭上。

沒有耽擱,楊東立刻在體內運轉起了血靈九天。

這才是他本源的力量,他所有層出不窮的武技都源於這個功法,沒有這個功法的支撐,他體內的靈力根本就無法凝聚。

在他的運轉下,片刻后,血氣終於一點點的凝聚,方圓十幾里內的靈力,也在迅速向他的身體匯聚而來。

直到越國都城飛來的那十幾人到來,楊東終於能站立起身。

「你沒事吧?」

來的十幾人中,全都是靈武皇以上的強者,其中還有兩名靈武聖,說話的人正是越國國師。

「我沒事。」

楊東只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便走到木然躺在地面上的書言香面前。

這些人剛才明明見到自己與三名靈武聖決鬥,卻無人上前來助陣,現在見自己贏了,他們又上來諂媚討好,楊東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這些馬後炮。

隨手一揮,將束縛書言香的靈力解開,楊東關切道:「他們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然而當書言香做出下一個動作時,楊東頓時呆住了。

束縛剛剛解開的剎那,書言香頓時一把撲到了楊東懷裡,哽咽道:「從被皇宮帶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我真的完了,沒想到……沒想到你又一次救了我。」

書言香從來都只是被楊東吃豆腐的份,現在居然主動投懷送抱,楊東一時間只感覺怪怪的,以至於原本想上下其手一翻,手剛剛伸到一半,他又一把將書言香推了開去。

「旁邊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等我們兩獨處的時候,你想怎麼樣都行。」

這些話是楊東湊到她耳邊說的,聽完后,書言香俏臉頓時「唰」的漲紅了起來,直紅到了耳根。

儘管滿臉羞澀,望向楊東的目光依舊充滿了感激與一絲莫名的情感。

兩人耳鬢廝磨的時候,國師與十幾名越國強者就當沒看見,看天的看天,研究掌紋的研究掌紋。

直到兩人把滿腹悄悄話說完,國師才輕咳了一聲,「咳、咳,那個楊東啊,可否打擾一下?」

楊東翻了個白眼,暗道自己又在光天化日下幹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用得著這麼拘泥么?

心裡這麼想著,楊東還是點了點頭,「國師有話直說。」

「陛下有請,希望你能不計前嫌,到都城一敘。」

「既然這件事情已了,我也該走了。」

對於越國,楊東絲毫不關心,他現在唯一關心的,就只是上古遺迹。

不過沒等國師說話,書言香卻扭捏著說了一句,「楊東,越國畢竟是我的家,就算父王他們再對不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請你再幫我最後一次。」

楊東皺了皺眉,「不是我不想幫,而是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到了現在,他不得不說出事實,自己雖然身為神極殿的寶血神子,但要請動整個神極殿相助一個國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自己殺了神極殿大殿主,這事應該早就被查清楚了,也不知道自己回到神極殿,會不會被當成叛徒對待。

見楊東一臉為難,國師一干人都有些失望。

不過書言香美眸一轉,突然目光灼灼的盯住了楊東,「你不是符師嗎?只要你肯全力相助,哪怕我們越國勢弱,也有能力與吳國一戰。」

聽到書言香的話,國師在內的十幾人才眼睛一亮。

楊東除了一身武技神鬼莫測之外,本身還是一位大符師,一場戰爭中只要有得力的大符師參戰,往往能決定一場戰爭的勝敗。

就在楊東猶豫之際,書言香又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撒嬌道:「求你了,大不了以後你說什麼我都照做。」

楊東一怔,腦海里頓時想到了某些令人熱血沸騰的畫面,「這可是你說的?」

見楊東一臉壞笑,書言香哪裡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她還是紅著臉點了點頭,「當然,一言即出,駟馬難追。」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再吃虧一次。」

說到這裡,楊東又轉身面向國師,「不過回都城就不必了,我現在就去半葉城看看。」

沒等國師挽留,楊東一把拉起雀躍的書言香,迅速向遠方走去。 不久后,越國都城皇宮內。

書蒼宏與郡王臉上充滿了苦澀,郡王道:「唉,早知道如此,我們從一開始就應該聽香兒的啊。」

書蒼宏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真是的,之前知道玉兒一直針對楊東,我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倒好,能拯救我們整個越國的,反而全系在楊東這麼一個青年身上,真是世事難料啊。」

兩人唏噓不已時,國師卻一臉凝重。

「陛下,郡王,恕我直言,楊東修為再高,恐怕也孤掌難鳴,而且他是大符師這一點也只是聽說,我們並沒有親眼所見,勝負之數還很難預料啊。」

此刻一出,書蒼宏與郡王都沉默了下來。

總裁家的前妻 就在越國都城一片愁雲慘淡時,已經距離越國都城上百里的楊東與書言香,卻在一座巨山上停了下來。

「你有把握嗎?」

見楊東剛剛從修鍊狀態醒來,書言香便焦急的問道。

楊東搖了搖頭,「沒有。」

「那你還敢深入吳國境內,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一路走來的時候,楊東已經將他的計劃說了一遍,以他的說法,是想來一招擒賊先擒王,悄悄潛入吳國都城,逼迫吳國之主停止這次戰爭。

這種方法成功率不高,不過一旦成功,確實能一勞永逸。

見書言香緊蹙著秀眉,楊東攤了攤手,「那除了這個辦法,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書言香頓時啞了。

扭捏了許久,才憋足了勇氣說道:「可是人家擔心你呀。」

「你說什麼?」楊東似乎沒聽到,又問了一遍。

「我說,我很擔心你。」

「還是沒聽清楚,麻煩你大聲一些。」楊東嘴角的笑容又擴大了一圈。

「你……」

書言香終於明白又上了楊東的大當,不過在憤怒的同時,嘴角卻升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便宜佔盡,楊東倒也沒想過捅破最後一層,所以立刻正色說道:「好了,言歸正傳,我們先去半葉城探探情況,如果吳國皇帝沒有御駕親征,我們只有深入吳國境內了。」

決心一下,兩人又開始了長途奔波。

接下來的幾天里倒也平靜,一路暢通無阻,以至於三天後,兩人便來到了半葉城外。

不過正當兩人進城時,卻發現了一件非常頭疼的事情。

城牆外竟然貼滿了楊東的畫像,畫布上還白紙黑字的寫滿了無數勿須有的罪名。

「看來我們得另想辦法。」

雖然楊東不怕戰鬥,但現在情勢不穩,他也不想無端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正當他想退走時,身後卻傳來了一個聲音,「喂,小海,我都等了你半天了,你又回去幹嘛。」

一邊說著,那人還一手握住了楊東的肩膀。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

楊東隨口說了一聲,立刻跟書言香向前走去。

不過沒走出兩步,那人卻尖叫了一聲,「啊,你、你是畫像上那個通緝犯?」

楊東只差沒一口老血噴出來,看著那名驚恐欲絕的平民,他很想衝上前對那人說,「大哥,請你閉嘴好嗎?我是好人來著。」

由於尖叫聲太過刺耳,就連守門的衛兵都聽到了。

「什麼?畫像上的暴徒出現了?在哪裡?」

片刻間,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的圍了上來,畫布上寫得很清楚,知道下落的人,可以去城主府領取十萬金,這對於普通人來說,絕對是一筆不菲的橫財。

當看清楊東的面孔時,幾名士兵頓時欣喜若狂。

「啊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老子正愁沒錢上青樓,你就自動送上門來,兄弟們,給我抓住他,就能拿到一百萬金賞錢。」

被這麼多人像獵物一樣盯著,楊東終於怒了,「就怕你們沒命享用那些賞金!」

說話間,兩指迅速伸出。

只聽「嗤」的一聲,一道血劍頓時在指尖凝聚成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