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古星辰就是帶著顧銘進去了。

院子里坐著一個老者,一雙飽經滄桑的眼睛看了古星辰一眼,道:「星辰,你晚了一天。」

「父親,是這樣的……」

古星辰急忙走過去,在老者耳邊耳語了幾句話。

老者聽后,雙眸瞬間大睜,瞪的滾圓。

「你是說他是先天武者?」

老者駭然不已,直接把其他的話,全部省略了。

先天武者只覺醒了三品武徒之力,開什麼玩笑,也就南陽城那種小地方的人才會相信。

而老者根本不會相信這些。

老者扭頭看向顧銘,不由的微微一笑,「拿測試石!」

古星辰一怔,雖然不明白父親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乖乖的取出一塊測試石。

「小傢伙,你能隱瞞住別人,可不能隱瞞住我,乖乖地過來測試吧!你的想法我知道,我會替你保證秘密的,而且還會派人暗中保護你的家人!」

老者淡淡的說道,可是聲音卻夾帶著無比激動之色。

先天武者,整個洪荒大陸也都是不可多見的武者。

https://ptt9.com/101414/ 先天武者怎麼可能是廢物呢?

顧銘也不廢話,他知道在這裡是隱瞞不下去的,直接將手放在了測試石上。

頓時數十道光芒閃現。

老者一個箭步上來,仔細打量了一下。

「老夫活了幾十年,還從來沒有見過覺醒如此強的武者之力。」老者眉頭一挑,道:「不對,這是先天武者的本源之力。天呀,我都看見了什麼?」

「父親,這真的嗎?」古星辰道。

「這件事不允許對任何講,咱們天武學院能否成為洪荒大陸第一學院,以後就要靠這個小傢伙了。對了,星辰,取十塊源石過來,等新生排名戰之後再說其他的。」

老者說完,讓古星辰進屋取出一個盒子,遞給顧銘:「小傢伙,我是天武學院的院長古河,你記住了,你身上的秘密不要對任何人提起,另外這些源石用完,再來找我!」

「是,前輩!」

顧銘點頭,直接將那個盒子下。

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裡面濃濃的靈氣,打開一看竟然全部都是上品靈石。

雖然沒有古星辰手中的那個極品靈石好,但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看來這個洪荒大陸上有著許多靈石呀。

「星辰,新生排位賽結束后,顧銘直接列入真傳弟子!」老者說道。

「是,父親!」

隱婚驕妻太難馴 接著,古星辰便是帶著顧銘離開,回到了新生聚集的那個空地上。

「明日是新生排位戰,以你的實力,取得第一名應該沒有問題,之後我再給你安排。」古星辰說道。

「謝謝古導師!」

顧銘應了一句。

之前古星辰答應,除了給他一瓶珍貴的武靈液外,還有內門資格。

重生之溺寵世子妃 但是這些只能等到排位戰之後才能履行。

不過,讓顧銘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成了真傳弟子。

天武學院的弟子分為外門內門和真傳三種弟子。

真傳弟子可是與導師們平級的,而且教導他們的人,是學院的院長和副院長,包括幾個長老。

就像顧銘一樣,直接成為了院長的弟子,成為了真傳弟子,這份榮耀可不是誰都能夠相比的。

而且此時顧銘並不知道,古河可是已經有二十年沒有收過弟子了。 「第一名嗎?它是我的!」

顧銘微微一笑,進入了古星辰指定的草屋當中。

草屋不大,能夠容納數十人,此時已經有不少人了,顧超和顧華兩人也在裡面。

「顧銘,這裡草屋裡全部是我們南陽山脈的人,其中還有一個二品武師的豪門子弟。」

見到顧銘歸來,顧超立即湊上前說道。

「不用理他。堂哥,知道排位戰是什麼內容嗎?」顧銘問道。

「不清楚,說是明天才會知道。」顧超搖頭。

「明日看情況,如果允許的話,你們就跟在我身後!」顧銘笑道。

聽到這話,顧超和顧華兩人都露出了笑容。

顧銘的實力,可比他們強太多了,跟著顧銘走,他們的排名肯定不會差。

接著,顧銘就是獨自走到了角落裡,然後開始盤膝修鍊。

運轉混沌之力,開始吸收納戒中那此上品靈石的中的靈氣。

一道道靈氣被顧銘吞噬,轉化為混沌之力,進入顧銘的丹田之中。

他這一坐,就是大半天的時間。

待他徹底煉化了那些上品靈石的時候,顧超和顧華二人以及其他人都已經睡下了。

「還是差了一些!」

顧銘睜開眼睛,不由的苦笑搖頭,他提升所需要的能量越來越多,十塊上品靈石,竟然無法讓他提升一層,雖然已經接進混沌初期七層,可最終並沒有踏入。

「好臭呀,已經兩天沒有洗過澡了!」

顧銘有點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氣味,當即是離開草屋,準備去找一處水源洗洗。

走出草屋,顧銘發現在草屋的後方是一片森林,走進森林后,顧銘很快就找到了一條小河。

「運氣不錯!」

顧銘滿意地笑了笑,三下五除二就脫掉衣服,跳入了河水之中。

然而,就在顧銘洗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傳來一絲輕微的動靜,頓時引起顧銘的注意。

可是還不等他上岸,一個人影從樹林里走了出來。

顧銘一看,竟然是一個少女!

都市棄少歸來 那個少女,一邊走竟然還一邊脫著衣服。

顧銘一怔,急忙開口打斷:「你別過來,這裡有人!」

可惜,顧銘的話還是說晚了。

「啊?」

那個少女被嚇了跳,驚恐的向顧銘看了過來。

月光之下,顧銘的身形頓時呈現在少女面前。

「混蛋,你找死!」

少女快速轉身,撿起衣服,快速地穿好。隨即,二話不說,直接抽出佩劍,朝著顧銘劈了過去。

咻!

劍氣破空而去,劈在了水面上。

就在少女反應過來時,顧銘早已經上岸穿好衣服了。

「我什麼意思,是我在洗澡,你跑過的,我提醒你,你竟然還攻擊我?」

顧銘冷冷地看著少女,此時是深夜,又離的有些遠,顧銘根本沒有看不清對方的臉。

此時顧銘真的希望能夠早日達到混沌中期,那樣的話,他的神識就可以使用了。

「那又如何,誰讓你跑到這裡來洗澡的,你知道不知道這裡不允許洗澡!」少女回答道。

顧銘一怔,不允許洗澡,那你剛才在幹什麼?

難道天太熱嗎?

顧銘很是無語,這女人要是不講理,誰也擋不住。

「哦,這樣呀?我是新來的,不知道這裡的規矩!」顧銘說道。

洗都洗完了,她還能怎麼的吧?

「你……」

少女忽然一頓,沒想到顧銘竟然會這麼說,一時間,她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她想了想,道:「能躲過我一劍,你倒是有些本事,你叫什麼?」

「我叫顧銘,你呢?」顧銘問道。

「你個新生還想問我的名字,馬上走,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少女冷哼。

「我告訴你,若是讓我發現你再出現在這附近,別怪我無情!」

少女再次警告道。

「告辭!」

顧銘也不跟她廢話,掉頭直接離開。

第二天一早,新生們紛紛起床。

待顧銘等人出門一看,人數還真不少,至少有四百多人。

接下來,就要進行新生排位戰了,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顧銘準備找個地方呆上一會,不過就在這時。

「滾開!」

一聲暴喝傳入顧銘的耳中,他轉頭一看,顧超和顧華二個竟然被人給圍住了。

「一副窮酸樣,敢擋我們的路,找死嗎?」

一個錦衣華服的少年,指著顧超呵斥道。

「這是你家的路嗎?那麼寬的跑,你不會繞著走,你是故意找茬是嗎?」

顧超的氣勢絲毫不比對方差,立即反駁道。

剛才,顧超和顧華二人就站在活動身體,而這一幫人徑直走來,連彎都沒拐,很明顯是來找茬的。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和程公子說話,你知道他是誰嗎?」

華服少年旁邊,一個一看就是跟班的人頓時怒斥,滿臉的鄙視與嘲諷。

「愛誰誰,跟我有什麼關係!」顧超冷冷地說道。

「他媽的,程公子乃是東林城豪門程家的嫡系少爺,敢這麼和程少說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剛才那個跟班,向前踏了一步,冷冷的說道。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無不震驚。

豪門子弟,而且還是嫡系!

聽到對方的話,顧超和顧華的臉色不由一變,顧家只是寒門,和豪門比起來,那可不是差的一星半點。

顧超和顧華對視了一眼后,正準備給對方道歉時,顧銘走了回來。

「豪門算什麼東西?難道天武學院的弟子還分三六九等嗎?如果分的話,那也是按實力劃分。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老大!」

顧銘冷哼,臉色冰冷。

他平生最看不起這種靠著家族勢力,在外耀武揚威的紈絝子弟。

程公子扭頭,目光冷冷的看向顧銘,問道:「你又是誰?」

「顧家,顧銘!」

「我他媽的還以為是什麼重要人物呢,原來是一夥的,瞧瞧你們那如此窮酸樣。」

程公子冷哼一聲:「你們三個,馬上給本少爺跪下磕頭,然後給本少當狗,今天這事就算過去了,否則,我會讓你們後悔!」

顧銘冷哼,眼中閃動著殺氣。

「你想立威的話,麻煩你去找別人,我們三人,你得罪不起!如果你們現在給我們磕頭道歉的話,我會考慮放過你們。」 顧超和顧華二人一聽,反應了過來,搖頭苦笑,暗道自己運氣怎麼就這麼差,這裡那麼多人,為什麼偏偏是他們呢?

程公子一聽,不屑地笑道:「拿你們立威又如何?在這天武學院內,還沒有我得罪不起的人!」

「那你們可以試一試!」顧銘眯起眼睛,冷冷的看著程公子。

「膽子不小!」

程公子大喝一聲。

他的確是想藉助豪門的勢,收一些手下,卻沒想到剛剛出師就遇到了硬骨頭。

「他們只不過是寒門子弟,竟然狂妄到了這種地步,竟然敢質疑程濤公子的能力,也不看看他們的身份。」

「我告訴你們,程濤公子可是二品武師,一根手指頭就能打趴下他們。」

「據說,程家有很多人在天武學院,顧家一個小小的寒門,竟然敢招惹程家,這下慘了。」

周圍之人紛紛小聲地議論起來,,很顯然,他們這是在拍程濤的馬屁。

這時,顧銘猛然抬頭,只見一隻血羽鵬飛來。

顧銘知道新生排位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樣吧,新生排位戰就要開始了,我們打個賭如何?」程濤自然也看到了那隻血羽鵬,隨即看著顧銘說道。

「說!」顧銘淡淡的開口。

「在新生排位戰中,只要你們三人的分數加起來比我高,那我程濤今後不再找你們麻煩。如果你們的分數沒有我高,給我跪下磕頭,再喊三聲爺爺!」

程濤趾高氣揚的樣子說道。

「你認為公平嗎?」顧超冷哼。

「既然你們認為不公平,那就公平一些。我輸了,我給你們跪下磕頭!」程濤補充了一句。

顧銘聽后,嘴角微微翹起,扭頭看向顧超和顧華二人一眼。

「顧銘,我們相信你!」顧超立即說道。

但是顧銘並沒有立即答應,因為他還不知道新生排位戰的規則和內容。

「排位戰的內容和規則公布之後,我再給你答覆。」顧銘說道。

「行!」

程濤看了顧銘一眼,帶人轉身離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