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道柔弱的聲音在眾多響起。

大家都靜了下來,然後那些給唐青鋒祝賀的人自覺退後。

齊螟石也退後。

他該做的都做了,最終唐青鋒還要不要這個女人,那就看唐青鋒如何選擇了。

唐青鋒看向林紅線,目光很坦然,很清澈,聲音更是平靜如水道:"林姑娘,你有事?"

"我……"

林紅線嘴微動,但發現什麼也說不出來。

唐青鋒的平靜讓她徹底的絕望,她傷透了他的心,她再也不可能擁有他,她親手毀了自已的幸福。

"你我緣盡了。"唐青鋒說道:"就當是我辜負了你。"

明明是林紅線無情在先,唐青鋒此時如此說只不過是在給林紅線台階下。

可是林紅線聽到這話,她突然很生氣,她突然嘶吼:"就是你辜負了我,你說過會愛我一輩子,讓我幸福一輩子。現在就因為這點小事就說跟我緣盡,唐青鋒,你覺得你當上齊家幫幫主就……呃!"

林紅線突然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的脖子被柳凝雨掐住。

"我忍你很久了。"柳凝雨一臉凶光的說道:"剛才的事你覺得是小事?還有,你敢在擂台上羞辱我們總堂主,你已經是死罪。剛才說因為看不我不順眼你想挖了我的眼睛,又是該死。你說這世上怎麼會有像你這麼無恥惡毒不要臉的女子?"

林紅線美眸陡然瞪大,那個丑鬼竟然是方昊天假扮?

"噗!"

林紅線突然噴血倒飛,重重的摔落到林敗北腳邊。

柳凝雨的聲音大堂響徹,震動所有人的心:"看在林城主的面子上今天我不殺你,只廢你的修為。但以後你還是這麼惡毒的話我敢保證你會死的很慘……說完她飄身射出酒樓,聲音鑽進燕伯來的耳中:"我去幫昊天,你們還需要注意點。"

聲音落下,人已去遠。

此時林敗北此時看著臉色慘白的女兒,他一臉失望和痛苦。一會,他伸手將雙眼空洞無神的林紅線拉起,將她輕擁入懷,哽咽道:"對不起,是爹對不起你,是爹寵壞了你,對不起……"

見他如此,眾人皆嘆。

燕伯來走過來將一枚解藥遞給林敗北,說道:"也許她以後會有改變。"

林敗北吃下解藥,感覺有點力氣后抱著林紅線起來,說道:"伯來,對不起,過幾天我再另外設宴請長青和散枝。"

燕伯來伸手抓住林敗北的肩膀搖了搖。

林敗北抱著林紅線,在大家的注目中離開。

燕伯來和齊螟石對視了一眼后開始發號施令,收拾殘局並讓婚宴繼續下去。

當然,當兩人看向還處於暈迷中的牛長青和胡散枝時,眼神中都充滿了歉意。

只能事後解釋與彌補了!

暴君的絕色妃 "不知道總堂主這一次能不能殺得了姓傅的。一定!"

燕伯來看向窗戶。

窗戶外,雪花繼續! 街上飄著雪,水上覆著冰。

進入酷冬,雪老城的溫度越來越低,越來越冷了。

相對於滿雪樓,雪老城的街道此時是那般的寂清。

至少這條大街是如此的寂清。

方昊天迎著風雪,緩步在這條大街行走。

街上空曠無人,只有雪花不停的飄灑著。

方昊天的目標是前方的那個大院子。

傅先生已經被他打成了重傷,已經無路可逃,最後逃進了那一個大院。

"果然智深似海,居然還有如此布置。這就是你最後的退路了么?奈何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你的智計多高也沒用。"

方昊天拖著手中的皇極至尊劍,拖出一條不斷被雪花掩沒的溝痕。

這條大街,顯然是傅先生給自已留的一條後路,也是一計后著。

雖然傅先生對滿雪樓的布置很滿意,利用齊螟石籌辦婚禮這一點算計所有的人。

但他生性謹慎,再完美的計劃都有可能出現意外,於是乎他在這街大街布置了重兵,以防萬一。

現在,他極不願意用到的布置不得不用,因為他受了重傷。

他希望他的布置能阻擋方昊天,能給他拖延時間,他需要時間處理傷勢。只有身體恢復他才有逃生的希望。

街道兩側,不知隱藏著多少人。

這些,應該是傅先生在雪老城掌握的最強大力量,也是最後的力量。

只要剷除這些人,傅先生在雪老城將成為孤家寡人。

方昊天殺氣凜然,則便是血染長街,血流成河,他也沒有半點的憐憫。

唯有殺!

方昊天沒有直接向那大院飛去,因為四周有很多元陽境高手,飛與走沒什麼區別,都會有人阻擋。

正如街道兩邊被寒氣薰軟,輕輕擺盪的枯柳一樣。

枯柳其實已經沒有力氣動,它不想動,但寒風吹拂,它不動不行。

它沒有選擇。

方昊天雖然有選擇,但空中飛也是會有人阻攔,那方昊天也懶得浪費力氣選擇了,就這以踏雪而行。

他信心十足,因為他的魂武已經是天人境層次。

擁有天人境的實力,何懼之有。

既然這些人要擋他,那他就順勢而為,將這些人全部殺掉。

他原本的打算不就是要將傅先生的所有力量一網打盡嗎?

隨著對傅先生的了解,他無法否認這是一股讓人震驚的力量。這股力量如不撥除,一旦被方威所用然後徹底與魔族勾結,絕對是人族大患。

方昊天仍然堅持著一個宗旨。

人族內部如何勾心鬥角,如何為了利益爾虞我詐自相殘殺,都應該有一個底線,那就是不能與魔族這種最終目標要滅絕人族的異族勾結。

傅先生和方威這樣的人為了一已之私已經超越了這個底線,已經沒有任何底線,這是方昊天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要殺。

現在有機會殺多點這樣的人,他自然不能錯過。

至於給傅先生喘息的時間,方昊天並不擔心。

傅先生服下百隱無影丹所施展的潛術對他已經無效,所以對方不管逃到哪裡他都有信心追得上。

萬米感應力的覆蓋範圍,傅先生根本無處藏身。

對方的傷好了又如何?

剛才一路追殺能將他打傷,相信一會也一樣。

哪怕對方在那院子里有強大的布置,方昊天自恃魂武的天人境無所畏懼。

前行百米,仍然沒有人出手阻攔。

方昊天冷笑,對方這是要讓他徹底進入包圍圈才動手,意圖不讓他有逃生的機會。

可是他真的沒有想過要逃啊!

他是來殺人的,是要殺光這些人的,為什麼要逃。

這世上,至少在蠻獸封境,已經沒有需要他逃命的人存在了。

只是他隻身一人進入重圍,在傅先生的一眾手下眼中卻覺得他是傻子,覺得他現在是在送死。

他們看著在冷清的長街上,在飄舞的微花里前行的那道年輕的身影,他們看到的是一個將死的可憐蟲正在悲壯走向死亡。

風蕭蕭兮雪花寒!

當然,方昊天能打敗傅先生,他們也知道方昊天的強大。

但他們人多,他們個個也是高手,他們不相信方昊天還能將他們殺光。

這麼多人,耗都能耗死他。

終於,有人出現了,有人擋在了面前。

是一個老人,老到滿臉都是皺紋,站在風雪中巍巍顫顫的老人。

這個老人渾身寒意,鋒芒隱在衣衫之間,彷彿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因為這裡的雪花無法落到他的身上。

不是雪花不想,是對方身周布起的無形罡氣將雪花擋開了。

有破空風聲驟起,呼嘯的有點刺耳。

老人前沖,沖勢如電,一路捲起雪花,似乎剛才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現在他要融入這個世界。

接近,轉瞬接近十米。

就在這個時候,兩旁的屋檐有雪花飄起,兩邊又有破空聲起,兩把劍一左一右的刺向方昊天。

很快!

兩把劍很快,幾乎一出就已經刺到方昊天的耳邊,都要將劍刺進方昊天的耳朵,將他的腦袋貫穿。

絕對是刺殺高手。

一剎那,方量天感覺到了兩把劍的鋒芒與其中挾雜的死亡氣息。

這是殺手的劍法,專門刺殺的劍法,專門為殺人而殺人的劍法。

方昊天卻不看,他只看著前方卷在雪中的老人。

當然,他不看並不代表他可以無視。

不看,那是因為他不用看。

噗噗!

兩把魂劍暴射左右射出,在那兩把劍則將刺進他耳中之時,兩把魂劍刺進了那兩人的眉心,然後生生帶著對方撞破了牆,撞進了房子之內。

兩邊房子里都有很多人,然後那兩把魂劍開始各自在房子里瘋狂轟殺。

對面的老人也到了,一把劍從雪花中刺出,刺向方昊天的眉心。

速度更快,比剛才那兩人的劍還要快。

方昊天眼睛微眯。

老人果然是一個高手,元陽境七重的修為,更是一個劍道高手。

劍,也是殺手之劍。

足可以七重修為刺殺普通九重大高手的劍。

但方昊天微眯的眼睛不是因為對方刺出的劍,而是因為對方那隱藏的另一把劍。

這一次方昊天沒有用魂劍,而是將手中的皇極至尊劍刺出。

刺中了對方刺來的劍,然後擊碎對方的劍,然後前刺,再一挑,將對方的左臂挑飛。

"你的劍喜歡隱藏,那就一直藏著吧!"

方昊天說道。

對方那把隱藏的劍就在左邊衣袖中。現在,這把劍永遠也沒機會出現了。

老人駭然而退,但剛退一步便覺得劍光一閃,一道劍芒刺進了他的眉心。

"噗"嗤的一聲輕響,一道血箭從老人的眉心射出。

血落到地上,轉眼就被簌簌落下的雪花淹沒。

老人的眉心多了一個極深的血洞。他的眼神里充滿了絕望。

他想不明白,方昊天厲害到這等程度,大先生為何會讓他獨自出手。

他永遠也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老人身體軟下,滑倒在地上死去。他的血融入血中,塵歸塵,土歸土,血歸雪歸大地。

方昊天繼續前行。

兩邊開始不斷的有影撲出,凶神惡煞,每一個都好像是一尊滅殺萬古的上古魔神。

可是方昊天認為這些人是飛蛾,而他就是那足可婪燒一切的火。

飛蛾撲火,似乎就為傅先手這些手下而寫的。

等方昊天站到院子的門口前三米時,身後已經留下了四十七名元陽境高手的屍體。

這四十七名元陽境高手還是方昊天手中的皇極至尊劍殺的,那兩把魂劍殺了多少方昊天已經懶得計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