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道影子閃過,這次,舌頭的速度更加快速,轉眼間,三眼魔狼便是消失不見。

繼續丟了幾頭魔獸下去,凌逸終於找出了那頭六階魔獸的藏身所在。

站起身來全身活動了幾下,凌逸提着亂雲劍,背後銀翼輕輕撲打着,慢慢的懸浮在了半空之中,逐漸向懸崖下飛去。

離着斷壁有二十多丈的距離,凌逸小心的提防一些異動,在剛纔的試探當中,他發現二十丈的長度,就是那條舌頭的極限,在二十丈範圍之內,那頭神祕魔獸很有可能就會對他發起攻擊,所以他不敢靠的太近。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緩緩地降落下來,凌逸在斷壁上找到了一個巨大的洞口,洞口黑幽幽的一片,沒有一絲光亮透出。

輕輕抽了抽鼻子,凌逸很敏感的在空氣中問到了血腥的味道,而且在其中還有一股惡臭,想必就是那頭魔獸的口涎的臭味。

對此,凌逸更加肯定那頭魔獸就躲在這個洞口裏。

“呼”,一道破空聲從面前傳來,那黑黝黝的洞口中,突然射出一條青色的影子,正是剛纔凌逸見到的那條長舌。

直到接近了,凌逸才發現,那條長舌的頂端分叉,一股極爲濃烈的惡臭撲鼻而來,刺激性的氣味讓得他不由得頭昏腦脹。

勉強定了定神,凌逸一劍劈砍過去,那條長舌竟然也是堅硬無比,被這一劍只是砍得偏離了方向,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傷口。

凌逸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在那山洞之中,一種壓迫性極強的威壓正向洞外擴散而出,很快的,一頭長相十分醜陋的魔獸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伴隨着魔獸的出現,方圓近一里的魔獸開始逃竄,那種絕無僅有的威壓,竟然能夠籠罩方圓一里的範圍,讓得萬獸驚動!

那是一頭長得極爲像蜥蜴的魔獸,長舌被它收攏在嘴裏,燈泡大小的雙眼,碧綠窄細的瞳仁,前肢細小,兩條後腿卻是粗壯有力,一條粗壯的大尾巴,全身上下長着疙疙瘩瘩的鱗片,醜陋之極,體型大的驚人,將整個洞口都給生生堵住。

要想進入洞中找尋天靈果,就必須從這條魔獸身邊經過,凌逸嘴脣緊抿,視線在魔獸身邊搜尋着,想要找出個好方法進入洞中,因爲他知道,光憑他魂師的實力,是不可能將這頭六階魔獸擊敗,要麼就是引開這頭魔獸,要麼就是悄無聲息的進入其中,別無他法。

望着眼前巨大的魔獸,凌逸的眼神逐漸明亮了起來,嘴角,也是微微翹起了一絲弧度。 “嘶……”

那條醜陋的大蜥蜴仰首鳴叫着,輕吐着大舌頭,眼中兇光畢現,怪異的扭動着身軀,慢慢的,那條巨大的尾巴便將整個洞口堵得毫無縫隙。

想要從洞口處藉助速度優勢進入山洞之間顯然是不可取的,凌逸好笑的看着這頭魔獸,隨後揮手一招,一團紫色的魂火便被他凝聚在手心之上。

魂火突然的出現讓的大蜥蜴眼神中閃現出了一絲驚訝與恐懼,隨之而來的,便是它無邊無際的怒意,在他的地盤上,決不能允許人類如此放肆的挑釁!

大蜥蜴張口便是吐出一團濃黑的液體,夾雜着惡臭襲向凌逸,那上面必然是隱含着劇毒。

液體還沒有近身,便被凌逸隨手會出的魂火給燃燒成了灰燼,在魂火高溫的威懾之下,大蜥蜴反而更加暴怒。

黑色的毒液一團接着一團從它的巨嘴中噴射而出,還不停借用長舌攻擊凌逸,可每一次都能被凌逸巧妙地躲開去,讓這頭六階魔獸萬分惱怒。

“嘶嘶……”大蜥蜴最後噴射出一道毒液之後,巨嘴便緊緊的閉在了一起,不在有任何的動靜,只是那雙眼睛中的殺意,則是在告訴凌逸,它並沒有放棄攻擊。

凌逸穩穩地懸停在二十丈範圍之外,手中的魂火一直在他的手心上騰燒着,此時的他明白,這頭六階魔獸真正要使出殺招來了。

如果以爲這頭六階魔獸僅僅就是這點本事的話,那麼就大錯特錯了,能夠與人類中魂王武者相當的魔獸,又怎麼可能就只有這麼點手段,有些高階魔獸甚至都有了絲毫不弱於人類的心智,可想而知,眼前的這頭大蜥蜴必然也有它的殺手鐗。

不過凌逸有魂火,那是他最強的王牌,足以讓他與這頭魔獸相鬥!

山體開始顫動,懸崖之上,一塊塊石頭因爲震動而掉落下來,凌逸甚至都能夠感受到空氣的震盪感。

“吼!”大蜥蜴大聲一吼,緊接着,一張黝黑髮亮的羅網便朝凌逸飛去。

那是純粹由黑色毒液編織成的一張羅網,嗤嗤的響個不停,若是被沾染上一分一毫,恐怕就得立刻斃命。

凌逸頓時心中一凜,但卻不見有任何的慌亂,他急速退後的同時,手中的那團魂火被他極爲巧妙地控制凝聚成了一條火龍,就這樣向羅網飛去,紫光閃爍迷人眼,“噗”的一聲低沉爆炸聲中,羅網被火龍洞穿,瞬間燃燒成灰燼,能量的爆響不絕於耳,而那條紫色火龍只是光芒略微黯淡了少許,卻餘勢不減的朝魔獸爆射而去。

魂火燃燒萬物,那羅網瞬間就被燒成灰燼倒也不足爲奇,只是這有點出乎凌逸的意外,難道一頭六階魔獸的真正殺招就只是這麼點能耐?抑或是魂火威力太強?

凌逸的目光立刻瞟向魔獸,卻見那大蜥蜴見着威力巨大的魂火飛來,卻並沒有任何的懼色,反而是有些自信的樣子,他的心中立馬一驚,這六階魔獸,似乎並不是表面那樣容易對付!

紫色的光華越逼越近,那稍顯的強烈的光芒映射在魔獸碧綠的瞳孔上,顯得甚是妖異。

忽然間,那魔獸張大了嘴,一股噁心至極的臭味瀰漫開來,一條由黑色毒液凝成的巨龍從魔獸的巨嘴中飛出,直接撞上了看上去十分渺小的紫色火龍。

“嗤……”

一陣劇烈的燃燒過後,空氣中的惡臭似乎也減淡了許多,那條巨龍跟魂火盡數消失在了眼前,以魂火的威力,竟然也是和那巨龍共同消泯,足以見到這條巨龍中毒液的數量之多,若是被擊中,便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嘶……”凌逸不由得抽了口冷氣,緊緊盯着洞口處的大蜥蜴,亂雲劍高舉過頭,頭頂上立馬形成萬千道七彩奪目的劍影。

“去!”手中亂雲劍猛力一斬,那懸浮在空中的萬千劍影便如雨滴一般掉落下去,在劍影簇擁之下,那柄巨大的純藍色巨劍極爲的醒目。

“轟!”劍影並沒有朝洞口飛襲而去,而是重重的撞在周邊的山體上,震盪起濃厚的灰塵,在灰塵的掩蓋下,純藍色巨劍單獨脫離,飛向洞口,一道被紫光覆蓋的影子如影隨形。

“嘶!”巨劍在灰塵的掩映下從洞口洞穿而入,那頭大蜥蜴發出一聲慘厲的嘶鳴,引得洞口一陣劇烈的搖盪。

凌逸雙手持劍,身上覆蓋上了一層魂火,見巨劍從魔獸身上貫穿,體內魂氣盡速流轉起來,霎時間,全身紫光大盛,那銳利的劍尖處,凝聚着一團小型魂火  。

身形如電,在巨劍消失的剎那間,凌逸如同一道雷霆萬鈞的利箭,竟破開魔獸堅硬的皮膚,從魔獸的腹部洞穿而出,魔獸的肉身,就在此刻化爲黑色的灰燼。

嘶叫聲戛然而止,塵土也漸漸消散,現出了凌逸的身影。

“呼……”長長的出了口氣,凌逸拍了拍胸口,頓感輕鬆了許多,畢竟面對的是一頭六階魔獸,稍有不慎性命就不保。

從灰燼中撿起一顆黑色的魔晶,凌逸看也不看就收入了戒指當中,相比六階魔獸的魔晶,這天靈果顯然是更加的吸引他。

視線火熱的朝黑黝黝的洞中看去,在那洞中,凌逸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靈氣透露而來,那就是天靈草散發而出的靈氣。

取出一顆熒光石,照亮身前五丈遠的地面,凌逸趕緊邁開腳走了上去,他現在敢肯定,山洞裏再也沒有其他的魔獸存在,心裏對天靈草也是十分的期待了起來。

天靈草對於武者的誘惑是致命的,即使是凌逸也是如此,在某些大城市的許多交易場所,這天靈草已經被炒到有價無市的程度,由此可見這天靈草究竟有多麼的讓武者瘋狂。

那可是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靈草啊,就算是一名魂王,也會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這種藥草。

壓抑着自己心裏的衝動,凌逸漸漸的深入了洞中。

從洞口一直到這裏,竟是一條足足有一百多丈長的通道,沒有任何岔路,不過山洞中的惡臭,比之前聞到的還要濃烈,凌逸胃裏翻江倒海,有種強烈的嘔吐感。

“這該死的魔獸,臭的要命!”凌逸低聲抱怨了句,緊緊地捏住自己的鼻子,無奈的擡起手,苦笑了聲,施展吸風掌和吹風掌將洞中的臭味吹散。

舒服的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氣,凌逸低頭望着自己的兩隻手掌,向前行走之間不由得陷入了失神中。

吸風掌和吹風掌已經掌握了差不多了,可是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他也嘗試着將這兩樣功法融合,想要施展出那捲軸上所說的那種奪魂撕裂手,可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沒有成功過,他甚至都有點懷疑這兩種功法是否能夠結合。

搖頭嘆了口氣,凌逸拋去心中的想法,徑直向洞內走去,爲今最爲關鍵的是將這天靈果得手,再去考慮功法的問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凌逸最後來到了通道的盡頭,在乳白色光亮照耀下,一潭泉水進入了凌逸的眼球之中。

泉水不大,但是顏色竟是一種詭異的紫色,泉水錶面平滑如鏡,掀不起一絲波瀾,天靈果似乎並不在這裏。

“難道自己的感應錯了?”望着這眼泉水,凌逸皺了皺眉,但當他的精神力透過泉水進入水體之中時,一顆紫色妖花便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那顆紫色妖花的花瓣之下,掩藏着一顆渾圓的果實,空氣中淡淡的靈氣,似乎便是從那顆圓圓的果實上散開的。

“嘿嘿!天靈果,我可找到你了!”凌逸嘿嘿一笑,走近了這口紫色泉水。 凌逸逐漸靠近了泉水,熒光石放射出的乳白色光線照射在泉水上,讓的這紫色的水體顯得十分的妖異。

睜大眼睛瞧去,凌逸嘗試着看清那朵紫色妖花,卻什麼都看不見。

用手中的亂雲劍在泉水裏用力攪動了一下,水面紫色依舊是那麼濃郁,也不見有任何的減淡的跡象。

“這口泉水處處透露着詭異,難道是因爲那朵紫色妖花的原因?”凌逸認真思索了一番,望着水面陷入了呆滯。

“不管了,先把天靈果找到再說!”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凌逸閉上眼睛,利用精神力探尋着紫色妖花的確切位置,他現在可以確定,那顆生長在紫色妖花上的果實,十之八九就是那傳說中的天靈果。

在泉水邊仔細勘察了一番,見沒有什麼危險,凌逸便跳入了泉水之中。

已是晚冬時節,天氣雖冷,但在泉水中卻是異常的暖和,凌逸的精神也爲之一振,藉助精神力的準確探測,很快就找到了那朵紫色妖花。

下潛了將近幾十丈,泉水的顏色依舊呈現紫色,在那妖異的紫色當中,一抹更加濃豔的紫光搖擺不定,那正是紫色妖花!

凌逸加快速度遊向紫色妖花,很快就接近了那朵妖異的花朵。

紫色妖花懸浮在水中,無根生長,長有六片花瓣,渾身上下是一種極爲濃郁的深紫色,在花瓣隱藏之下,神奇的結出了一顆果實。

凌逸眯着眼看了許久,最後一把抓起那顆果實,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這顆果實就像是與花朵死死的聯合在了一起,這一把抓過去,竟然將紫色妖花都給連根帶起。

“嗡!”

手中的紫色妖花突然響起低沉的嗡嗡聲響,劇烈的顫動着,也不知是不是這顫動的頻率過於快速,竟是讓凌逸的手心感覺到了一股疼痛,鑽心的疼痛!

“不好!”凌逸的心裏突然升起一種極爲不好的預感,他試圖將手中的紫色妖花扔開,卻駭然的發現這花朵竟然與自己的手心在慢慢融合,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

“這……”凌逸更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他趕緊沉下心來感受着體內的變化,經脈中的魂氣急速流轉,以防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

可這次依舊讓凌逸大感意外,在鑽心的疼痛消失之後,隔了許久已經沒有任何的動靜,這讓他有點納悶。

“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也躲不過,先上去再說!”在水面幾十丈之下可不能呆太久,雖然他體內的水屬性魂氣能夠在水中吸收一些空氣,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人是在地面上生存的。

可就在凌逸正準備儘快游上水面的時候,異變突生,那剛纔還是平靜的猶如一面鏡子似的水面就好似沸騰了一般,一個個巨大的氣泡鼓起,逐漸脹大後爆裂,整個泉水開始旋轉起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在漩渦周圍,是近乎黑紫色的泉水,離得漩渦中心越遠,這種紫色的濃郁程度就會越低,直到最後,竟然變得透明。

“估計這就是紫色妖花被我取走的後果了……”凌逸心中叫苦不迭。

他努力的想要游上水面,可是漩渦產生的力量生生的拉住了他,讓他無法繼續上升,反而是慢慢的沉陷了下去。

“唔唔……”掙扎之中,凌逸嗆了幾口泉水,極爲的難受。

他越沉越低,直到最後,身子也慢慢失去了力量,眼皮也變得很是沉重,最後,睡在了泉水底部。

沉睡之中的凌逸,並未感受到,那一道道紫色的遊絲,正從漩渦之中抽離出來,飛速的竄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

泉水變得非常的清澈透明,一個看上去消瘦的人影正漂浮在水面上。

“噗!”凌逸猛地從沉睡中驚醒過來,吐出一大口水。

“咳咳……”凌逸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張目四望,竟然發現自己漂浮在了泉水之上。

變得透明的泉水,立馬便讓他反應了過來,自己沉睡在泉水中時,似乎有一股很精純的能量不絕如縷的竄入自己的體內,讓他渾身舒爽,呼吸也變得極爲的順暢。

背後銀翼一震,凌逸飛至岸邊,立刻就發現自己實力已經飛昇至了魂師九段,離得魂狂觸手可及。

望了望清澈的水面,凌逸迅速明白了過來,這紫色的液體中,必然含有極爲精純的能量,自己在稀裏糊塗之下,竟然將之全數吸收了,才促使自己實力飛昇。

而那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和已經融入自己體內的那顆紫色妖花聯繫在一起。

“可是這妖花究竟在哪,難道在剛纔的晉級中已經消耗了?”凌逸想到這裏,心中的欣喜也是減少了許多,若真是如此,不免讓他失望不已,畢竟那可是臉魂王級別的武者也是會爲之瘋狂的天靈果啊,難道就只有這點效果,只是讓自己提升了八個階段而已?

略帶惆悵的搖了搖頭,凌逸便要擡腳走出這處山洞,在山洞口,卻聽到了一道狼嚎之聲。

“呼呼”的破風聲正急速的逼近山洞,凌逸趕緊躲藏了起來,無邊的黑暗讓得他身形隱藏的極爲的恰當。

“嘭!”一頭魔獸穩穩的落在洞口,那是一頭三眼魔狼,也不知道爲什麼出現在這裏。

魔狼四處張望着,有一顆眼睛已經被傷的血肉模糊,煞是噁心恐怖,灰黑色的口涎從它的狼嘴中留下,散發着一陣惡臭。

見是一頭小小的三眼魔狼,凌逸便站了出來,朝這頭三眼魔狼行去。

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將這頭魔狼擊殺,簡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那頭三眼魔狼顯然也是發現了凌逸,僅存的一顆眼球中流露出一種恐懼之色,緩緩地向後退去,卻又不縱身逃出這個山洞,似乎在他後面,還有什麼讓他害怕的存在。

凌逸正要出手將這頭魔獸擊殺,當他運氣魂氣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丹田中,剛纔還好好凝聚着的十幾顆魂氣液滴,就在魂氣抽離的一剎那,如止不住的洪水一般,開始快速的消散。

凌逸心中咯噔大驚,連忙收手,仔細尋找根由。

恰在此刻,洞外又傳來一陣又一陣破風聲,聽這聲音,似乎人還挺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