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道冷漠的聲音從少年的嘴裡發出。

隨即兩道掌影掠過,掌勁呼嘯,伴隨著幾道慘叫,沖在最前面的數道身影便直接被轟成了粉塵。

林天佑剛踏進這條小巷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有人埋伏在裡面。

不過,開始他並沒有太在意。

直到感覺他們身上傳出來的殺意,這才主動出手。

這些人的鬼力還可以,都達到了七八千。

在冥城算得上高手,可過來對付林天佑,卻遠遠不夠看。

「瞳魂大人,這個少年很強,我們不是對手!」

隨著林天佑的幾次揮掌,過來的鬼影便瞬間滅了一大半。

其他的鬼影心生畏懼,不敢繼續攻擊。

「你們都退下,這個人由我來對付!」

瞳魂從黑暗之中現身,他跟其他人一樣,也是穿著黑色的衣袍。

一雙眼睛泛著猩紅,似笑非笑的盯著林天佑道,「閣下了不起,竟然真從陽世來到了冥界,而且魂還那麼高,都沒怎麼受限。」

「哦?你知道本少?」

林天佑左手插進褲兜里,神態極為輕鬆。

面對這樣神態的林天佑,瞳魂倒是有些驚訝。

在陽世,林天佑不可否認,是個極強的存在。

可陽世之人來到冥界,為了不受冥界陰氣的侵襲,其實力會在一個月之內,都無法達到巔峰。

按著他的了解,林天佑現在的魂力最多只有一萬道以下。

只是,剛才林天佑出招的動作,似乎魂力遠超這個數值。

(本章完) 更新時間:2012-12-26

(想了很久,才確定這章的章節名,嗯,之所以取這個,因為這是我的心聲!)

「它、它、它醒了?」莫加一把抓住灰燼騎士的肩膀,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嘴裡語無倫次的求證著其實異常明顯的事實。

灰燼騎士皺了皺眉,右肩上傳來的力道讓他感覺到了痛楚,不過他現在可沒有心思拍掉肩膀之上的手掌,視線中那兩團耀眼光芒的主人讓他想起了第一次來到巴洛克地獄時的遭遇,那是讓人絕望的威勢,窒息一般的感覺至今仍清晰的殘存於記憶之中。

「大概,可能,應該是醒了吧?」回憶與現實的重疊讓沃恩一時之間陷入了恐懼之中,嘴裡無意識的回應著灰燼之影:「除非它是睜著眼睛睡覺的……」

「我當然不會睜著眼睛睡覺,小傢伙們。」一道厚重的聲音突兀的響起,轟然若雷鳴之響,震得沃恩一陣耳鳴。

看著那張開合的巨吻,黃色利齒之下滴下的唾液讓影魔莫加大張著嘴,呆愣片刻,突然臉色驚色驟然褪去,換上了一副異常恭謹的神態,向著抬起頭來的炎龍單膝跪了下去,口中說道:「灰霧氏族現任族長莫加·灰霧見過蘭斯涅塔茲大人。」

「噢?小莫加?」趴在地上的炎龍眨了眨巨眼,驚訝的看向灰燼之影:「咱們上次見面還是再三百多年前吧?想不到你竟然還活著。」

「哦,原來是已經成功晉陞為惡魔領主了,怪不得你比你的父親活得要長。」蘭斯涅塔茲竟然與莫加拉起了家常,這讓灰燼騎士異常驚訝,不過隨之也鬆了口氣,這樣至少代表著這隻炎龍的性情並非如魔龍瑪麗摩爾一樣兇殘暴躁。

跪倒在地的莫加右手撫胸,恭謹的回道:「是的,大人,不過上次與您見面是七十三年前,當時我帶著我的長子前來接受炙流的考驗。」

「是么?」炎龍語氣有些詫異,不過隨即很快便釋然了:「唔,也許當時我處於沉睡當中。」

「對了,說到這裡。」蘭斯涅塔茲突然頓了一頓,隨後放在前肢上的碩大頭顱驟然揚起,居高臨下的看著遠處的灰燼之影:「我想你應該知道,小莫加,我最討厭的是什麼。」

一滴汗珠從莫加額頭緩緩淌下,他擦了擦汗,顫抖著說道:「大人最討厭石台中的炙流離開冰岩台,或者說,濺出冰岩台。」

「不不不,你錯了,小莫加。」高高抬起的巨首緩緩搖了搖,開口說道:「那是我最痛恨的事。」

「那……」滴下的冷汗越來越多,影魔莫加顧不得擦拭,他抬起頭來,一臉惶恐:「還請大人明示。」

「好吧。」炎龍趴在地上的前肢緩緩立起,高昂的頭顱快要觸及岩漿湖的底部,突然它張開大嘴,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憤怒咆哮:「我最討厭被擾清夢!」

耀陽一般的眼球轉向了並未跪下的灰燼騎士,刺目的光芒照射在沃恩的身上,灰燼騎士悶哼一聲,身子連晃數下,最終勉強沒有癱倒在地,雖然體外的甲胄看似堅硬,但卻無法保護住他的雙耳,被驟然爆發的怒吼搞得腦中一片混亂,過了片刻方才緩過神來,而跪在他身旁的灰燼之影更是在這一身怒吼中「五體投地」,整個身子緊貼地面,以最謙卑的姿態應對突然變得盛怒的炎龍蘭斯涅塔茲。

盛怒的炎龍並沒有被莫加的前輩姿態所打動,他狂吼著站起身來,伸長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卑微的存在,準備接受偉大的蘭斯涅塔茲大人的憤怒吧!」

糟了!灰燼騎士被急轉直下的情形弄得一愣,隨即他迅速緩過神來,左手光華驟現,閃耀著昏黃光芒的盾牌現出了身形,而右手連連揮動,串串血滴從中飛出,濺落於地,隨著血滴落處的煙霧騰起,十餘只手持巨斧的牛魔嚎叫著沖了出來,以血肉之軀將召喚師護在身後。

施放完「鬼王軍團」的灰燼騎士臉色瞬間化作蒼白,他迅速掏出一瓶生命藥劑灌了下去,將失去大半的生命值維持在安全線上,隨後並未停下手中的動作,「生存本能」以及剛剛到手不過數分鐘的「熔魔戰鎧」接連觸發,本來不到四碼高的身形隨之暴漲到五碼有餘,直逼薩魯法爾,猶如一座流淌著濃濃岩漿的人形石塔——雖然身周空間並非太過狹窄,但也沒有太大的空間以供灰燼騎士躲閃即將到來的龍息,故而他只能最大的限度的增強自己的防禦能力,以期能在與龍息的正面對抗中存活下來。

「咦?」探首正欲吐息的炎龍突然停下了動作,它好奇的看向灰燼騎士,聳了聳鼻子,眼中漸漸露出驚訝的神色。

聚集在胸中的龍息被壓了下去,炎龍蘭斯涅塔茲眉頭微蹙,開口問道:「人類,我怎麼在你身上聞到了一個老朋友的氣息?」

「老朋友?」準備迎接龍息的灰燼騎士驟然一愣,他低頭掃了一眼自己的身體,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就在沃恩被炎龍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之時,突然眼前一晃,小山般的巨龍身形急速縮小,不過眨眼之間,竟變作了一名身材瘦削的人類。

灰燼騎士瞟了一眼那人平坦的胸口,以及小腹之下的「龐然巨*物」,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應該是男人吧……」

彷彿絲毫不在意身體的裸露,變作人形態的蘭斯涅塔茲優雅的邁動腳步,眨眼之間便來到了灰燼騎士身前,他皺著眉頭,探過頭來,聳了聳鼻子,隨後便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口中低低自語:「很淡,但確實很熟悉,是哪位老朋友的氣息呢?」

「會是誰呢?」灰燼騎士也陷入了回憶當中,他必須儘快回想起與自己親密接觸過的人中會有誰有可能是炎龍的老朋友,要知道,也許這將為他提供解決當前困境的辦法,而在另一方面,他也確實十分好奇在自己認識的生物當中,會有誰跟這位至少在巴洛克地獄中呆了三百餘年卻沒有墮落為魔龍的炎龍扯上關係。

「對了,你是灰燼騎士?」沉思中的蘭斯涅塔茲突然醒轉,他抬起頭來,眼珠轉也不轉的盯著灰燼騎士。

沃恩張開嘴巴,猶豫了一下,在想不出灰燼騎士的身份是否對目前的情況有所影響之後,他點了點頭:「是的,我是灰燼騎士。」

「哦,那麼也就是說,你是埃霍恩人?」蘭斯涅塔茲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沃恩搖了搖頭,在炎龍疑惑的眼神中開口答道:「其實我並不是埃霍恩人,我是奧斯特人。」

「噢?」聽到這裡,炎龍幻作的中年男人眉頭糾結在了一起,「難道灰燼騎士不是埃霍恩所特有的戰職么?」

「是這樣的,」沃恩解釋道:「我是探索者,降臨在奧斯特王國,所以嚴格來說,我是奧斯特人,不過於今年年初,我加入了埃霍恩。」

「探索者?」炎龍再次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不過隨即他便癟癟嘴,彷彿失去了探詢的心思,他探過頭來,湊到灰燼騎士耳旁說道:「既然你已經加入了埃霍恩,身上又有我那位老朋友的氣息,那麼我可以肯定了,你應該在最近一個月內跟我的那位老朋友有過長時間的接觸。」

「啊哈。」興奮的蘭斯涅塔茲雙手一揚,臉上滿是歡欣之色:「想不到我那位朋友並沒有死去,真是一個令人愉快的消息啊!」

被神秘的炎龍吊足了胃口的灰燼騎士終於忍不住了:「大人,還望明示,您那位老朋友到底是誰?」 第2665章金絲雀(67)

施雪心眼神幽幽的望著唐果:「唐小姐要留在這裡嗎?你如果要離開的話,我可以幫你安排住的,想住哪裡都行。」

唐果搖了搖頭,拒絕了施雪心的好意:「我就住這裡,阿爍說了,過段時間要給我修城堡。」

「我也可以幫你修。」施雪心可憐巴巴的說,「之前唐小姐幫我那麼多,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幫你。」

白爍笑不出來了,只好乖巧的坐在唐果的旁邊,不吭聲了。他總不能夠,站起來大聲的和一個女人爭論這種事情吧。但他的眼神,是在偷偷的瞄唐果。

「我只是想讓你滾出莊園,不是幫你,沒想到,最後我們都滾出了莊園。」

施雪心:真是個好理由,讓人無從反駁。

雖然唐小姐有點不一樣了,性格還是和從前差不多,施雪心不再勉強。

「如果唐小姐以後有什麼需要的,打我的電話,不管怎麼樣,在那些日子,要多謝唐小姐的照顧。」施雪心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可能唐小姐不在意,但那些日子裡,如果沒有唐小姐的存在,可能我熬不到現在。」

她的人生,從小時候那年,媽媽出事昏迷之後,就陷入了黑暗,彷彿永遠都看不見光。

說起來在莊園里雖然經常被那個神經病折騰,但和唐小姐相處,也是非常開心的。

別人都不會知道,是眼前這個看似冷漠無情的女人,將她拽出了充滿黑暗的世界。

「還有外公那邊,若沒有唐小姐的援手,可能我們一輩子都團聚不了。」

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她想學一門語言,恰好是她外公居住的那個國家的語言。唐小姐那麼厲害,說不定早就知道了她外公的存在,只是間接用一種方式讓他們遇上。

這麼聰慧的女人,顏尉居然沒有發現,現在還徹底失去了,真是個蠢蛋!

果然,這種蠢蛋是配不上唐小姐這樣完美的女人。

施雪心臨走前,還問了唐果一個問題:「唐小姐,你對顏尉還有什麼想法嗎?如果我說,我將來可能和顏尉之間成為競爭對手,如果你沒有什麼想法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如果你還是余情未了,我也沒打算放過他,不過看在你的面子,我下手輕點。」

系統:教壞了啊。

真有宿主大大的,養牛還能夠養出這樣的來。

「他都放棄了我,我還有什麼想法。」

得到唐果這一句回答,施雪心開心的笑了出來,和唐果告別,帶著人離去了。

「施小姐好像變化有些大。」施雪心走了有一會兒,白爍挪步坐在了唐果的身邊,「葉伯母已經挑選好了地方,之前打電話過來,問我們什麼時候過去,她對那個地方,好像比較滿意。」

「你安排吧。」

白爍心裡有點開心:「好,那我訂後天的機票怎麼樣?」那迫不及待的樣子,系統都忍不住好笑,他懷疑是施雪心的出現,讓白爍很有危機感,這才打算將唐果帶走。

(本章完) 更新時間:2012-12-27

「龐培·懷特維斯,你認識嗎?」蘭斯涅塔茲眨了眨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身前的灰燼騎士。

這個名字好熟!總覺得在哪聽到過,沃恩皺著眉頭,在腦中極力搜尋著自己的記憶,但是在經歷過大起大伏的遭遇之後,他的腦中一片混亂,怎麼也想不起來。

看著灰燼騎士眉頭緊皺,極力思索的表情,炎龍又提醒了一句:「那是一個長得極為『漂亮』的男人!」

漂亮的男人?一張色迷迷的俏臉突然浮現在灰燼騎士的腦中,他驀地睜大了雙眼,恍然大悟的說道:「噢,我想起來了,銀白騎士大人確實是叫龐培·懷特維斯,而且,他也真的長得很……」沃恩頓了一頓,臉上浮現起一個詭異的笑容:「漂亮……」

「銀白騎士?」聽到沃恩對龐培的稱呼,炎龍有些疑惑,隨即便釋然了:「以那傢伙那身風騷的行頭來看,這個稱呼很貼切啊。」

「額……」灰燼騎士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問道:「蘭斯涅塔茲大人,難道,您並不知道懷特維斯大人的封號?」

炎龍揮手招出三把木椅,坐下之後抬頭問道:「封號?什麼封號?」手上示意站著的灰燼騎士與跪在一旁的莫加坐下,灰燼之影驚訝的瞟了一眼身旁的沃恩,隨後站起身來,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低著頭,不時瞟一眼交談的雙方。

從炎龍的口氣中可以看出,他應該與龐培是朋友,而不是敵人,那麼也許自己現在就不用再全神戒備了。灰燼騎士稍稍放鬆了戒備的姿態,安穩的坐於木椅之上,隨後開口解釋道:「懷特維斯大人曾經是埃霍恩的序列騎士,而他的封號就是『銀白之槍』。」

「是么?」出乎沃恩的意料,炎龍蘭斯涅塔茲並沒有露出什麼驚訝的神色,「序列騎士?抱歉,沒聽說過,當我離開德魯尼亞的時候,你們埃霍恩剛剛建立,正處於反侵略戰爭當中。」

「噢,這樣啊。」沃恩點了點頭,卻也不再詳細解釋,既然當時龐培沒有告訴炎龍他的具體身份,那麼現在自己也就沒必要多此一舉。

蘭斯涅塔茲也沒有追問的意圖,他靠在椅背之上,眼角不經意間瞟到了自己胯下那一片火紅的森林,隨即露出一個汗顏的神色:「抱歉,很久沒有變化成人類形態了。」說話間揮手便為自己罩上了一件大紅袍。

心裡感嘆著這位炎龍對顏色的偏愛與他的種族異常符合,灰燼騎士欠了欠身:「沒事,您多慮了。」

「那麼好吧,說回正題。」蘭斯涅塔茲彷彿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作更多的探討,他調整了一下坐姿,隨後開口說道:「你上次見到龐培那傢伙是什麼時候?在哪見到的?他現在還活著么?怎麼這一百餘年以來都不到巴洛克地獄來探望他的朋友們?」

一連串的問題拋將出來,弄得灰燼騎士目不暇接,自然也就沒有注意到炎龍話中泄露出來的信息,他考慮了一下措辭,將思路整理好之後方才緩緩開口:「我上次見到懷特維斯大人大概是在半個月前,當時是我的上司帶著我去找他學習本源技能,至於在哪見到的……」灰燼騎士停頓了一下,隨即露出了為難的神色:「抱歉,事屬埃霍恩機密,暫時不能告知於大人,不過如果沒發生什麼意外的話,懷特維斯大人現在應該還活著。」

銀白騎士是貝魯賽巴布地下通往巴洛克地獄的傳送門看守者,相對於埃霍恩境內其它民用的傳送門來說,算得上是一個軍事機密,雖然德維營地中有不少來自德魯尼亞的商人,但他們都是通過其它傳送門來到巴洛克地獄的,而貝魯賽巴布地下的那座,則只有埃霍恩「血腥主宰」拉克納尼斯一系的勢力才知曉,就連其它六位主宰,也並不知道其具體的坐標,當然,表面上如此。

蘭斯涅塔茲輕輕蹙了蹙眉,顯然對於灰燼騎士的有所保留有些不太滿意,不過他還是決定放過這個並不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沒事,你繼續說。」

「好的。」沃恩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有些猶疑不定,他不知道是否該將銀白騎士的遭遇說出來,雖然這並不是什麼國家機密,但埃霍恩那龐大的上千萬人口中知道這事的也非常稀少,而且他也不知眼前這位幻作人形的炎龍是否會因此暴怒,若是試圖返回德魯尼亞為他的老朋友討回公道的話,樂子可就大了。

蘭斯涅塔茲看出了灰燼騎士的猶豫,雖然體內流淌的血脈賦予了他急躁的脾氣,但這麼點時間,他還是耽擱得起的,所以炎龍只是有些不耐煩的動了動身子,並沒有出聲催促。

究竟要不要說出來?灰燼騎士有些煩躁的抿了抿乾燥嘴唇,就在此時,他突然想起了銀白騎士那個「叛國」的罪名,以及埃霍恩第三騎士卡加薩的諱莫如深,一瞬間好奇便佔據了他的整個大腦。

終於,抑制不住自己好奇心的灰燼騎士開口了:「懷特維斯大人在一百一十三年前,因為巴洛克地獄的某個事件,被帶上了埃霍恩的英靈審判庭,而他的罪名則是『叛國罪』,事後他便被下放至埃霍恩某個重要據點,作為看守者,永生不得離開。」

「什麼?」炎龍驀地站起身子,身周一股炙熱的火焰隨之騰起,躍動的火紅當中,臉色陰晴不定。

沃恩與莫加連忙踢開身下的木椅,迅速後退,堪堪躲過飛舞的火焰,不過灰燼騎士垂下的灰色長發依然被高溫炙烤得卷了起來,散發出陣陣難聞的焦糊氣息。

灰燼騎士此時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子,早知道就不應該說出來!不過話已出口,哪還有再收回來的餘地,此時能做的,就是盡量平息炎龍那熊熊燃燒的怒火。

「蘭斯涅塔茲大人,請息怒,就我上次拜見懷特維斯大人時的情況來看,他應該過得很好。」

「應該?」炎龍悶哼著看向灰燼騎士,身周的火焰驟然向外擴張,翻到在地的木椅不過眨眼間便化作了灰燼。

沃恩與莫加連忙又後退數步,對視一眼,發現對方眼中都是一片惶恐與茫然,沃恩仔細想了一下,好像自己並沒有什麼好辦法能熄滅炎龍的怒氣,而莫加,也是同樣的困窘。

「蘭斯涅塔茲大人,其實我也很同情懷特維斯大人的遭遇,在上次見面的過程中,懷特維斯大人待我非常好,還送了一本他珍藏的書籍給我,看上去並不像一名叛國者,所以我很好奇,不知大人他在巴洛克地獄中有著怎樣的遭遇?」既然無法直接熄滅對方的怒火,那麼轉移其注意力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看著暴怒的炎龍身周火焰緩緩降低,灰燼騎士開始慶幸自己的急中生智。

片刻過後,蘭斯捏繞著長嘆一聲,揮手間又召出了三把木椅,徑直坐下,隨後漸漸陷入回憶當中。

三百三十五年之前,蘭斯涅塔茲還是一個壯小伙,他遵守著巨龍一族與天上神祇的約定,生活於德魯尼亞北部的巨龍山脈當中,雖然巨龍山脈幅員遼闊,佔據了大半個德魯尼亞北境,而生活於其中的巨龍一族也只有數百,但擁有悠久生命的巨龍們並沒有用去多長時間,便已將足跡踏遍巨龍山脈中的每一寸土地。

與那些安於現狀,常年處於沉睡當中的長輩不同,年輕氣盛的蘭斯涅塔茲一直嚮往著山脈以外的世界,在經過數年的策劃之後,他便與另一位同樣年輕的夥伴悄悄溜出了巨龍山脈,他的夥伴是一條雌性炎龍,那麼它們之間的關係,就顯而易見了。

他們變作人類形態,在巨龍一族的鄰居——奧斯特人建立的王國當中生活的數年,漸漸學會了如何在世俗社會中生存,而此時,兩隻變成人類的炎龍又一次不甘寂寞,加入了奧斯特王**隊,並隨之參與了德魯尼亞各國對埃霍恩的入侵。

不過短短的時間,德魯尼亞聯軍就佔據了埃霍恩大半領土,在發生在莫瑞斯天坑的那場永載史冊的輝煌大戰之前,埃霍恩的「黑炎主宰」在一眾惡魔巫師的幫助下召喚出了魔龍薩利烏斯,一隻達到十三級的魔龍,力量僅次於巴洛克地獄七魔王的存在。

面對魔龍薩利烏斯,侵略軍節節敗退,就在即將潰逃之時,年輕的蘭斯涅塔茲恢復了真身,飛到天空之中與魔龍薩利烏斯纏鬥在一起,然而剛剛成年的他不過恰好邁過傳奇的那道門檻,相當於一名十一級的惡魔大領主,面對十三級的大惡魔,自然危險頻出,而他的情人,年輕的炎龍瑪麗亞塔茲也恢復真身,加入了戰鬥之中。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兩名炎龍終於還是被魔龍打敗了,然而由於召喚時間的限制,薩利烏斯在痛下殺手的前一刻,被送回了巴洛克地獄,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但瑪利亞塔茲卻是被魔龍擄走,重傷的蘭斯涅塔茲隨即退出戰場,通過佔領區內的傳送門趕往了巴洛克地獄。

「魔龍薩利烏斯?」灰燼騎士突然出聲打斷了炎龍的講述:「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魔龍瑪麗摩爾死去的丈夫吧?」

「是的,人類。」從回憶中清醒過來的蘭斯涅塔茲並沒有惱怒於灰燼騎士的無禮,他露出了一個五味陳雜的神色:「你沒記錯,他確實是瑪麗摩爾的丈夫,而瑪麗摩爾,正是我那位同伴——瑪利亞塔茲。」

灰燼騎士瞬間獃滯,猶如被雷劈了一般,天啊,他不小心又捅到了蘭斯涅塔茲的痛處,該死的!心中咒罵了一句,灰燼騎士的額頭瞬間滿布冷汗。

出人意料的,蘭斯涅塔茲並沒有發怒,他只是有些哀傷,有些悲痛。突然他抬起頭來,看向沃恩:「你說,薩利烏斯是瑪利摩爾死去的丈夫?他死了?」

「是的,大人,薩利烏斯死了已經有一年多了。」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灰燼騎士在心中又暗自加了一句:「他的遺骸曾經還在我手中呆過一段時間呢!而你的老情人,也曾經追殺過我,還被你的老朋友給擊退了……」 瞳魂的主子正是幽心鬼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