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路上路祭無數,鞭炮轟鳴,一十九口上等棺木緊隨其後,人人讚頌他們是爲國家爲皇上的英雄豪傑,由此可見天津民風之一。

混兒出道也很有趣,比方說有一個人,想當混混兒了,就要出來到衚衕口擺譜兒,走路,這裏有很大講究。

先說站,要一個肩膀高一個肩膀低,前腿虛點,後腿虛蹬,兩拳拳心相對,四指相疊,大拇哥朝外,縮肩曲肘,頭似揚不揚,眼似斜不斜,如果有人試過這個姿勢,別人一看就是吊兒郎當,站沒站象的德行。

走路更要練習,衣襟敞開,橫甩手,踢踏着前腳掌,外翻膝蓋走路,混混兒們管它叫英雄譜。

據說甭管多大年齡的老混混兒只要一站起來,就是這個調調。

我們再說這個想當混混兒的人,逛了一會兒,就會從堂口裏出來一個人,劈頭蓋臉罵一頓,挑了一身的毛病,你一句話也別說,回家再練幾個月,回來再逛一遍。

裏邊的人看你有模有樣了,就出來一幫人,開始第二步。

是什麼?“打”!沒有原因,就是看你有種沒種。

這時捱打的要雙手報頭,團身曲膝,這叫“疊了”,別管打的多重,不許叫一聲,眉毛都不能皺。

這以後就算通過考驗,算是正式進了門。

葉奮韜碰見的準確的說,那不叫混混,那就是惡霸,欺行霸市,已經沒有了當初的俠義精神。

葉奮韜是看過資料的,知道後來槍斃袁文會的時候,袁文會尿了褲子,那還能叫混混。

如果換到以前的青皮混混,他還真得掂量,真的不怕死,從他內心來講,對中國人只要他不是漢奸,沒有人命案在身的都是不能出人命的。

茶社裏,一行人佔了三張桌子,賈瑩把張梅姐倆叫到一張桌子。

“你叫張梅,小不點叫嘛?”

“他叫張明,才十五歲,我倆爹孃死得早,沒辦法在這混口飯吃

。”

臺上郭榮啓正在說着單口相聲,衆人聽得津津有味,只有張梅姐倆顯得心事重重。

猛然,茶社的門口涌進十幾個人,剛纔捱打的兩個混混簇擁着一個麻臉人走了進來。

“這是哪陣風把您吹來了,麻五爺。”茶社的經理笑着迎了上去。

那人看都沒看經理,旁邊的那人指着賈瑩說道:“五爺,就是那個臭娘們。”

說話時聲音很大,賈瑩剛要說話,葉奮韜用眼神制止了她,接着開口說道:“這是誰啊?狗嘴裏滿嘴爐灰渣子,會說人話嗎?”

“她是你什麼人,輪得到你嗎?”

“不好意思,她是我老婆,有人說我老婆你說我該怎麼辦?今天心情好,你過來跪下道個歉也就完了,不難爲你。”

“放屁,你也不看看這是哪?”

“哪啊!茶社,聽相聲,誰讓我好這一口。”

“這位爺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那個麻臉人說道,擡手指了指張梅姐倆:“回頭整死你,還不快滾過來。”

還沒等張梅姐倆反應,葉奮韜做了一個伸手攔住的姿勢:“那個剛纔嘴裏不乾淨的東西過來跪下陪個不是,然後你們這些人都給我滾蛋,攪合的老子聽相聲都聽不好。”

葉奮韜擺明了不會給任何人面子:“您消消氣,麻五爺也是場面人。”

“對了,再給這孩子上盤點心,小傢伙,多吃點好長身體。”

“好了,上點心。您看,這麻五爺是三爺的人。”

“哪個三爺?”

“袁三爺。”

葉奮韜是明知故問:“哦,袁三,他是尿死嗨,沒多大尿性兒

。”

“看意思,這位爺想犯渾,張嘴就來,連袁三爺也敢罵,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是嗎?袁三很橫嗎?很了不起嗎?”說話間,茶社經理悄悄地離開桌子。

“一會一準要打,勝奎,黎明你們下手輕一點,動不了就行了。”賈瑩向這二人輕聲說着。

“好啊!今天得治治你的嘴,扳扳你的毛病,招呼着。”那個麻臉的一揮手,後面的人呼啦一下衝了上去。

還沒等他們靠近桌子,侯勝奎和蘭黎明兩人躍身而起,不大的功夫,十幾個人倒了一地。

被卸了環的那是蘭黎明的傑作,碰到侯勝奎的可慘了,他的手法重。雖然賈瑩交代過了,縱然是這樣,基本每一掌,每一腳都是骨斷筋折。

“怎麼不說了,經理過來,問問有現掛嗎?保準粘活兒。”葉奮韜不緊不慢地說。

不僅經理嚇呆了,張梅姐倆也驚得說不出話來,呆呆的看着。

“瑩妹,你說,勝奎下手是不是有點重?”

“他還摟着呢?練刀的手腳都硬。”

正說話間,門口又衝來二十來人,到了門口愣在那裏。

“看嘛,向裏衝,開打。”

“這位爺,這回來的是豹爺,是給三爺看三不管的,您這回麻煩大了。”

“葉叔,我們來吧!弟兄們都帶着傢伙,這個距離比打靶容易多了。”

“不到萬不得已不許用槍,現在還能應付。”

突然,門口的人紛紛倒下,一條人肉衚衕中,王勝強和盛英娟快步走來,來到桌子前,盛英娟一屁股坐到賈瑩旁邊:“老姑,打架不叫我,熱鬧都看不上。”

原來,王勝強和盛英娟在老九章訂好了衣服料子,又去老美華量腳定了幾雙鞋



兩個人興高采烈的直奔茶社,剛走到巷子口,看見茶社周圍聚了很多人,可都和門口有段距離,在那裏議論紛紛。

“這回遇見茬口兒了,來了個橫主,罵了袁三,麻五壓不住,連豹爺都來了,得來了三十多口,這架小不了。”

“別聽了,肯定是我老姑,這怎麼進啊。”

“硬進唄,你跟我後頭。”

說完,王勝強活動了兩下手腕和脖子,大喝一聲:“勞駕,都讓讓。”

還沒等外面的人擡手,他左右開弓打出一條人肉衚衕。

“事是你老姑而起,話是我說的,你看就現在這樣子了。”

“你看怎麼收場,再打下去非得出人命。”賈瑩焦急地說。

“沒事,我纔不着急呢?老姑,這些人勝強哥一個人就打發了。經理,快上一壺好茶,我都快渴死了。”

“住手。”葉奮韜站了起來,看着門口晃晃悠悠站着的兩個人:“經理,今天敗興了,您給我一個電話,改天我來個堂會,買賣開業的時候給我助助興。”

“好了,您到時吩咐。”

“東西壞了不少,瑩妹,拿一千塊錢。”

“這位爺,哪用的了這麼多。”

“剩下算定金。今天打的人,每人30塊治病,瑩妹,給錢。回去告訴袁三,少乾點偷雞摸狗的事,當混混就要當個真正的混混,別成了狗爛兒。”

回頭看了看賈瑩:“瑩妹,今天這事一發生,這姐倆三不管是呆不了了,回頭你安排安排,你惹的事你得管到底。”

“那還用你說。”

“得了,沒事回去。經理,這是我們爺的電話,因爲這件事有人找你麻煩給我打電話,我一包到底。”蘭黎明遞給經理一張寫着電話號碼的名片。 回到家裏,屋裏只剩下這幾個人,“黎明,說說情況。”?

“現在各處的建築都已經完工,可以擇日開始啓用,武器清單除了重機槍德國還沒給圖紙外其他的可以訂貨了,清單我都列好了。?

服裝,鞋帽有賈師叔盯着,工廠在英租界,和貨站離得近也掛上了基金會的招牌,不過,要大批的定拉鎖,國內生產不了。?

修車廠沒有技術人員,只要有人教學徒可以安排盛家鐵鋪的人。”?

“老大,老二,人員情況。”?

“還有十幾處房子沒有安排人,人不夠,前兩期三個月的訓練都安排好人輪換。?

訓練合格的安排在最初的兩處,安排不下的以後到中山路附近那個大四合院,我們在英租界的睦南道買了兩個院子,房子已經騰出來了。?

尚叔那裏還暫時沒法安排。?

廚子是從八大成挖來的,現在市面行情一天一塊大洋,我給兩塊,連墩兒都是每月20塊大洋,一下人都齊了。”?

“瑩妹,你的人員和設備情況。”?

“醫生十五人,護士二十八人。只是技術不是太高,複雜的手術做不了。?

藥廠設備你給我一部分清單,我總結成一個,一起給安娜,醫院的外圍人員守衛得給我十個八個的,不要多能打,只要可靠,家屬就行。”?

葉奮韜拿過幾人的清單,“我說說我的安排。?

1,技術高的醫生,技術人員,安娜會招來外國人,估計有猶太人,多給錢不會有問題。?

2,一般人員我安排孫志武訓練結束去冀東保安隊,吉鴻昌,方振武的抗日同盟軍的潰散人員中挑選,有家室的更歡迎。?

4,斷劍人員的選擇,黎明負責。?

5,所有能開張的買賣現在就開張,多走一下已有的人脈。?

6,日租界和薊縣的事情另議。?

老大,老二,準備飯館和雜貨站開張事宜。?

瑩妹,黎明和我去找漢斯。”?

早晨的陽光映在寬大的雙人牀上,葉奮韜看着還在熟睡的賈瑩,忍不住低下頭吻上她的額頭,用手推了推,“快起,今天夠忙的。我先給漢斯打個電話,你快點。”?

“不想起。”賈瑩閉着眼說,“不行,給你一刻鐘,到時不起打屁股。”?

“現在就打,打了就起。”?

“漢斯,今天和安娜能到基金會來嗎?安娜作爲董事長,完工了要來驗收的。”葉奮韜在電話裏說道。?

“沒問題,我讓安娜把她找來的人員帶去,你是執行長,以後你說了算。”?

“好的,一會基金會見。”?

意租界的意德慈善基金會大樓,斜對過的意德醫院和藥廠已經建好。?

它們的表面沒有多餘的裝飾,半圓形突出凹進的陽臺形成動人的光影效果。?

頂部的退臺處理,使整座建築活潑生動。?

基金會後面的建築,強調建築的體積感以及線與面的對比,秀麗挺拔,特別是牆的外圍底部是由整塊的條石砌成,給人以堅如磐石的感覺。?

漢斯夫婦和十幾個白人在葉奮韜夫婦的陪同下走進基金會大樓,來到二樓。?

整層是一個大的走廊,左手是兩間大的辦公室,分別掛着寫着董事長和執行長的木牌。?

右手是幾間隔開的小一些的辦公室和一個大的會議室。?

走進董事長辦公室,室內大理石地面,左側牆面有一個大壁爐,右側是一套五人沙發。?

“這是辦公的地方,上面一層是會議室,餐廳,文件檔案室,財務部門等,四樓是員工宿舍和值班員工休息的地方。”隨行的蘭黎明介紹着。?

“安娜,辦公部分是我不讓買更多的傢俱,我想,個人會有個人的口味,還是讓使用的人決定吧。我們的見面會應該在這裏的會議室,那裏已經佈置齊全了,起碼大家會有熱的咖啡或茶。你們先請,我和漢斯有事要談。瑩妹,黎明照顧好大家。”?

當衆人走出屋子,葉奮韜關好門,和漢斯對坐在沙發上。?

“你有要定軍火了。”?

“不僅僅是軍火,還有其他的。我主要說說,然後給你清單。”葉奮韜拿過幾張清單,交給漢斯。?

交通工具,小汽車八輛,1.5噸卡車三十輛,吉普車二十輛,摩托車二十輛,救護車六輛,自行車三十輛。五套改裝和修理車輛的機牀,工具及與之相匹配的設備,包括所有的配件。十艘帶動力的充氣皮艇。?

針劑生產線三條,粉劑生產線兩條,病理實驗室一套,包括所有的配套設備。小型玻璃生產設備一套,小型密封包裝生產設備一套,包括所有的配件。醫院常用藥品一噸,附清單。?

武器,自動步槍800支。輕機槍50挺,5.45mm子彈200萬發。自動手槍1000支,9mm子彈100萬發,槍用消音器100支。榴彈發射器100具,榴彈2000發。火箭筒50具,火箭彈1000發。護目鏡1000付。望遠鏡30具。多用途匕首2000把。?

“這是一個重裝備團的輕武器編制,難道不要重武器?”?

“重機槍還沒試驗完,迫擊炮還要等等,重炮沒說,以後還要追加彈藥和重武器,可能以後還要訂購一些其他的東西。”?

“這些東西量倒不是太大,都有現貨,一個月就可以交貨。”?

“那太好了,我們每個月都要訂購一次,老地方卸貨,你看可以嗎?”?

“又是一個意外,有錢掙何樂而不爲呢?”?

葉奮韜低頭想了一下,“漢斯,有個問題想問你一下,一直在猶豫。”?

“我們是老朋友了,請不要客氣。”?

“你是納粹黨員嗎?”?

“我是,但我在國外多年,對猶太人不是特別的反感,你是不是想知道這個。這次,安娜招聘的就有猶太人,白俄。在中國,中國人是能夠接受他們的。他們在這裏,已經很長時間了,不會有問題的。”?

“那我就放心了。走吧,去見見我的僱員。”?

安娜招來的人員有合格的醫生五人,高級護士八人,製藥師有兩人,剩下的一個人引起了葉奮韜的注意,是個白俄,個子不高,很健壯,時不時的拿出隨身攜帶的酒壺喝一口。?

“先生貴姓?”葉奮韜用德語在問。?

“莫洛夫。”?

“不知您有什麼專長。”?

“汽車技師。”?

“親愛的葉先生,莫洛夫以前在奔馳公司做,不過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喝酒。不過他的技術是一流的,只是不知能否接受?”?

“親愛的安娜,莫洛夫先生的這個習慣是不可以接受的。不過,如果在每天上班時間不喝酒,下班後我是沒有權利干涉的。”?

葉奮韜向所有的人掃視了一眼,“女士們,先生們,對於個人的專業水準想必安娜已經瞭解,對此我毫不懷疑。那麼,下面我說說大家的待遇,大家應該比較感興趣。?

參照美國人的標準有提高。準確的說,部門的負責人是220美元每個月,一般工作人員170美元每個月,而且,都是免稅的,沒有住房的可以先免費住在公司,工作時間外出有汽車接送,法定節假日全部休息,每年十四個月的薪水,不知大家能否接受?”?

“葉先生,我可以工作時間不喝酒。”?

“那太好了,不過我要說明的是,這一部分以後會由我的妻子賈瑩小姐負責,她會制定出完善的規章制度,任何加入基金會下屬企業的人都要親筆簽署協議文件。”?

葉奮韜轉頭看着安娜,“安娜,你看我們是不是給他們一個半月的時間完成所有的工作。正式的掛牌日期由你定,然後請你主持一個義診活動,讓所有的朋友共襄盛舉。”?

“好的,我期待着。”?

葉奮韜意味深長的看着賈瑩,“現在請賈小姐安排大家的工作。”?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了,這裏的每個人都在有條不紊的忙碌着,尤其是賈瑩的工作熱情很高。

一天的早晨,葉奮韜叫住她:“瑩妹,一半天叫黎明和英梅過來,商量他們的婚事,這事你去合適。要辦一個像模像樣的婚禮,傳統的。”

“那你什麼時候娶我?”

“很快,但我們辦一個洋式的,你看好不好。”

“怎麼都行,你說了算。可是?黎明那個可麻煩了。”

“哪有嘛,咱還怕麻煩。”

“那我給你說說咱天津衛的婚禮習俗,媽媽例兒可多了。”

三書六禮,按照中國傳統的禮法,男女成親需要“三媒六聘”,也叫“三書六禮”。

“三書”指的是禮聘過程中來往的文書,分別是“聘書”,在訂婚時雙方交換。

“禮書”,過大禮時雙方交換。

“迎書”,迎親時由男方交給女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