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股龐大的,悠遠的能量從黑色人影上暴射而出,飛向天際。

【本次吸收因與本體距離過遠,吸收時間達1個月】

黑色人影看着那股黑色的能量爆發低聲說道「是嗎,看來你是個不錯的孩子。不過,你該走了,我們下次再見吧。」說着,黑暗已經完全破碎。

而這一切,發生時,洛塵還未反應過來,他的意識就已經回到了身體之中。

從自己新得到的基因能力來看,剛剛的一切,是一種考核。他的意志轉移到了幽影星進行考核。而此時,身為天材地寶的幽影束終於開始了它的反哺。

基因能量開始上漲。

12

14

16

18

24

直到增加了兩倍的基因能量總量才停下。

洛塵也默念:「能力信息」

【能力:

基因:[病毒基因][幽影之心]

天賦:[病毒的寵兒]】

【幽影之心(G變異):

[1]幽影領域:

(1)消耗體力或基因能量維持一個最大為10米直徑的圓形領域,在此領域之內,敵人將受到不定的壓迫,自身有關於「暗影」的能力受到50%的增幅,指定之人有關於「暗影」的能力受到25%的增幅,自身有關於「幽影」的能力受到100%的增幅,指定之人有關於「幽影」的能力受到50%的增幅

(2)領域內隔絕信息傳送

(3)領域內的敵人,受到有關自身實力的不定壓制

(4)幽影領域內你可以將自己隱藏很好的隱藏

[2]幽影潛襲:

(1)收斂自身氣息,隱蔽自身,發動凌厲的攻擊,正面攻擊力加成100%,背刺攻擊則附帶靈魂攻擊

(2)你可以隱藏在「影」之中,行動消耗體力和基因能量

[3]幽影感染:

(1)你的攻擊附帶幽影能量

(2)你的每一次攻擊將對對方造成侵蝕,輕則精神萎靡,重則精神死亡

(3)幽影能量可以在對方的體內一次性爆發造成巨大傷害】

「我kao!」洛塵一時間爆了粗口。

牧言知道領域的牛逼之處,那洛塵又怎麼會不知道呢?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幽影之心】自帶三個能力!前兩個就不說了,但最後一個,洛塵可以肯定,這是變異后的產物。至於之前在考核時遇到的黑色人影可吸收的「幽影之心」看樣子是要穿越宇宙啊!所以他不期待這些能量能帶來什麼。

===

作者的話:【我很難受啊,有點思想堵塞,因為我挖的坑有點深,有些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還有一些地方可能寫的不好,我覺得還過得去的是可能是我的態度(笑哭)我寫書也是為大家帶來愉悅,所以一定要明白,我自己也要爽hhhc。

至於主角的能力為何如此變態。

這是為了「無限世界」做鋪墊。不要擔心,大概在第10章就會引入,但是主角要不要在這個時候進入「無限世界」還有待考量,如果有想法的小夥伴請留下你的章評,我會看的,會根據你們的想法結合我自己的開展劇情。】

好了,待會還是要繼續寫,還有一章,設定的,一起發了吧。 乾珏這次吸收魂環的過程,就明顯沒有前幾天給羊靈附加魂環時那麼順利了。即便是他的身體素質已經經過這麼多次的千珏之印強化,但在魂宗時就吸收兩個萬年魂環,還是讓乾珏的壓力非常大,魂環的力量不停的充盈着他已經飽和的身體,巨大的壓力讓乾珏渾身汗如雨下,好不容易,才總算是熬到了魂環的力量消耗殆盡,讓他將情況逐漸穩定了下來,將魂環的力量徹底融入了身體中。

「呼」

睜開眼睛,長長地舒出一口氣,還沒來得及感受體內的情況呢,小舞就跑了過來,拿着手帕一邊給他擦著汗水,一邊有些心疼對着乾珏可到:

「哥,是不是年限太高了啊?你以前吸收魂環的時候,都沒有這麼難受的。要不等你成為魂王的時候,我們就適當降低點魂環的年限吧。」

「沒事,現在還早著呢。而且你放心,我心裏都是有數的。」

接過小舞的手帕,乾珏安撫了她兩句后,才有空開始查看着自己體內的情況。

將狼靈和羊靈的第四魂環都附加上去后,乾珏身體的魂力,也終於是開始動了起來,直接來到了四十三級的程度,追上了團隊的普遍等級,離魂力最高的戴沐白,只差了兩級的差距。

不過,史萊克團隊中,除了小舞以外,其他的幾人都是服用過了仙草的。等他回學院將唐三留給他的仙草吸收了,估計就能反超過戴沐白的魂力等級,一躍成為他們史萊克八人中,魂力最高者。

而在查看完體內的魂力后,乾珏也是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準備試試看他新獲得的這狼靈第四魂技,效果到底如何。

羊靈附體,狼靈漂浮。

這次乾珏沒有發動千珏之隱的效果,所以千珏武魂也是徹底地展現在了小舞的眼前。

古老神秘的千珏面具出現在乾珏的臉上,遮住了他的面容。一個淡淡的白色羊靈虛影,浮現在了乾珏的體外,白色的毛髮與長耳,一道道優美神秘的藍色符文印刻在那修長的身軀上,讓羊靈顯得既神秘,又優雅。

而在一旁靜靜漂浮的黑色狼靈,藍色光焰形成的雙瞳幽幽閃爍著,彷彿立刻便要擇人而食。再加上那虛無縹緲,如幽靈般的煙霧身軀,只要看人一眼,便立刻會讓人心驚膽戰,魂不附體。

乾珏,或者說羊靈腳下的黃、黃、紫、黑,和一旁狼靈身下的黃、紫、紫、黑,一共八個魂環閃耀着點點光芒,將山洞中的洞壁照得明滅不定。

小舞走到狼靈身邊,伸手在狼靈那煙霧化的身軀中撈了好幾下,卻什麼也撈不著后,忽然用雙手抱住了狼靈的狼頭,將它放着了眼前,轉過身,對着乾珏笑嘻嘻叫道

「哥你快看你快看,我變成你的狼靈了!」

乾珏看着調皮搗蛋,宛如戴了一個狼靈面具的小舞,心頭微動,狼靈身下新獲得的第四魂環閃爍一瞬后,乾珏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和狼靈互換了位置,從狼靈所在的地方落了下來。小舞原先抓在狼靈狼頭兩側的雙手,則變成抓在了乾珏兩側的腰上。

「是以我和狼靈中心的位置為標準,而不是以雙方的頭來計算的么。。」

感受着抓在自己腰上的小舞雙手,乾珏嘀咕了一句。

而見到乾珏忽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前,小舞也是被驚了一瞬。但她轉念間,便明白了這應該就是狼靈第四魂技的效果,果然和玉老師說的一樣,產生了讓乾珏與狼靈相互轉移的能力。

「嘿嘿,我也來!」

小舞興奮地嘀咕了一聲后,柔骨魅兔武魂瞬間附體,腳下的第三魂紫色環閃亮一瞬后,她便再次出現在了狼靈身旁,只不過,這次不是出現在狼靈身後,而是出現在了狼靈的頭頂上,正以金雞獨立的姿勢笑嘻嘻地看着乾珏。

「哥,你這轉移的魂技還能釋放嗎?你再轉轉,看看我會不會出現在你的頭頂!」

乾珏聽到小舞的話,也是來了興趣。既然他和狼靈的互換,是以他和狼靈中心為標準的,那小舞踩在狼靈頭上,他換過去,就應該是踩在自己的中心才是。那會出現什麼情況呢,應該不會直接踩進他的肚子裏吧?

乾珏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嘗試。但他轉念又一想,發現有東西出現在狼靈頭上這種情況,應該是會經常出現的,那就沒什麼擔心的必要了,因為早晚都得試。

乾珏想着,便不再猶豫,立刻再次發動了狼靈的第四魂技。

乾珏的這個第四魂技,並沒有什麼限制,只要魂力足夠,那他就可以無限使用。以他現在的魂力總量,差不多也能使用個十次左右,完全夠他戰鬥時使用了。

而在這狼靈的第四魂技發動之後,乾珏便再次消失在原地,等他再次看清眼前後,就發現小舞並沒有像他擔心的那樣,直接踩在他的體內,而是緊貼着他的肚子,踩在了他身前的空氣上,並立刻就向下落了下來。

其實試驗進行到這裏,也並沒有什麼可題,這麼點距離踩空,根本不會對小舞造成什麼影響。

真正有可題的是,在小舞落下的時候,乾珏不知為什麼,卻是突然猛地彎腰、躬身,腦袋狠狠地頂在了小舞的胸口之上。而小舞也不會對乾珏有什麼防備啊,突然被這麼來一下,還是頂在胸口,劇烈的疼痛也一下就讓小舞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向前撲了下來,下巴狠狠地嗑在了乾珏的頭頂上,讓兩人最後都是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兩人一個捂著胸口,一個捂著下腹,都是綣成了一團,表情十分痛苦的樣子。

好半晌以後,緩和一些的兩人,才慢慢坐了起來。他們對視着,兩人大眼瞪小眼,相顧無言,最後還是乾珏抹了抹臉,才看着小舞說道。

「小舞,我剛才吸收魂環用了多久,我們該回去了吧?」

乾珏並沒有提剛才的事,而是直接轉移話題,準備帶小舞回去。

「嗯是該回去了,不然時間就不夠了。」

小舞小聲得回答,顯然她也是明白了,她落下來的時候,踩中了什麼。

「行吧,那我們走,回營地。」

乾珏走到小舞跟前,蹲在了她身前,對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上來。

小舞也沒什麼猶豫,爬起來拍了拍屁股,就輕輕地趴在了乾珏的背上,從後面摟住了乾珏的脖子。

乾珏背着她走出洞口后,一個輕越,便是跳上狼靈,直接飛上了高空,直奔他們的營地而去。而直到乾珏飛行了大概半個小時以後,一直乖巧趴在乾珏背上的小舞才輕聲說了第一句話。

「哥,疼不疼啊?」

「嗯,還好,當時有點疼,不然我反應也不會這麼大了。你呢,你疼不疼?」

「我也還好嘿嘿!」

小舞本來還有點害羞,但是說着說着,就『嘿嘿』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呀。」

乾珏有些鬱悶,這有什麼好笑的。

「也沒什麼,就是,就是突然想到一件事。哥你說,以後榮榮要是發現那東西壞了,用不了了,會不會找我拚命啊?!哈哈哈!」

小舞說着,更是忍不住大笑起來,銀鈴般的笑聲在高空中回蕩,也讓兩人之間的尷尬,漸漸消失不見。

「還說!還不都是你,非要站在我狼靈上讓我試驗。以後不準再站我狼靈上了。」

見小舞還要繼續笑,乾珏在身後摟着她大腿的手不禁用力拍了她一下,裝作生氣地說道。

「好啦好啦,哥你別生氣,我不笑就是了。嘿嘿。」

被乾珏拍了一下的小舞,也收斂了笑容,將頭擱在了乾珏的肩膀上,安心地趴在了他的身後。

「這件事,不準跟榮榮說哦。」

沉默了一會,乾珏忽然又開口對着小舞說道。雖然這件事只是個巧合,兩人也沒有什麼那方面的心思,但乾珏還是不想寧榮榮誤會。

「知道了知道了哥,你很啰嗦誒,我又不笨。」

「你還敢嫌我啰嗦,丟你下去你信不信!」

「略略略你捨不得!」

兩人一路打鬧,迅速在高空中飛行着。而時間也在這歡樂得打鬧中,悄然而過,兩人漸漸接近了他們離開的營地。

在離營地還有一段距離時落下,再次將說辭對了一遍后,乾珏和小舞兩人一起慢慢走回了營地。

而遠遠地見到兩人回來,弗蘭德、柳二龍、和寧榮榮都是向著兩人迎了過來,寧榮榮更是一頭栽在了他的懷中,好像多久沒見到他了一樣。

未完待續。 「寧哥哥,別害羞嘛,願賭服輸,大丈夫一言既出就要駟馬難追,快過來躺下。」

花芊璃笑顏如花沖著江寧招手,嘴角上揚完全就是壞笑表情,偏偏還眨著萌萌大眼睛裝無辜。

江寧有心表現出自己強硬且帥氣的一面斷然拒絕,可是又無法抵擋膝枕的誘惑,一想到可以躺到阿璃柔軟且Q彈的大腿上面就有些心跳加速,口感舌燥。

這也不能怪江寧沒定力,實在是遊戲輕小說動漫這些作品已經把膝枕給人的印象神化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