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聲空洞的暴喝,倏然從四周炸起,而黑衣人握匕首的右手,在一震一抖間,就將他從十數米的高空之上轟砸下地。

“咳!”

塵霧散去,白雨雙手雙腳全部撐開抓地,半伏着撐起身體。當下,他只覺得渾身的血氣一陣翻騰不穩,接着口中一甜,嘴角一線鮮血溢流而下。

本來他的修爲就差黑衣人一階,現在還以這種半武體的狀態,去硬捍對方的猛烈攻勢,受傷是在所難免的!

如果不是他特殊的武魂同體加持狀態,這一下也許就能讓他爬不起來。

不過,身受這點傷勢,非但沒讓他心生懼意,反而激發了他骨子裏的那股狠勁,他雙眼怒瞪着上空的黑衣人,一口將涌上來的鮮血全都嚥了回去。

隨即眼內一陣精光閃耀,忽地泛起一抹厲色,他已經決定要用那招了!

雖然,這是他進階七階之後,理論上覺得可行的一種感覺,久久以來,他還一直處於嘗試的階段,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此時此刻,他突然有感於某種玄妙的靈感,覺得自己一定能夠完美的施展出來!

“喝!!”……砰!

一聲低沉的鳴喝,如若荒古巨獸甦醒時、仰天舒展而發的暢快嗚咽,讓整個玄冰領域內的能量,應和着一陣活躍的波動!

隨聲而動,白雨抓地的四肢奮力一撐,將堅硬的地表轟出一圈凹地,隨後攜勢猛地衝天竄起,雙手擎起神威聖槍,緊緊握着前指迎向黑衣人。

那巨長的熾白劍刃,瞬間由外向內滲漫、糾纏形成一道三指寬的、黑白雙色纏繞的詭譎線條,由刃根處扭曲着延伸至刃尖之上。

就在黑白兩色線條漫延伸長的同時,整個五十米玄冰領域空間之內,所有的色彩亦隨之幻滅斂盡,瞬息之間四下就只剩下黑白兩色……

那滯空的黑衣人,渾身暗金色的幻鎧,此時如若夜裏明燈一般,顯得異常的醒目、顯眼!而且,這一刻,黑衣人似乎也在猝然間,被周圍的這一幕鉅變,驚愣當場。

不過,他畢竟是豐富老練之人,於瞬息間,便驚醒恢復了過來。

隨後,黑衣人立即頗爲顧忌的揚手,以似緩而疾地、勢沉力巨地動作,推出手上灰卜卜的匕首,同時飛撲着向白雨逼近過來,顯然是不想讓他繼續任意地施展下去。

然而,更詭異的一幕這會纔算開始。

掠空而來的白雨,在這一瞬間裏,彷彿被手中的神威聖槍牽引着,倏忽隱沒到這黑白的世界裏,眨眼間無聲無息地、完全無跡可尋……

而迅速撲出的黑衣人,緊張之下連忙當空爆閃出一圈黃芒,腳下踏空輕踩,宛如踩在實地一般止住了疾撲的身形,同時收手揚起匕首於胸前……

可是,不待黑衣人的匕首完全收回,一截熾白的劍尖,突兀的出現在他心口的位置,然後繼續伸長着戳向他的心窩。

鏘鏘!……哧!

倉促間,黑衣人以手中匕首架住長劍,奮力之下欲撥開長劍的直刺軌跡。

可是,不曾想到這直衝貫刺的巨長熾劍,不但速度極快,而且還異常的沉重,他倏然間匕首地奮力架撥,也只是微微地撼動了那麼一絲……

緊接着,這熾白、犀利的劍尖,噗一聲便完全刺沒入黑衣人的左胸上方,他那凝厚如實的暗金色幻鎧,竟然無力阻擋這熾劍分毫。

這熾劍迅猛的貫刺,不但瞬間擊穿了黑衣人的武靈幻鎧,還戳斷了他左胸上的鎖骨,深深的嵌入到他的胸肩骨之間。

“呃啊~!”

黑衣人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尺多寬的劍面戳扎之下,差點就將他的整個左膀都給卸了下來,讓他不由得發出一連串震耳欲聾的慘叫。

相信這會,他應該已經沒有力氣、也沒有心思去幻化變聲了吧?!所以這把難聽的、嘶啞的慘叫聲,絕對是黑衣人的原聲直播。

呃~原來這傢伙的聲音這麼難聽的,怪不得他老是弄得飄啊飄的、讓人完全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了!

隨着熾劍之後,逐漸顯現出來的白雨,被這把破鑼一般的慘叫聲,刺得耳朵直髮癢,不由得暗自埋怨。 胥夜的威脅,陳陽充耳未聞,在場所有人也都是沒有將一個失敗者的話放在心上,或許他曾經是一個高高在上,排名神子榜第七的存在,但是今時今日,他的名頭,折戟陳陽手中。

降服朱厭,奪得時空照妖鏡,如今的陳陽給人一種銳氣凌天的感覺,那無處不露的鋒芒在時空照妖鏡的加持之下更顯銳利,蓋壓全場,成為焦點。

「這就是時空照妖鏡的真正力量嗎?」

朱厭雖逝,然先前一幕卻是在所有人的心中流轉著,即便是八大惡人,也是驚愕掛容,久久才消。

陳陽手持時空照妖鏡,感受著這一面號稱絕品的符寶在自己手中顫動著,較之先前柔和了許多,那種水乳交融的感覺在陳陽心中流轉著,這一刻,那絕品符寶時空照妖鏡成為陳陽的寶貝,就算胥夜能夠奪回,除非殺了陳陽,否則的話根本無法觸發其內威能。

「哎,這胥夜也真是悲催的,你惹誰不好,去惹陳陽?」黃嘟嘟等人此刻看向陳陽的眸子除卻真誠之外還有著忌妒,有著天邪上尊相助的陳陽運氣好到令黃嘟嘟等人都是看不下去了。

尤懷水等人贊同的點了點頭,心有同感。

「你之前不是說要十招解決我嗎?現在我再給你機會,我只要一招。」

陳陽緩步邁空,手持時空照妖鏡,淡淡光輝流轉陳陽肌體之上,那淡定從容的氣質令在場許多老輩高手都是產生了幻覺。

未來神子榜的排位,將會發生一次慘烈的洗牌!

胥夜聞言,那本就因為怒火而變形了的猙獰面容令其看上去再無絲毫氣質,天一宗的傳人,竟給人一種極為不堪的感覺。

「你真的以為你很厲害嗎?如果不是這八個老東西幫助你的話,你又怎麼會是我的對手?我若想殺你,分秒解決!」

胥夜依舊嘴硬,掃視左右,陰冷殺機遍布,說話間卻是令八大惡人和黃嘟嘟等人都是露出了怒容,八大惡人還好,黃嘟嘟等人則是直接開罵了,胥夜置若罔聞,那充滿殺意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陳陽,隱有紅光在其內閃爍著。

陳陽淡淡一笑,旋即看向了八大惡人,道:「晚輩感激諸位前輩出手相助,今後煉獄城堡的事情就是我陳陽的事情,不過眼下我和胥夜的恩怨,就交給晚輩自己解決吧。」

陳陽言下之意就是讓八大惡人放了胥夜,讓其履行一招之約定。

八大惡人懷疑的看了陳陽一眼,雖說先前的那一幕太過震撼,時空照妖鏡在天邪上尊的幫助之下也是解開了其中一妖朱厭的封印,但是陳陽的境界擺在那裡,三星符師,這等弱小的修為在他們覺得一個手指就能滅殺陳陽。

胥夜是一星大符師,且擁有著時間,空間,黑暗三種屬性兼備的符靈,精神力之強超遠同階符修,他的真實戰鬥力,也遠遠超越了一星大符師。

憑藉陳陽的三星符師,縱使得到了時空照妖鏡,憑陳陽自己就真的能夠催動其內的朱厭對敵嗎?

答案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場所有人都是認為不可能的,除非他借著天邪上尊的力量,也正是基於這一點,八大惡人放棄了對胥夜的壓制,退居二線,卻也暗中蓄力,等待時機不對,隨時營救陳陽。

但是結果真的會這樣嗎?在場只有胥夜覺得一定會這樣。

「嘿嘿,陳陽,你會為你今夜的所作所為付出慘重的代價。」

胥夜此刻也是學乖了,說話間便是動作了起來,絲毫不拖泥帶水,三屬性組合符術信手拈來,猶若怒龍翻海一般攪動八方空間,朝著陳陽席捲而去。

「你不過是仗著天一宗那數之不盡的資源方才達到如今這個境界,神子榜第七?今日我就讓你這個神子榜第七成為一個笑話!」

陳陽聲音冷冷落地,身形乍然消失在了原地,咒術隱身術令其再次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胥夜有了先前和陳陽交手的經驗,此刻雖然沒有時空照妖鏡在手,但是憑藉胥夜的修為足以攻守兼備,令陳陽隱匿虛空之中無法趁機偷襲。

且,胥夜根本不怕消耗,身為天一宗的傳人,胥夜自身所擁有的資源足以令許多成名多年的老輩高手都要汗顏。

「你不過是一隻縮頭烏龜罷了!一招?就憑你也敢揚言一招解決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胥夜手中符術不斷,口中也是怒吼連連,陳陽的蟄伏令其隱藏的怒意爆發開去,卻是沒有意識到其怒意越是明顯,其手中施展而出的組合符術就越發的散亂,難成氣候。

「今夜之前,你我本無仇怨,只可惜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如此凌亂的攻勢不過在浪費中域的資源,我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不浪費,還能打狗!」

陳陽那低沉的聲音自四面八方響了起來,縈繞胥夜耳畔,令其雙眸噴火,揮手間光華流轉,自那空間符寶當中掏出了蓄神捲軸和各屬性符文,一股腦的將之觸發,朝著周遭釋放而去。

「胥夜此子雖天賦強大,不過若論心性修為的話,常年被捧著,卻難以和陳陽相比。」吳勇搖了搖頭,看向胥夜的眸子當中有著淡淡的不屑。

「嘟嘟,你切不可和這等人學習,要多向陳陽看齊啊!」黃天指著那陷入癲狂當中盲目攻擊的胥夜,對著那黃嘟嘟敦敦教誨道。

然而,還不待黃嘟嘟消化自己爺爺的話,一道威勢抗天的身影自天際貫穿而下,手持時空照妖鏡,赫然是陳陽!

「喝!」

一聲低沉斷喝,陳陽揮舞著手中的時空照妖鏡朝著那胥夜砸落而去,所過之處時間和空間雙屬性元素力量變得異常的狂暴,且胥夜施展出來的時間和空間符術都在時空照妖鏡的威勢之下徹底崩潰,無法對陳陽造成傷害。

「什麼?!」

胥夜絲毫沒有料想到陳陽會以如此強絕的姿態出現,其大睜的眸子當中充滿了震驚之色,盯著陳陽手中綻放萬丈華光的時空照妖鏡,心中是毀得腸子都青了。

當那時空照妖鏡在陳陽的控制之下瓦解了胥夜的攻勢和信心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陳陽那充盈的血氣一點都不似符術,那強橫的肉體力量讓陳陽在眾目睽睽之下胖揍著胥夜,而胥夜只能慘叫,根本顧不上還手。

敗了,胥夜徹底的敗在了陳陽手中。 此時此刻,已經完全現身出來的白雨,左手平端着神威聖槍,長長的、熾白槍刃扎挑起黑衣人,就這樣浮空挺直而立。

這一刻,整個玄冰領域的空間內,都處於一種詭異莫名的靜止狀態。

而更詭異的是,黑衣人左胸上,被映着黑白雙色的熾劍深深扎出的創口處,卻詭異的沒有任何的鮮血噴灑、滲流而出。

只是肉眼可見的發現,黑衣人身上的暗金幻鎧,由創口處開始向外蔓延着,有一片已經漸漸的失去應有的色彩,變得灰卜卜的、暗啞無澤的死色。

“你~!該死!……嗬!”

猝然間,黑衣人暴喝一聲,隨即嘴角竟然奇蹟般溢出一縷淡淡的鮮紅血跡來。

狂情總裁太毒辣 隨後,他的身上,再次爆閃出厚重、濃郁的黃芒光霧,於漣漪盈動間,迅速激盪着向外猛地擴張散去。

同時,黑衣人右臂一震,便欲擺脫……

這時,白雨終於從那黑黑的眼洞裏,看到黑衣人腥紅的瞳眸。

不過,當前的他,面上無波平靜如止水,目光森冷、充滿着黑白寂滅之色,完全無視黑衣那雙欲騰出噬人吞骨的怒瞳。

“你嚷嚷什麼,還沒完,後面還有!你慢慢享受吧……”

他以一腔低沉、冷凜的聲音,緩緩地說着,字字句句都飄忽着,繚繞出現在黑衣人的耳旁……

“呃~!”

話音未落,白雨左手猛力一上挑,在黑衣人的慘叫之中,將他挑上數十米高空,幾乎來到玄冰領域的最外圍上空。

“裂風連環擊!”

緊跟黑衣人之後,白雨腳下連連輕點,在不斷出現的結界遞擡之下,不分先後地來到黑衣人的身體正下方。

砰砰!噗!

他左手的神威聖槍,看似隨意的抽刺,卻瞬間刷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銀色閃電幕,完全籠罩住黑衣人,扭曲的銀電持續的爆擊在黑衣人的身上。

可能是黑衣人剛纔爆發的黃芒,使得他的武靈幻鎧一時間防禦大增,竟然這密集的攻勢之下,只是紛紛出現一些細小的創口。

而且裂風連環擊的攻勢雖然密集,可是威力上要稍弱,所有,表面上看,感覺並未造成黑衣人太大的傷害。

不過,留意之下會發現,黑衣人身上,無論是武靈幻鎧、還是身體裸露的部位,在受到銀電的爆擊之後,那些細碎的創口,都會於瞬間變得灰卜卜的泛着死氣。

隨後沒多大一會,在密密麻麻的銀電爆襲之下,黑衣人的暗金色幻鎧、全身都失去應有的色彩,全部泛着可怖的暗啞死氣。

雖然受創不重,可是這會黑衣人也感覺到身體不異樣了,他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亦相信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敢暗算我!!!”

極度狂怒之下,他爆喝一聲,隨之擰身震散籠罩及身的、集射的銀電,揮舞着匕首飛身朝白雨直撞過來。

匕首之上升騰瀰漫的灰濛濛光霧,瞬間擴散出來,佈滿自身。

黑衣人下方的白雨,頓時強烈感受的到,方圓數米的四周,持續攀升着沉重壓力,讓他如若立即要砸落地面一般。

“黑白界之影擊!”

白雨眼內黑白雙色糾纏的瞳眸,於一斂一凝之間,變成清楚的黑白各半的詭異模樣,隨後他便消失在原處。

疾撞而來的黑衣人倏然撲空,飄然跌落之下,他驚疑萬分的腥紅瞳目,緊張地四顧着尋找白雨的身影。

咻!

六道白雨的身影,猛然出現在黑衣人偏上、十米範圍內的四周,將他團團圈住,黑衣人紅眸閃爍,竟然隱隱閃現出一抹懼意,慌亂之下他掙扎着欲逃。

可是,他瞬間便發現,原來有數十米廣闊的玄冰領域,此時已經收縮至這十米範圍,形成完全不同的領域氣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