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群人被這樣恐怖的認知驚嚇得癱軟在地,爬都爬不起來,絕望的看著君雲卿清點完那些兵鎧后,踏著輕盈的步子靠近他們。

之前他們有多囂張,這會就有多絕望。

誰也沒想到,君雲卿竟然收服了這座元獸宮殿之中的異獸!

這群異獸的實力是何等恐怖啊?完全可以橫掃整個元獸遺迹所有的隊伍!

這群九清太虛宮的人不知道君雲卿是怎麼做到的,但他們知道,君雲卿再也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人了!

只憑著這些異獸,君雲卿就可以瞬間將他們來回擊殺幾百遍!

這樣強大的實力差距,讓他們在面對君雲卿時,恐懼得完全說不出來。

換做另外一個人,他們未必會那麼害怕。

可這是君雲卿啊!

和他們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君雲卿啊!

三番四次被他們追殺,要斬草絕根的君雲卿啊!

誰知道她會怎麼對付他們?

一群九清太虛宮的人在看到君雲卿靠近后才知道害怕,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連咬舌自盡的資格都沒有了。

在眾異獸們的強大威壓下,他們連動彈一下都困難,別說咬舌自盡這麼需要技術含量的動作了。

要是哪咬得不對,別說死了,只怕比生不如死更痛苦!

幾名太上長老的咬舌自盡失敗,此刻正在地上瘋狂打滾哀嚎的慘狀讓其他九清太虛宮的人心中一陣的毛骨悚然,不敢再嘗試。

死又不能死,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君雲卿逼近,蹲在了他們面前。

「把閆九重給我摳出來。」君雲卿下令。

很快被拍到穹頂之上,差點被震成肉餅的閆九重被帶到了她面前。

此刻,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策劃了上一世的圍攻事件,害得君雲卿身死,這一世又差點毀滅掉神隕之地的九清太虛宮掌門,就像一條狗一樣被丟到了君雲卿面前。

皮皮他們的動作可一點也算不上溫柔。

閆九重此刻的身體已經嚴重變形。

被熊豹異獸撞飛,真神境對神王境,根本沒有半點懸念。

閆九重的防禦,和熊豹異獸那兇猛的撞擊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哪怕熊豹異獸連一絲神力都沒有用上,也足以將閆九重完爆。

實際上,正是熊豹異獸只是普通的撞擊而沒有用上神力,閆九重才能活著。

否則天罡宮的那群飛灰就是他的下場。

然而閆九重倒是寧願自己變成了飛灰!

這樣一來,他就不用面對君雲卿了!

曾經那個被他不屑一顧的少女,即使知道她是以前的雲傾轉世也沒有特別放在眼裡的少女,此刻正居高臨下的的看著他。

猶如勝利女神一般,她身後匯聚的眾人,昭顯著她的今非昔比和強大。

閆九重從來沒有想過,不過短短的兩三年時間,他就在君雲卿面前敗得一敗塗地!

不過兩三年啊!

當年的君雲卿,剛入神界時,甚至只是一個通神巔峰的少女!

若不是顧忌著北凰之境的力量,早在神隕之地時,他就不惜一切的殺了她了!

閆九重知道君雲卿的天賦,也知道她重新得回力量后的可怕!

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只是短短的兩三年時間,君雲卿就超越了前世身為雲傾時的她,獲得了比那更強大的力量! 要知道,前世的雲傾如此驚才絕艷,卻也沒有到達過像君雲卿現在的實力和地步!

這實力,不是說君雲卿現在比當年的雲傾更厲害。

實際上,君雲卿還沒有恢復全盛時的力量。

她現在的實力,比起當年的雲傾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但是她身邊匯聚的力量,卻遠比當年的雲傾要強大太多太多了!

閆九重目光絕望的掃過君雲卿身後的那一道道身影。

那些恐怖的實力強大的異獸,任何一頭都足以橫掃他們。

這裡卻有足足一百頭!

還有屍王尊者他們!

如果當年雲傾有這樣強大的盟友和助力,他們根本不可能挑起任何爭端,將她圍殺!

實力!唯有實力,能夠讓人無論身在何種情況下,都不敢前來招惹。

以前的雲傾沒能做到,這一世的君雲卿做到了!

甚至,這還不是她強大的盡頭!

她還會變得更強大!

十萬年前,北凰羽堅持逆天而行,送她的殘魂前往百世輪迴,是不是就為了這一天?

這個少女,沒人再能阻擋她的光芒綻放了!

不過,她別想從他口中得知任何的東西!

任何!

「咳咳……君雲卿……」閆九重臉上露出病態的嫣紅。

他的五臟六腑在熊豹異獸的撞擊下已經粉碎,如果得不到救治,這樣的重傷足以讓他隕落,但他已經一點也不在乎了。

他一邊咳嗽一邊看著面前的少女,冷笑道:「我知道你想從我這知道什麼……但是你不會有機會的!我什麼都不會說!我前世能夠設計得你被人圍攻致死,就已經做好了今天的準備了。」

「你什麼也不可能從我身上得到,關於那位大人的身份和消息以及十萬年前事情的真相……什麼也不可能!」閆九重哈哈大笑,那笑聲中充滿了一種病態的尖銳的歇斯底里。

「我會看著你再一次墮入地獄的!這一次,不會再有人救你!也不可能再有人救得了你!」

他瘋狂的叫道,「無比凄慘的死去,和前世一樣!你鬥不過那位大人的!哈哈!我等著你!」

閆九重的癲狂看得君雲卿一蹙眉,心中驀然有些不好的預感,她果斷出手,召喚出天魔七罪琴就要彈奏攝魂塔音陣。

閆九重絕不能死!

他是所有事情的關鍵人物。

那名神秘男子的身份,以及十萬年前自己被圍攻致死的真相,還有對方為什麼一定要對付自己,十萬年前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這些線索,全部都著落在他身上!

只要撬開他的嘴,大部分的迷霧就會迎刃而解!

就算大部分的事情他也不知道真相也無所謂,只要他知道那名神秘男子的身份也行!

所以,閆九重一定不能死!

雖然此刻對方正處於眾異獸的威壓之下,按理說是不可能自殺的,但是那名神秘男子的手段太過詭異,君雲卿怕他在閆九重身上做了手腳。

君雲卿想到的,北冥影自然也想到了。

他比君雲卿的動作更快。

總裁,引你入局 幾乎是在閆九重癲狂的剎那,他就動作了。

唰唰唰!

在君雲卿召喚出天魔七罪琴時,北冥影身上也陡然散發出無數的魂力線條,狠狠的扎進閆九重的身體。

北凰之境自然有可以強行搜查玄者記憶的秘術。

北冥影就是在施展這個秘術。

他的魂力線條扎入閆九重體內,沿著他的經脈迅速的朝著腦域遊走,幾乎是在瞬間,就抵達了他記憶所在的最深處。

然而就在北冥影動作的剎那,閆九重的癲狂也陡然到達了巔峰,下一秒猛地戛然而止。

砰!

他的身體向後重重的砸在地上,徹底的沒了氣息。

所有的魂力線條滑出閆九重體內。

北冥影面色陰鬱。

就在他的魂力線條要觸碰到閆九重的記憶時,他的靈魂世界整個就炸開了!

北冥影甚至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明明魂力線條入體,對方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但就是這樣的情況下,閆九重死得無聲無息,就連靈魂也徹底的湮滅,連一絲絲的殘渣都沒有留下!

他的腦域之中一片空蕩蕩的,彷彿那裡面本來就沒有存在過任何東西。

但實際上,那裡曾經有一個活生生的靈魂!

「神秘人!」北冥影面色冰冷。

閆九重靈魂世界爆炸的剎那,他的魂力線條感知到了那個神秘男子的氣息。

不僅如此……

北冥影目光轉向一根揮舞著遞過來的魂力線條,那上面,沾染著一絲黑色的霧氣,若有若無,陳墨一般。

那霧氣,便是閆九重死亡的罪魁禍首!

那個神秘人,果然在閆九重體內動了手腳,一旦有人觸碰到他的記憶,就會徹底爆開!

北冥影面色冰凝。

「阿影,你沒什麼事吧?」

君雲卿剛召喚出天魔七罪琴,閆九重就自爆了。

想到北冥影的魂力線條還在閆九重體內,也不知道有沒有受傷,當下連忙問道。

「沒事。」北冥影搖了搖頭,將周身的魂力線條收了起來。

神秘男子纏繞在他魂力線條上的氣息,輕易就被他震散了。

說起來,對方的氣息看似陰詭,對他卻似乎並沒有什麼傷害。

這是不是就是之前神秘男子不戰而逃的原因?

微眯著眼,北冥影將這事暫時記在了心底,決定以後再遇見神秘男子就試驗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這樣。

閆九重死亡,君雲卿的探查線索又斷了,這讓她十分懊惱。

不過北冥影的動作迅速,倒是證明了閆九重背後的人便是那神秘男子無疑!

那個人,就是十萬年前設計擊殺君雲卿,同時一直不放棄追擊雲家的幕後黑手!

這些年九清太虛宮針對雲家的舉動,都是出自他的授意!

而且可以肯定,對方就是三十三天外的人,實力比之冥夜也弱不了多少。

這令君雲卿和北冥影十分的警惕。

尤其是北冥影說出北凰之境這些年的變故可能也和神秘男子有所關係后,兩人的面色更加的沉凝了。

「按照阿影你的意思,這個人不僅針對我,而且也針對你?他的目標,是我們兩個?」君雲卿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如果說因為北冥影而針對她還好說,但目標是他們兩個,而且她還是主要目標,對方到底想幹什麼?

「不僅是我們……」北冥影的目光幽沉,「他的目標還有蛋寶。」 蛋寶!

說到這個小傢伙,君雲卿下意識的瞥了雲逸那邊一眼。

現在雲逸就是專職奶爸,蛋寶此刻就睡在他懷裡一直沒醒呢。

因為不知道它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君雲卿他們也不好移動它。

「蛋寶到底是什麼身份?」君雲卿問道。

之前北冥影說蛋寶是北凰之境的人,君雲卿雖然相信卻也有疑問。

北冥影對蛋寶的容忍和關心可不像是對下屬和子民。

他們之間一定有她不知道的關係,之前形勢緊張,君雲卿也不方便問。

這會有了異獸們的保駕護航,他們卻是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了,隨便就把這事給問了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