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瞬間那種被撕裂的痛楚從我胳膊處傳來,我再次一滾,正準備快速站起身來,一腳踢中我的胸口,將我踢到在地,這時候我的火氣也上來了,不躲了,跟他幹一下。

快速的將子彈上膛,舉起手槍照着他的身體,想都沒想就勾動了扳機,“砰”的一聲,他見我舉起手槍,也是快速的斜了下身體,我一槍沒擊中,不過已經嚇着他了,可能他也沒想到我家中竟然會藏着一把手槍。

這一聲槍響肯定是驚動了整個樓層,不過這裏是十五樓,小區內應該聽不到多大聲音吧,我也不敢在開第二槍,他照着陽臺位置衝了過去,我急忙的站起身,快速的打開客廳燈,這時候他已經照着窗戶位置跳了出去,一瞬間我看見了他的臉。

是那天晚上在工廠跑掉的那個歲數有些大的人,他當時一槍插點爆掉我的腦袋,後來又躲掉了警察的追捕,好在今天他沒有拿槍打我,不然我已經死了,真是僥倖。

站起身走到窗前,心想,這麼高,不會摔死嗎?不過打開窗戶向四周看了看,並沒有人的影子,奇怪了,他是怎麼跳下去的,真是有驚無險,看來以後要多注意一下了。

這時胳膊處的疼痛再次傳來,我捂着胳膊上的傷口,拿起一個毛巾按住,這時門鈴響起,我捂着胳膊走到門前,問道“誰?”

“是我,陳總”是葉依然的聲音,將門打開,她穿着睡衣,曼妙的身材出現在我的眼前,不過此刻的我可沒時間欣賞,她看見我急忙問道

“剛纔好大的響聲,出什麼事了嗎?”

我咬了咬呀,這疼痛感讓我額頭都流出了冷汗,看了看外面,將她請進了屋裏,進了屋她就看見了我胳膊上的毛巾已經被血染紅,急忙問道“好多血啊,怎麼弄得?”

我隨口說了句“不小心劃傷了”

她急忙給我披了件衣服,讓我去醫院,我點點頭,她又急忙的回家穿了件大衣,拉着我就進了電梯。

到了樓下打了輛車,直奔醫院,到了醫院值班的一聲開始給我包紮縫合,嘴裏還唸叨着“怎麼這麼深的口子,這是刀傷啊”

我忍着疼痛,告訴醫生“鬧着玩,不小心傷着了”

那醫生歲數比較大,看了一眼葉依然,就說道“哎呀,兩口子吵架怎麼還動刀呢,這多危險”他可能以爲我倆是小兩口吵架呢。

葉依然紅着臉,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看了眼我的傷口,又有點緊張,那醫生見我倆沒說話,以爲猜對了,嘴裏更是一頓唸叨教育。

傷口弄好,我們兩人就走出了醫院,葉依然小聲的問我“醫生說是刀傷”

我知道她要問什麼,笑了一下,跟她說“沒事,你別問了”

這時候我腦子裏更是擔心,那個人會不會再次出現,他是黑鬼的人,那黑鬼會不會也回來了,想到這我四周緊張的望了望。

葉依然問我找什麼,我告訴她沒事,就是有些餓了,看看有沒有賣吃的地方。

她笑了一下,說道“這麼晚了,估計也沒有什麼吃的賣了,回去我給你煮點麪條吧”

我“恩”了一聲,對她笑了笑,急忙攔下一輛出租車回去,我現在領着這個女孩可不想再次面對那個人。

回到小區,幾個保安在外面站着說話,我聽到他們在議論剛纔的響聲,不過那麼高的樓層,聲音傳出來,除了周圍的戶主,其他的地方聽到的也只不過是一聲比較響的聲音。

我沒有說話,葉依然也很乖巧的扶着我沒吱聲,一直回到家裏,她給我下了碗麪條,還打了兩個荷包蛋,這些都是她家的,我那的廚房連個鍋都沒有。

看着這一碗麪,真是很貼心的女孩,誰要是娶到家還真是件不錯的事,想到這裏,心裏也是一動,不過胳膊一疼,我又暗罵自己,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這些。

吃完麪,我就讓葉依然先回去早點休息,明天上班,他走後,我就將門反鎖上,將手槍子彈上膛,壓在枕頭底下,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到四點我就醒了過來,睡的很不踏實,穿上衣服,兜裏揣了一把之前買的***,就開車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直接走進宿舍,將還在睡夢中的樂樂拽了起來,他還有些不情願,睡眼朦朧的,我纔不管那些,將他身上的被子撤掉。

他被拽起來後,就問我什麼事,這麼一大早的,我告訴他少廢話,就將昨晚的事情跟他說了一下,這間宿舍裏沒有別人,現在住的人也少,就他和洪鑫兩人,一人住一間。

樂樂一聽,說了句“我艹,真假的?那B可是個狠角色,那麼多警察抓他沒抓住,還敢回來?”

我捲起胳膊,樂樂看見了我的傷口,頓時急了

“嗎的,別讓我看見他,不然弄死這B”

我擺了擺手,告訴他,這幾天我就住在公司了,家裏太危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還會出現,這種躲在暗處的殺手總會讓人防不勝防。

樂樂也跟我說道“哥,這幾天我就跟着你好了,反正洪鑫他們都會開車”

我點點頭,跟他說這幾天這人肯定還會找我,現在他是通緝犯,肯定不敢在一個地方呆太久。

說了一會話,看了看天色還沒大亮,我就在牀上迷糊了起來,一直到早上七點鐘的時候,我拿出了手機撥了出去。

對方“喂,小陳啊,什麼事啊這麼早打電話”

電話的主人就是邱國樑,聽說他已經升任成爲市治安支隊的副支隊長,可算是連升幾級,不過後來我也瞭解到,這個邱國樑曾經是個分局局長,後來犯了點黨規錯誤,被降職了,這回也算是官復原職吧,不過他也算是欠下了我的人情,也算是除掉黑鬼的意外收穫吧。

我態度很恭敬的說道“邱隊,是這麼回事……”

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跟邱國樑說了下,只不過隱瞞住了手槍的事情,開什麼玩笑,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跟一個警察去說。

他沉思了一會告訴我“在有這樣的事,你直接給我打電話,還有你也別報警了,我會把這事反映上去,讓刑警去處理,對了,那個馬宇最近也被查了,緝毒大隊有一些跟黑鬼勾結的人,現在都在偵破當中,不然當時黑鬼也跑不掉”

我在電話這邊點了點頭,說了句“好的”,掛斷電話,心裏踏實了起來。

下午的時候,有兩個刑警隊的人過來跟我做了些調查,是一男一女,我大致的講了下,並簡單的說了下那人的樣貌。

那名女刑警對我笑了一下,說道“謝謝您的配合,對於您這種立功並提供線索的市民,我們警方一定會保護您的安全,請您放心”

我連說“應該的”

另一位男警官跟我說道“這個人叫山羊,是綽號“黑鬼”的手下,當過兵,還參加過越戰,非常危險,你要格外小心”

那名男警官說完話,跟我握了下手,站起身說道“我叫孟龍是重案大隊的隊長,這是我的隊員童家欣,這是我電話,有什麼情況還請陳先生及時通知我們”

我點了點頭,微笑着說“放心吧,有事我會及時通知你們的,孟隊長慢走,童警官慢走”

一直送到了樓下,看着他們上了警車。

轉身走回公司,說心裏話,我還是不怎麼相信他們,真要有事等他們來黃花菜都涼了,不過下午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幫警察是真上了心,我還真錯怪他們了

樂樂告訴我有兩輛轎車,輪班的在公司樓底下守着,車裏都坐了人,我這才注意到,應該是警方的便衣,這回心裏才踏實了一點。

這件事我沒有告訴胖子他們,不想他們爲我擔心,快下班的時候我告訴葉依然這兩天先住在公司裏,讓她自己回去小心點,她點了點頭也沒有問爲什麼,只是問了下我胳膊上的傷怎麼樣,我告訴她好多了。

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將公司大門從裏面鎖上,我和樂樂還有洪鑫在房間裏鬥起了地主,樂樂將一把短刀放在牀邊毯子底下,洪鑫看見了也沒問,就這樣一直打着牌。 一直玩到晚上快十點的時候,三個人都有些困了,我站起身來準備去一下洗手間,公司內的洗手間燈光比較昏暗,我慢慢的走進去,剛要解開褲腰帶,就感覺到後面的槅門中好像有人,猛的回頭看了一眼,果然站着一人。

想都沒想,我就知道是那個山羊,果然我預料的不錯,他想盡快離開這裏,只能連續兩天對我下手。

不過我還是有些大意了,以爲外面有便衣保護,今晚應該是安全的,沒有想到他還真敢來,沒等我做出什麼反應,他就舉起了手中的大槍,一瞬間我看到的是一把長管***。

他並沒有開槍,只是對着我,用一種冷冷的眼神看着我,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我敢動一下,一定會被蹦成個篩子。

這種槍威力很大,殺傷面積也很大,在這種地方我是絕對躲不開的,他看着我低聲冷笑着說道

“不敢跑了?昨天不是很牛B麼,來,你在跑一下試試,看我敢不敢蹦你”

我同樣冷笑着問他“你打死我,你也跑不掉,是黑鬼讓你來的?”

我還想說些什麼,他一槍把打在我頭上,這一下讓我渾身像被電擊一樣,腦袋都懵了,像水一樣的東西慢慢的從頭上慢慢留到臉頰,一股疼痛傳來,我咬着牙看着他,他繼續對我說道

“小子,你最好別出聲,知道不”他說完,冷哼了一聲,又是一腳狠狠的踢在了我肚子上,五臟六腑放佛都變了位置一樣,那種感覺既痛,又想嘔吐。

他似乎很滿意,剛想在來一腳的時候,我咬着牙拼命一樣的,用頭撞響他的小腹,將他撞了一個踉蹌。

他可能也沒想到我敢這麼做,一瞬間楞了一下,也就一兩秒的時間,我再次衝了上來,將他撲倒,用勁力氣一拳打向他的臉,這一次他實實在在的接下了我這一拳,不過很快我就感覺到小腹被使勁擊打了一下,一股難忍的疼痛感。

他用膝蓋將我頂倒在地,將手中的槍張作棍子一樣照我砸了過來,我用力一躲,還是被打中了胳膊,正是昨晚被他劃傷的地方,包紮的傷口再次崩裂,一股鮮血滲透了出來。

我用力爬起照着門口跑去,他很快的追上了我,用力一腳從背面將我踹倒,手中的槍舉了起來,我聽見了拉槍栓的聲音,看樣子他已經被我激怒了,此刻,我趴在地上感覺到背後的槍已經對準了我,死亡離我我如此之近。

就在一剎那的時間,我用力扭過頭來,看到一道銀光飛過,擊中了山羊拿槍的手腕,端着的槍瞬間不穩,手腕處明顯一道血光,我的雙腿用力一掃,想將他絆倒,可是並沒有成功,不過他捂着手腕,並沒有努力站穩,手中的***掉落在地上,這時候一聲“吆吼”的聲音傳來,是樂樂。

他快速的衝了過來,一腳飛過踢向山羊,山羊也不是吃素的,鬆開手腕開始抵擋,也來不及撿槍,擡起一拳勾向樂樂。

這時候我已經退到了一邊,洪鑫也跑到了我身邊,趕緊扶起我,問我怎麼樣,我告訴他“死不了”

這兩人打在一起,動作都很快速,不過樂樂更加靈活迅速,而山羊出手狠辣,專攻要害,樂樂右手捏做劍狀,一記戳向山羊的雙眼,山羊身形往後一退,一下點在了他的胸前,頓時一股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

我知道這是樂樂的拿手絕技,二指禪,當然不是武俠小說那種,只是兩根手指非常有力,我曾親眼見過能將兩塊板磚戳碎,甚至能戳進普通牆壁,力道很大,聽他說還有一些人連成了一指禪,更是厲害。

不過剛纔山羊要是不躲,那一下他的雙眼就算報廢了,很明顯山羊應該有五十多歲,無論各方面體能都比不過樂樂這個二十多歲的小青年,在加上剛剛那一下,現在已經完全被樂樂壓制住了。

我坐在地上,離他們較遠,而且靠近房間門口,這裏很安全,我讓洪鑫去幫下樂樂,別讓山羊跑了,洪鑫看了看我,讓我有事就躲進屋內,我點了點頭,他就飛快的走了過去。

樂樂越打越興奮,可能也是很長時間沒打架的緣故,不斷的叫喊着,完全把山羊當成了沙包一樣。

邊打還邊叫着“老傢伙,還手啊,還手,吆吼!!!”

又是兩拳直呼在山羊的身上,打得他直往後退。

這時候山羊可能也看見了洪鑫走了過來,知道這次又失敗了,在不走就真折了,我看到他轉身躲過樂樂的攻擊,朝着衛生間跑去,我知道衛生間窗外是一個停車場,他可能早有後路,準備逃走。

不過這時候洪鑫正巧走到衛生間的位置,堵住了門口,我看到山羊紅着眼睛衝着洪鑫跑了過來。

我一點都不擔心洪鑫,就算他打不過山羊但也不會差太多,畢竟山羊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而洪鑫的身手比我要強出太多,在監獄的時候曾經一個人打十幾個,也就那時候我們倆結下的交情。

我雖然身手不算太猛,但也絕對不差,要不是每次都是山羊偷襲我,真要想將我制服,他也要費一番功夫,話說遠了,這時候樂樂在後面喊了句“洪鑫小心”,他沒見過洪鑫的身手,只知道他當過兵,當然擔心。

只看到洪鑫眼睛一眯,冷笑了一聲,見山羊衝了過來,一點都沒有後退的意思,快到身前的時候洪鑫一記鞭腿甩了過去,山羊遂不及防之下被踢到在地,剛要站起身,洪鑫又一記極其快速的勾拳擊中他的下巴,將他再次擊倒在地。

洪鑫依舊沒上前,就那麼像鐵塔一樣站在那,看着他,等他在想站起來的時候,一杆大槍指在他的後腦上。

站在他身後的是我,手裏拿着他那把***,他轉過頭來,黑洞洞的槍口就那麼指着他的腦袋。

“繼續牛B啊,不牛B了?”我拿槍點了點他腦門,又問道“剛纔打我打的爽不?不過你放心,我不打你,最多報個警”

掏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又讓洪鑫下去開門,我再次看着山羊,見他滿眼的不甘和恨意,只不過一直沒有說話。

我笑着問他“我不怪你,畢竟是我壞了你們的財路,不過黑鬼要是開始不惹我,我也不會惹他,我不是個壞人,但也肯定不是啥好人,明白不?”

托起槍把照着山羊的頭就狠狠的來了一下,同樣打的他頭破血流,我跟他說“你打我這麼一下,我也還你這麼一下,你狼哥講究不,呵呵”

不一會的功夫,四名便衣警察就跑了進來,見到跪在地上的山羊,急忙掏出手槍,絲毫不管他身上的傷,連忙問我“陳先生傷的重不重,怎麼樣?”

我一看,竟然是孟龍,邊上還有童家欣,今天剛剛見過面,沒想到還親自來保護我的安全,心裏還有點小感動。

將槍遞給一名我不認識的便衣警察,微笑了一下,說道“沒啥大事,還好我這倆兄弟身手好,不然這次真不好說。”

兩名警察上前抓住山羊,將他的雙手拷住,用力提了起來,孟龍再次笑道“陳先生這次你又立功了,多虧你了才能抓到這個主要嫌犯,趕緊去醫院吧,家欣你帶陳先生去,順便保護他。”

樂樂在一邊一撇嘴,小聲嘟囔道“就她?還保護人呢,行不行啊,保護她還差不多。”

童家欣回頭瞪了他一眼,道“試一試啊?”

我看樂樂又要犯虎,急忙擺了擺手,沒讓他說話,連忙道“麻煩童警官了”。

說着幾個人就往外走,頭上的血已經幹了,我用一些紗布捂着頭,洪鑫又簡單的將我胳膊用紗布纏住,止住了血。

洪鑫走的比較快,下了樓準備幫我打開車門,樂樂對童家欣不太感冒,看她在我身邊,就離我們倆遠遠的。

這時候異變突發,就在孟龍準備上車的時候,山羊趁着邊上兩人開車門的瞬間,使勁掙脫了一下,右手臂撞開邊上的一名警員,因爲不是背拷,他將邊上警員腰間的手槍掏了出來,轉身對着我就衝了過來,一邊衝手裏的手槍就舉了起來。

電光火石之間,我幾乎是無意識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情,只聽見“砰”的一聲,倒下的不是我,而是山羊,槍響聲就發生在我的身邊,我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童家欣,發現這個年輕的女孩手中槍口還冒着煙,一臉的堅定,絲毫沒有任何緊張感,那隨意的感覺,就像是倒下的根本不是一個人一樣。

我嚥了口吐沫,真沒想到這麼漂亮的小女警,不僅槍法好,反應還如此迅速,孟龍幾人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衝了過來,槍口正中山羊的眉心,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也鬆了口氣,要是山羊說出我家裏有手槍的事,那也有點小麻煩,死了也好。

這時候警笛聲大作,很多輛警車衝着這邊快速行駛了過來,這還真是我華夏的警風,速度不快,陣勢很大,來了先拿出大喇叭。 收拾完現場後已經是凌晨兩點了,這時候外面幾乎沒人,也沒引來羣衆圍觀,只是第二天的時候,周圍很多人都在討論昨晚的槍聲和警車聲。

到了醫院,很巧的是還是那個醫生,他又問我“你咋又來了?你也挺倒黴的,換了女朋友還受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