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瞬間火焰朱雀爆炸火海分開連同巨戟的可怕威能都在朱雀聖軍內爆發。

幾乎摧毀一切的可怕能量肆虐無數朱雀靈軍直接被恐怖的能量撕碎、湮滅、炸成飛灰,只剩下那火長老因為自身實力強大又有密寶護身才在可怕的威能中存活下來但是也身受重傷一身實力去掉九成。

一擊,只是一擊龍王就滅了強大可怕的朱雀靈軍。

元初和萬劍一見識過李沐白的實力已經早有準備,彩虹男子卻是滿臉震驚盯著李沐白最後只說了句「變態。」

「彩虹道友不用驚奇,這朱雀靈軍雖然能發出相當於半神的攻擊,但也只是堪堪達到那個門檻而已,除了攻擊其他任何方面都不能跟半神相比,遇到真正的半神滅掉他們也就幾招之間,而龍王在來之前已經獨自宰了一頭半妖了。」

「一年不見龍王已經領先我們一步。」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火長老身前,此時這原先對李沐白幾人毫不在意的火長老看著李沐白眾人渾身顫抖,身上衣袍破碎焦黑一片。

他剛想說什麼就被彩虹男子一劍斬掉頭顱斬滅元神,一旁的元初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此時在百裡外一道衝天的血色光柱出現那濃郁的血腥味在這裡都可以清晰聞到。

瞬間幾人的臉色都是變了。

「如此濃重的血腥味要屠殺多少生靈!」

「不好,血祭被他們啟動了,就在人類大城的方向,我們快過去。」

李沐白眾人知道情況緊急全部能量爆發化成虹光向血色光柱出現的地方飛去,百里距離很快就到。

一到這裡李沐白他們看到一座方圓幾十里的城池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座屍城,整座城池都被億萬生靈的屍骨填的滿滿當當堆成了一座巨大的萬米屍山,真正的是屍山血海。

那血色光柱就是這億萬生靈的血液和魂魄夾雜著龐大的能量形成,看到如此比地獄還要血腥的場景所有人都是內心巨震。

隨後就是無盡的怒火和殺氣在他們身上爆發。

他們看著圍繞在屍城周圍的三支靈軍心中殺意滔天,「這些人該死!」

「龍王那血祭光柱有超強的陣法之力守護只有你的暴力才能快速擊破交給你了,務必要在一炷香之內擊破否則地球界壁會被這萬靈血海徹底腐蝕掉,我們三人去滅了那些畜生。」元初身上殺氣滔天。

這次所有人都是動了殺心,元初、萬劍一、彩虹男子直接取出了保命仙器擋住小天庭其他三支靈軍大戰起來。

李沐白飛到光柱邊上,看著能量壁裡面翻騰的血液和無數哀嚎的靈魂,身上恐怖的雷霆爆發化成了一條萬米雷龍纏繞在血色光柱之上。

爆發出的可怕的威能讓整道血色光柱都是震動起來,冒出噼里啪啦的巨響可是下一刻滔天血光爆發竟然將李沐白的雷龍湮滅了。

而且那血光照在身上竟然要吸走他的血液和魂魄可是李沐白的肉身太強沒有被撼動。

隨後掄起方天畫戟一招殺神破碎就劈在血祭光柱上,雖然這血祭光柱極為強大但是也被劈出一個窟窿一道血柱噴出。

但是下一瞬間那窟窿很快就癒合了。

見到這一幕李沐白收起方天畫戟變成萬米黑龍可怕的龍拳龍掌破碎虛空瘋狂轟擊在血祭光柱上,震天動地的爆響傳開威壓天地。

那恐怖的威勢讓遠處正在和元初他們開戰的三支靈軍都是大驚無數進化者心神震動,被元初他們抓到機會一瞬間斬殺一片。

此情惟你獨鐘 「轟轟轟轟轟轟……」

在李沐白的龍拳下血祭光柱瘋狂震動,連帶著下方整座城池下的陣法都開始龜裂,無數裂縫在血祭光柱上瘋狂蔓延那種恢復速度根本比不上李沐白的破壞,很快整道巨大的血祭光柱能量壁就猶如開裂的玻璃一般布滿裂紋。

「黑龍擺尾!」

「轟隆。」

在李沐白龍尾的最後一擊下,下方城中的血祭陣法成片爆碎,血祭光柱的能量壁終於破碎,整道接天連地的血色光柱瞬間崩碎,一瞬間滿天血雨潑天而下。

在李沐白轟碎血祭光柱的一瞬間一聲響亮的暴和聲從遠處傳來。

強婚之搶得萌妻歸 「孽畜住手!」

隨後一道神印直接轟在李沐白身上將他轟飛撞入正在跟彩虹男子交戰的青龍靈軍之中壓死無數進化者。

「叮叮叮……」

見到這條恐怖的黑龍砸來一瞬間無數攻擊落在李沐白空軀上爆發出成片火星,可是那些青龍靈軍沒有陣法加持的單獨攻擊根本傷不到李沐白。

他巨大的龍尾一掃青龍靈軍幾千進化者瞬間爆碎,那可怕的威能和滔天的煞氣讓其他沒死的青龍靈軍都被嚇破膽瘋狂後退遠離這條殺神一般的黑龍。。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此時正在和彩虹男子搏殺的青龍陣靈立刻不穩威能大減被彩虹男子用仙器直接斬殺。

一瞬間青龍靈軍死傷過半潰不成軍,開始瘋狂逃竄,隨後在彩虹男子的劍氣下成片死亡猶如割草一般。

彩虹男子看著極速而來的神光那是一尊半神,「龍王需要幫助嗎?」

「不用,你去幫其他幾人將剩下的四靈軍全部滅了,一個都不要放過。

「這尊狗屁半神偷襲我,我去宰了他!」 看了眼自己身上被剛才那道神印轟碎的鱗片和血淋淋的傷口李沐白雙眼中殺氣暴漲,身上的煞氣猶如旋風一般擴散。

龐大的身軀直接向那半神衝去跟他化成的滔天神光撞在一起發出震天動地的轟鳴。

那半神身外的神光破碎直接被李沐白撞飛。

見到這條黑龍身上的可怕威勢和恐怖的力量那尊半神也是神色凝重,他拿出了他的半神兵一桿比他身軀還要長的巨大狼牙棒。

這狼牙棒一出凶威滔滔棒身上凝聚著一層猩紅的煞氣,那一根根尖利的突刺散發著凌冽寒芒。

這尊半神身高三米全身肌肉猶如石塊一般鼓起也是以力量見長,他來自神庭中的泰坦神族。

「孽畜,你破壞血祭對抗神庭,殺無赦。」

雖然口中喊著殺無赦但是這尊泰坦半神盯著李沐白的眼神無比凝重,因為他的神眼在李沐白身上看到了兩道讓他都心驚的煞氣,這是屠殺半神后才會出現的神煞。

起碼有兩尊半神級別的存在死在了這條只有通天境界的黑龍手中。

李沐白直接變成人龍的最佳戰鬥形態,身軀也縮小到三米方天畫戟出現在他手中不斷變大直到比他身軀還要高,變成通天靈兵後方天畫戟已經可以小範圍的變化大小。

握著方天畫戟輪了一圈方天畫戟在他手中爆發出可怕的鋒芒李沐白瞬間突進到那尊半神身邊一戟劈下。

那泰坦半神立刻揮動獰猙的狼牙棒抵擋,兩把重兵器碰撞發出可怕的金鐵交鳴聲震動虛空狂暴的能量碰撞後向四面八方擴散。

這一年李沐白參悟腦海中齊天大聖的混法和二郎神的刀法領悟出他的戟法已經大幅度提升,而且他修改了破天一刺又悟出了一招亂天動地。

這尊泰坦半神力量巨大比他也只是稍弱一些,那根狼牙棒在他手中耍的虎虎生風攻擊力極其可怕。

李沐白也不敢讓它打到身軀否則就算他有黑龍甲護體也絕對是皮開肉綻。

手中方天畫戟舞動將狼牙棒的攻擊全部擋回,交手幾十招后李沐白李沐白髮現這尊半神的混法強大必須施展殺手鐧否則短時間內根本奈何不了他。

在泰坦半神再次突進之時李沐白張口噴出通天劍氣向他頭顱斬去但是泰坦半神的反應也是極其迅速他的頭顱一側躲過劍氣,只是脖子被劃破了皮。

這時李沐白手中長戟抖動戟尖一點寒芒先至隨後戟出如龍破天一刺!

面對這一戟泰坦半神感受到比之前更加強烈的危險連忙用手中狼牙棒抵擋。

「叮」狂暴的能量擴散和火星擴散。

泰坦半神雖然擋住了這一戟但是整個身軀也被刺的後退開去,還沒等他穩住身形李沐白第二招又至,威能恐怖的殺神破碎轟然劈下。

此時泰坦半神的臉色大變根本躲避不了只能舉起狼牙棒抵擋,可是李沐白這一招實在是太可怕竟然劈他狼牙棒彎曲身軀墜落。

這時李沐白施展出了他霸龍戟法第四招亂天動地。

方天畫戟在他手中極速旋轉被他恐怖的力量直接投出那種威力鑽破虛空直接將空間鑽出一條黑線。

在下墜中的泰坦半神想要抵擋可是根本擋不住手中狼牙棒直接被崩飛,護體神光被鑽破強大的半神軀體瞬間被洞穿。

「轟隆」

泰坦半神墜落在屍城中整座城市瞬間崩滅,大地猶如巨浪一般翻騰炸裂向四面八方擴散,一個龐大到看不到邊際的巨坑形成,周圍的一切全部被摧毀。

此時李沐白又噴出一道毀滅龍炎直接將無邊殘屍全部焚毀,那尊重傷被方天畫戟釘在大地深處的半神也被活活燒死化成飛灰,恐怖的岩漿猶如海浪一般涌動。

李沐白從大地深處召回方天畫戟看到其他幾處戰鬥也已經結束。

那剩下的兩支四靈軍全部被屠滅,就像他們屠殺無辜生靈一般一個都沒有放過。

這時三道人影從遠處飛速而來在近前變成了鯤、佛子和清風。

在鯤左手還提著一個血淋淋的半神頭顱右手拿著一把血跡斑斑的神器短斧。

這一戰他們殺了兩尊半神,滅了四靈軍,小天庭一大半勢力已經被他們滅了。

「諸位,兩位半神被殺,四靈軍被滅,小天庭肯定已經察覺了,事不宜遲我們立刻殺上去。」

眾人服下靈丹補充能量隨後跟著元初到了千里之外小天庭的所在之地。

一座萬米高綿延幾千里的擎天巨峰出現在他們前方。

「諸位,這裡就是摩天山脈小天庭就在這摩天山的頂端。」

看著那座擎天巨峰的半山腰眾人都看到了五顏六色的護宗大陣神色凝重。

「諸位隨我來,這護宗大陣的破綻我一清二楚你們跟我走。」

說完元初直接飛到了半山腰隨後腳踏七星進入陣法之中,李沐白眾人緊跟在他身後,一路上元初破開大地挖出一塊塊埋在地下的陣石,又斬斷一株株生長在小陣眼上的靈樹毀滅了無數陣法。

在元初的帶路下他們破開陣法一路直上來到了山頂看到了真正的小天庭。

這山頂空間無比廣袤宮殿林立,在最中間處一座金碧輝煌的龐大宮殿矗立,模樣跟李沐白他們在天庭遺迹見到的凌霄殿基本相似。

此時在宮殿前的廣場上出現了三道身影,一個道袍老者和兩尊神威顯露的神族半神。

那兩尊半神一個頭生三眼看起來與常人無異,另一個長著一顆麒麟頭顱氣息很是強大。

李沐白眼神一凝,這兩尊半神比他們之前殺的都要強。

但是最讓李沐白面色凝重的是那道袍老者,他的氣息雖然隱晦但是李沐白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

「這老道極其可怕。」

「乖徒兒,你終於還是來了,我等你們也是很久了。」

「你們很不錯,竟然可以摧毀血祭陣法,還殺了兩尊半神,果然不愧是被地球氣運選中的七大序列。」

「師尊,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何要背叛地球。」

「好徒兒,老道我從來就不是地球生靈,我體內流淌的是神族的血液,我是神。」

說完這老道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尊四條手臂的半神,他身上的神威無比的濃烈。 四臂神族神庭上等神族之一。

老道變成四臂神族一圈圈濃烈的神光和神威在他身上出現,比後面兩尊半神的神光和要強烈數倍。

一時間整個小天庭空間都充斥著可怕的神威讓李沐白他們不得不用自己的道來抵擋。

「咦,你們竟然都悟出了自己的道的確都是驚世天才,不過你們只是初步領悟還沒有與自身的能量融合,對我構不成威脅。」

「好徒兒,為師早就知道你資質超絕,一心想要將你引入神族沒想到你還是走上歧途,竟然會選擇和神庭對抗。」

「神族降臨覆滅地球已經是定數,就算我們不血祭一年後地球界壁也會消散,就憑你們幾哥小蝦米就想守住地球根本不可能。」

「就算你們能在一年內成仙也還是一樣,你們根本不知道神庭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元初盯著那四臂半神臉色鐵青眼中閃過仇恨之色,道:「我不是你徒兒,我師傅在哪?」

「哦,這十年我可一直是你師父,你知道我們是怎麼降臨的嗎?就是你先前的師父接引我們下來的。」

「你胡說這不可能!」元初緊握雙拳眼睛都出現了血絲。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人族的可笑之處,你們人族不成仙壽命不過千,十年前你師父大限將至他為了成仙為了活下去答應了我們的條件把我們接引到了小天庭。」

「我們給了他成仙的神丹可是他自身實力不行還是死在了仙劫之下。」

「原來當年那場雷劫……」

「元初我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加入神族我可以讓你成為神庭中整個人族的道子。」

「哼,還整個人族的道子,在你們神庭人族不就是你們的口糧嗎?就算是王也只是你們的奴隸。」

李沐白他們看著小天庭掌教變成的四臂半神全都神色凝重,這尊半神身上的氣息竟然跟真神差不了多少了,若不是現在地球界壁還在他肯定進化成真神了。

「諸位道友,這四臂半神我來對付,你們迅速聯手斬殺其餘兩頭半神隨後一起圍殺他!」李沐白神色凝重道。

「龍王,這四臂半神還是我來對付,今天我要跟他了結一切因果。」元初臉色陰沉盯著那四臂半神殺氣升騰道。

李沐白看了看元初立刻點頭道:「那你自己小心,這尊半神比其他幾尊都要強。」

「鯤鵬道友,彩虹道友我們三人聯手斬殺那三眼半神,劍一道友,佛子、清風那麒麟頭半神就交給你們了!」

「好,今天我的劍也該飲半神血了!」

萬劍一彈了彈自己手中的長劍道:「動手。」

一瞬間元初就化為一道殘影手中大神通翻天印凝聚對四臂神魔一印轟下可怕的威能炸開讓那三尊半神都是分散而開。

這時李沐白、鯤和彩虹男子三人瞬間就出現在三眼半神的三個方向對他痛下殺手。

李沐白手中方天畫戟抖動一出手就是破天一刺,一點寒光轉瞬就是戟出如龍捅破虛空。

鯤手中兩把鯤翎刀翻飛,刀刀要害,刀刀致命蘊藏著可怕殺機。

彩虹男子手中七彩斷劍延伸出可怕劍芒手腕抖動一劍、兩劍、三劍,劍氣衝天劍劍封喉。

面對三人的可怕殺招那三眼半神瞬間就臉色大變他感受到了可怕的殺機。

他身上的神力形成風暴擴散可是絲毫影響不了三人全部被瞬間擊破。

隨後他手中出現一把大劍整個身軀瘋狂旋轉形成一道可怕的神力龍捲,李沐白三人殺入龍捲中一陣「叮叮叮叮」的暴響傳開,神力龍捲爆碎。

那三眼半神直接落地,一交手他身上就遍布了無數道劍傷腹部還有一個巨大的血洞神血噴涌。

這時李沐白在上空一招殺神破碎劈下這半神內心已經驚懼不敢硬接飛速後退。

「轟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