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眾嘍啰聽聞丹霞觀之名,頓時愣住了,吶吶的望向星宿老仙。

「本仙怎麼不知道這裡何時成了丹霞觀的地盤了?」

躺椅上,丁春秋緩緩抬頭,漠然出聲間,冷冽的寒風瞬間席捲方圓數十里。

嘶!

那跳出來呼喝的兩人,頓時只覺冷風倒灌入體,渾身都在打著顫兒。

隨後,只聽噗通!噗通!噗通!

一聲聲倒地之音響起,微微回首,他們身後,數百上千的丹霞觀弟子居然在無聲無息間沒了氣息。

「莫非這是真仙臨凡了?」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同時閃過這一念頭。

「大仙饒命!大仙饒命!」

下一刻,兩人便齊齊伏倒在地,連連叩首。

不一會,便是磕的鮮血四溢飛濺而不自知。

「哼!」

鵝毛羽扇輕輕揮動,丁春秋輕哼一聲,兩人便是雙雙嘴角一紫,再無動靜。

「還愣著幹嘛,起轎啊!」

望著周遭已經傻了的幾十個小嘍啰,丁春秋沒好氣的輕喝一聲。

「星宿老仙,法力無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緊接著,一眾小嘍啰幹嘛再次呼喝起來,一個個幹勁十足。

他們都只知道丹霞觀很強,但,星宿老仙可是就輕輕搖了下扇子就殺了一片丹霞觀弟子,這豈不是說明,他們侍奉的這老仙比丹霞觀要強得多?

「殺我丹霞觀之人,還敢如此放肆,簡直就是找死!」

「丹霞觀所屬,給我將這些人圍住,一個不要留,殺無赦!」

說著,又有一年輕道人橫空而來。

長劍直指丁春秋,一身九輪境一重的威勢極為耀目,嚇得丁春秋身側的一眾小嘍啰又是猛地一顫。

趕忙放下轎子,噤若寒蟬。

踏!踏!踏!

說時遲,那時快,又是成千上萬人將丁春秋團團圍住。

「第二次了!」

「你們害本仙第二次落轎,該死!」

緩緩起身間,丁春秋渾身上下衣袍鼓起。

一道淡紫色陰風瞬間拂過四周!

砰!砰!砰!

紫色陰風過處,儘是軀體冰涼,再無聲息。

「毒!」

那年輕道人嘶吼出聲后,便是栽落長空,通體泛黑…

漠然的望著滿地屍體,丁春秋緩緩踏步向前!

一步一踏,陰風大作!

但凡靠近丁春秋十里範圍,無有活口!

短短時間內,一片又一片的丹霞觀弟子身死。

「不!」

就在此時,忽有一位中年道士趕來,滿臉都是絕望!

遍地都是丹霞觀弟子的屍體!

轟!

一身三花境九重的實力完全迸發!

面沉如水,死死的盯著丁春秋!

「殺我丹霞觀弟子,你死定了!」

殺機暴漲之間,中年道士雙眸通紅。

「犯我大唐,該殺!」

丁春秋的瞳孔冷,冷得沒有絲毫溫度!

「丹霞劍訣,丹霞共天一色!」

隨著中年道士一聲厲喝,長空起霞光,虹如烈焰,隱帶血芒!

道家之氣附著其上,更有一股浩蕩不可擋之感!

「化功大法!」

丁春秋卻是忽然騰身而起,右掌凝無窮寒煞迎劍而握!

「什麼?」

霎時間,中年道士只覺通體氣息倒轉,一身元力根基竟然順著手中長劍,被納入丁春秋之身!

雖然,大量的元力根基在虛空揮發,但,丁春秋的元力仍舊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增長!

「不!」

中年道士一聲吶喊間,整個身軀立時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下來,直指,化為一張乾癟的人皮…

「嗝!」

打了一個飽嗝,丁春秋面色恢復常態,依舊閑庭信步的往血陽府而去。

踏!踏!踏!

不多時,又是一群人將丁春秋包圍!

為首一人,赫然正是當初從四大法王手中逃脫的青雲道長。

「你到底是誰?」

青雲道長瞳孔之中閃過一抹駭然,鄭重發問道。

「大唐,星宿老仙,丁春秋!」

卻正見丁春秋如尋常老翁般,微微抬頭,手中搖著一柄鵝毛扇,臉色紅潤,滿頭白髮,頦下三尺銀髯,童顏鶴髮,當真便如圖畫中的神仙人物一般。

絲毫不似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好一個丁春秋,今日,某丹霞觀勢必要將你誅殺當場!」

這一次,丹霞觀攻伐血陽府,統共就只帶了十萬人之眾。

先前在與殷天正多次交手之中,已經折損三萬餘。

這會,卻是被丁春秋足足毒殺近三萬!

更重要的是,此戰,丹霞觀為首的兩位三花境九重強者,已經被丁春秋殺了一個!

故,青雲道長出言之間,多少有點底氣不足。

「我有一掌,你可一試!」

不待青雲道長繼續放狠話,丁春秋便是再度暴起!

掌若懸河,猛然轟擊而出!

青雲道長頓時神色一驚,不明虛實之下,一掌與丁春秋對實!

「化功大法!」

下一秒,青雲道長面色陡然一變!

如先前那中年道士一般,渾身止不住的顫抖,滿身元力順著手掌,不斷湧入丁春秋之身!

「邪術!」

「啊!」

片刻之後,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青雲道長身若麵皮,飄然墜地!

「跑啊!」

「逃!」

這一幕,直看得一眾丹霞觀弟子頭皮發麻,驚恐大叫之間,一個個撒腿就跑。

「呵呵,跑,往哪跑?」

說著,便正見,丁春秋周身又是一股紫色氣息怦然綻放!

紫氣瀰漫之間,過處皆死屍!

沒過多久,附近數十里,已經連一個活物都見不到了。

「敢問閣下可是奉大王之令而來?」

許久之後,殷天正方才帶著數百天鷹教徒前來,望著滿地屍體,心有餘悸的對丁春秋拱手道。

「丁春秋,奉大王之令,前來殺敵!」

「幸會!」

「請!」

微微搖頭,甩開雜念,殷天正客客氣氣的將丁春秋給請進了血陽府之中。



大唐東北,昭天宮。

後山,一茅屋之中。

一老者,一中年,對面而坐。

「宮主,那邊答應出手了嗎?」

中年男子面色有些急躁。

「你急什麼,先看看這些?」

說著,老者便是將數封信件遞給了中年男子。

「嘶!」

一邊看,中年男子一邊倒吸涼氣,面色亦是愈漸難看。

「大唐…」。

……

PS:李承乾:「諸位的推薦票是對大唐最大的支持,感恩、感謝~」 秦瓊大敗一百萬大離王朝銳卒,殺大離王朝三花境九重上將軍張俊雄!

夏侯惇一人一刀,斬滅南斗劍宗!

李承乾下令血屠大唐世家、百姓,一千多萬!

星宿老仙丁春秋輕易毒殺丹霞觀七萬之眾,一身毒功深不可測!

一樁樁,一件件,無不震撼著中年男子的心神。

砰!

不自覺地,右手茶杯從指間滑落。

中年男子吶吶道:「這大唐,深不可測!」

長嘆一聲,中年男子也是沒了剛剛的急躁。

「所以,你現在能明白為何當初四大鎮宮長老身死,我卻不肯隨意出手了吧?」

老者,也就是昭天宮宮主,微微搖頭道。

「宮主,您當初就知道大唐有夏侯惇這種恐怖存在?」

「不知,但,武松、魯智深的出現,已經讓我意識到了不同尋常!」

「當初,李霸先威壓整個葬巫河下游,據說,其曾與中上游一些勢力有過交集,天知道他給那李承乾留下了何等底牌!」

「宮主,您的意思是,大唐李承乾背後還有人?」

「不能確定,但卻極有可能,不然的話,從哪裡解釋大唐一眾高手的出現?」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