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次全峰大比之中能夠淘出兩個懂得大成劍意的寶貝,石驚天已經是相當開心了。

那麼問題來了……

石驚天怎麼可能會料到這並不是最終的結果。

最終的結果是這兩位本已經妖孽到讓人嫉恨的傢伙,居然在戰鬥之中領悟了圓滿劍意,而且是同時領悟,同時釋放!

領悟圓滿劍意的那一瞬間,人與劍會產生一種特殊的狀態,在那種狀態之下,甚至能夠將空間都能撼動。

石驚天的眼界,自然又要比裴天耀高上不少,裴天耀只是明白領悟圓滿劍意的時候,會將聲音和氣勢都抹消掉,可是他卻不知清楚的原理。

但是石驚天卻知道,那並非是抹消掉了。

而是因為這兩個小傢伙太逆天,同時領悟了圓滿劍意,在領悟的瞬間,他們遁入那種特殊狀態中,將周圍十分穩固的空間稍稍錯位,就是因為這一點點空間錯位,才將聲音與氣勢都吸納其中,才發生兩人在比斗場上發生離奇的一幕。

徐長老小心翼翼的看了石驚天一眼,看到石驚天如沐春風的樣子,還沒有說話,便聽到石驚天哈哈大笑:「撿到寶了!」

先不說羅征和華天命似乎能夠通過青雲路的歷練,是否能夠在青雲路上取得好成績,光是兩人領悟圓滿劍意就足以讓雲殿重視了,何況石驚天相信無論是羅征還是華天命,都會在青雲路上獲得好的表現!

當然,石驚天的評價也僅僅停留在「好」這個階段,青雲路畢竟太難走了,他也不敢說「非常好」,所以這個評價還是相當保守。

羅征與華天命交手之後,隨即就坐在了地上,兩人的感悟太深,在厚積薄發之下,陷入了頓悟狀態。

他們都窺道圓滿劍意的門徑,並且已經踏入了其中,此時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停下來,留在這道門中!

所以穩固自己剛剛的領悟,就非常有必要了。

只不過這樣一來,觀戰的眾多弟子們可就看不懂了。

「他們在搞什麼鬼?這可是比斗場上,他們打算修鍊嗎?」

「真是有點莫名其妙,馬馬虎虎的比劃了一劍后,竟然坐地上開始修鍊了。」

「究竟誰贏了?到底打不打?」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徐長老飛到了眾人的上空,輕聲喝道:「閉嘴!羅征與華天命陷入頓悟之中,若是誰再看吵鬧,立即逐出青雲宗!」

徐長老這話一說出來,眾多弟子們頓時也老實了,幾乎連大氣都不敢出。

青雲宗固然重視人才的培養,但是他們更加重視從這些人才之中脫穎而出的天才!

可以這麼說,在現場羅征,華天命和裴天耀以及莫雨馨等幾人的價值,基本等於青雲宗幾十萬弟子的價值!

天才會在幾十萬弟子之中凸顯而出,而庸才永遠是庸才,只能漸漸地埋沒,青雲宗很寬容,每一位弟子進入宗門就有不同程度的福利,但同時也很殘忍。

羅征的確陷入了一個奇特的狀態,他閉著雙眼,原本應該是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可是在此時此刻他卻能看見一座山。

那是一座插滿劍的山! 這座山彷彿一個來自於遠古的莽荒巨獸,橫亘在羅征面前。

一支支筆直的長劍,按照一定的規定,從低到高十分工整的插在上面。

「這些劍……」

看到劍山上的長劍,羅征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在山腳之下的劍品階不高,都是玄器,從下品玄器道中品玄器,才到上品玄器,各種款式的劍都有。

寬刃劍,短柄劍,蛇形劍,玉劍……

玄器品階的劍,一路從山腳下蔓延上去,但是到了山體之上后,上面插著的劍就不是玄器了,而是靈器!

冷梟,你就從了吧 靈器品階的劍僅僅只是覆蓋了山體最下層的位置,在往上看,在山腰處則是密密麻麻的仙器!

下品仙器,中品仙器甚至還有上品仙器……

即使是一柄下品仙器,也足以在東域之中的武者瘋狂,像莫燦這種沒落的士族,即使是莫休言這種家主級別的人物也沒有自己的仙器!

下品仙器在七大士族之中或許多一些,但平均到每個大士族,至多也就幾件罷了!

而中品仙器更是難得,七大士族之中只有其中五家各有一把中品仙器,而紫禁余家和麒麟雲家更是連一把中品仙器都沒有。

七大士族中每一個士族都富可敵國,底蘊深厚,余家和雲家的傳承也絲毫不弱於其他五家,卻無法弄到一把中品仙器,可以想象中品仙器在東域之中有多麼珍貴了?

至於紋刻著三道仙紋的上品仙器……

那已是傳說中的東西了,在東域之中或許有,但從未在眾人面前出現過。

而在山腰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仙器,放眼望過去,中品仙器和上品仙器的數量不知道有幾萬把!

如此多的仙器集中在一起,彷彿不要錢的大白菜一般插在山體之上,帶給羅征的震撼可想而知。

「如果將這些玄器,靈器,仙器全部吞噬了,恐怕能夠將體內那條青龍的龍鱗全部點燃吧?」羅征心中暗想。

羅征在順著仙器往上望去,從山腰蔓延到更高的山脊上,那些劍是什麼劍?

「聖器……」

即使是上品仙器,也是東域中人無法想象的神兵了,那麼聖器呢?

這座劍山到底是什麼?

為何自己在領悟圓滿劍意的瞬間,會看到這座山?

那聖器之上的山間,被一片片雲霧所繚繞,以羅征的目力卻是無法看到更高的層次,不過若是按照這般排列下去,難道山巔之上的是神器?

若是聖器的威力,以羅征現在的見識還能夠想象一下,那麼神器的概念已經超出他想象的極致了,他根本無法揣測神器的樣子和其中的威力。

如果非要去想象,恐怕也是謬之千里。

就像是大山中的農民,以為皇帝擁有很多金銀珠寶,那麼這皇帝挑水用的扁擔也是金扁擔一樣,十分可笑。

他吞了吞口水,剋制住自己腦海里的胡思亂想,朝著這座劍山走過去,當他接近第一把玄器的時候,就想要伸手將這玄器拔出來,可是這把下品玄器的寶劍彷彿深深的鑲嵌在地面中,根本無法拔出分毫。

一開始羅征以為自己的力量不夠,但是在拼盡全力之後,寶劍已經卡在地上,紋絲不動……

就在這時候,羅征的腦海之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這是殺戮劍山上的劍,就算是一把玄器,你也不可能拔出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在羅征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羅征頓時一驚,「你是誰?」

「我是誰?嘿嘿,在你腦海之中呆了這麼久,你還不知道么?」那個聲音流露出一絲蒼涼和磅礴的氣勢。

「青龍?你是那條青龍!」羅征說道。

羅征很早開始就懷疑青龍擁有自己的意識,但是至今為止青龍都沒有跟他主動交流過,僅僅只是在與王允一戰之中,為了獲得那一段蛟龍龍骨,所以才發出龍吼聲,與羅征進行了溝通。

最終羅征在青龍的幫助之下,打敗了王允,並且吞噬掉了王允的龍骨!

所以嚴格來說,羅征與王允一戰,並不是依靠自己的實力打敗王允,實際上是青龍的功勞。不過,這樣比較似乎有些不公平,因為王允同樣是依靠他手中的蛟龍骨矛。

一個天才的誕生,倚仗向來是多方面的,實力,天賦,奇遇,氣運,缺少一項都不可以。

「對,我就是你腦海中的那條青龍……」

這條青龍從羅征點亮第一枚龍鱗開始,它其實就已經蘇醒過來。

只不過在蘇醒之後后,它並沒有太多的餘力與羅征溝通,被束縛在神秘熔爐之上太多年了,它的靈魂如今也是衰弱不堪。

天衍精華固然可以幫助青龍回復極少部分的力量,但數量還是太少了,它身上的龍鱗數量太多了,一百多枚龍鱗僅僅佔有一小部分而已。

重生之鳳還巢 當青龍發現了那一截蛟龍龍骨之後,它才與羅征溝通,蛟龍的脊椎,其實根本就無法入青龍的法眼,作為真龍一族的他看來,蛟龍便如同不知道隔了多少萬代的普通妖獸罷了,其中的龍之血脈含量太稀少了。

不過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何況青龍現在實在是太虛弱,若是能夠補充一絲龍之血脈,便能夠將他的實力多恢復一絲。

將那一截蛟龍脊椎吞噬后,青龍終於恢復了一點點力量,所以現在才能夠與羅征溝通。

「你剛剛說這座山叫做殺戮劍山?這座山是在我腦海中嗎?為何這殺戮劍山上的劍,我無法拔出來?」羅征問出了自己的疑惑,既然青龍能夠說出這劍山的名字,那麼他肯定知道這座殺戮劍山的秘密。

「嘿嘿,殺戮劍山在你的腦海中?這殺戮劍山乃是劍道聖地,不可能屬於任何一個人,你想得倒是真美!」青龍淡淡的笑道:「這是你在領悟了圓滿劍意的時候,靈魂意識與殺戮劍山產生了一絲共鳴,被選入殺戮劍山的一場歷練罷了,不過對於你來說,這是莫大的機緣!就像你今天的對手,那位叫做華天命的小子,應該也是被選入了另外一場機緣之中,但跟你一比恐怕就差遠了,能夠被選入殺戮劍山的人……呵呵。」

豪門占卜妻 說到這裡,青龍卻停頓下來不說了。

青龍不想說,羅征自然不追問,他最關心的是這殺戮神山如何歷練?

剛剛想到這個問題,青龍便繼續說道:「這殺戮劍山乃是三大劍道聖地,也就是殺戮劍道!劍客在領悟圓滿劍意的時候會有一絲幾率將自己的意識投影進來,並與殺戮劍山產生一道契約,而你要做的就是攀登!你腳下的這些劍其實就是前面的攀登者留下來的兵器投影而已,那是別人的兵器投影,你自然拔不出來!」

「這些劍,都是別人留下的?」羅征這才明白,插在這殺戮劍山之上密密麻麻的長劍,原來是其他的劍客留下的。

「這沒什麼奇怪,這世界之大遠遠超出你的想象,修鍊劍道的生靈恐怕也有億億兆,你能獲得這莫大的機緣踏足殺戮劍山,其他人自然也能,不顧倒地能夠往上攀爬多遠,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青龍緩緩說道。

「往上爬,這有何難?」殺戮劍山之中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強大,可是它終究是一座山而已。

「呵呵,難不難,你自己試試不就知道了?不過我提醒你一下,殺戮劍山攀登的越高,你所得到的好處就越多,這是一次難得的機緣,你自己好好把握!」青龍說完,聲音就沉寂下去了,似乎要看羅征自己的表現。

攀登的越高,好處就越多?

看著密密麻麻的長劍,羅征眉毛一挑,手中的流光長劍躍然在手,朝著這座殺戮劍山邁開了步子。

就當羅征剛剛沒走出兩步,眼前幾把下品玄器忽然開始震動起來,隨即就有幾道劍意自那些下品玄器的寶劍之中飆射而出,朝著羅征捲來。

「這些劍意,是來自這些下品玄器的主人!他們的實力……煉髓境?」羅征心中一驚。

按照青龍所說,這殺戮劍山是領悟到圓滿劍意的時候,才有一絲機會出現,而且,不是每個劍客在領悟圓滿劍意之時都有機會進入的!

以羅征先天二重的實力,就領悟了圓滿劍意,可是竟然有人更加恐怖。

煉髓境,圓滿劍意?

羅征心中震驚至極,這種天才,別說東域之中沒有,中域之中也不可能存在,恐怕就連他所在的大千世界恐怕也難以找出來!

這也太妖孽了吧!

震驚歸震驚,羅征心中卻沒有絲毫沮喪。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公平的!

就好像羅征十五歲的時候身前囚籠,可是那些士族子弟們卻吃著無上丹藥,修鍊天階功法,使用的更是連一般家族的家主都用不起的靈器!

但是這些人,還不是被羅征超越了,甚至遠遠的擺脫在身後。

武道之路何其漫長,煉髓境就煉出圓滿劍意或許在羅征看來可望而不可及,但是想象那些超級大能的後人,擁有無上的血脈,一出生就擁有別人難以望其項背的天賦,或許他們吃的一頓飯就等於羅征現在所有的身價!

再回頭看來,這也不算什麼!

沒有那麼好的出生,我就一步一步爭取!

「給我碎!」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此時此刻,妖火空間上空,一片死寂,眾人的目光皆是帶著驚訝之色盯著蕭寒,顯然剛才蕭寒的雷霆出手,讓得眾人已經處於強烈的震驚之中。

不過想想也這正常,見到一位年輕後輩人物,隨手就能碾壓一位老一輩的六星斗聖強者,這帶來的震撼之感,自然是相當的強烈。

「這蕭寒現在已經這麼強了么?」熏兒盯著蕭寒,也是驚訝不已,當年認識這傢伙的時候,後者便展露了相當可怕的妖孽修鍊天賦,沒想到現在愈發可怕了

出手教訓了一番葯族的人之後,蕭寒便站在那裡靜等這妖火空間的破裂。

周圍眾人的目光依舊會時不時的掃蕭寒幾眼,此次的妖火出世,有這個傢伙在這裡,不少人都隱隱感覺到了不妙,若真要是動起手來,這裡恐怕基本沒人能夠與蕭寒相抗衡,所以搶奪妖火的話,這傢伙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不得不讓人忌憚,魂滅生等人目光閃爍,似乎在思索著待會兒該如何應對。

對於眾人的心思,蕭寒自然沒工夫去理會,當然,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謂的心思詭計都是無用之舉。

隨著時間的推移,妖火空間中的異火氣息愈發強大了,可怕的烈焰在那一方空間中呼嘯著,滔天烈焰席捲著,遠遠看去,那裡就猶如一方火海一般,整方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那一種烈焰焚天的感覺讓人毛骨悚然,若是實力不夠,恐怕一進去就會直接被妖火焚成灰燼,沒有斗聖實力的話,進去無異於是找死。

黑道冷少:盛寵明星蠻妻 不知過了多久,此刻,那閉目沉神的蕭寒,陡然睜開了雙目,他那一對犀利的眼眸盯著前方的妖火空間,似是穿過了這方空間,直直看到了妖火所在一般。

嘭!

就在睜眼的下一刻,前方的妖火空間陡然異動,驚天火焰浪潮奔涌,數十丈的火浪呼嘯著,一股毀滅的氣息霎時間猶如火山爆發了一般,那看似堅不可摧的妖火空間壁障,頃刻之間便被摧毀殆盡,很快,那妖火空間開啟了。

「走!」

見狀,魂滅生等有經驗的人沒有半分遲疑,空間一破裂,他們便是大手一卷,直接裹挾著自己的後輩人物朝著那妖火空間狂奔而去。

「熏兒,你們古族的人,就不用進去冒險了,我和蕭寒進去就好,這凈蓮妖火,就交給我們了。」見到古族之人準備動身,蕭寒開口說道。

熏兒怔了怔,美眸看向了蕭炎,她自然是想跟蕭炎一起進去。

「熏兒,就聽蕭寒的。」蕭炎說道,對於如今蕭寒的手段,蕭炎自然是信得過。

見到蕭炎說話,熏兒也是點頭,隨即讓得古族的兩位斗聖強者留在了原地。

「熏兒,此次蕭炎若是煉化妖火,這傢伙怕是就得親自前往古族求親了,我覺你還是提前回去準備一番比較好。」蕭寒笑著說道。

熏兒瞪了蕭寒一眼,隨即美眸看向蕭炎,道:「蕭炎哥哥,小心一點。」

「放心吧,其實這傢伙說得也沒錯,若是這次收服了凈蓮妖火,我便會親自登門去古族提親。」蕭炎笑道,待得他收服這凈蓮妖火的,焚決進化,那麼他的實力無疑會暴漲,甚至到時候足以與蕭寒比肩,畢竟凈蓮妖火可是異火榜排名第三的強大異火,若是將其煉化,那麼焚決的凈化層次,無疑會極為恐怖。

「嗯,我等你!」熏兒俏臉微紅,羞澀的點頭,她一直看著蕭炎成長,心中自然極為的期待的那一天,從前二人的差距,猶如天壤之別,但是她相信蕭炎一定會追趕上來,而現在也的確是如此,她喜歡的男子,如今的成就早已經在那些遠古種族的後輩之上。

「好了,有什麼話,等我們出來再說吧,雪琴,你們也都在外面等著,若是時間過長,你們就先回帝閣。」蕭寒說道,隨即也是不再拖沓,身形一閃,率先朝著前方的妖火空間閃掠而去,蕭炎緊隨其後。

妖火空間。

一直由凈蓮妖火經營,這數千年來,曾有無數強者踏入過妖火空間,而且大多數都是有進無出,因此在這方空間之中有著數不勝數的火奴,而這些火奴保持著那些強者的實力,所以這裡相當的危險,因為這些火奴全都被凈蓮妖火操控著。

換句話說,這裡,由凈蓮妖火掌控,妖火在暗,而進來之人則是在明處,因此可是說是危機重重,稍有不慎可能就永遠的留在了這裡。

妖火空間中,火奴遍布,蕭寒等人自然也碰到了,不過一般的火奴,又怎麼能攔得住蕭寒二人,蕭寒擁有著神冰護體,蕭炎有著異火護體,二人一路勢如破竹,直奔妖火空間的深處。

不過此刻,蕭寒二人的停了下來,二人來到了一方恢宏的大殿之中,此刻大殿之中同樣有著不少身影,自然是魂族、炎族等人,眾人都停在了這裡,他們的目光皆是看向了大殿中央的一道枯瘦男子身影,那男子手持一柄血色大斧。

「這應該就是蕭族的蕭晨了吧?」蕭寒目光一凝,嘴中喃喃著,當年蕭晨被困於此,不過也正因如此方才僥倖逃過了當年的蕭族之難,蕭寒記得,在原著之中,就是蕭晨帶著蕭炎見到都了凈蓮妖火,此刻既然蕭晨現身,那麼想必馬上就可以見到凈蓮妖火了。

此刻蕭晨神情淡漠,顯然神智已經被凈蓮妖火給控制住了,不過此刻的蕭晨身上綻放出了極為可怕的氣息,應該是在六星斗聖巔峰,這也會為何魂滅生等人不敢輕易通過這座宮殿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