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條百丈炎龍從天而降,它不愧是最強的火系神獸,雖然,出現在聖戰戰場上的只是它的一個投影,但神獸就是神獸,它強大的威壓,瞬間就令所有的妖獸不敢動彈了。

就見炎龍尾巴一擺,頓時,破空聲起,數千顆熊熊燃燒的火流星從天而降,直接砸向了妖族大軍。

一瞬間,數萬隻妖獸便被流星火雨燒成了焦炭。

這一下,連妖皇都害怕了,炎龍的出現便代表了火神的神旨。

雖然,他也是請示了火神之後,才以分身出戰,為小兒報仇的,但很明顯,火神並不是全力支持他。

召喚炎龍需要一個時辰,也就是說,火神只給了他一個時辰的報仇機會,既然,他沒有抓住這個機會,那就只有放棄了。

否則,等待著他的,只有毀滅。

「我不會放過你的!」妖皇不甘心的沖著幻怒吼一聲。

然後,他乖乖的帶著殘餘的妖族敗軍,往萬妖谷深處倉皇而逃了。 秦母嘴唇動了動,沒發出聲音,驚疑不定的看著雲爵。

秦家是京城三流世家的翹楚。

她是秦家的當家主母。

她日常最愛的休閑活動,就是參加各種晚會、酒會、舞會。

常年混跡於各種宴會中,她練就了一身從一個人的言談舉止和穿著佩戴中,分辯一個人身份的本事。

雲爵身上的衣服看著不起眼,只是一身很普通、很舒適的家居服,可她搭眼一看,就知道是某國際大牌的私人定製款。

雲爵很年輕,可氣質有種王子般的雍容矜貴,一看便是出身豪門。

雲爵身後跟了四個保鏢,身著統一的服裝,高矮胖瘦相差無幾,每一個都利落帥氣。

種種跡象表明,雲爵身份貴重,家世不凡。

越是像她這種注重門戶之分的人,越是不敢得罪比他們家世更好的人。

因為平時他們就是用她的家世欺壓家世不如她的人,她怕比她家世好的人,也用同樣的辦法欺壓她。

秦振諾也怕她得罪雲爵,連忙介紹說:「媽,這位是雲爵少爺,是顧老的外孫。」

「顧、顧老?」秦母重複了一遍,張了張嘴,想問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卻啞了聲音。

「是的,媽,就是你想的那位顧老。」知母莫若子,秦振諾知道他媽在想什麼,幫他媽確認了一遍。

秦母的臉一下白了,腿有些發軟。

她耳邊「嗡嗡」作響,全憑本能,努力的扯起嘴角:「您、您好……」

雲爵沖她笑笑,「這位女士,我剛剛聽你說,你覺得我朋友在勾引你兒子?」

「您……您朋友?」秦母大腦死機,完全不能思考,不明白雲爵口中的「朋友」是誰。

「媽,」秦振諾解釋說:「前幾天晚晚不小心掉進江里,是雲爵少爺救了晚晚,現在晚晚和雲爵少爺是好朋友。」

「啊……啊……」秦母想清楚這其中的關係,慌亂搖頭:「不……不,我沒有!雲爵少爺,您、您誤會了,我……我在說沐如霜!對……我在說沐如霜!」

她心中驚怒惶恐,抬手給了沐如霜一個耳光:「賤人!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明明是你覬覦我兒子,想要嫁給我兒子,你卻禍水東引,栽贓嫁禍晚晚!沐如霜,我警告你,以後你離我兒子遠一點,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

此時此刻,她對雲爵有多恐懼,對沐如霜就有多恨。

她從京城追來江城,想抓她兒子回去。

到了她兒子入住的酒店,是沐如霜攔住了她,說她兒子來和沐晴晚來幽會了。

她這才和沐如霜一起過來,找沐晴晚興師問罪。

如果不是沐如霜,此時此刻,她不會站在這裡,被雲爵質問。

雲爵可是顧老的外孫。

顧老是什麼人?

是一句話就能讓他們秦家傾家蕩產,從京城消失的人!

她怎麼敢得罪雲爵?

她現在滿心的驚恐,唯恐雲爵怪罪她。

她將滿腹的憤怒和惶恐,全都發泄在了沐如霜的身上,惡狠狠的一巴掌,打的沐如霜踉蹌了幾步,重重地摔倒在地。 第100章驚變

「勝利啦!萬歲!幻萬歲!人族萬歲!」

說實話,如果沒有幻拖住妖皇一個時辰,人族大軍根本抵擋不住妖族的進攻。

妖皇的分身太厲害了,其實力,絕對不遜於元嬰中期的存在。

人族大軍之中,只有幻能勉強與之一戰。

何謂英雄,能夠憑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救人民於水火之中,這就是英雄!

百年聖戰,人族終於取得了勝利,大乾國的子民,又可以享受九十年的太平日子了。

九十年以後,又將有另外一場聖戰,又將出現新的英雄。

大戰勝利之後,便是激動人心的戰功兌換獎勵時間。

如果不是有誘人的獎勵刺激大家,來參加聖戰,保護家園的人至少要少三成,尤其是那些小門派和散修,基本上都不會來參戰。

現在,戰爭已經結束,活下來的人,便有資格獲得獎勵。

萬妖谷外,幻和冰正站在五位元嬰期長老的面前。

「什麼,獲得銀甲勇士稱號的人反而不能兌換獎勵?這是為什麼啊?」

一聽說自己暫時還不能兌換獎勵,幻當場就要發飆了,管他對面的是不是元嬰期存在。

「不是不能兌換,而是不能在我們這裡兌換,因為,銀甲勇士的戰功積分太高了,我們火神教分會根本兌換不了你的獎勵,只有去總部兌換才行。」炎靈狡黠的一笑。

「我要暈倒了,你們這是耍無賴!

我根本不想去什麼總部,這樣吧,其它東西我也不要了,你幫我把戰功都兌換成結金丹吧!」

「我說過了,銀甲勇士的戰功,必須到總部去兌換,我們分會,沒有兌換的許可權!」炎靈將手一擺,一副沒有商量的樣子。

「算你們狠,獎勵老子不要了,再會!」幻一氣之下,扭頭就走,幻的牛脾氣上來了,就是八匹馬也拉不回來的。

通過十年聖戰,幻的實力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沒有獎勵,她也不虧了,況且,她本來也沒想過自己能獲得銀甲勇士的稱號。

「不給就不給,但你們想用獎勵來強迫我做不願意做的事,那就是不行!」幻一邊狠狠的想著,一邊往自己的臨時洞府飛去。

「真是不可理喻啊?

還從沒有見過這麼固執的小丫頭。」炎靈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他又將目光轉向了冰。

「你就跟我們一起回火焰山吧,我會親自送你去火神教總部的。」

「不行,我要先回一趟冷幽宮,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得回冰雪女神神殿一趟。」想不到,連冰也變卦了。

「不會吧,冰雪女神神殿,火神教總部那邊也有啊。」炎靈的眼睛都要冒火了。

大乾好不容易出了兩個天才,怎麼一個個都這樣呢,要知道,當年他得知自己被火神教總部選上了,那可足足激動了一個月啊。

「那不一樣,我習慣了在冷幽宮的神殿里祈禱,只有在那裡,我才能敞開心扉,女神才會跟我交流的。」說完,冰竟然也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了。

「你們狠!

老二,你安排兩個人跟著她倆去看看,一定要把她倆給我弄回來。

一千年才好不容易出了這兩個活寶貝,要是再不能把她們弄去總部,我們幾個老傢伙的臉就要丟光了。

還有,回去以後一定要給我好好整頓教務,把現任教主給我撤了。

我們堂堂火神教分教竟然輸給了兩個小門派,他這些年到底幹了些什麼!」

眼看著冰消失在天際,炎靈不由得火冒三丈,可憐的教主,就這樣成了替罪羊。

半個月後,所有的修士都完成了戰功兌換,陸陸續續的,各大門派開始拔營回山了。

鼎天雖然很詫異幻為什麼不去火神教總部,但現在幻的實力和地位都在他之上,他也只得裝作沒看見了。

坐在飛行法器之中,幻跟隨著千機派大軍慢慢往千機派山門飛去。

來的時候,浩浩蕩蕩的兩百名築基期修士,兩千名練氣期弟子,回去的時候,就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

而且,這還多虧了幻的魅力大,新招收了一批練氣期的弟子湊數,百年聖戰,陣亡的千機派修士,至少有一千七八百人。

而換到手的東西,卻只有兩枚結金丹和一些築基丹。

與女鬼同居 如果,這兩枚結金丹,能成功培育出一名金丹期修士的話,在鼎天的心目中,這筆賬還是划算的。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就是低階修士的命運。

「到了,我們到家了!」

很快,大軍就來到了白頭山脈的邊緣。

但奇怪的是,整個白頭山脈靜悄悄的,一副對大軍勝利返回熟視無睹的樣子。

「不對啊?回來的行程早就通報了,怎麼不見有人出來迎接呢?」二長老鼎天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

這一次,鼎天帶隊參加百年聖戰,可謂出盡了風頭,千機派出了一名銀甲勇士,兩名銅甲勇士,這是開派以來從未有過的好成績。

鼎天早就將戰報傳回了山門,但一直以來,門內對他的戰報就是態度曖昧,顯得有點不冷不熱。

按說,取得了這麼好的成績,大長老圖蘭應該親自帶隊來萬妖谷迎接的,現在倒好,大軍都回到山門了,還不見他們出來迎接,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都給我停下!

圖柯,你親自去仙女峰向大長老彙報,就說參加百年聖戰的大軍勝利還師了。

我們在前線浴血奮戰,博得了開派以來最好的戰績,還請長老們速速前來犒勞大軍,否則,如何對得起陣亡的弟子們。」

圖柯一聽這話,臉噌的一下就紅了。

鼎天要自己去跟爺爺和父親彙報此事,實際上是當著參戰弟子打自己的臉,這一下,圖姓一脈威風掃地了。

但是,這一次,連圖柯自己也覺得爺爺和父親做得太過分了。

鼎天平日里雖然驕橫跋扈,但這一次帶隊參加聖戰,他還是做到了指揮有度,一碗水端平。

不說別的,就他圖柯自己也是獲得了銅甲勇士稱號的兩人之一,自己也多次跟爺爺和父親傳訊報喜了,怎麼他們就不來迎接一下呢?

這樣,豈不是寒了參戰修士們的心么,要知道,活下來的參戰修士,那可都是門派的絕對主力啊!

圖柯悶悶不樂的朝仙女峰直飛而去,一路上,他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整個白頭山脈,到處都是死氣沉沉的,根本看不到一個修士。

難道,發生什麼意外啦!?

「人呢?有人嗎?」圖柯一聲大吼,聲音瞬間傳遍了整個白頭山脈。

「鼎天師伯,快來看看,千機派肯定是出事啦!」過了好久,圖柯的喊話仍然沒有回應,他就知道不對了,肯定是出事了。

嗖!嗖!

兩道人影瞬間出現在圖柯的身邊,正是鼎天和幻。

「圖柯,你速速返回軍中,跟鼎乾一起管好大軍。

我跟幻到仙女峰去探一探,沒有接到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山門!」說完,二人化作兩道白光,瞬間便消失在天邊。

真的出事了,一路之上,再也見不到往日的欣欣向榮,整個白頭山脈,就像一片鬼蜮,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仙女峰就在眼前了,鼎天和幻將遁光一收,停了下來。

「怎麼辦?」大難當前,二人再也顧不得平日的那些小摩擦,千機派出了這麼大的事,整個山門可能都被人一鍋端了,她倆必須攜手對敵。

「我聽你的!」簡簡單單一句話,幻也是識大體的人,她加入千機派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對千機派的感情卻很深。

「好!

不管出了什麼事,我們也要到仙女峰一探究竟,我開路,你跟在我身後掩護!」

聽了幻的表態,鼎天也感動了。

他心念一動,將自己的法寶聖光劍召喚了出來,一掐法訣,聖光劍便朝著仙女峰激射而去,隨後,他也化作一道白光,直奔山門重地而去。

與此同時,幻也召喚出十八把幻魂劍,毫不猶豫的跟著鼎天飛去。

果然出事了,山門重地,到處屍橫遍野!

定睛一看,死的人全都是千機派的弟子,竟然連一具敵人的屍體都沒有看見。

如果,不是敵人將自己人的屍體帶走了的話,那攻上門來的敵人就太可怕啦!

「怎麼連山門大陣都沒來得及打開啊?」鼎天一見此情此景,心中更加焦急了。

有這份實力的敵人,委實太可怕了,如果敵人還沒有撤走的話,那今天自己也是凶多吉少。

「前面有情況!大殿方向還在戰鬥!」身後,幻傳言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