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根根水柱從天而降,避過火束,兇狠地擊向蒙蒙月華處。

厚重氣息籠罩而開,一名高玄散發著凝實的大地氣息,身形顫動,驟然沖向駱必昂,如一頭人形暴龍沖飛而出。

另外二人更是直接化身為源,蒼獅嘯虎,威武而霸道的氣息彌散而開。

「看來是有備而來!」子桑池猛聲一嘯,驟然間,一輪明月從他背上升騰而起,快速升空。

玄光璀璨,銀亮生輝,明月如隕石猛墜,砸落向那一獅一虎。戰鬥爆發,玄靄升騰,駱必昂那輪明月同樣驟然砸落向那三人處。

兩輪明月如泰山狂壓,威勢浩蕩,猛烈威然。

駱必昂抓住這戰鬥機會,振聲一吼,兩個手臂的肌肉立即隆起,撐破了衣衫。同時身形跟著猛漲,眨眼,一頭三四丈高的威猛古熊出現在眾人面前。

「吼…」

對面三人抵擋住明月威勢,紛紛出招,將一輪明月擊碎。隨後同時振聲一吼,化身玄力本源。

「嗷吼…」一聲咆哮,震得山石狂落,樹葉紛飛。

一獅一虎同時嘶吼,凌空跑蹄,向著子桑池俯衝而去。凌厲的攻勢爆發而開,勁氣激蕩,滾滾迫向四野。

子桑池出手凌厲,銀色玄力澎湃,擠壓滿了天空,四野猶如被壓上一座大山,厚重感十足。

他雙手拳掌變換不斷,體內不時爆發恐怖的銀色光芒,震得山石崩碎,古木爆碎,木屑紛飛。

山頭開裂,裂縫一下子便是延伸到大山山腳,山石裸露,

子桑池是何等戰力,逼得無命用上了毒,其修為戰力可想而知。

月華當空,一輪明月又是出現在子桑池身後,無匹的光芒沖射而出,鋪天蓋地的射去,猛烈無比。

不到五息時間,子桑池將所有高玄都擊倒在地,完全是實力碾壓!

「這既是你們的實力?呵呵….說吧,是誰派你們你們挑釁我的,告訴我的,我可以給他一個痛快。」

子桑池冷漠出聲。此刻,他如來自地獄的判官,一言可斷人生死。

「哈哈哈…可笑,告訴你吧,你們五大勢力不過是一個笑話,這次秘境過後,你們終有一個被除名!而那個除名的,將會是你明月門!」

「哈哈,對!而且你明月門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一名高玄全身是血,肋骨都被子桑池擊斷幾根,全身血洞,鮮血汩汩流出。他氣息萎靡,仍在瘋狂的叫囂著。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駱必昂出手,凌然一掌拍出,銀色光華如刀,猛地斬去了那人的一手。

「說,是誰給你們撐腰!」子桑池身軀一震,眸中一輪明月浮現,蒙蒙玄光如煙霧,將一名高玄老趙其中。

那高玄立刻陷入了一種痴迷狀態,雙目無神,眸光渙散。口中喃喃如囈語,「我們…結盟…白…」

「給我死!」氣勢凌厲的一道玄光如死神之手,擊中了那名快要透露信息的高玄腦袋,奪走了他的性命。

「你找死!」駱必昂猛地一嘯,一拳落,如山崩,磅礴月華壓落,砸在那名出手解決同伴的高玄胸膛。

眼球一凸,眼中有著血絲蔓延,那名高玄的胸膛塌陷了下去,心臟被直接震碎,當場死亡。

「呵呵…少門主何必跟隨從者過不去呢?有什麼事,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談談,何必…動武呢?」

話語回蕩在天空,子桑池一聽,知道正主來了。他轉身,向後望去。

一身黃色衣袍威風凜凜,長發束在一起,飄逸而洒脫。「眾多勢力中脫穎而出的柳家——柳白?」

聽見對方說出自己的名字,柳白淡淡一笑,「沒想到明月門少門主也記得我這種小人物啊…」

「曾經乾龍領軍人物,消失五年後才出現,新勢力大比那天,你那輝煌的一戰,一舉力挫眾多年輕地玄。雖然當日沒沒看,不過戰鬥應該很精彩。」

「聞名不如見面,柳兄弟真不愧是曾經的領軍人啊,丰神如玉,英氣逼人,修為直追你哥哥..」子桑池的話聽起來不痛不癢,可是其中的嘲諷之意,不言而喻。

「僅僅一戰,你的名字便是席捲中域,盛名直追可比乾龍的劍道小聖、冷漠星辰。」

柳白不露聲色,微微笑道:「和他們相比,我柳白還是弱了幾分,和少門主相比,我就更稍遜一籌了。」

「呵呵,說吧,你來所謂何事。」子桑池一臉笑意。

我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沒什麼,只是,你出手將我的一名隨從者給打傷了,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說法。」

此話一出,子桑池立可哈哈大笑。

「對,剛才有四條狗擋在我前行的路上,亂叫不說,還敢咬人。我就替你出手管教了一下。」

看來對方是想要試探一下自己的實力了。「說吧,你想怎麼解決問題。」

對於這個柳白,他不敢貿然出手,他柳家是中域眾多家族中實力最強的一個,而且他還有個在乾龍的哥哥在暗中替他撐腰。

「一招。只要你旁邊的隨從者接下我一招,咱們就算扯平了。」柳白話語平淡,說出來,卻又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這種語氣,駱必昂毫不懷疑,若是不答應他這個條件,對方可能直接和他的少門主撕破臉皮。

「以牙還牙是么?那柳兄儘管出手便是。」子桑池冷臉悍然,身形退到駱必昂身後。

「呵呵,少門主果然是明事理之人。」柳白抱拳,微微躬身道。

「儘管出手吧,他不會動手反抗的。對吧?」后一句話,子桑池看向駱必昂。

駱必昂嚴聲,沉聲道:「少門主,屬下絕對不會避讓的!」

對於自己的少門主,他心理很清楚,少門主絕對不可能看著自己被打!

那幾個躺身在地的高玄踉蹌起身,飛身至柳白身後,眼神兇狠,怨毒無比。剛要說話,柳白擺手,示意眾人後退。

「那…接借我一招破滅掌!」

(未完待續。) 柳白探出一手,手掌潔白如玉,流轉晶瑩光澤,凌厲而迅疾的一掌猛然拍出。轟的一聲,空間顫動,蕩漾出漣漪般的波紋。

眼看著這一掌就要擊中駱必昂,柳白身邊那幾個受傷的高玄幸災樂禍,臉上儘是得意的笑容。

「明月門又怎樣,在大比秘境中,你們明月門的人也幫不了你!」

然而就在掌力到達的前一瞬,子桑池的身形猛地一顫,訊如閃電,消失在原地。

驟然,一頭神武威烈的古馬踏蹄撕風,玄光涌動,蒙蒙月華洶湧著向前,聲勢浩大,將所有的掌力淹沒。

「少門主對部下真是愛護有加啊,既然如此,希望接下來的比斗中,少門主能手下留情啊…」柳白虛眯起雙眼,「呵呵….我們走!」



轉眼數日後,昊青從大山中飛身而出。不過他的造型看起來有些滑稽。

頭頂像一個白色鳥窩,近看便會發現,一個白絨絨蓬鬆松的毛球趴在上面。

「真是粘人的小傢伙…」昊青扶額,拿頭頂的小東西實在沒辦法。

這小東西太喜歡昊青的神吞力了,直接賴在昊青頭上不走了。

數日努力,昊青終於是將所有的古絨幼獸都凈化了一遍。

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整個古絨幼獸歡呼雀躍了半天。無數古絨幼獸爬到昊青的身上,不停的蹭來蹭去,表示著親昵愉悅。

昊青永遠不會忘記身體上掛滿毛絨球的那個場景。另外,臨走時,老古絨獸將近乎一半的玄石贈予了昊青,

並且,他還將秘境的造化之地告訴了昊青。昊青答應老古絨獸,在路上遇見的暴戾古絨獸都盡量不趕盡殺絕,而且還幫他們體內的暴戾氣息凈化掉,以拯救更多的古絨獸。

「嗯,有子桑兄的消息?」昊青驚異,玄牌顫動一陣,一道信息傳來。

「青兄,速速向我這邊靠攏!」

只是剪短的一句話,昊青皺了皺眉,命令似的語氣讓昊青有些不滿。從這語氣聽來,子桑池似乎對自己有些不滿意。

「算了,畢竟是你帶我進來的,好歹也要跟你打個招呼再單幹。幫你完成一件事,然後…我就忙自己的。」

什麼中域大比,他才不管呢。唯一重要的,是自己能奪得造化供自己修鍊!

「我現在去找人,小傢伙你要躲起來,要是被人發現就不好啦。」昊青將頭頂的古絨幼獸抓下來,塞進了自己的袖子。

大眼睛瞪著小眼睛,笑容可掬,「乖乖的,不要隨便亂動哦…」

昊青猛地一跺腳,身形迅猛如龍,擊空而上。一道金光縱空而起,如金色閃電,很快便化作一個小點消失在了半空。

半天後,昊青在一座山頭停身下來。

山嶺植被茂密,古木繁多,枝葉葳蕤,蓊蓊鬱郁。

「青兄弟,你怎麼才來啊,少門主都已經等你一天了。」駱必昂有些著急的從古洞中走出,見昊青終於到來,急迫問道。

「額…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昊青一頭霧水。

「什麼都別說了,你先跟我來吧。」駱必昂帶著昊青進入了古洞。

玄石明亮,三顆夜明珠般的玉石放出大片光華,敞亮無比。一進入古洞,便看見子桑池盤身定坐於一塊巨石上。

「子桑兄…」昊青望向子桑池打招呼道。

駱必昂暗中傳音道:「少門主正調息,還請稍等片刻。」

昊青哦了一聲,小聲問道:「你們是不是與人交過手了?」

駱必昂點了點頭,緊接著道:「自從少門主和柳白對了一招,一句話他都沒有再說過。」

昊青驚疑,「難道子桑兄敗了?」

在昊青看來,明月門少門主竟然敗給這一個籍籍無名之輩,這真是匪夷所思。

「沒有敗,但是也沒有勝利。我猜少主應該和他打了個平手。」駱必昂把當時的情況向昊青說明了一遍。

「這柳白到底是何許人也?他在中域很有名么?」

「他也是最近才名聲在外的。」駱必昂又將柳白的情況向昊青介紹了一遍。

「盛名直追劍道小聖,冷漠星辰?額…這兩個人又是誰?」昊青腦袋旁閃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青兄來了?那還請過來一敘吧…」駱必昂不厭其煩,剛要向他說明,子桑池的的話語剛好響起。

他小聲傳音道,「以後有機會再向你介紹…」

昊青點點頭,而後走到子桑池身邊,「額…子桑兄是不是有什麼困擾,說出來,說不定我能替你分擔一下。」

「不瞞你說,我一路風塵,本來是去找天涯府的林闐商談結盟一事。不過在這路上,卻是偶然發現一樁造化…我想青兄弟…一定有興趣吧。」

子桑池堅信一點:沒有人能抵制住秘境造化的誘惑!

「造化?」昊青眼前一亮,來了精神。

駱必昂滿意的一笑,道:「在和柳白交手的時候,雙方聲勢浩蕩,直接掀翻了附近的一個山頭,山頭露出了半截血紅色水晶石。」

「這種水晶十分罕見,玄力充裕,初步判斷,一塊指甲蓋大小水晶中的玄力,大概抵得上一塊中品玄石!」

昊青一聽,突然想起了什麼,旋即從懷中摸出一塊紅色石頭。

「是不是這種血色的晶石?」昊青將不久前從大山古洞中偶然拾得血晶玄石拿了出來。

子桑池眸光一湛,一股明月之力浩蕩而開,「這種玄石,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偶然從一座大山古洞宗拾得,你們說的血色晶石,應該也是這種吧?」回想起這些日子的所遇,昊青心中已經有了一種猜測。

這些血色晶石,應該是失去本性的古絨獸凝結出來的特殊玄石!

子桑池肯定道:「不錯!不過發現這種玄石的,不僅僅是我一人,還有柳家柳白!」

昊青一下子想到很多。

這種玄石由秘境中狂暴的古絨獸凝結而出,根據老古絨獸的話,秘境中迷失本性古絨獸數量相當之多。

昊青心中自語:「操控玄力是古絨獸的本能,即使他們迷失本性也不會忘卻本能。基於這一點,數量龐大而的暴戾古絨獸,在秘境中應該凝結了很多血晶玄石。」

「秘境中埋藏特殊玄石這個消息,我想,就算現在被所有進入秘境的玄知曉也無大礙,畢竟粥多僧少。」

「但是十多天過後,那些付出代價進入秘境的玄就會蜂擁而進。」

子桑池肅穆,看向眼前二人,正襟危坐道:「所以接下來,我們要竭盡全力,儘可能多的挖取血晶玄石!」

昊青搓了搓手,這種大肆獲取玄力事,他可是最上心了。嘿嘿一笑,「血晶玄石埋藏的規律,子桑兄應該摸清楚了吧?」

子桑神秘一笑,「呵呵,不然我傻坐在這裡幾天,是在幹嘛呢?」

聽聞此語嗎,駱必昂當時就震驚了。

「少門主,我還以為您在為柳白的事糾結不已呢,您這半天不開口,屬下還以為…」

「呵呵…柳白卻時是個人物,他現在就將爪子伸到我這裡,我還不放在眼裡。」提到柳白,子桑池也是不得不承認,對方是個人才。

不過,這種後起之秀,通常因為太過狂妄而容易斷送前程!

駱必昂震驚時,子桑池與昊青卻是相視一笑,二人心中皆是自語:這個玄,果然不凡。

(未完待續。) 「我看著也不錯,聽話嗎?」

「很聽話,做作業也認真,主要是懂禮貌,你知道的,福利院的小孩子很少有特別懂禮貌的,大多數又很愛玩。缺點的話,小傢伙有點潔癖,別人用過的東西他會不喜歡,很多熱心人士會送一些衣服、文具給福利院,他都不要。一開始我以為他是挑剔,故意要新的東西,畢竟小孩子誰不喜歡新東西,後來發現他倒也不是挑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